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飘飘传奇 第一部:龙飘飘之金剑寒梅 第九章 扬威寒梅(上)

反恐刀王 收藏 0 8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4/


龙飘飘出了九幽谷,凭着记忆一路南下,照样是穿山越岭,他这一年来的原始生活,带给了他太多好处,单就速度而言,就比以前快了不少,根本无须用剑开路了,专挑大树一路飞荡,便过一座山,不到半个月时间,就来到了大雪山下的小镇,却发现小镇里人来人往,比去年热闹很多了,而且大部分人的打扮,都是一身劲装,佩刀带剑,很明显是些武林人物。龙飘飘不知道寒梅山庄是否还在追自己,不敢进镇,也不敢大白天飞檐走壁。只好在林中待到天黑,绕着小镇,抄近路赶至军火库下。冬去春来,这座山样貌也焕然一新,杂草长高了,灌木完全盖住了军火库,龙飘飘借着月光,没费多大力气便攀上了山顶,月光洒在他肩上,很轻柔,他欣慰的笑了笑。“终于回来了!”他想。断断续续的兽嚎从远方传来。他心中掠过一丝暖意。“不知道飞虎想不想我,我好挂念它。”一年了,他在这个世上躲避着,等待着,虽不是严冬,可他却感到瑟瑟的。这个世界,他最孤独,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只有飞虎,是他的伙伴。龙飘飘落下两滴清泪,这小山上的空气并不酷寒,却凝结了他的泪和心。到底还能不能回到那边啊?那边有亲人,有朋友,还有儿时的伙伴。要是有星星就好了,母亲说过,遥望星空,在最需要的时候,会有一颗最亮的星从天边升起,那就是你的希望。可抬起头来,天上一片清亮,哪有半颗星,龙飘飘难过地低下头去。“也许我就是天上那颗天煞孤星吧。我的存在,希望是不会到来的。”龙飘飘幽幽想。“回去看来是没门了,就这么孤独一生吗?”想着想着,龙飘飘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灵深处悠悠响起歌声,那么凄凉,那么孤独。


“雨扑到我衣襟都不敢贴近,横流成河乱我心,抬头明明尚要采一片云,回头但见雪落无痕,擦过我那身影生死不过问,红尘茫茫白发深,来来回回命里咄咄逼人,碎了掌风,摧了情份,天煞弄人大海不能容,头上那颗孤星心上种,谁愿注定做英雄,留在孤独长空,天阔地遥命中不能容,头上这天煞孤星别碰……”


龙飘飘慢慢抬起头,眼神不再迷惘而是流露出无比的刚毅。“若命该如此,那就让我成为一颗孤星吧。”他不再思乡,不再孤独,他发誓要拥抱天下,哪怕就一天,就一次,他也要做回原来的自己。


他从包里拿出一个卡片,在铁门边上的盒子上划了一下,铁门开了,他一进去,铁门自动合上,走了十来步,又见一道铁门,他拿出一块有数字的金属板按了几个数字和绿色按钮,铁门又是开了又自动关,但这里面空间很大很大,有条铁楼梯向下斜着,下面整整齐齐放着一排排武器,一箱箱弹药,一个角落还堆放着报废的钢铁,像坦克的钢板、炮管等等种类无数。龙飘飘走下楼,在一间小房子里洗了个热水澡,出来打开一个箱子,抓了几把子弹放到包里,换了身紧身的黑色作战服,再套了身冬季军装,寒梅山庄的气温实在太低了,便是他很耐寒也受不了。然后小心地把包在衣服里的珠宝放进保险柜,只留下了几颗龙眼大的珍珠。刚想离开,但奔跑这么久,多少觉得有点累,就躺在地上军服堆里睡了,一年了,这次是睡的最安心的,没有追捕,没有野兽袭击,也不再有明天是否能回去的苦恼。这一觉,整整睡了两天两夜,若不是肚子作怪,龙飘飘恐怕还不会醒,洗刷完毕,吃了点军粮,又去照了照镜子,镜中的那个真的是自己吗?几经风霜的脸,露出与他年龄不相配的成熟,显得特别刚毅,特别冷峻,刮青了的胡子,一头长长的黑发,几缕银丝夹杂在黑发中,更给龙飘飘增添了几分秀逸,唯一没变的是那双眼睛,依旧带着伤感,依旧黑亮澄清。他思考半天决定还是入乡随俗免得处处惊世骇俗。便学古人把头发在头顶扎个英雄结,拿根银链扎好,再把手枪换成小一点的插在腋下枪套里,围上激光剑,穿上短筒马靴,一切准备妥当后,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指的是正好是晚上六点。在初春的季节,这时候还有日光,龙飘飘下了山,入了小镇,正好赶上人们吃饭的时间,街道上行人已经很少了,龙飘飘走进一间布店,那老板正在盘帐,准备关门回家,见龙飘飘进来,忙停下手中的活计,出柜台赔着笑招呼道:“客官,您请随便看。”这几天来的大多是江湖豪客,衣饰千奇百怪,老板对龙飘飘的怪装也不觉稀奇了,只知道豪客多豪气,出手大方,这几天赚的比过去一年还多,眼前这个主看样子也是个有钱的公子,故而客气得很。


所谓巴掌不打笑脸人。龙飘飘在老板的“细心关照”下买了套雪白的厚锦儒服,龙飘飘直接套在外面穿了,倒也不显得臃肿,只是有些难受,不太适应这种包粽子的感觉。由于包横系在腰上,所以背心处显得有点鼓,那老板何等精明,马上推荐一件披风,羊皮貂毛的,很有分量,虽然现在穿有点热,但是上得雪山,肯定最合适不过,老板殷勤地为龙飘飘系上,通过这一打扮反倒真显得龙飘飘像个贵公子了,老板看得呆了呆,不由夸道:“公子真是俊啊。”听得了龙飘飘心情大好,喜道:“好!都要了!”老板也喜了,看来对方真是有钱公子,店里最上等最贵的两件东西终于卖出去了,原来他知道这些天来的人多半是上雪山寒梅庄的,因此临时花大价钱进了多件上等的御寒衣服,他只是普通商人,不懂真正的武林高手根本用不着靠衣物御寒,而能到寒梅庄来的都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当然一直卖不出去了,幸好来了个龙飘飘,他积压的衣服终于可以脱手了,能不高兴嘛,因此像伺候亲爹一样伺候着龙飘飘,又是上茶,又是看座的。龙飘飘也乐得享受了一番被人伺候的感觉,并且自此上瘾,以致……


可当结帐时老板却傻了眼了,他眼睛直直地盯着珍珠,虽明知价值不菲,可他估不了价,只是愣愣的盯着珍珠,龙飘飘笑了笑道:“这样好了,你找个懂行的,给我换成银子好了。”


那老板这才醒悟,连声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小心翼翼地捧过珍珠,紧紧捂着,生怕掉了,又似想感受一下连城宝物尽在掌握的感觉般,看着老板走出去的样子,龙飘飘心下笑道:“钱呀,真是能使鬼推磨的好东西吖,无论古代现代都一样。唉……”


不一会,老板回来了,后面还跟了个娃娃脸的华服老头那老头嘴角上的皱纹向上弯着,使得他的脸看上去时时都在笑,龙飘飘一看便知此人是个职业商人,那笑脸就是打上一记耳光也打不苦的。果然布店老板快步上前冲龙飘飘一哈腰道:“公子,这是本镇最大珠宝店-奇石坊的掌柜,您的珍珠太贵重,他一定要见到您本人才肯开价,您看……”他这是故意拖着话,等龙飘飘回答。


龙飘飘点了点头,冲娃娃脸老者道:“掌柜的贵姓?”


那掌柜忙上前答话道:“乡野小名,不敢称贵,小老儿小姓王。”


龙飘飘略一点头道:“原来是王掌柜,你且说说这珍珠值多少?”


王掌柜望着布店老板捧着的珍珠哈着腰道:“若在大城里面最少值一千两,可是咱们这小地方,拿不出那么多现银,这价码可就不好说了。”说完还看了看龙飘飘的脸色。


龙飘飘心里骂了声“狡猾”嘴上却淡淡地道:“五百两你总有吧?”


那王掌柜以为自己听错了,结结巴巴的问道:“公子,您,您是说,五百两?”


龙飘飘冷冷地道:“不错,要就给钱,不要算了。”


那王掌柜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布店老板忙提醒道:“王老,王老,公子问你话啦?”


王掌柜这才回过神来,急急道:“要,当然要。”以极快的速度不知从哪变出一把银票,双手捧着递给龙飘飘道:“公子爷,小老儿也不贪心,这是小老儿拿得出的的六百五十两,请您点点。”


看来他原本打算六百五十两收购的,虽然龙飘飘开价开的更低,但他想到这公子这样的奇宝也开得出这样的价,宝物一定还有不少,不如放长线钓大鱼,留个好印象,以后说不定还能赚到更大的。他这一手够绝,龙飘飘果真多看了他几眼,记下了他的样貌,觉得这个人还不错,因此道:“好吧,你给我五百两,那一百五十两,就当衣物价钱和赏钱给布店老板吧,权当感谢他介绍了你过来让我认识了王掌柜这个厚道的生意人。”


两位掌柜均大喜,王掌柜是因自己计谋得逞,还白赚了几百两而喜。布店老板则是为龙飘飘出手大方而喜,他那两件衣物虽说是上品,但也一共不值百两。在两人感恩戴德声中,龙飘飘出了小镇,朝大雪山走去,他决定先到雪山顶等一晚,免得明天因不会用轻功上山而出丑。他这一决定,不但避免了出丑,还救了武林群雄一命。自此寒梅山庄对他刮目相看,不再担心他的行为,他再也不用过亡命天涯的日子了。


由于半夜突然下雪,龙飘飘好不容易上得山顶时,天已经快亮了,龙飘飘索性不睡了,决定站在山顶上看日出。过了不久,他如愿以偿。


大雪过后,万物洁白,地上,树上全披上了一层厚厚的玉衣。远眺天地相连处,太阳正要升起,红彤彤的彩云不断扩散,使雪山越发显得明净。雪山的日出,比平地来得早。红日从远处冉冉升起,万道霞光染红天空,对面银白的雪绒峰,好像少女点上胭脂的面颊,显得格外娇嫩。当红日的万道金光射到雪山冰峰上的时候,像是给亮银铸就的冰峰戴上黄金的桂冠。这种夜雪晨晴、云雾弥漫的清晨,雪绒峰好像高出浮云之上,龙飘飘只感到自己仿佛踏上浮云,向云海飘然而去,去追赶那初升的旭日。当红日高照,云海渐消时,龙飘飘又感到自己化作巨龙奔腾遨游在雪谷之中。就在这时轰一声巨响,雪绒峰上乱冰四溅,雪花飞舞。那一堆堆崩起的雪柱,犹如旋风卷起的水柱,在雪山上开放着朵朵冲天银花。龙飘飘暗道:“这就是大雪山的雪崩吗?好美啊,可惜这雪崩美则美矣,可太危险了,这铺天盖地的雪覆盖下来,万物俱灭,实在恐怖,人们常说的敢看切莫试,大概是指如此情形了!”


雪崩过后不久,他发现雪绒峰下居然出现好多人,黑压压一片,个个身手不凡,踏着积雪向雪绒峰上登去,速度很快。龙飘飘心中纳闷:“寒梅庄在雪山顶上,他们跑雪绒峰去干嘛?”不过他再仔细一看人物的打扮,便心里有底了,那群人服饰基本相同,肯定是同一个门派的,雪绒峰离寒梅庄所在的雪山顶并不远,从雪绒峰到雪山顶对武林高手而言,不过盏茶时间,而且雪绒峰刚好低于雪山顶十来丈,无论在寒梅庄外围还是里面的哨塔,均看不到它,只有在这雪山顶顶边,才可以看到,的确是处隐蔽人马的好地方。龙飘飘心中一动:“莫不是这些人要对寒梅庄不利?龙大侠是个好人,可不能让他们得逞。不管猜测对不对,先做一手准备哒。”他观察了一下,从雪山顶到雪绒峰之顶有数十丈落差,但相距却只有四五丈,若从自己所站位置往峰顶丢东西,肯定能够落在峰顶上,如此龙飘飘心生一计,阴阴地笑了笑,暗道:“看老子使出绝招,来一记雪淹七军,杀他个干!干!净!净!”边笑边从包里摸出五六颗小型遥控C4炸弹,后退十几步,再向前一冲,借助跑之力,将遥控炸弹掷了出去,那些炸弹不偏不倚,全部落在雪绒峰顶靠雪山顶这边的积雪里,龙飘飘看看那里的雪层,松软且厚,更主要的是这几颗小玩意,足以炸塌半边雪绒峰了,制造一场超大规模的雪崩是绝对没问题的,暗道了声“够了”便回过身朝寒梅山庄跑去。一旦确认这些人意图不轨,他便炸山,雪崩的威力他可亲眼见识过,下面那群人一个都别想跑,但他不明白是什么人要对寒梅山庄不利,而寒梅山庄又有何喜事值得群豪来贺呢?他哪知道今天刚好是龙九莼十七岁生日,去年为找龙飘飘,龙九莼只身闯江湖,已在江湖上博得天下第一美女称号,再加上显赫家世,一些武林好事者便在江湖上传开了龙九莼的生日,这次来一来看美女,二来拜访武林前辈英雄龙碧岩,以后在江湖上也可以吹嘘自己认识龙碧岩,那可是大有面子的。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所以武林人物无不前来捧场,当然还有一部分大门大派是和龙碧岩有交情,知道这个消息无论如何也要来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