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之莺莺恋

雇佣兵团长 收藏 0 47
导读:昆仑之莺莺恋

对我而言,莺莺的退出便意味着《昆仑》的结束。 并非《昆仑》不够精彩,实在是我太喜欢莺莺了。这个女子如江南早春的一抹嫩绿,轻灵而又飘逸,甫一出场,先前的凄风苦雨尽在她的轻吟浅笑间化作盎然春意。她是梁萧命里的精灵,给他的生命带来不一样的色彩。那情窦初开的小儿女,那欲说还休的心事,那长江边上的依偎,还有那殷殷的誓言——不管有多大的难处,我和你都不分开,死也不会”——好一派旖旎风光啊,真希望他们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可惜的是,这段情却如琉璃般美丽而又脆弱。

五龙岭一别,两人互失音讯。此后,梁萧先是助元攻宋,后又反出元营,并与阿雪日久生情,而莺莺则为寻梁萧被幽禁两载,独自承受着相思之苦。每每想到此节,我都不免对梁萧心生恨意,不为他移情别恋,只是觉得他怎可单凭几句话就疑心莺莺移情于云殊呢?!

再次相见,梁萧身边的女伴已换成了花晓霜。物是人非事事休,他不再叫她“莺莺”,而是喊她“柳姑娘”;她要他履行承诺陪她去天山,他却嗫嚅着说:“我说的是倘若晓霜去,我也就去……”;他曾承诺不再让她受到伤害,可到头来伤她最深的恰恰是他梁萧;他在两个女子之间摇摆不定,最终还是她选择了退出,当爱已成往事,她绝尘而去,没有在他似有若无的情意间作过多的徘徊,而他则握着花晓霜的手,一句“对错是非都已过去”,往日誓言俱成云烟。莺莺啊,为他苦苦守候却换来他一句“我着实配你不起”,你可曾后悔?我想她一定不悔,但因着这句话,我永不能原谅梁萧,纵然知明了他从前的誓言俱是出自真心,也知道他日后定然会伤心,我却依然无法释怀——不爱就是不爱,什么叫“我着实配你不起”?!你怎不说你造下那许多杀孽配不上晓霜的菩萨心肠?!

十年生死两茫茫。十年间,他游历四方,她则在天山脚下率众抗元,如平行线般,两人不再有交汇的一天。在茫茫沙漠中,他想起那个圆脸的少女阿雪,心头惆怅不已;望着天上的明月,他又不由思念远在江南的花晓霜,那么,她柳绿色的身影有否在他心头掠过?故人相见,她的坚强让他心安理得的以为她必放得下十年前的种种,他只是一如既往地担心花晓霜,却没有也不愿去探知她面具下的真心。也罢,十年前一切就已尘埃落定——梁萧他们在拜祭苏轼之妾朝云时,她却说:“她给人做妾,浑没骨气,也值得一拜么……”,那时便已知晓她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女子,即便是百般不舍,也绝不肯要一份残破的爱情。

与晓霜相比,她说不上饱读诗书,但那一句“小色鬼当真成了废人,我便照看他一辈子”不比“我的心好比天上的月儿,时时刻刻照着你,片刻也不会挪开”来得爽快?梁萧怜晓霜重病在身,故对其照顾有加,但晓霜虽苦,到底是在天机宫众人呵护下长大,而莺莺自师傅逝世后便是孤零零一个人了,她又得到过多少温暖呢?虽然孤苦,但她却够坚强。在梁萧生死未卜之际,她虽悲痛,尚能独撑大局,不似晓霜,只知嘤嘤哭泣。果决如她,杀伐决断从不输男儿,对那一段过往也是一样——十年后,他来与她道别,她却闭门不见,另他生出“相见不如不见,如此倒也干净”的感慨来。

是啊,既不相见,何必怀恋;既然无缘,何须誓言?“相见不如不见”——那一段过往自是不必再提——呵,当初情到浓时,又有谁会想到,经年以后,浮生已过千山路?


老早就想贴出来了,结果还是拖到现在。估计此帖一出,我又要挨打了,但这是我的真实感受,没办法,打就打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