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近水 下部 <<水>> 第六章 开学,开始

林度 收藏 1 0
导读:远山近水 下部 <<水>> 第六章 开学,开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88/


在北京的这几天,任渡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幸运,庆幸这个时代座机电话还没有来电显示功能,要不然跑到北京来每天都要跟父母通电话的他,实在不知道如何瞒过他们。也庆幸一切能进行的如此顺利,赶在开学前的这个节点上可以收拾打包回家。一身轻松的他不免露出少年心性,轿车一驶出中南海的大门就在车里狂呼起来,让陪同他一起出来的警卫处长吓了跳。任渡在计划书里和对着中央领导的表述中并没有提到他现在所具有的能力,只是以近乎于完美,可行性极高的计划打动了这些在他心里称为“老板”的首长。仅管对他自身的一些解释仍然未能让几个首长深信,但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热情与自信,和身上带着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神秘特质,再加上付出的代价并不大却可能有极高回报的计划。还是让首长们带着点冒险的同意了他的计划,但条件也是相当苛刻的!在这种信任建立起来之前,他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必须拿出相当的成果!才能最终打动这些“老板”们!

坐飞机辗转从上海回到父母所在的城市,一下车就直接跑到店中。母亲眼中短短几天没见的儿子变得更加神彩飞扬,还以为是他在股票上赚了钱呢!“小飞!股票怎么样啦?”

一时没明白母亲心思的任渡被母亲如此一问,不觉想起这几天一直高度紧张与亢奋的自己,早已把股票和那30万抛到九宵云外去了。立马收敛起自己显得有些得意的神态轻轻带过:“还是那样!”其实这时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

见儿子如此敷衍的回答自己,母亲却没有生气。还以为是儿子觉得自己不懂这些所以懒得告诉她呢!只要儿子开心就行,而且看他神色也不像是陪了钱的!“走!我们回家,晚上给你做好吃的!我都跟你爸说好了,明天我就直接陪你去学校,后天就要报道了。对了!你们这个暑假是不是有什么家庭作业要做啊?这些时间看你都没看过书?”母亲一边拉着儿子往外走,一边嘴里不停的说着。

“妈!。。。怎么可能会有家庭作业啊?我做了给谁看啊?”任渡可不想让母亲觉得自己不好好读书,虽然一直以来自己是没怎么好好学习。要不是一早父母就同意他去读职校的话,这次的中考成绩肯定会让自己偿偿“闭关修练”的苦头。

母子俩不时顶上两句嘴的往家走,除了任渡外,此时谁也没有留意到一个身影一直在不远的地方跟着他们。

。。。。。。。。。

9月1号,是一个所有不爱上学、还留恋暑假生活的学子们都痛恨的日子,曾经任渡也是他们中的一份子,不过现在的他对于这个却不放在心上。昨天已经到这边住下的母子俩,一大早就跑到学校来。居然是第一个给学校“奉”上一万八千块钱的冤大头,可能是每年就一次的这一天让收钱的老师等的太过心急,点钱的手变得有些紧张,180张的百元大钞被来来回回的数了好几遍,不是数多了就是点少了。终于最后两遍的数据对上了,才笑眯眯的开了收据,叫上一个免费劳力(高年级学生)将母子俩领到宿舍。

一切安顿好后,当天有些不放心的母亲还是被任渡送上了回那个城市的车。吃过晚饭回到宿舍后,百无聊赖的任渡躺在床上,不时的回应着新同学过来打的招呼。新同学见他不怎么爱搭理人,也就悻悻然的跟其它同学聊着天。至于年少的他们聊些什么,任渡也不想去理会,在心中开始琢磨起事来。

第二天还是报道日的学校没有安排任何任务给他们这些先到的新同学。在学校食堂匆匆吃过早餐后,任渡就跑到街上跟那个一直跟随他的身影碰了头。任渡跟着他到了一个小区里的居民房中,房内已经有两个人在里头等着他们。“哎。。。。你好!”一时不知道怎样称呼眼前这个少年的开口者,显得有些尴尬的伸出手。

“你好!!叫我小飞好了,别人都这么叫!”小飞坦然的微笑着握住他的手说道。

一时还不敢叫出小飞这个称呼,“哎。。我叫何进,是这个联络组的组长”指了指刚才带任渡过来的人“这位是负责你安全的陈向东,还有这位是赵玉林”另一位赶紧走上前跟任渡打了声招呼!

“大家好!我现在是无官无品,所以你们只管叫我小飞好啦!你们虽然年纪都比我大,但我想平时别人多数都会以小何,小陈,小赵来称呼你们吧?所以我也这么称呼你们,可以吧?”任渡赶紧着先把相互之间的称呼先解决好,毕竟接下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们是要在这里共事的。

“当然可以!”何进爽快的答应着。何进和赵玉林都是中央秘书处文职秘书,何进今年29岁,赵玉林27,陈向东是警卫处的,25岁,中尉衔。对于让一个比自己小10几岁的少年这么称呼自己,他们还是能接受的。毕竟他们收到的命令就是到这里来设立这个联络组,并听命于这个少年。

“那就这么定了!。。。我想保密条例你们是都知道啦!但我还是要重申一下,在这里出现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不能泄露出去!。。。以后还有赖于各位多多帮忙!”任渡第一次使用了他手里的权利重申到。

“是”三人整齐的回答到,这不免让任渡心里感到一份欣喜。

房子并不大,只有80个平方,两个房间被三人睡觉所“征用”,约30个平方的客厅面积在当时户型设计中还算较超前。四张桌子,三台286电脑,一台打印机,一部电话和传真机,这些摆设比起当时很多的办公室显得要现代的多,还有一部军用电台却是一般办公室所不可能拥有的。眼前的三个人还有这些家当就是任渡目前能直接调配的资源。在北京主要由军方牵头成立的筹建处暂时任渡是顾不着了。

任渡只所以还选择到这个学校来上学,主要还是因为脑子里的资料并没有像他这样普通人的信息,他不知道在另一个时空中自己的命运如何,但他相信原有生命旅程中他肯定还是会到这里来上学的,因为这个决定是在他变身前就已经做出的。虽然他的出现还是让包括眼前三个人的一批人的命运从原有轨道中出现偏离,但他必须要在自己有能力去面对这些变化之前,让自己能保持在原有轨迹上。再者,这样的选择是很好的保密方式,像他这样一个少年只要不被人发现经常出入于各种机要单位,谁也不会去留意他的存在。

口述了几点意见由小赵发到北京的筹建处后,任渡就坐到专属于他的电脑前。虽然他从来没碰过电脑,但对于这样一台原始的工具,除了键盘上的手指还有些不听指挥外,其它的自然不在话下。可他的这一表现却让另三人感到意外和惊奇,此时整个中国加起来也没有几台电脑,一般的成年人都根本就不懂甚至是也从未见过,可眼前的这个少年除了有些生硬的操作手法外,似乎对电脑的熟悉程度要远远高于他们。

“这电脑新卖的吗?”任渡本想用它画设计图的,可在电脑上浏览了一下,发现只安装了一个DOS版的WPS文字处理软件,不免有些气馁的问道。

“是的!昨天刚从上海搬过来!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对于电脑其实也所知不多的何进赶忙问道。

“帮我去找一些CAD设计软件来! CATIA、I-DEAS、CV、UG都行!”看到对他刚才报出的一串名词有点摸不着北愣在那里的何进,任渡拿过一张纸把这些名词写上递给何进:“你把这个发给筹建处,让他们到科研设计单位去找”

看来这种高端硬件一时还不可能解决,不过在软件上自己倒是可以先行一步,任渡心里这么想着。没再去理会三人,坐到电脑前在键盘上练起手感来。

晚上,任渡托着练了一天手感而有些发麻的手臂回到学校宿舍。此时宿舍里8个铺位的新同学都到齐了,房间里显得有些闹哄哄的。通过昨天已经到的同学的介绍,一一打了招呼,就趴到床上。或许他的“个性”已经被几个舍友传开了,谁也没再来理会他。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除了军训时思想不时开小差而被教官训斥几句外,一有空任渡就跑到联络组去,不熟悉的同学关系给任渡这种经常外出的形为提供了最好的保护。期间也已经叫父亲去上海把手里的股票卖掉并把资金转到这边,让任渡感到惊喜的是,他的判断准确无疑,这只股票是这个月来升值最高的,也让他的这次交易赚了5万多,这在此时一片不景气的行情下的表现,也让父亲对儿子的投资能力有了相当的信心,这些都让任渡对下一步的行动感到信心满满。

军训后在学校与联络处两边跑。综合了另一个时空基地建设的优劣特点,重新画出基地建设规划蓝图;先期人员选择。。。。等等繁忙的准备工作,让年少的任渡脸蛋上本有的代表稚嫩的红色血晕,慢慢消褪,脸上所透出的沧桑与历练更加明显。

转眼间,国庆节终于来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