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别哭了。你看你,这么大个人了,哭得还这么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你认为哭就是梨花带雨啊,就能打动人呢。梨花带雨也不是你这个哭法,那应该是压抑情感的一种悄悄的泪滴,你这是,你这是黄河泛滥。不用找镜子,你看那街上坐地上哭的小孩漂亮吗,用小脏手搓的眼圈画上地图,你觉得那样漂亮吗?不漂亮。没人真正地设身处地为你着想,人的同情心也是建立在你不如人的基础上。你现在,谁同情你?!没人,真的。


不就是跟人上床吗,跟人上床有什么了不起?别人还二奶三奶呢,他不是没有吗,仅仅跟人上床而已,不是吗?你说,想不到他的档次那么低,竟然跟那么个人上床。你认为男人上床还讲什么档次啊。没档次。其实你们出现这么大的问题,你有很大的责任。你太优秀了,给人的压力太大。你想什么都干好,工作还干好,要有修养和风度,要在道德上完美,孝顺父母,尊敬老人,和顺邻里。是,你做的无可挑剔。但这种无可挑剔本身就给人压力。你这种人领着上厅堂行,漂亮,高雅,道德上有无可挑剔的优越性,让你的男人感觉像穿一身名牌西服那样光彩照人。但你不实用。


你说,我怎么不实用,我什么都干,也不是什么娇小姐。我知道你什么都干。但你会作戏吗?你会浪笑吗?甚至你会一些夫妻的技巧吗?我知道你一学准学会,以你的智商,你什么学不会?但你不屑,不愿。你永远中规中矩。男人在你面前就放不开。男人是什么,是雄性动物,有时候他需要无所顾忌的发泄。但在你面前任何人不可能无所顾忌。男人是孩子,他需要完全放松的撒娇。但你永远不可能给这种放松的心境。你别把学的那套用到社会中,不管用。他在跟你谈恋爱时可以君子,可以风度翩翩,但总是君子,总是风度翩翩,累不?累!他在外面必须君子,必须风度,但在家里,他需要放松,甚至要没人给他道德的身体的压力。但你本身就给人压力了。


你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你不明白婊子和戏子在男人眼里那么尤物。但你有婊子的浪笑和技巧吗,你有戏子的表演与风情吗?你没有。男人知道这种无情和无义。但这种无情无义给他们以放松。在中国男人那里,没有平等的爱情,有的是把女人当玩物的欲望。你说,那些豪富和达官,他们有那么多女人,有感情吗?没有,仅仅是玩物,是占有。你指望爱情这种东西,像去豆地里拣麦穗,走错了地方。在多数中国男人这里没有平等的爱情,要么是玩物和奴婢,要么是自己受压抑的那种状态。所以你别把从西方小说学的那套拿到中国的生活中来。这前提本身是错的。


好了,别哭了。也别这么正经。走,我领你买一套吊带套裙,你这身材,放在你身上真是暴殄天物。把自己打扮地妖精一些,笑一笑,风情地笑,妖媚地笑,不行,不合格。好好笑,再笑,眼要眯,嘴要挑,要有一点不屑,要有一点挑逗。恩,有那么一点了。让我培训你半个月,让任何男人见了你就锄者忘其锄,犁者忘其犁。那样,合格了,你也偷情去。


什么,你不去?!傻吧你,男人有的是,但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值得你为他在那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好好偷情,好好活,好不。别哭,至少现在,先把泪擦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