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最新章节诛仙7 第二十二集 第九章 双灵血阵

xlp425 收藏 1 863
导读:诛仙最新章节诛仙7 第二十二集 第九章 双灵血阵

诛仙最新章节诛仙7 第二十二集 第九章 双灵血阵


这世间本是没有什么神仙的,但自太古以来,人类眼见周遭世界,诸般奇异之事,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又有天灾人祸,伤亡无数,哀鸿遍野,决非人力所能为,所能抵挡。遂以为九天之上,有诸般神灵,九幽之下,亦是阴魂归处,阎罗殿堂。于是神仙之说,流传于世。无数人类子民,诚心叩拜,向着自己臆想创造出的各种神明顶礼膜拜,祈福诉苦,香火鼎盛……


方今之世,正道大昌,邪魔退避。中原大地山灵水秀,人气鼎盛,物产丰富,为正派诸家牢牢占据。其中尤以“青云门”、“天音寺”、和“焚香谷”为三大支柱,是为领袖。


这个故事,便是从“青云门”开始的。


吕顺与李洵率百名焚香谷弟子北出南疆,御剑向青云而行,去会合青云门同道共襄除魔盛举。云天之外,百余道剑气,各色光芒,如流星划破长空,穿云而行,倒也蔚为壮观。


天外罡风凛冽,李洵一袭雪白长袍,于风中破云而行,长袖飘飘,如天外飞仙般洒脱。身后百余名师弟意气风发浩荡相随,心内不由生出几分得意,侧眼看看身边的吕顺,一张老脸迎在风里,神情木然如吹干的核桃,分明已现出几分苍老朽气,一代新人必换旧人,自己此番如能顺利剿灭魔教残余,扬名于天下正道,以后再执掌焚香谷,天下英雄,谁不低头?到时青云门那个绝色师妹,还不自动投怀送抱而来。想到此处,一张俊脸上竟有几分笑意,再一想不久就可到青云山,又能见到陆雪琪,李洵俊脸之上笑意更盛。


表面上是专心操控法宝飞行的吕顺暗地里也是瞥一眼李洵,此次出谷,虽出乎意料,但临行前谷主私下交给他一封密信,显是非常看重自己,李洵得意风发的样子落在眼里,面上不动声色,心底里却是一声冷笑。


焚香谷众弟子跟在吕顺李洵身后,各御法宝飞行,团团浮云不时从身边脚下掠过,天风过耳,飘飘如仙。许多弟子是首次离谷,而且一离谷便是去追杀魔教余孽,造福苍生,扬名立万的大功德,少年意气,指点江山,一个个俱是雀跃不已。飞行了约摸大半天光景,只听引路的大师兄大声说道:“众位师弟,前面那座高山便是青云山了,再有片刻,我们便可拜山,觐见青云门的道玄师伯了。”众弟子闻言又是一阵雀跃,轰然一声叫好,纷纷加速前行。


俯瞰整片中原大地,一马平川,条条江河如银带般分割着无数良田,良田沃土,正是天下苍生的衣食所在,平平整整集中在这万里中原厚土。厚土之上,平缓中只有青云山脉突兀而起,巍峨入云。焚香谷一众弟子在云外飞行,远远便已能看到七处高峰直入云天,青峰周围浮云缭绕,隐隐有楼台房舍在浮云雾霭之间。高峰之侧,更有无数山峦依傍这七座高峰连绵余百里,峰峦起伏不已,曲线时而柔和,时而突兀,在茫茫平原上,柔美之中又有雄壮,如这万里平原凝出的傲气,千万年来守护着这万里平原腹地。待飞得近些,山峰上奇石怪木扑眼而来,瑰丽险峻,峭壁之上,道道飞瀑自高峰直落而下,飞花溅玉,大珠小珠欢唱而下,美不胜收,众人在云端之中看的一时竟有些呆了。


美景当前,长空万里只在一瞬间。不一刻,吕顺李洵率领众人,在通天峰山脚下知客处收起法宝纷纷落下,踏上了天下正道核心的青云门。与知客道人寒喧过后,递上名贴,正式拜山求见道玄掌门。原想即刻便能拜山觐见,怎料知客道人去了许久才回来,也不多话,只顾引着吕顺李洵数人向山上大殿而去,另有执事道人将余下焚香谷弟子就近安排休息,待茶伺候。留下的众弟子待李洵等上山去远,客舍之中,纷纷聚到窗前,切切议论青云盛景。


青云山不愧天下正道第一名山,处处山光与峦色旖旎,水影共浮云徘徊,美妙不输仙境,自窗向外看去,山脚之下浮生熙攘,红尘炊烟是一幅浮世彩绘,自山脚而上,浮云流瀑,竹影轻摇,渐渐抛却红尘,多了几分出尘的仙气,清雅扑面而来,毫无俗意。虽是劫后不久,却已丝毫不见兽劫后的残迹,山风阵阵拂过,浮云掠过竹梢,直令人有超然出尘之感。


焚香谷虽也是天下胜地,但焚香谷一众弟子初上青云,置身这山光美景下,竟不觉看得呆了。


吕顺李洵等人上得山来,大殿外已有人迎候在前,正是长门大弟子萧逸才,陪同的还有两位长者,一人发黑,一人发白,同时生着白色胡子,看来显然是青云长辈人物,但却仅此两位,比之当日天音寺普泓上人到时,青云门几乎举派相迎,相差岂止天壤。萧逸才见吕顺等人从台阶上一露面,笑声朗朗,先自迎了上去,与几人寒喧过后,分别引见完毕,将几人一起引入玉清殿,分宾主坐定,上首正位,却是空了下来。


空位之下,萧逸才似是看出吕顺等人的疑惑,先自解释道:“吕师伯,李师兄,家师道玄真人眼下正在闭关,无法出来见客,礼数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焚香谷这边,吕顺不等开答话,李洵已是先自一抱拳说道:“萧师兄哪里话,是我等来得不巧,恰逢掌门师叔闭关,是以无福得见仙容。”言语之间,倒是颇为客气,说罢还侧目看看吕顺,吕顺一张老脸却是不显喜怒,只是对萧逸才一拱手道,“萧师侄过谦了。”


萧逸才闻言一笑回道:“如此我替家师多谢几位大度了。”


李洵亦是报以一笑,随即便急急说道:“萧师兄,两位师伯,方才呈上的家师亲笔书信,诸位想必已经看过,不知做何安排?以小弟愚见,打铁趁热,现在魔教正是虚弱疲软之时,我们越早动手越妙,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必能一举建功。”


李洵话音刚刚落,萧逸才脸上笑容已敛,与身边两位师叔交换了一下眼色,而后打个哈哈道:“李师兄所言极是,只是家师闭关未出,联络天音寺诸位长辈之事,却一时不好定夺。”


李洵心下一阵不快,面上却也自忍住不露丝毫,强忍着向萧逸才问道,“萧师兄,但不知掌门师叔何时出关,现在诛灭魔教时机实在是难得,但愿不要错过时机。”


青云诸人闻言,脸上又是愕然,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想来也是,堂堂青云掌教,无故不见,传将出去,天下岂不大乱,又何止是青云上下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还是萧逸才机敏,又是打个哈哈,对李洵说道:“李师兄,吕师伯,家师闭关已有时日,算算时日也将出关,想来不致误了灭魔时机。列位远道而来,不妨先在青云小住,看看青云风光,细细谋划一下诛魔之事,此事毕竟非同小可,越是计议停当越好,小弟也好借此良机,与各位多亲近亲近。”


李洵等还待说些什么,萧逸才却是顾左右而言它,尽说些修行之上,两派渊源等不着边际之事,打着哈哈将会盟诛魔之事一带而过,玉清殿上,开始尽说些无关痛痒的闲话。李洵数度想引回正题,皆是被萧逸才略守,无奈之下与吕顺对望一眼,也自是无可奈何,只有随之闲闲聊了起来,心下却是暗自焦急。


是夜,晚膳过后,李洵在榻处坐卧不宁。原想一路顺畅地到青云门后,会同天音寺好手,直接杀向魔教总坛,魔教于兽劫之后,余生不多,此时攻上,心能一举尽诛群魔,夺回玄火鉴,快意纵横,英姿更胜当年青云五杰,却不想在青云遇上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青云门似是不愿参与这场诛魔盛举,以萧逸才为首,从上到下都在打着哈哈,道玄师伯又闭关不出。李洵越想想是着脑,却又无计可施,想着想着,一又脚却不由出了在,不觉竟走到吕顺那边。到了门口却如梦初醒般,举步欲离去,转念一想反正已经到了,不如进去商量商量也好。于是整整衣冠,伸手叩门:“吕师叔,可曾歇下了?”


窗内灯火未熄,却无人应答,李洵候了片刻,确认屋内无人,转身举步要待回去,方走得几步,却看迎面走来吕顺,夜色里虽未看得清楚,却也能察觉吕顺眼角上扬,满脸喜色。


吕顺冷然见到李洵,遽然一惊,又飞快转成一脸讪笑道:“师侄可是要找老夫?”李洵也是乍然一惊,随即答道:“啊,是啊,小侄想找师叔叙谈叙谈,却未想师叔并不在屋内。”吕顺一听,脸色又是变了一变,好在天黑也难以察觉,接口李洵的话答道,“老夫见青云山色宜人,一时贪看晚景,出去走了走,怎么,师侄半夜找老夫,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甚么大事,只是来向师叔问个安,现在天色已晚,小侄就不耽误师叔歇息了,小侄告退。”说完拱手一礼,侧身给吕顺让出道路。


吕顺赶忙谦让两句,身子却匆匆挤过那条小径,自李洵身畔走过。李洵待吕顺走远,避让的身形也未曾有变,望着吕顺的身影隐在夜色里,眼里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


次日,李洵尚在梦里,便被青云弟子礼貌地唤醒,洗漱之后,被恭恭敬敬请到了玉清殿。


玉清殿上,萧逸才已是等待多时,眉眼间掩不住的丝丝倦色,似乎昨天一夜没有睡好,旁边陪同的几位青云长老,也都是一般模样,自己焚香谷这边,出乎意料的是吕顺师叔居然也早早在玉清殿正襟危坐,面色红润,一张老脸也舒展开来,气色竟比平日要好上几分,眉眼间分明还有几分得意。


殿上众人似是一直在等待李洵,一见李洵进殿,萧逸才先自换了一副笑脸迎上来说道:“李师兄昨夜可还睡得习惯?”说着拉着李洵的手到一处椅中坐下,亲热殷勤之态,令李洵也自吃惊不已,旁边已有僮儿奉茶上来。


萧逸才待李洵入坐,又寒喧几句后才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前,与两位长老对视一眼,又看了看吕顺,清了清嗓子道:“吕师叔,李师兄,昨夜回去暗自思量李兄白天所说,我们也感觉现在清剿魔教余孽是最好时机,于是连夜商量,并请掌教师尊示下后,决定依云谷主所言,尽派弟子精英,会同天音寺高僧,与焚香谷一道西进,铲除魔教余孽。”


李洵一听,心下先是一阵奇异,而后便是一喜,起身向萧逸才笑脸说道:“如此甚好,萧师兄,掌教师伯已经出关了吗?可否容小侄拜见?”


萧逸才面色一变,瞬间又已转换如常,笑着说道:“师父尚未出关,等此次剿魔凯旋后,师父大概也会出关,到时再见以作庆功也不迟,李兄以为如何?”


李洵听萧逸才说青云已然准备派人共同灭魔,心下已是大喜过望,也未曾注意到萧逸才面上神情变换。见不见道玄,原本就是应付之语,所以笑着答道:“如此甚好,待凯旋之后,当再来拜见师伯,但不知青云门中,派哪些高手前往,我们也好共作商量,以图魔教余孽。”


“昨夜敝派已经商量妥当,准备下山灭魔的弟子一会就到,此次陆师妹也将前往,还望李师兄多多照顾啊。”萧逸才说完,还对李洵做了个眼色,李洵一听陆雪琪也自前往,心下喜不自胜,几乎就要笑出声来,竟顾不上去想,为何仅一夜之间,青云门前后态度变化竟如此之大。倒是座上的吕顺,笑面之下,暗自在想,谷主那一封住到底写些什么,竟令萧逸才见信前后判若两人


吕顺李洵各怀心事,正暗自寻思时,玉清殿外一阵喧哗,自门外又走进十数人来,俱是气宇轩昂,英姿不凡,内中一位女子,手持天蓝长剑,散发出幽幽寒光,一张俏脸,美丽不可方物,令殿上众人眼前一亮,李洵一颗心更是咚咚狂跳不起,一双眼睛贴上这个美人儿竟不肯再离开。只是这美女面罩寒霜,心内似是不快至极,进殿后向两位长老以及萧逸才行礼之后便自顾站在一旁,也不说话。常常一副笑容的曾书书也在人群中,毕竟他是惯于交际,笑着与李洵等人见过礼后,对萧逸才说,“萧师兄,我等奉师父之命下山除魔,来此听师兄调遣安排,但愿此次能一举奏功。”


萧逸才忙不迭回礼道:“不敢不敢,此次下山,有劳众位师弟师妹了,若不是事务缠身,我也想和诸位一道下山建此奇功。”


话音刚落,只听陆雪琪在一旁冷哼一声,双眼冷冷看向屋顶,竟是丝毫不理会周围射来的数道炽热目光。萧逸才仿佛没有听到,回身走向那黑发阳长老身边低语了几句,阳长老便起身清了清声音大声道:“众位师侄,此次突然召你们前来,是有些突兀,只因现在有一彻底消灭魔教的良机,所以兵贵神速,与众位的师长连夜商议过后,匆匆召集众位随我下山,会合焚香谷天音寺两派道友,一同去魔教总坛铲除魔教余孽,为天下苍生除却一害。诸位师侄稍稍准备一下,我们即刻启程。”


话音方落,忽听门外传来一个声音,低低的却很坚决道:“我也要去,请师兄恩准。”众人循声望去,一个形容枯槁的年轻人,面容憔悴,面上淡淡残须未剃,眉眼之间,似有千载伤怀,一身灰白道袍如一片秋天的黄叶般立在殿外的阳光里,手里一柄青翠长剑,剑锋如水,青光流动间泛着一股凄厉的杀意,竟让青云山上的朝阳也染上一份凄冷,正是昏睡了多日的林惊羽。


萧逸才见是林惊羽,心下一愣,苦候了他许多天,想从他口中知晓那晚祠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却一直不见他醒来,而今他竟突然好端端转醒,还不知从哪得到的消息,竟要随其它弟子一同下山,自己还有许多话要问,想到此处,萧逸才不由沉吟一下,吱唔道:“这个……林师弟你昏迷多日,身体虚弱,正需要好好将养,我看就不必去了吧。”林惊羽一道冷冷的目光传来,看得萧逸才不禁冷战一下,只听林惊羽依旧低低地道:“多谢师兄挂怀,我身体已经无碍了,当日兽神之祸,我未曾为青云尽力,这此愿意下山除魔,以补前过,还请师兄恩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