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十六章 师兄弟聚首

江南疯子 收藏 7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宾馆房间里,杜明此刻已完成了黄龙心法九周天的运行。全身大汗淋漓,象刚从水里出来的一样。“三环阵”果然非同小可啊,杜明心想,否则凭自己师门独特的疗伤法早就完全康复了。内腑受到的伤还没完全好,现在的自己只有平时七层左右功力。唉,都怪太自信了,以为这凡尘根本没人能伤得了自己,下山时候要是听了二师兄的话随便带几棵千年灵草或师门的丹药,那就好了。想到二师兄那肥胖的样子,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微笑。下山虽然才几天,但杜明还是真的很想念师傅和师兄们了。

蓦然,杜明感觉到丹田内一动,仔细探查之下,才发觉是那古怪的气体在丹田内游走。和每次一样,总是先在丹田内出现,然后游走于四肢百脉,象有生命一样。杜明一运功想抓住它时,它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查尽了四肢百脉,就是找不到。唉,都怪自己太争强好胜了,和猴子斗什么气,杜明想起了当年那事。

那时杜明十九岁,黄龙心法也只修炼到了第二层。一个秋日午后,练完功后杜明背着两个大筐去“红果谷”采红果给师傅酿酒。红果,是一种色泽鲜红而近乎透明的果子,吃了感觉到醇香无比,清肺活血。师傅黄鹤真人就喜欢喝这红果酿成的酒,自从杜明十岁起,杜明就每隔两天去采摘红果,交给厨房张大爷。听师傅说,这果子未见于古今中外任何书籍记载,而且师傅曾跑遍中华国名山大川,除了红果谷,从未见到别的地方有此果。

这天杜明采完两大筐红果,正准备提回去时,忽然听到左侧一阵风声向自己的后脑呼啸而来,扭身往边一让,一只红果呼啸而过。再定神一看,东南方向二十米左右的一棵红果树上,一只白发蓝眼,额头上竟有一寸宽的细缝的小猴子正在冲自己“吱吱”地叫着呢。哪儿来的猴子呢,怎么以前从没见过?杜明很疑惑。因为这里的每只猴子杜明全认识,但从未见过这只,而且还竟然是白发蓝眼,额头上有一寸宽细缝的猴子。正想着呢,那猴子竟然又向杜明砸来两个红果,杜明依旧侧身让过了。刚刚让过,不料那猴子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又砸来几十个红果,象天女散花一样。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啊,杜明大怒:哪儿跑来的畜牲,我没惹你啊,竟然敢欺负我?而且把师傅喜爱的果子象砸石头一样地不当回事情?杜明运起功力,不再躲闪,砸来的果子在离他三尺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一股脑地向猴子飞去,速度比来时更快。再看那猴子,见那么多红果飞来,向杜明“吱”的一声做了个鬼脸,身子一闪,然后跳起来就向西南方向跑去,速度竟然快若流星。

“我就不信抓不到你这畜牲!”杜明向猴子追去。急追之下,杜明惊奇地发现,与猴子的距离竟然始终保持着三十米左右。而且这畜牲竟然还时不时地回过头来向杜明做个鬼脸,真是气煞人了!于是杜明运足了九成功力,竟然还是追不上,只是缩短了十米左右的距离而已。杜明大怒,正准备用刚刚练成的“黄龙遥抓”抓那猴子时,“腾”地一声,那猴子飞上了前面悬崖上的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小洞口边,然后回过头向杜明又做了一个鬼脸,“扑通”一声掉了进去。

“哼,你就是跑到地狱我也要把你抓回来!”杜明发狠道。于是也飞身上了悬崖,往洞口边一看,竟然深不见底,下面肯定有通道的,杜明想。于是运足功力护住全身,也跳了下去。只听到耳边风声呼呼作响,大约过了一分钟吧,“通”的一声,杜明才感觉到自己双脚落到了实地。刚落地,只觉左前方亮光一片。定睛一看,原来左前方有一个2米见方的洞口,走上前去,大吃一惊,洞口外面竟然蓝天白云,有山有水,绿草茵茵,一派神仙之境。这是哪儿啊?杜明莫名其妙了。出了洞口,只见四面竟然全是高达万丈的悬崖绝壁,好象一直插入天际。这可怎么办?凭自己的功力即使连刚才进来的那洞口也飞不上去啊,这,这怎么出去啊?杜明此时再也顾不得追那不知所踪的猴子了。漫无目的地走着,渐渐地来到了一个直径约有九米,高达三十米的大树边。

“咦,这里怎么有块石碑?”杜明看到树的根部有一块石碑,上面密密麻麻地刻满了字。于是蹲下身,看了起来。虽然碑文是用甲骨文所写,但幸好杜明在山上学过。

吾乃辅助周武王建立三百年基业的吕望是也。此乃吾出世垂钓前十年潜修之地 “小宇天”。此地万物受日月之精华千万年,皆有灵气,不可随意处之。

灭商立周后,封神之前,吾一时凡心大发,乃用乾坤转移之法封存保留此地。虽天机不可泄,但三千年后汝当来此。道乃心修,吾无道法相传与汝,但汝既与吾有缘,可受吾一颗灵丹,裹腹一时。丹在碑下,掀碑即得。汝受吾灵丹,切记今日之事,不可与外人道也。欲出此“小宇天”,可上此树,树心一洞,从洞中可出。

杜明看完两段碑文,大吃一惊,原来自己竟然来到了两千多年前姜子牙曾修炼的地方。肚子也确实饿了,当下也顾不得什么,掀开石碑,碑下有一石槽,槽内果真有一颗色泽光润的灵丹。对着石槽躬身施礼,然后拿起就吞了下去,津香四溢,顿觉神清气爽。

……

出了“小宇天”回到师门后,杜明本想把所遇之事对师傅说的,但一想到自己既然吃了那颗丹,就说明接受了姜子牙的话不对别人说。做人要言而有信,左思右想之下还是没说。

表面看不出什么,但自从那以后,杜明的修炼速度好象快了十倍不止。师傅黄鹤真人也疑惑杜明是否有什么奇遇,但一想到这孩子是从小自己带上山的,从没离开师门下山过,到哪儿有奇遇去。而且如果真有什么奇遇那他也肯定会告诉自己的,这样就没问了。



唉,真正地莫名其妙啊,杜明长叹一声,从回忆中醒来。还记得很清楚,三年前自己在刚刚进入到黄龙功第四层“云祥龙跃”,体内就有这股莫名其妙的气体存在了。好在对自己没什么影响,仔细搜查了无数次但还是没明白它潜伏在身体何处,而且每次它不定期地出现,在四肢百脉游走一遍后,隐隐觉得自己的修炼又增进了一点,于是杜明也就不去管它了。

“咚、咚”敲门声响起。“杜明你在吗?我有事要和你商量。”门外传来了王忠的声音。

“你昨晚受的伤好些了吗?”王忠走进房间问道。

“没有完全好,但也好的七七八八了。审问的结果如何?”杜明让王忠坐下后问道。

“事情比较棘手啊。”王忠把审问山田男的经过详细地向杜明说了一遍。

“哦,这样看来还真不好办了。现在的我大概能对付他们那个什么铜护卫小林正一一个人,其他人要是一拥而上的话,那就麻烦了。”听了王忠所说,杜明也觉得要全歼日本观光团的八个人比较棘手。

“是啊,就担心他们一拥而上。要是不考虑活捉小林正一的话那就好办了,大不了我们多派点人突然袭击把他们全灭了了事。”王忠叹息。

“你们能不能用什么办法把小林正一和其他七人分离开,然后把小林正一单独引出来?”杜明问道。

“要不我们用下毒或其他什么办法把其他七人先灭了,你再对付小林正一?”

“下毒?那肯定不行!超能力者对饮水、食物等非常小心谨慎。”

“今天晚上必须要把这事了结,看来只有请几个师兄过来帮忙了。”杜明说到这,从口袋里拿出一块通体透明的小玉佩,盘膝运功,手指在上面划了起来。

“没受伤的话直接就能把讯息传给师门,现在看来只有请你们跑一趟了。”说着,杜明把玉佩递给王忠:“你马上联系1号调一架直升飞机,派专人送这玉佩到黄山脚下一个叫小龙村的地方。把玉佩交给在村庄最后一间土房住的张大爷就行了。”

王忠接过玉佩,看了一眼,很疑惑——上面什么字也没有啊!还是不去想了,这修道人的事我们永远也弄不明白的。

“那需要让飞机在那里接你的师兄们吗?”王忠问。

“不用了,我已和他们说好了,他们晚上八时会赶到这里。”

——不用?难道你的师兄们能飞过来吗?摇摇头,王忠埋下了心头的疑问,赶紧去王长亮那里了。


“杜明,你是你师傅最小的弟子?”边吃着晚饭,王忠和杜明聊着。

“是的,也是我功力最低的了”杜明说。

“啊?你算功力最低的?那你的师傅和师兄们……”王忠不敢想下去了。

杜明说的不错,目前他在师门里确实算功力最低的了,但他入门最晚,而他的那些师兄们修炼时间最短的也是近一百年的了。

“好了,我们吃完了,去大门口等着他们吧,否则服务员可能不让他们进来呢。”杜明说着和王忠向大门口走去。

“他们是什么人啊,在拍电影吗?”

“你们找谁啊?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什么杜明,也没有从黄山来的小家伙。”

在离服务总台十米远的时候,杜明他们就听到了大厅里的嘈杂声。

“肯定是我的师兄们来了,你快点过去解释。”杜明说着,快步向前走去。

王忠到大厅一看,只见总台的一个服务员正面红耳赤地向三个看起来有四、五十岁左右的人解释着,而旁边的两个服务员在窃窃私语、议论着。

再看那三个人,王忠也以为自己回到了古代呢。这三个人中一胖两瘦,但都是高高的发笈,身穿青色道袍,每人手提一个大大的灰色包裹。

“师兄,我在这里。”杜明走上前去。

“好啊,小猴子,怎么现在才出来见我?看我等会怎么收拾你”三人中的那个胖子大叫着,声如洪钟。

“嘻嘻,二师兄,是你和七师兄,九师兄没按约定时间,来的早了点么,可不是我迟到哦。”杜明此刻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再也不是那个一脸严峻,不善言语的人了。“我们走吧,到我房间去。”说着接过他们三人的大包裹,向电梯走去。

“七师弟,九师弟你们也没用功法吧?怎么这个铁罐子能自动上升啊?”胖子二师兄嘴里“啧啧”地嚷道,说着还用手去抚摸着四面铁壁。而杜明的七师兄和九师兄也是一脸惊奇,询问地看着杜明。

不说杜明的几个师兄怎么闹,杜明反正比楼下的王忠好多了,王忠现在正愁眉苦脸地。因为刚才的吵闹已引来了宾馆的保安。当初杜明的房间登记是用了王忠随身携带的一个备用身份证,当然,就是想用杜明的身份证那也不可能啊,他三岁上山一直到现在,可从没办过什么身份证的。而这一下争吵保安就怀疑王忠是什么人了,非要他拿出有效证件不可,不然别说给杜明的三个师兄开房间了,就是王忠和杜明住的两个房间也不能再住了,否则送他们去派出所。王忠无奈之下,只得打电话给胡震,让他叫公安局来个人把这事办好。

闹哄哄地用去了二十来分钟,王忠才上了楼来。刚到杜明虚掩的房门口,就听到杜明房间里传来乱哄哄的声音“小猴子,这里的东西怎么如此怪异?凳子是软的,床是软的,这个盒子里竟然还有人在说话?”

“唉,小猴子,你住手,快住手,我只带了这么一葫芦酒,你别把它喝完了。”

“嘻嘻,二师兄,我可好久没喝这了,这么重,你带在身上也累啊,我帮你减轻负担么,就喝一口就喝一口就不喝了”

……

王忠敲门走进房间,里面的情形让他吃惊不小。只见三个道人,两个瘦的坐在地上,正盯着电视,而那胖道人小心翼翼地两只脚站在真皮沙发的扶手上,双手紧紧抱着一个葫芦,好象护着宝贝一样,满脸紧张地看着坐在床上的杜明。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