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梅城奇遇

东方启明 收藏 8 120
导读:[原创]梅城奇遇

铁血城北一公里处,有一独具魅力的民俗风情和古色古香的古城名叫梅城镇,再北行一公里,有山名乌龙,此山不高,只有900余米,但山上瀑布飞悬,绿树满坡,山上道路四通八达,但也是座好山。自古以来,土家、苗、回、壮、瑶等16个少数民族就在此生生不息。此山一直让铁血城中人为之神往。但今铁血众人为这色变的却是近年来,山上出现的一支不军不警而自号为乌龙山军团的武装人员。但是这些人却如同神龙见首不见尾,使此山更增加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这日,小记正在城中闲逛,见秋色宜人,便骑着自已的小红马出去溜溜,片刻便走出城去,顺路北行,不知何时竟来到一座古城,抬头一看,城郭上写有两字“梅城“,心中一惊,已知离乌龙不远,心中惕然,但此时日已西沉,摸黑回铁血城小记也怕迷路。只好强自安慰,在镇上呆上一夜应该无妨。

为防万一,小记先绕城而行,见此镇,背靠乌龙山,三面峰峦环拱,如屏如幛,倒也是个好地方,而城外城中与铁血城并无二至,心中稍安。入城来,寻寻觅觅,挑中一家在城北名为“客来安”客栈下蹋,此店旁边即为梅城中有名风情之地“乌龙红楼”。想必是那位乌龙大王所开。门前柳红花绿,莺歌燕舞,人来人往,如此"繁荣娼盛",小记以为山上之人必不敢来。本小记放好随身所带之物,系好小马。想上街看盾,刚出店门,往左一转,就有一汉子迎上前拉客,小记一摸口袋中唯有300多金,填肚自不成问题,然此销金之地,却非小记之辈可呆之处,悻悻然转身回店。

此时,店中早已华灯初上,店中数支胳膊粗的牛油大烛将不大店面照个通明。店中数十张桌子已无虚席,正自茫然四视,突见角落边一张座上只有一只胸佩二级警员的蓝猫正踞在椅子大碗饮酒,那身上的蓝映着火光,闪起一阵让人感到诡异的光,众人纷纷走避,无人敢坐其侧。心知必是豪杰之辈,小记不敢多事,正欲另寻他处。却见那蓝猫,口吐人言,扬手叫道:“这位兄弟,若不嫌弃。来共饮一碗如何。”小记一看,此时站着的,唯有小记一人,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双手一拱,呵可一笑,坐下举碗一饮而尽。几碗酒下肚,两人越聊越欢。突然,一蒙面人手持一把生锈菜刀闯入,高叫:“我是乌龙山大王,抢劫“,大家停杯不动,小记也放在碗来,左手紧紧攥住装金子口袋。却见那蓝猫嘿嘿一笑,脱下马甲,用手往脸上一抹,一个身穿褐色长衫,头上缚着白色头巾,面容酷似吴孟达的中年汉子现身面前,周围众人呆呆看着这一幂,半晌,有人突然惊呼:“乌龙山左护法!!”只听得桌子椅子凳子杯子盘子乒乒乓乓响成一片,对面前的强盗却视若无人,众人夺门而出。不到一支烟功夫,偌大的酒店,只剩下这乌龙山的左护法,强盗和小记三人,店老板和小二也不知去向。

那强盗年纪不大,却也肩佩中尉军衔,那左护法却是中校身份,显然在气势上先占上风,尚未交手,那强盗早就手脚发麻,持那左护法一声大喝:“那来的毛贼,竟敢假冒乌龙山之名在本护法地盘呈强。”那青年顿时丢下那把菜刀,转身出门飞奔而去。小记心神一定,突然想起,此人声音背影酷似水区的一个朋友:中华蓝冰 ,只是他本富家子弟,怎会落魄如斯?左护法哈哈一笑,声若响雷。把桌子一拍,喝道:“人呢,不出来我拆屋了!!”那老板苦着脸,从柜台下抖抖擞擞走了出来,“大王,有何吩咐?”

“把好酒好菜都拿上来”那左护法手一指“那些打坏的全算我的!”老板唯唯称是,退了下去。不一会,几盘时令小菜,三坛特产湘西米酒,由一个小二和老板端了过来。然后识趣快速离开。

那左护法端起酒坛,各倒了一碗,然后一饮而尽,又指了指我,好在小记平时笔法不行,酒量尚可,见状也举碗见底。那左护法甚喜,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我就火下一看:敢情这乌龙山也是个穷地方,虽然军服尚可称华丽,这名片却是用山上草纸印制,粗糙而又单调:正面只印着名字:zyd123456,背后却印着不伦不类,不诗不词的四行字:

坚决维护左护法之权威。

以左护法之思想为语言。

以左护法之行动为纲领。

见到右护法彻底消灭之。

这那跟那呀,我边看边想,不觉得“噗”的一声笑出声来,那左护法一见大怒:“你小子笑什么,你拿了俺的名片,你的咋不给俺。”,名片?这也叫名片。我出来游玩,倒把名片拉在家中,手中突摸到临时工作证,忙掏出递过,他翻来倒去地看了一回,嘴中说:“嗯,不错,不错”边把工作证还给我,然后问到:“兄弟是干什么的呀?”晕哦~,原来不识字呀,我证上明明白白印着:“业余编外实习小记者”,看了这么久,居然还问,不敢在笑,正色答道:“平时有空写写东西。”左护法一听,一拍大腿,“我一眼就看出兄弟是文化人,可惜我大哥不在,不然你们两个可是好对手。”然后,又举起那张“名片”,大声啧啧道:“瞧见没有,这是我大哥想了三天天夜,不吃不睡写出来的,你看历害吧。”

看着他认真劲,小记不敢说不对,不然,一巴掌过来,小记不得满地找牙?“写得真好,我就写不出来。。。”,边说边偷拍了自己一下,亏心呀。左护法说:“你要看得起我,以后叫我小达子好了,不要大哥大哥去叫”,“好,你大哥叫啥名呀?”--本想说:高姓大名,怕出事,改了。左护法边说"饿了饿了”边往嘴里塞鸡腿。“我告诉你,我大哥光小学一年级就读了六年,历害吗!!”饿了?小记也饿了,管他大哥小学读几年,开始拼命吃,再客气连鸡毛都没有了。

终于,酒尽菜干,左护法往桌上丢下一个钱袋,说道:“钱我付了,明天我早上我带你上山去见我大哥饿了饿了!!”原来,是他大哥叫“饿了饿了”,乌龙山人名字好怪。我把他钱袋打开一数,头顿时就大了:里面只有41个金子,30个铜钱,怎么够赔这一地的破东东呀,老板

见左护法离开,如变魔术一样站在我前面,沉着脸,伸出那黑不溜愀的大手,身后还站着两伙计。小记只好乖乖地做了一回好事。也算是日行一善吧。当晚,摸了摸手袋不多的所剩的金子,寻思着明天见到他大哥时的种种可能,不知能不能赔一点?“饿了饿了?这是什么意思?一个左护法就如此威风,他大哥不是更可怕?”在迷迷糊糊中我睡着了。明天又会发生什么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