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近水 下部 <<水>> 第七章 信任奠基

林度 收藏 0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88/


这时的国庆假期只有一天,93年的国庆刚好是星期五。事实上对什么东西既熟悉又不熟悉的情况,让任渡需要花很多时间去接触并熟练很多东西。在这一个月的忙碌中任渡并没有放弃自己最初的梦想,依然在股市上进行了几次短期买卖。对于这个将来重要的资金来源他必须要多加练习,累积经验,在以后的炒买炒卖中能够游刃有余。中央最终能决定将它的计划落之实施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任渡坦诚自己能解决相当一部份的资金需求,这么大的一个长远工程对资金的依赖无疑就像一个无底洞般。任渡用事实告诉了他们,年少的他具有这样的能力。日落前在由领导们自由选择的十几只纽约证交所上市股票后填上了当天夜里它们将确定下来的收盘价。于是当第二天一早看到秘书送过来的数据与桌上任渡写的收盘价完全吻时,他们开始相信少年具有这样的能力,因为这样的机率不是运气好就能碰上的。国务院先期拨款5亿用于这个工程的前期建设,经任渡提议从中提出1000万美金分别存在十个不同的国外帐户中。在纽约、伦敦和法兰克福的几次投资偿试居然都有所斩获。这让任渡对自己能在这方面取得丰厚的回报已无半点怀疑。从遭闪电击中后的这短短三个月,也是任渡自身快速成长的过程,年少的他从每一次的成功中汲取着经验与信心。现在他还要在这一行多磨历一番,以为将来可能需要的操盘动作打下基础。

9月30号早上,任渡跑到交易所把手里已经从30万变成42万的资金全部买了一只股。经过第一次的不信任对视后,现在的交易所工作人员很快的就把他的手续办好。信任需要经历来确立,任渡现在还在用自己的这笔资金做投资,除了用来熟悉国内证券市场外,或许还是出于一种不信任,一种对未来的不信任。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对自己不利的后果做着准备!这样的隐忧只是被他年少单纯的伟大理想和短时间的成长所遮盖,这一点连急于确立别人对自己的信任的他也没有意识到。利用“有能力”的手下弄到的虚假医生证明,跑回学校多请了10天假,当晚就做晚班机飞到北京,与筹建处的同事见面。

信任同时也是建在双方面的,在中南海里也正在经历着一次信任考验。一个月以来几个主要的决策者多次的聚到一起谈论着任渡这个少年。今天主席、总理两个人又一次聚在办公室里。

“他送来的那份龙城建设规划,你看过了吗?”总理问主席

“是的!事无巨细,只要能想到的他都考虑到了,整个规划跨度时间长,步骤说明详细,思路清淅,可以说是一个完美的艺术品。如果说这是由哪一个大的规划设计院用长时间想出的,或许还有可能,可事实就他一个人、这么短的时间。。。。”主席还没从刚看到时的震憾中跳出,依然觉得不可思议的摇摇头说道。

总理点了点头:“我也这么看,不过里边的很多超前设计却不是哪一个设计院能想到的,好像这一切本来就在他脑子里一样!”停了一下,想起什么补充道“对了!刚刚国外传来的消息称,他今天又要求进行一笔交易,他做的几笔交易虽然只赚了一百多万美金,可十几点的回报率还是惊人的!低买高卖,无一失误!现在看来他现在只是在做偿试,以后。。。。应该能兑现他的承诺!”

主席也认同的点点头,思索着问道:“对他来历的追查有没有新的进展?”

“没有!他父亲是党员,世代都是农民。现在父母在苏州作着五金生意,没发现他有海外背景!不过有一点你可能感兴趣,他父亲虽然爱看书,不过家里藏书有限,那么他的这些知识从哪获得的呢?”总理也一直对这个问题感到困惑,不过可以确定一点就是任渡在这件事上说了谎。以他家里和周边环境不可能给他提供这么多的知识量。

“哪怕他家就是一个图书馆,以他的年龄也不可能具备这些啊”主席补充道

两人相视苦笑,都为这点感到困惑!“哦!前不久他被闪电劈过!超能力。。。”总理打趣着嘘唏道:“要不待会他来了再问问他?”

“他要是还不肯说呢?我们两个老家伙怎么办?在这个后辈面前尴尬?”主席想了想“不过就目前来看他没有什么恶意”

任渡从机场被早已等候在那的一辆轿车接进北京的一个偏辟院落里。任渡只所以要把筹建处设在这座曾经的军队大院里,是想让这个筹建处和将来的整个系统能游离于各部门之外,以避免受到不同部门的制约,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部门,这一点早在任渡交上去的计划书中就提到的,这也是他心中未来整个规划得于实施的需要。

“你好!听联络组的同事都叫你小飞!你不见意我也这么叫你吧?”刚一进门,一个挂着少将军衔40多岁的军人笑呵呵的走上来握住任渡的手说道。

“当然!但请原谅我不能跟称呼小何他们一样,称呼你为小王,王将军!”任渡也是满脸笑意的回答道。这一个月来,任渡把它所有的联络工作都交给何进他们,跟眼前这个也是一天到晚忙个不停的王将军还未曾通过话。但王将军那种从心里发出的乐观心态还是让任渡本来有点紧张的心放下不少。

“呵呵!你这少年人我喜欢!懂得开玩笑!!你也不用管我叫将军啦!叫我王开,或者是老王,至于王老嘛,再过几年我退休了再叫!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声从老王嘴里发出。

“那好吧!。。老王!我年纪尚轻,以后还要你多多提点才行”也完全放松下来的任渡说道。

“哎!走进这个门,咱就是一家人!这种客气话就不要说了”老王说着拉着任渡就往室内走。任渡心里不由觉得用地域来划分人的性格还是有其一定的道理的,老王山东人的性格表现就足于说明这点。

筹建处在编人员共160名,多数由军方人员构成。现在在大院食堂改成的办公室里只有20多位,其余的都被派到各处选拔人员和到基地所在区域作前期考察。严谨的军人作风让一踏进这里的任渡就能清楚的感受到。几十张桌子被排得整整齐齐,桌上的办公用品也一点都没有零乱的感觉,留下的20几位工作人员笔挻的立在各自的办公桌旁。老王在后勤部大大小小参予和指挥过许多军事工程建设。这次被调过来任工程建设总指挥和筹建处主任,刚来时还不知道要建什么,也没有规划图纸,只是被要求做好工程建设人员的选拔工作,虽然高中以上学历,年轻化,有突出技能可适当放宽的条件一下就把他心里原有的人员刷了大半。(注:这时军队里有高中以上文化的比例还是较少的)但这些都可以通过严格的审查从其它工程部队抽调。所以这些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困难,他所经历的哪一个工程不是保密级别很高的。对于要听命于一个少年人,他除了开始时有些意外,也没有去多想,反正上头这么安排自然有他的原因,老王这种简单有效的军人作风也是他能拥有今天地位的原因。但手下这些从军委直属部门、总参、后勤部还有少部份中央秘书处调来的人员,不免会有些人对这点不服气和难以接受。分到每个人手里的,关于任渡简单的个人资料,就区区几行字,没有职位,没有军衔,也没有任何背景,还是一个未成年人,这哪一条都不足于让人心服。所以今天老王还是做了一些准备的,他准备高姿态的趁着今天把任渡介绍给他们,我一个少将都能接受,你们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正当老王要向任渡介绍离门口最近的一个工作人员时,任渡却先开口了:“王小东,26岁,中尉军衔,之前在总参联络处任职”说着微笑着伸出手“你好!”

任渡突如其来的表现,让眼前的这个中尉有些发愣的伸出手:“你好!首。。。长!!”

“我可不是什么首长!叫我小飞好啦!”任渡笑着说道。接着任渡用同样的方式跟每个人打过招呼,最后站在那对所有人说:“大家的资料我那都有,我可不会未卜先知,只是看了你们的资料而已”任渡的“下马威”多少还是起了点作用,这从随后的鼓掌声中就能听出来。任渡在来北京前专门把这些资料看了一遍,以他过目不忘的记忆力记住这些自然不在话下。老王的“马威”早在几天前就被下了,因为这里就老王一个人知道那份基地规划书是出自他之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