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七节  "相识"

柳梢青青1 收藏 0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第二天早晨,火红的朝霞映红了半个天空,万里无云,碧海如洗,金灿灿的阳光映衬着皑皑白雪,崩射出耀眼的“锋芒”,真是“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啊”!

太阳公公就象是接待这寺庙久违的“僧人”似的,把初露的霞光透过庙门的缝隙照射在宽大的庙堂里。

爷爷坐在堂屋里,看着从门缝里照射进来的阳光,心情豁然开朗,走出门外一看,呵,真是风停雪住艳阳天......

爷爷环视着寺院的各个角落,在寺院的一角里有一片坟地,还堆放了一摞子砖块。当爷爷看到寺院有两亩多地时候,心里在无尽地遐想:“这么多的地要是让俺们一家人来种,俺都把闺女也带这里来,就在这里安家落户,有房子住,有地种,不用再过流浪的生活,那该多好啊!”

爷爷再往隔壁的一间庙屋里一看,果然像伯父昨晚上说的那样,就是有人在这里住过,看地上的一堆柴火灰就说明是通夜烤火取暖留下的,而且还留有吃剩下的烤糊的馍头,旁边还有过路人烤火剩下的一小捆麦秸和几根玉米秆。如获至宝的爷爷赶紧把这些柴火掐到不漏雪的堂屋,后悔着对爷爷说:“昨晚我要是照你说的出去看看,咱们也就不会啃冷馍受冻了。”

“爹,这不见人的地方会是有啥样的人来这里住呀?”伯父皱着眉头眨着眼睛在问爷爷。

“那也不是和咱一家人一样,是要饭的呗,有吃有喝的人家谁会来这里露宿呀。”

爷爷把柴火点着说:“夏,你看院子里的雪足有一尺厚,我带你哥弟两个出去要饭不方便,这里是山路,我怕你走不好再掉进沟里去,那可就没办法了,我看见前面不远的地方像是村子,你看好宝元在屋里烤火,不能出门,我去给你们弟兄俩要点热饭热馍回来吃。”

父亲好象是听懂了爷爷的话,坐在火堆旁不吭声。伯父看看这么大的院子空荡荡的,就说:“爹,你快点回来。”爷爷答应着就提了一个小瓦罐出了庙门......

爷爷脚上穿着一双从路上拣来的露着脚指头的棉鞋,沿着山涧小道,踩着没过脚脖深的积雪,咔嚓,咔嚓地向朦胧的村子里走去,爷爷费劲儿地走几步抬头看看离村子还有多远,在这冰天雪地的寒冷气候里,爷爷走得竟浑身冒汗。

当爷爷快走到小山坡下的村庄里时,只顾慌着赶紧要点热饭给两顿没有吃饭的伯父和父亲送到庙里去,再者,把两个小孩子留在庙里,实在是不放心。手提瓦罐的爷爷一慌张,脚一滑,啪的一声,摔个仰面朝天,瓦罐也顺着下坡的雪路滚了好远,摔的粉碎。

把爷爷摔得躺在雪窝里好长一阵子都不能动,“这要是把我摔成残废了可咋办,我两个可怜的孩子在庙里非得饿死不可......”此时躺在雪地上的爷爷忍不住的放声大哭起来......

爷爷的哭声惊动了住在山坡下盖着红砖大瓦房的一家院子里的一条大肥黑狗,汪汪地狂叫着向我爷爷跟前飞奔过来,爷爷吓得用嘶哑地声音大喊:“救命啊,救命啊……”

爷爷畏缩着疼痛的身子,吃力地向后边挪着......”

这时,从这家院子里走出来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主人一听到喊声,急忙唤着自家狗的名字:“黑子!快回来!”这条凶猛的黑狗只离爷爷的身子有两米之隔,当听到字家的主人唤它时,才停止了它杀气腾腾的狂叫和对我可怜的爷爷的凶猛“进攻”。

这家主人用手掂着狗的耳朵大腹便便地走到我爷爷面前板着脸,慢条斯理地斥责道:“这大雪天的,你怎么躺在这里呢?也不怕冻死你!还不赶快起来,我家的狗又没有伤着你,你还想赖我几个钱过个吃饺子的肥年是不是吗?!”

说话苛刻的主人,在他那皮笑肉不笑的脸面上略带对爷爷一丝的怜悯……

看这个有钱主人的穿着打扮象是读过书的大商人,梳着偏分被头,带着一副近视镜,穿着深蓝色的棉长大褂,显得文雅中带着经商刻薄的老道,在慢条斯理的语气里带有棉中藏针的锋芒与咄咄逼人的“鱼刺。”

爷爷一听此话,就赶紧向他解释说:“不,不,是我来给我的两个孩子要饭,不小心摔倒的......”

这家男主人一听我爷爷根本就没有赖他的意思,就赶紧走上前去扶我爷爷起来,爷爷也试着用胳膊支撑着慢慢地坐了起来,这位主人还同情地拍着爷爷身子上的雪笑着说:“今天也算是你的命大,要不是我家的狗听见你的哭声跑出来叫唤,我们住在这深宅大院里不出门,也听不到外面的动静,那你要躺在这雪地里多长时间呀?后果就不能想象了......”

爷爷用手摸摸头巴上摔破的一块头皮的血,已经冻凝固了,腰部有点疼,但是能走路。爷爷慢慢地站起来,只感觉到头蒙蒙的,这爷爷才放心的自我安慰到:“哎呀,真是吓死我了,幸亏没有摔伤骨头,要不,我可咋走路哩,唉,是庙里的“老佛爷”在保佑俺大难不死。”

这家主人用手扶了扶近视镜,看看我爷爷没啥大事就说:“你的孩子在哪里呢?怎么没有和你在一块儿?”

“俺是逃荒要到这里来的,因为昨晚下起了大雪,路滑,我就把他们两个留在了庙里,我一个人出来讨口热饭回去好让两个孩子喝,没有想到这一大早出来就会出了这事情,我的孩子在庙里也不知道咋样,肯定会很着急的,我提的瓦罐子也摔碎了,唉,真是......”爷爷说着又流下了挂念伯父和父亲的眼泪。

这家男主人说着本来就想走的,他听爷爷这么一说,这家男主人回过头来皱了皱眉头说:“那你就别去村子里要饭了,这山坡大,住的户家也不集中,你也就别再耽误时间了。”

这位主人习惯地看看左手脖上戴的闪闪发光的金表说:“你还要早饭呢,现在就是上午十点钟了,这里到庙里还有三里路,你站在我家门口等着,我回去给你拿点吃的。”男主人说着就走进了自家的大院......

不多一会儿,主人家的女佣人出来拿着吃的对爷爷说:“给你,这是他家主人让我给你拿的。”

爷爷接过来一看,呀,这么多好吃的,有两大碗多的油煎饺子,已经不热了,几个好面豆包馍,用肥肉炒的萝卜菜,除了还有在能盛四碗稀饭的小木桶里装着满满的一桶大米稀饭和肥肉炒菜装在一个长方形的小铁片盒子之外,其它吃的都是佣人用布包好的。

还没有等爷爷说句感谢的话,这位中年女佣人就抢先轻轻地对爷爷说:“大哥,咱们都是穷命人,这馍是才蒸的,这饺子都有好几天了,不过,天冷还能吃,这大米稀饭和这肉菜是昨天的,今早热好后就是准备喂狗的,主人说让你拿去吃,不过大哥你尽管放心吃,我们都是用锅做好后,放在一边,一点都没有染上灰尘,要是不能吃,我也不会让你带走的。”

爷爷连连点头说:“我知道,我知道,您都是好人呢!”

爷爷正要走时,女佣人又叫住爷爷轻声地说:“大哥,你明天要是再来要饭,就早点过来,这家主人吃饭早,做着大生意哩,你不能天天来,隔两天来一次,要是主人都不在家,我多给你拿点好吃的。”

爷爷连声答应着说:“哎,我记住了,俺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爷爷走了两步后,忽然又扭过头来问到:“这里是啥地方呀?”正在关大门的女佣人大声说:“这里是山川县,庙里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