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飘飘传奇 第一部:龙飘飘之金剑寒梅 第九章 扬威寒梅 (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4/


寒梅庄此时正热闹非常,忙得不可开交,庄门到住房的空地上已座无虚席,而接引弟子还在不住的往里面带人,龙碧岩不由摇了摇头苦笑道:“再这样下去,我这个大侠,要变成大瞎了,花花绿绿的人,走来走去,我眼睛有点受不了了。”


龙九莼却道:“这才多少人啊,你就受不了了,好戏还在后头呢,离开筵还早,除了昨天来的各位掌门,今天来的各位帮主,我看官府都可能会来人,那时候咱寒梅庄,就不要叫寒梅庄了。”


龙碧岩讶道:“那叫什么啊?”


龙九莼道:“叫鱼龙山庄啊。”


龙碧岩听了不由想笑,强忍着道:“鱼龙混杂,亏你想得出来,不过也好啊,你且看看老爹当年是多么威风,退隐江湖这么多年,江湖人物还这么给脸。”


龙情不以为然的道:“我看啊,这些人只有三成是冲老爹您来的,还有七重恐怕是冲姐姐来的。不过我看还有丐帮的弟子在呢,他们可能是冲美酒佳肴来的。”


龙碧岩忍不住笑了一声,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龙情寒着脸指着群雄道:“你们看,三成老家伙,七成年轻的,还有啊,看那里啰,宴还没上席,有些桌子上的点心已经一扫而光了,哼。”


龙九莼听了也觉得有理,但听到龙情的声音却怪怪的便打趣道:“那弟弟为何不高兴呢,你看你那脸,寒得比人家的剑还青呢。”


龙情不由哼道:“这些人里连一个女客都没有,我和你同下的山,这么多人冲你来,怎么就没有一个冲我来的呢,这也太不像话了吧。”


他这一番话,把龙碧岩逗得笑出声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唉呦,你这臭小子,哈哈,敢情你是吃老爹和你姐姐的飞醋啊,真是的,女侠们怎么看得上你这个毛头小子啊,哈哈,真不明白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龙情恼羞成怒道:“肯定有想法的啊,我龙情好歹也一剑扫除过明江四怪,只身荡平过阴山七魔,力退过野心盟飞鹰堂主,怎么就落个无人问津的下场呢,我不服。”


龙碧岩笑骂道:“你这小子真没出息,好,老爹就告诉你原因,听好了,江湖上你这种游侠太多了,数不胜数,而你姐就不同了,江湖上打得过她的没几个,容貌比得上她的没有,再加上是本大侠的女儿,那自然就有无数仰慕者了,你说你有什么不服的?”


龙情虽知事实如此,但还是哼了一声。


龙九莼却不好意思地撒娇道:“爹呀,你的嘴怎么这么缺德啊,一点大侠风范都没有,为了抬高自己,连儿女们都要取笑,亏你说的出口,还一口一个大侠的,也不脸红呢。”


这回龙碧岩真的脸红了,被自己女儿这样说,总是有点不好意思的,便假装要去招呼客人转移话题道:“呀,你们看,少林的天云大师都来了,我去迎接,你们在这里等着啊。”说完急急忙忙走了出去。


龙情和龙九莼相视一笑异口同声道:“哈,这次终于噎到老爹了。”原来龙碧岩个性狂傲不羁,有了儿女后也改不了,经常逗他们,弄得儿女们常常面红耳赤,总是伺机报复,可惜龙碧岩个中高手,语锋犀利,儿女们又那里是对手?耳濡目染久了也个个狂傲不羁,连龙九莼都变得言语刁钻,咄咄逼人。幸好都只是在家里会这样,要不然江湖上可不得安宁了。


过了午时,人大概来齐了,久久不见有客到,龙碧岩便准备开宴了,就在这时,接引弟子又叫起来:“陵王府,秋统领到!”他身后跟了个华服中年,面白无须,样貌也很普通,只是眼睛开合精光闪动,功力显然不浅。手上青筋鼓起,想必练的是上三路武功。龙碧岩正在和天云大师寒暄,听了忙和天云大师告个罪。出了内室去迎接秋统领,秋统领虽然平时目中无人,但眼前这位不但是郡主的夫君,还是武林中炙手可热的人物,武功深不可测,怎么也不敢托大,忙抱拳行礼道:“龙大侠好。”


龙碧岩还礼道:“有劳秋统领了。请屋里上座。”


秋统领道:“多谢龙大侠美意,请稍待片刻,我和大家讲几句话。”


龙碧岩道:“那好,待我先招呼大家静下来。”说着运足功力,朗声道:“诸位朋友,感谢大家看得起龙某,给我家丫头面子,如有招待不周,还请见谅,这位是陵王府的秋统领,想和朋友们聊几句,请大家稍微休息一会,等一下再叙旧如何?”在场群豪感到声音就像在自己耳边说的一样,不由佩服得五体投地,有人高叫道:“龙大侠如此说法,折杀我等了,咱们都是粗人,蒙龙大侠看得起,进得庄来已是很有面子,有事尽管吩咐好了,您要咱们静下来直说就是,何必这么客气,大家说是不是?”群豪俱答:“是”然后就再也不见喧哗,秋统领在一旁暗暗心道:“不愧是大侠,说话彬彬有礼,这群人也真给面子,看来当大侠比当王爷还威风啊。”想归想,王爷吩咐的话可不能耽搁,当下也运足功力道:“各位武林朋友,今天是龙大小姐生日,我家王爷知道诸位来贺,恐大家不能尽兴,特命本人运来王府美酒二十桶,请大家尽情畅饮,不必客气,但望各位在江湖上行走时,多多照应大小姐和诸位公子。”他声音洪亮,虽然没有龙碧岩那种丝丝入耳的效果,到也个个听得清楚。足见其功力的确不凡。


他的话一完,群豪鼓掌称好,有人道:“王爷客气了,秋统领客气了,龙大小姐和诸位公子已得龙大侠真传,武功高强,咱们怎敢称照应,但若有些琐碎小事,就不劳小姐公子亲自动手,我等自当效劳了。大家说是不是啊。”


群豪轰然应是,又有好事者大声道:“既然秋统领这么客气,大家何不敬秋统领一杯?”


果真群豪纷纷起身端酒。秋统领只好喝了一杯,群豪大声叫好,只听有人叫道:“好,秋统领这么给面子,以后江湖上碰到麻烦事尽管吩咐,帮得到的一定在所不辞。”搞得秋统领也有点飘飘然了,心里暗自感动道:“到底还是江湖好,一句话一杯酒,便可全掏一片心。”


……


闹也闹够了,龙碧岩便道:“好了,不打扰各位酒兴了,各位慢用。”然后又对秋统领作个请的手势,道:“秋统领请。”秋统领这才恋恋不舍的进了内堂。龙碧岩刚要进去,一名庄丁跑过来禀报道:“庄主,外面有位公子求见”龙碧岩心里奇怪,问道:“他为何不直接进来?”


庄丁道:“他似乎不知道大小姐生日,也没拜贴,只是求见庄主您。”


龙碧岩略为思索了一下,道:“今天是小姐生日,就让他进来乐一乐吧。”


那庄丁领命下去,龙碧岩也就进去了,刚好看见天云大师起身托着一份礼物送给龙九莼,忙道:“敢劳大师法驾光临寒梅山庄,已使我等十分荣幸,哪里还要大师如此厚礼,大师太客气了。”


天云大师庄重地道:“阿弥陀佛,龙大侠不必客气,去年龙姑娘为少林追回被偷月手那斯盗去的易筋经,乃是对少林有恩,我佛讲求有恩必报,今日有此机缘得上寒梅山庄,自然要报了。少林也无物可送,一颗大还丹就当谢谢龙姑娘当日之恩。龙大侠万万不可推辞。”


众人一听是大还丹,不由一惊,这可是少林密宝,相传有起死回生之功,这老和尚到是舍得。龙碧岩也是一惊,刚要推辞,龙九莼却一把接过道:“谢谢大师,也谢谢在座各位来为莼儿贺生的大侠客,大英雄,莼儿敬大家一杯。”一口喝了酒,还做了个亮底的姿势。惹得大家喝了声彩,跟着喝了一杯。华山掌门南少云年已过三十,却未娶亲,虽然人长得秀气,但是很有豪气,见状道:“龙姑娘果真女中豪杰,南某再陪你喝一杯。”龙九莼笑着道:“谢谢南叔叔。侄女祝您青春永驻,早日找个婶婶回来,到时候侄女可一定要来喝喜酒哦。”


龙碧岩忙喝道:“丫头,不要胡说。”


南少云却爽朗的笑道:“唉,龙大侠见外了,龙姑娘冰雪可爱,话又说得好,怎是胡说呢。难道是嫌我白赚了声叔叔?哈哈。”


龙碧岩忙道:“南少侠误会啦,你风华正茂,怎敢称你叔叔,顶多是大哥嘛。”


南少云笑道:“那不妥,别看你儿女这么大了,可你却大不了我几岁,要她叫我大哥,岂不是让你白赚我声叔叔啊,大家说呢?”


众人皆笑,连一向古井无波的天云大师都面泛笑意。略为点头。


南少云见龙碧岩有点尴尴,又笑道:“其实啊,是龙姑娘聪明,知道今天这里里外外有不少人是冲她来的,她怕我这个老光棍打他主意,故意叫声叔叔堵住我的嘴呢。”


在场之人更是大笑,龙碧岩的尴尴立解,足见南少云的口才硬是了得。只不过这回换龙九莼不好意思了,俏脸红得像熟透了的柿子。撒娇着闪到南少云背后,轻捶南少云的背道:“不来了,南叔叔取笑莼儿呢。”那憨态之美,使得众人略一失神,随后大乐,青城掌门赵刚婚后不久,少年心性未溟,也是豪爽之人,见状打趣南少云道:“南少侠,你今天挨了武林第一美女龙姑娘的香拳,等下下山可要干净洗掉哦,不要在路上被人闻出来了,否则你那险峻的华山,怕是会被来找你算帐的武林侠少踩平了去。”


他话一出,大伙跟着起哄,搞得南少云尴尬不已,啐道:“去你个赵掌门,你不是也来了吗?小心回去你师妹会给你上刑呢。”


赵刚笑道:“她才不会那么小气,倒是你真的要小心才是,不想一辈子打光棍的话,还是照我的话去做吧。”


……


众人就这样逗乐好一阵子。


龙九莼心里喜滋滋的,她当然知道各位豪杰是在夸她,但是毕竟脸薄,给逗得红着脸,低着头,不好意思地玩起衣角来。龙碧岩心里更是高兴,这个女儿可是他的掌上明珠啊,大家这么夸她他能不高兴吗?有这么多大侠高手拥护疼爱,女儿将来肯定是大有出息的。也就不阻止他们嬉闹了,就这样乐了一阵,庄丁已把人带到,那人进门就问:“看大家喜气洋洋的,不知有什么喜事啊?”


龙碧岩仔细打量了他一眼,觉得有点眼熟,只是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又见他衣着华丽却厚实,不像有武功的人,但见他风度翩翩,器宇轩昂,相貌俊雅,来头应该不小,便以为是赵赛兰哥哥陵王爷的公子,便淡淡地道:“不过是小女莼儿的生日,难得诸位英雄捧场,也就乐一乐了。不知公子是……”他不太喜欢和官场上的人打交道,可自己夫人的面子总是要给的。所以便出此言。


那人听得此言,忙道:“在下不知小姐生日,多有打搅,就先告辞,改日再来。”就想走。


众人一听俱觉得此言不善,好像是来找事的。便多看了他几眼,龙碧岩也听出来了,但还是递上一杯酒道:“既然来了,喝杯水酒,休息一下再走不迟啊。”来人正是龙飘飘。他暗道寒梅山庄真是有面子,来这么多人给龙九莼捧场。


于是道:“冲你这句,往事不究,也乐他一乐再说。”接过酒一口干了,抹了下嘴,从怀里摸出一颗龙眼大的珍珠,塞到龙九莼手里道:“生日快乐,送给你。”


龙九莼拿起一看,这珍珠圆润晶莹,瑞光四射,是颗夜明珠。忙还给龙飘飘道:“初次见面,夜明珠如此珍贵,小女子怎敢收,公子心意我领了,夜明珠还请收回吧。”


龙碧岩也道:“夜明珠乃无价之宝,岂可随便送人,公子心意,寒梅庄领了,宝珠实不敢收,公子不如坐下来喝杯酒,大伙好好聊聊。”


龙飘飘硬是把珍珠塞给龙九莼,轻声道:“酒是要喝的,礼也要送的,想必你也知道我是来者不善,但是我们之间恩怨归恩怨,人情归人情,这颗夜明避毒珠,就得配龙姑娘这般脱俗圣洁之人,放在我这个粗俗不堪的人这里,只会使宝珠蒙污,姑娘若是执意不收,那我只好把它丢进雪山深谷以保明珠圣洁了。”


群豪暗暗称奇,夜明避毒珠乃天下至宝,有此宝物已很了不起,人家不要还非得逼人要,这种人难道真是宝物多得无赖,败都败不完?


龙九莼不由得多看了龙飘飘几眼,发现他有点眼熟,但还记不起是谁,龙飘飘长高了一尺,却瘦了一圈,更显得成熟了些,刚毅了些。莫怪她认不出来,便是龙飘飘自己也觉得和以前大不一样的。


龙碧岩听他这么说,知道今天不受这份礼,这人还得纠缠不休,诸位英雄面前,自己也显得太过拘谨,便使了个眼色给龙九莼,龙九莼连忙道:“那莼儿就谢谢少侠了,和公子干一杯,权当感谢公子厚赐。”收下宝珠,敬了龙飘飘一杯酒,才问道:“莼儿还不知道公子大名呢,公子送此厚礼,总得让莼儿知道公子是谁吧?”


龙飘飘笑了笑答道:“以后姑娘会知道的。”


龙九莼心里纳闷却也不多问只是道:“那好,公子稍等,待莼儿吩咐下人为公子再摆上一席。”说着一边低头想着什么,一边快步走了出去。


看来龙飘飘此番举动拉近了他们的关系,龙九莼不但自称莼儿了,还亲自跑出去吩咐下人安排座位。


龙飘飘的桌位被安排在南少云下首。龙飘飘冲群豪一抱拳道了声“打扰”便落座,喝了杯酒后问道:“各位上山,可曾发现些什么异常啊?”


群雄愕然,不知他此言何意,龙飘飘见状道:“小子上山时,见到了一些形迹可疑的人物,他们不往寒梅山庄赶,却在攀雪绒峰,这是为何啊?”


此言一出在座各位掌门便议论纷纷了,天云大师略一思索,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脸色凝重地道:“施主不说老衲还忘记了,老衲上山时,感于雪山奇景,探首俯视了一番,的确看到了一个人在攀雪绒峰,但只看到一个,而非一群。”


龙飘飘觉得奇怪,明明是一群,他怎么只看到一个,略一思索,便明白了,这老和尚是在上山途中看到的,那只能看到雪绒峰山腰和大雪山山路并排的地方,与自己在山顶崖边看到的位置刚好成横折的直角,自是看不到了。也不说破,只是问道:“那大师看到的人是个什么样子?”


天云大师道:“那人一身黑衣黑裤,背一把无鞘金剑,身法奇怪而且速度奇快,雪地上一个脚印也没有,老衲还道是哪位少侠,上雪绒峰赏雪,也就没有在意,要不是公子提起,老衲还想不起来。”


龙飘飘点了点头,暗道:“看来来的不止一批呢。”猛然想起一个问题,问龙碧岩道:“不知,雪山和雪绒峰可有相连之处?”


龙碧岩眉头一跳,正色道:“有,雪山顶到雪绒峰有一条铁链桥相连,本是作为登山观景之用,后来雪绒峰一场雪崩,那铁桥便断了,只有一根铁链还吊在雪绒峰的一块岩石上,但那里有数十丈高,四五丈远,下面是万丈深渊,寻常没人敢从那里上来。”


龙飘飘拍案而起,叫道:“错不了。”当即把早上所见和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龙碧岩大惊道:“一次能出动这么多高手,又和寒梅山庄有仇的,江湖上我还真想不出哪门哪派呢。”


这时四夫人荀凤玲刚好进来找龙碧岩想要商量一下晚上酒宴菜系等事,荀凤玲出身野心盟,后改邪归正,嫁给龙碧岩,看到她,龙碧岩突然想起一个约定。沉着声问天云大师道:“大师,你可曾记得你看见之人的身法?”他不问龙飘飘,而问天云,足见他明白龙飘飘不会武功,看不清人家的身法,问了也白问。


天云大师忙回忆道:“左冲右突,东游西荡,杂乱无章,仅足尖点地,但速度奇快。”


荀凤玲身形移动了一下,便到了天云大师面前。天云大师眼中精光一闪,道:“阿弥陀佛,那人便是此种身法。”


荀凤玲道:“罗袜点尘,师傅的独门轻功,只传嫡传弟子的。”


龙碧岩冷冷一笑道:“野心盟,你到底还忍不住了,这次我决不会心慈手软了,一定要把你连根拔起,斩尽杀绝。”话音透出的杀气,令在场之人感到一阵森森寒意,由背而起。


龙飘飘忙道:“那我就得去看看那些家伙在干嘛了,龙大侠,我先暂时告辞一下。”


说着起身就往外走。龙九莼待他一走,便道:“我跟去看看。”说完飞掠而去。


龙碧岩知道她担心龙飘飘不懂武功,怕他有闪失,也就由她去了,毕竟人家当着群雄的面,送过大礼,若他在寒梅山庄出了事,自己也不好向天下英雄交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