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从原始社会做起 第五卷、开疆拓土 第二十三章、太子何头鹿之死

dontbb 收藏 0 50
导读:抗日从原始社会做起 第五卷、开疆拓土 第二十三章、太子何头鹿之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69/


新疆,古称西域(狭义指玉门以西、葱岭以东地区),这一名称自汉代出现于我国史籍,一直沿用到清朝统一新疆,之后改称新疆。他处于亚洲大陆的腹地。据专家考证,曾有30多个古代部落或民族在这里不断繁衍生息,使用过30种以上的语言。


近代新疆各地考古发掘资料表明,还在大约距今二三千年以前的新石器时代,天山南北各地,诸如哈密的三道岭、七角井、吐鲁番盆的阿斯塔那、乌鲁木齐县的柴窝堡,以及木垒、奇台、伊犁、库车、巴楚、且末、于阗、皮山等地都已出现人类祖先活动的遗迹,其石器型制、打刻技术以及共存的陶器色彩、花纹与我国甘肃、内蒙、宁夏等地相近。


却说中华帝国征南军所以势如破竹,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了两广及西南地区,也得归功本朝的文化开放襟怀。中国军队的将士多有帝国各族人,除中土各族人外,甚至朝鲜,日本上人,连投降土过来的人最高可以做到将军统帅。如赵无忌、秦章,德仁中将等人,两广及西南地区望风降顺,万众归心,自属当然。势力已扩张到极点,那边不再有盟邦或敌国,都结结实实划为自家的郡县领土。


太子何头鹿刚入新疆,收降了几个与中华帝国友善的原始部落和松散部落联盟。又见新疆一带地广人稀。何头鹿和蒋兴权等师级干部开会商议后。索性以团级干部带队兵分十二路全面开花。很快打到塔里木河一带。但进入新疆腹地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当时,西域﹙新疆﹚各族人民与内地的接触少。太子何头鹿等人用征南经验来执行民族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厢情愿的。


新疆是个中土逻辑无法伸展的地方。君子自强不息;受人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温和谦让孝顺父母尊重长辈礼貌克制……等等。但这些在新疆是很难施展的。在新疆地区一般奉行的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这是强者逻辑。从新疆人二话不说,当场动刀。虽然凭强大的军力中华帝国很快在表面上基本上控制了新疆地区,但30多个部落或民族,加上人种不同,非帝国族类。这些部落或民族大多无信义。朝降暮叛,反复无常。让太子何头鹿等人焦头烂额。


何峰三十一年五月,太子何头鹿率太子师第一团韩一刀等近四仟人打败瓦刺国,占领伊犁。这是真正的塞北江南啊,水草丰美,地平,都是长满牧草的小土山,太子何头鹿在伊犁州昭苏﹙就是后世向中央政权进贡天马的地方﹚这次得到上仟匹身高肥膘的良驹。心花怒放的何头鹿在帅帐正与手下喝酒庆祝。


帅帐内,太子高坐在主位,第一团团长韩一刀、副团长马起 、参谋长古岱两边侧席相陪,再就是李长江和吴真、古成识三个营长。让旁人着实意外的是,瓦刺国王噶尔丹让他坐在左首第一位,以贵客之礼相待。


在坐文武官员自然搞不懂太子为何对瓦刺国王礼遇如此,说到底瓦刺国王还是亡国之君。


噶尔丹受宠若惊,诚惶诚恐,坐在位子上局促不安。


翠衣婢女们将美酒佳肴次第送上,噶尔丹望着面前桌上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不禁食指大动,他们瓦刺部落还处在茹毛饮血的蛮荒阶段,何曾见过这等天朝精致美食。既想品尝一番,又怕不懂规矩被人笑话,因此不敢乱动。


太子何头鹿让帐内众人不必拘束,只管尽情吃喝,随意就好,今晚不用顾及俗礼身份。


丝竹之乐响起,一队歌女袅袅婷婷进帐来,在中央轻歌曼舞,以助酒兴。


军官们不少有一副好口才,时不时打浑插科,说些个雅俗共赏的笑话,席间欢声笑语不绝,热闹喧腾,帐内气氛转为热烈。


帅帐内闹轰轰的,酒酣耳热之际,众人话也随之多了起来,完全没了顾忌,相互称兄道弟,天南地北瞎侃一气。


突然,三营一连连长武进带一弟兄仓皇冲进,急急说道:“太子,瓦刺降将阿拉布坦率部反叛,偷袭扎住阿拉布坦部落的三营一连三排,杀死了三排二十九个弟兄!仅这个弟兄上厕所幸免于难。”


“什么!阿拉布坦率部反叛?”太子心中暗惊,恶狠狠地扫了噶尔丹一眼。


噶尔丹一听阿拉布坦率部反叛早以心惊胆颤,抬头看到太子要杀人的目光,腿一软辩解到:“罪臣不知情,望太子明查。”


何头鹿心知噶尔丹可能也不知情,此时也顾不上理他了。 不慌不忙的对手下说道:“敲响警钟,全城戒备!李长江集合一营随我追剿叛军,其余人随韩团长留守伊犁城。”


太子何头鹿一向身先士卒,加上第一团团长韩一刀、副团长马起 、参谋长古岱等人都是太子老部下,除韩一刀外,大都来至夜郎国。他们对太子何头鹿一向是无条件的服从,而且他们也知道瓦刺降将阿拉布坦率部虽说有一仟多人,但控弓之兵也不过四百。所以没人与太子争功。


伊犁河是由东往西流的,下游的5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比上游更美更肥沃,那是片辽阔的草原,是哈萨克国的地盘。瓦刺降将阿拉布坦率部反叛后正率一仟多部众逃往下游的哈萨克国。此时,大雪纷纷扬扬。望着拖家带口的一仟多部众缓缓前行,阿拉布坦心急如焚,生怕被中华帝国大军发觉追上。不过他自认做事隐密;悄悄的全部干掉了扎住阿拉布坦部落的帝国士兵,中华帝国大军一时半会不会发觉,等中华帝国大军发觉,他早到了哈萨克国。阿拉布坦心里正打着如意算盘。


突然,“砰砰砰”枪声大作,阿拉布坦部落的人倒下了一片。枪声过后,还没等阿拉布坦部落的人反应过来,太子何头鹿率李长江一营近仟帝国精锐,骑马踏著皑皑白雪,溅起一片冰渣雪雾挥舞雪亮的马刀追上来了。一片刀光纷纷落在阿拉布坦部落男女老幼头上。一营战士恨瓦刺人偷袭杀死自的战友,出手极狠。


太子何头鹿南征已来,加起来还损失还没有一个排,这次阿拉布坦部落一下子杀死了他二十九个弟兄,干掉了他整整一个排。而且是他心肝宝贝太子师的人。若是在战场上真刀真枪堂堂正正干掉了他整整一个排,他心里都好受些。但阿拉布坦部落朝降暮叛,反复无常,偷袭……何头鹿自然对阿拉布坦部落恨之入骨,加上他本不是心慈手软的主,根本没有制止士兵们暴行的意思,自己也和士兵们一样投入了杀戮。,杀得阿拉布坦部落男女老幼哭爹叫娘,抱头鼠窜。他们大概生凭第一次遭到这么强悍冷酷无情的杀神。雪地里伤者的哀鸣。尸横遍野。


这是一边倒的杀戮。早已魂飞魄散的阿拉布坦见势不妙扔下部众,偷偷带三个心腹手下开溜了。


太子何头鹿早就盯住了叛将阿拉布坦,见阿拉布坦要逃,砍死两名挡道的瓦刺人后,带着四个警卫穷追死赶。


追出十几里地,太子何头鹿离阿拉布坦和三个手下越来越近,只见前面里许外四骑马奔驰正急,铁骑溅雪,银鬣乘风,良驹精骑。 阿拉布坦和三个手下骑术也是相当了得,何头鹿心中都喝一声彩,心里暗叹;可惜四人为他所用。


阿拉布坦和三个手下所骑是伊犁州昭苏身高肥膘的汗血宝马,仅次于太子何头鹿的赤兔马。此时,四个警卫已被前面五骑抛下二三里。


眼看就要追上阿拉布坦和三个手下了,突然,赤兔马往下一沉,马上的太子何头鹿被惯性抛出二三丈远。何头鹿落脚重了,左脚竟深陷入泥,直没至膝。何头鹿大惊,知道在这流沙沼泽之地,左脚陷了,若是用力上拔提出左脚,必致将右脚陷入泥中,如此愈陷愈深,任你有天大本事也是难以脱身。情急之下横身倒卧,着地滚转,同时右脚用力向空踢出,一招“连环鸳鸯腿”,凭着右脚这一踢之势,左足跟着上踢,泥沙飞溅,已从陷坑中拔出。人在空中,只见心爱的赤兔马陷流沙沼泽里绝望地挣扎着,无助地哀望着主人。此时,何头鹿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知道坐骑是无法救起何头鹿心如刀绞。


原来 阿拉布坦和三个手下见太子何头鹿马快,难逃敌手,仗着熟门熟路将太子何头鹿引入这流沙沼泽之地。


太子何头鹿翻身落在蹄印上,见四人四骑,已在十几丈之外,四汗血宝马跑得甚是稳实,看来已走出沼泽。何况大雪已盖住了来路,何头鹿也不敢退,当下跟着蹄印向前疾追,愈跑足下愈是松软,似乎起初尚是沼泽边缘,现下已踏入了中心。他着了阿拉布坦的道儿。虽然未陷入流沙沼泽中,但也狼狈不堪,阿拉布坦等人佩服他武艺高强,他自己却认为是生平的奇耻大辱。特别是拆了心爱的赤兔马。仗着武艺高强,好歹也要报了此仇,纵冒奇险,也是不肯放过阿拉布坦等人。当下施展轻功,提气直追。


这番轻功施展开来,数里之内,当真是疾逾奔马。阿拉布坦和三个手下听得背后踏雪之声,猛回头,只见太子何头鹿离马尾已不过数丈,一惊之下,急忙催马。四人四骑,顷刻间奔出十多里路。四汗血宝马早知危险,足底愈软,起步愈快,到得后来竟是四蹄如飞,犹似凌空御风一般。汗血宝马这般风驰电掣般全速而行,太子何头鹿轻功再好,时刻一长,终于呼吸迫促,腿劲消减,脚步渐渐慢了下来。四汗血宝马身上也是大汗淋漓,一点点的红色汗珠溅在雪地上,鲜艳之极,颗颗蹄印之旁,宛如开了朵朵樱花。待驰了二个时辰,四汗血宝马已奔出沼泽,早把何头鹿抛得不知去向。


再说,太子何头鹿四个警卫赶到沼泽边缘,见到了只露出马头的赤兔马,骇出了一身冷汗,赤兔马拚命挣扎着,可是毫无用处,最后被烂泥淹没了。但见雪地里留下了一串巨大脚印,不是太子又会是谁呢?


太子的坐骑是无法救起,但太子生死不明。为首的警卫明知沼泽危险也不敢退缩,心想:“假若自己四个陷在沼泽中动弹不得。连报信的都没了”开口对一个警卫道;“你回去报信!”


“是!”那名警卫掉转马头风驰电掣般全速去了。


为首的警卫抚着马背叫道:“马儿啊马儿,今日休嫌辛苦,须得拚着命儿走一遭。”他勒马回头。为首的警卫坐骑虽是久经沙场的战马见赤兔马的惨状,自然害怕,不肯再踏入软泥,但在为首的警卫不住催促之下,终于一声长嘶,泼剌剌放开四蹄,闯入沼泽。其余二骑也小心翼翼踏入了沼泽。


此时,何头鹿大半个身子已陷入泥中,双手高举,在空中乱抓乱舞,眼见泥沙慢慢上升,已然齐胸,一抵口鼻,不免窒息毙命。更要命的是:阿拉布坦和三个手下四骑马神不知鬼不觉现身了。他们本想让何头鹿慢慢窒息毙命。但发觉太子何头鹿三个警卫沿蹄印向前疾追过来,马上现身射杀身子已陷入泥中毫无还手之力的何头鹿。可怜何头鹿空有盖世之勇,勇冠三军,只是智商不高,典型的有勇无谋,最后命丧沼泽,眼巴巴被阿拉布坦和三个手下活活射死。


等何头鹿三个警卫见到他们的太子时,何头鹿早已小命归西。只是死得快未多挣扎,加上上半身被射成了刺猬倒没下陷了。见太子这副惨状,三个警卫吓呆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放眼四顾。大雪已盖住一切蛛丝马迹,白茫茫一片那有敌踪。无奈之下三人只好用绳索套住何头鹿露在外的头,将何头鹿从软沙之中直拔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