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3/


当裹着烟火的车队冲过短短的4公里道路开进医院的时候,在沿途的阻击和敌机的打击下,已经有9辆车从车队里消失,其中就包括一辆运载民兵的卡车:没有装甲的卡车在火箭筒的攻击下整个车头都不见了。活下来的战士纷纷跳下车冲进路边的建筑加入战斗。伤员被拉到了隐蔽的地方等待车队回程时收容。

领路和压后的战车队立即布置了环型防线,士兵们在指挥员的呼喝下纷纷跳下车,冲上周围的楼房建筑。

“民兵连,民兵连,快 ,去里面接运伤员,快!!防空分队,占领制高点,做好防空准备!车队排好,人员上车后立即撤退!!快快!!!”

“2连。快。接受防御阵地!”


“快、快~”在急促的口令声中,洪海岛冲进了还算完整的医院就诊大楼。

“小颖~”他的喊叫声被嘈杂的口令声和伤员的呻吟声淹没了。

以前阔大的大厅里挤的满满的,地上躺着的伤员整齐的排列着,穿着白色衣服的医护人员来往穿梭,不时有急促的叫喊医生的呼喊;墙上应急灯闪动着暗淡的灯光。

“大家准备好,按次序上车,不要乱,快!!”一个军官在门口喊着:“快点,上完一辆车走一辆,快~~”

奔进来的民兵和士兵们一起抬起地上的伤员王外跑去。有医护人员从还算完好的房间里抬出更多的伤员,还有人搬着药品和仪器往外跑。

“大家别乱!药品装卡车上,人上装甲车,每辆车上要两个医生,快点!”

“小颖~”洪海岛在人群里挤着,寻找着。

“你看到甘颖了吗?”他拉着一个护士问。

“没有,大概在楼上手术室。”那个护士搬着一箱药品:“你去那看看。”

洪海岛用力挤开人群,跑上了楼。

楼上也是乱糟糟的,医护人员正忙着收拾东西,搬运伤员;洪海岛挨个望去,还是没找着甘颖。

他匆匆的跑到一个门外放着一台小发电机,标着手术室字样的房间前,推开房门。

几个正在做手术的医生抬起头,看着这个满脸焦急的男人。

“你等一下就好了,这个马上就缝合好,你把他背下去。”一个戴着口罩的医生以为洪海岛是通知他们撤退的:“背的时候小心点,他是腿断了。”

“我……”

“别急,马上就好。”

洪海岛急的团团转,但看着在昏暗的灯光下做手术的医生,他无奈的搓着手。

一个抱着器皿的护士从他身边走过,他一把拉着,看看还在忙活的医生:“哎,我问你,见妇产科的甘颖了吗?”

“哦,她去前面接伤员去了。”那个护士轻轻推开门:“现在动手术的这个就是她带回来的。”

“什么??”洪海岛吃了一惊:“她上前线了?”

“我们这就是前线啊!”护士关上门走了。

洪海岛楞了楞,拉开门就要跑,后面的医生叫道:“好了,你把他背下去吧,小心点。快,我们把东西收拾一下,要不别来不及了。”

洪海岛只好回来被上那个还在昏迷中的伤员:他的一条腿没了。

心里像烧着把火一样的洪海岛好不容易从拥挤的楼梯上下来,将背上的伤员交给一辆还没坐满的装甲车,回身跑向枪声最剧烈的地方,他下意思的感觉到自己的妻子在那个方向。

没跑多远,从旁边一辆围着几个人的装甲车拿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不行,这个车不能再加人了,他的伤太重,还没好好处理,挤的人多了我没法照顾。”

一个男声:“那他会死吗?”

“ 会有危险!”

“现在死不了就没事,如果你为了他一个,不让这几个伤员上,他们会有什么危险知道吗?我们的车辆不够,医生!如果他们上了车,只是有可能危险,但到了地下坑道,他们遇救的机会要大的多!我没时间和你多说,这几个人必须上车,现在是战时,这是命令!!”

“可……”

“别说那么多,时间紧迫,上车!快!!”

洪海岛停下脚步,转过头,借着昏暗的光亮看清了那张仿佛阔别许久的面容。

米师衡接到从医院发来的消息后,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派出的车辆在沿途损失以后,根本不够运送那么多的人,而且每辆车都不可能坐满员。伤员许多是只能躺着的。

他意识到因为一时的疏忽,可能会给撤退车队带来可怕的后果。

在稍在思考后,他下达了新的命令:“命令撤退线路上所有的部队确保线路安全,肃清一切在线路上的敌人!命令撤退车队的战车分队,每辆战车护送3~4辆装甲车,以小队的形式用最快的速度前进!命令随车步兵下车作战,停止对阻击阵地的增援,在沿途要点建立防线,同巷战部队一起守护撤退路线 。所有防空人员占领制高点,防止敌机袭击!通知坦克部队:情况有变,无法增援阻击阵地,命令他们完成突击后立即增援阻击阵地。命令预备队的装甲车出动,援救医院人员!!命令剩下的天雷凌乱发射,保持一定时间的空中雷区。”

奥吐.卡兹中将脸色铁青的看着刚刚发来的报告:红色基地被中国坦克完全摧毁,绿色基地无法使用,兰色基地半毁,空降作业已经停止,恢复大约要1个小时!中国坦克被击毁18辆,另有3辆掉进河里自爆。我军损失战车和突击车8辆。武装直升飞机被击落三架。人员伤亡统计中。

他在制定这个大胆的“水泥钉”计划时,什么都想到了,也想到中国人的装甲部队的反击,但认为最多是装甲战车的反击,这对装备有大量榴弹发射器和轻型防坦克导弹的美国军队来说,构不成什么威胁。但就是没有料到中国人竟然会在山地城市中使用中型坦克,因为这里的地形和范围不适应坦克的作战方式。

但大胆的中国人就是使用了!!美国大兵手中的轻型武器对披挂了反应装甲的中国老式的59D坦克根本起不了什么做用,大口径反器材枪和轻型反坦克导弹最多引爆外挂的反应装甲,只有少数装备的“龙”式重型导弹和武装直升飞机上的火箭和对地导弹才可以有效的摧毁他们。

但是中国人点燃了许多的篝火,把许多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丢进去烧,散发出浓重的烟雾和有着强烈红外辐射的悬浮物,使得直升飞机上的红外线仪器失灵,而微光仪器也因为烟雾和篝火的强烈光线无法正常使用。有着强大反装甲能力的直升飞机只好无奈的在城市上空盘旋,还要小心着突然增强的地面防空火力的攻击。只有中国的装甲部队离开城区对他的空降场发动攻击时,才找到机会进行攻击。

但是喷吐着钢铁弹丸和烈性炸药的中国坦克轰鸣着, 狂风一样席卷了他三个基地。完全不理会空中的攻击带来的损失,但是对他刚刚空运到的补给和地面上的飞机轰炸和碾压。车载机枪对着向他们开火的美国大兵猛烈的扫射着,带来巨大的伤亡。

中国坦克部队冲过后,给他留下燃烧的废墟,逃进了黑暗中。

虽然报告说击毁了对方约一半的坦克,但他已经没有了空降场地。还有大量的补给。

雪上加霜的是:中国军队在城里展开了反击,许多穿插的小分队要麽给压了回来,要末就没了消息。

中国人还大量的布置了地雷,使没有被攻击的部队也被困在了现有的阵地动弹不得。从战局形势图上看,已经被分割的支离的中国阵地还是那么破碎,但更支离破碎的是,盟军!!

北方的预设的阻击阵地上也传来求援报告:被中国的优势兵力攻击,遭到十多架强击机和武装直升飞机的攻击,要求支援!

上帝!!这里的中国人被上百架次的飞机空袭还在战斗,他们就被十多架攻击就要支援?奥吐.卡兹中将怒气冲冲的想。但他还是把手头上的直升机派去了十多架:反正现在这里和中国军队已经纠缠在一起,已经无法有效的提供空中攻击支援。

但现在最迫切的是,必须立即开辟新的空降场地,否则他的预备队就没法降落,补给也会中断:中国的两次攻击几乎摧毁了他已经运到的补给的40%。

他把鼠标放在了一个处在北方阻击阵地和小城之间的山沟里的小村庄上:看来必须提前建立“蛙跳”基地了。

地图上的地名是:双沟村。

开车的命令声传来,洪海岛放开怀里的甘颖。轻声说:“你到了坑道那自己机灵点,还记得我和你说的话吗?只要有机会,能先走就先走。我你别担心,我和萝卜现在在一起,已经说好了,有机会我们就去找你们!自己保重。”

“好的,你自己也小心啊……”

“快~马上就要走了,甘医生,快点!”一个护士在车门前叫着。

“你快走吧,别落下了,去吧~”洪海岛把甘颖推上车:“自己小心!”

装甲门重重的关上了,在一辆战车的带领下,几辆装甲车开出了防御阵地。车上,飘扬着一面红十字旗。

洪海岛定定地看着没入硝烟中的车队,眼睛一阵发酸。

几个黑影从他身边跑过,一个人拍了他下:“快,快,西边吃紧了,快去!!”

洪海岛抹了下眼睛,跟着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