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四章真正不害自己的是兄弟

ddtt 收藏 9 36
导读: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四章真正不害自己的是兄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现在真是有事要做。关宁坐在自己家的车库内,擦着自己的M9手枪。车库不光用来停车,还放着他的一大堆宝贝枪。

他擦着枪,就琢磨,找许睿的那个家伙就在洛杉矶,如果自己把这个人干掉,那许睿不就安全了么?那家伙有许睿的照片,一天不找到许睿,那家伙肯定不死心。

自己该怎么做呢?那家伙也没违法,自己虽然还有没过期的赏金猎人执照,不过执照暂时一点用都没有,赏金猎人执照不是合法杀人执照。

只有手里的短枪最有用。用手枪杀掉那家伙?自己去那找这个人呢?下次碰到他一定要跟踪他,然后找合适机会干掉这人。关宁没继续策划这事儿,他拿出自己心爱的VSS狙击步枪,把枪拆开,仔细擦了一遍,才重新放进盒子里。

VSS型狙击步枪是俄罗斯制造的最好的步枪,比SVD狙击步枪要短小,VSS枪管才20厘米长,全枪长才80多厘米,空枪不带瞄准具重2点6公斤,算是狙击步枪里最轻的,它可以单发连发射击,弹匣容量为10发SP-5普通子弹和SP-6穿甲子弹。它比PSG-1轻一半多,比M40步枪短小精干。他喜欢一种枪,不会光看精度射程射速,还要看枪的重量和尺寸,他喜欢便于隐蔽和携带的狙击步枪,VSS就是他所需求的那种枪。虽然在他的枪柜内也有其他著名狙击步枪,但那些又长又大的枪不适合在城市里搞暗杀用。通常一个杀手会选择一支好隐蔽的枪,所以在美国发生的暗杀事件中手枪的比例非常大,用狙击步枪和其他步枪的暗杀都很少发生。

把自己收藏的枪都擦了一遍,关宁暂时不想如何动手,而是想自己要不要动手,这个人他要找不到许睿,也没机会向许睿下手,自己要把许睿的仇人杀掉,那洛杉矶的警察会放过自己么?警察都和他很熟,他在这里当赏金猎人当私人侦探都经常让警察给自己帮忙,自己要犯了事儿,这些人能想到是自己干的么?他至今在美国没有犯罪记录,不过他的确用枪干掉过几个人,那是当赏金猎人过程中难以避免的。

自己再等等吧?观望一下?或者先和许睿取得一下联系。他倘若真有事,自己就在这对付那个一直寻找他的人。他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发出“嗡嗡”的震铃声,他马上拿接起电话。


“是我,我是吴哲,你小子说碰到一个要找许睿的人?你担心什么,他现在安全的很,很多人都不认识他,杀手有他照片有怎么样,你不用担心,他现在罩着伪装网,把周围的人蒙的像傻瓜似的,我倒感觉你不安全,美国人人有枪,有空早点出来吧,有本事去那找不到工作,你别嫌我罗嗦,你在那真不安全,快闪人吧。”吴哲有些日子没给在美国的朋友关宁打电话。

“我也知道,万一那人猜到我认识许睿,那我也不安全,我马上要去墨西哥旅游,你别为我担心,让他低调点就行,只要不上电视不上报纸我估计他也没事。好了,我要出去转转,改天再说。”炎热的天气关宁失去聊天的兴趣,跨国长途电话费很贵的,还是帮他省几个钱好。


他要去墨西哥旅游?吴哲安静的躺在沙发上,他想这样最好,免得许睿的仇人把他绑架了。

许睿以前在美国做赏金猎人又不是没遇到被暗杀的事?自己和关宁也碰到过,这是干赏金猎人的后遗症,在那块地方做完了事,必须离开,免得有麻烦,现在让吴哲担心的是关宁的个人安全。


那些人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孟恩崇的跟班余飞可不是个走狗似的人物。余飞也和许睿打过交道,只是私人关系不是特别密切,只能算一般的好朋友。以前一起当雇佣兵的时候,大家都在一起出生入死的蹲在一个战壕里赚钱,那时候大家都活的不容易,很容易相处成好兄弟。

余飞的结拜兄弟刘铭基和许睿关系特别密切,他们俩在战场上互相救过命,算是过命的交情,自己不管怎么说,也和许睿算半个兄弟,他会带着俩杀手找到许睿把他杀了?自己是那种为了钱出卖朋友的小人么?

现在余飞不知道许睿在那,不知道兄长刘铭基具体在那,就是他有心害许睿也是很有难度的。

余飞悠闲的在俩职业杀手的陪伴下坐着偷渡船的豪华舱内,他看着许睿的照片,心理说,孟恩崇呀孟恩崇,你白精明了半辈子,你居然派我帮你杀我的好朋友,真可惜你当这么多年老大。哈森、威利这俩人语言不通,在大陆稍微不小心就会被驱逐出境的,没有自己,这俩人吃饭、住店都成问题,他们生活都很难自理。这俩人偷渡进入中国,能不被警察抓住遣送回国就不错。

余飞已经想好了一个万全的办法把孟恩崇的计划挫败,那就是偷渡船抵达中国的时候,他亲自拿出枪把这俩杀手收拾了,尸体和船都沉入大海,谁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即使尸体没沉入大海,丢在海滩上,谁知道这些人是谁?

不过自己这么做冒点险,中国美国警察会找他麻烦的。这只是第一套方案,是个比较简单直接的计划,缺乏想象力。他另外还想出一个计划,那就是领着两个洋杀手上大街,最好有警察检查他们的证件。他们屁证件都没有,然后被警察抓住,被驱逐出境,自己可以悄悄的留在大陆,至少自己在十六岁的时候还办过一次身份证,还不至于被警察弄起来。这招儿是软的,不来硬的,也不动刀动枪的,少了不少麻烦。

偷渡船是一艘菲律宾籍的远洋捕捞船,马达发出单调的“突突”声,听着令人乏味的噪音,余飞很快的进入梦乡。身边有俩‘战斗技能’超群的家伙,还怕船上的水手偷东西或者抢劫自己?船员不被抢,就是他们的好运。


一觉起来,余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卫星电话,用笔记本电脑上网给刘铭基的电子邮箱里发了一封信,告诉他,如果在国内遇到自己,要假装不认识自己,也不要主动联系自己,让他多抽点时间和许睿在一起。

其实余飞坐在那发电子邮件的时候,哈森、威利都盯着他,无奈的是他们俩不懂汉语,看到信的内容,就跟没看见一样,他们俩以为这个同伙正给女朋友写信呢。

威利客气的用英语问:“给谁写信呢?”

“啊,不是很重要的人,是我女朋友,要是我老婆看到我给其他女人写信,肯定不高兴,我现在就是出了笼的鸟,自由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余飞删除上网记录,打开笔记本电脑里装的游戏,自己先玩起来。

“喂,你一个人打CS,不感觉无聊么?不如我们一起玩?”哈森也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启动起来准备打游戏。他不能玩枪的时候,就进游戏里感受枪的魅力。


杀手们正在慢悠悠的船上赶路,许睿却在公司的楼道里继续拿着拖布擦着地面,他喜欢地面被他擦的很干净,从反光的地板上可以看到自己那张模糊的脸,模糊的像梦里的某个面孔。

自从他被老板点名照顾之后,员工们见到他在工作,都用疑惑不解的目光轻轻的扫他一下,都替他可惜。和老板那么好,不如当几天全职老公,呆家里想做啥做啥,要不就开车出去玩,有多少休闲娱乐项目他可以去。他可以去别人进不起的西餐厅和咖啡馆,听着经典怀旧音乐,喝上一杯鸡尾酒或者果汁在体面的场所里打发时间。

或者去打网球保龄球什么的,他有这么好的靠山,什么他享受不起呢?何必来这里继续受罪?脑袋进水呀,要不就是他真疯了。

但凡看到许睿在打扫卫生的员工,都快步走开,他们生怕把地板踩脏了,都立着脚尖快速的从像镜子一样的地面上跑过去,动作就像是传说中的蜻蜓点水似的轻功。

别人怕他,他自己也有感觉,总感觉自己的背后有两只疑惑惊恐的眼睛看着自己。怡慧真会给自己找麻烦,干嘛非要把他们的事情告诉其他人?况且他们之间也没事情,即使有了事情,大家也犯不着这样吧?自己打小就没害人的心,父母去世之后,他更想做一个与世无争的人。

大家何必把自己当瘟神呢?老女人不就是说了几句似有似无的话,或许是老女人态度过硬把同事们都吓着了吧?

董事长的办公室女秘书小闻正好早早的来到公司,一看见许睿在干活儿,她紧张的拎着自己的包悄悄的踮着脚尖想从镜子板的地板上走过去,尽量离这个‘麻烦人’远一点,免得得罪了他影响自己的工作。

可地板砖又湿又滑,她一不小心没站稳当,感觉脚下一滑,她尖叫一声,跌倒在楼道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