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 正文 第四十三章不速之客

ddtt 收藏 4 63
导读:危险的航线 正文 第四十三章不速之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55/


站在雷达屏幕前的军官们顿时感觉到情况不妙,目标再次消失,大家都为天上的歼10担心,怕这次拦截又失败。此时海航9师的4架歼8战机也升空巡逻,协助歼10搜索目标。

许赢握着驾驶杆,液晶显示器上忽然有一个目标出现,红外信号很强,他和丁延几乎同时说:“找到它了。”

指挥室内的戴着耳机军官们就是一惊,这也是战机第一次跟踪到这个讨厌的目标。师长问:“我是9师师长,你们能否辨别型号?”

丁延回答说:“不能辨别,它刚从我们下边过去,我们正调整航向尾随它,完毕。”

许赢紧盯着屏幕,稳住战机,打开雷达,调到对空跟踪模式,雷达没费什么力气就捕捉到这个目标,这东西距离歼10有10公里左右,航线有所变化,正向南飞行,在过一会就到了海面上空。一枚霹雳9导弹的发射保险打开,正在输入目标参数,马上就能发射。他对丁延说:“导弹准备发射。”

丁延马上闭上眼睛,因为导弹发射时发出的火光格外明亮,夜间发射时候对飞行员的视力有所影响,在黑夜中过强的光会造成暂时失明,许赢的手指按下发射钮上,也闭上眼睛,之后按下发射钮,飞机轻微的抖动一下,一枚霹雳9导弹扑向这个目标。


导弹拖着火焰,十几秒之后命中目标,许赢稍微拉了一下驾驶杆,战机飞高一些,他和丁延都看见前边不远处有团火球,可以确认这个目标被击落,因为导弹的战斗部爆炸没那么大的火。

一架被击中的无人机着着火一头栽到地面上,又发生一次爆炸后躺在地面上着起大火。

丁延报告:“发射一枚导弹,目标被击落,消失在我雷达屏幕上,坠落地点在机场西北方,请速派人员抵达,它的残骸正在地面燃烧,我们是否可以返航,完毕。”


9师指挥室里,每个军官都舒展开眉头,心里的负担一时消散的无影无踪,师长对柏诚说:“祝贺你们,回头给你们庆功。”

师长问:“去看看这个家伙怎么就能躲避雷达跟踪。”

“可以让我也去看看?”柏诚问。

“好,坐我的车去。”师长领着一班人离开指挥室。


一队军车从三亚基地开出,走在最前边的是一辆大卡车,车上站着十几名士兵,睁大眼睛四处张望,寻找坠落的那个目标。后边跟着是一辆猎豹越野车,越野车车后排座位上坐着9师的师长和柏诚。越野车后边跟着几辆满载士兵的卡车,这些士兵是去保护坠机现场。

在路上走了半个多小时,士兵发现远处一个空旷的地方正着火,而且这火也快灭掉,军官命令卡车司机开过去,整个车队向着火的地方开过去。

到地方了,走在最前边的卡车停下,一名军官拿着灭火器把火扑灭,从卡车上下来的士兵把这片空地包围,并设置了岗哨。

师长和柏诚走到残骸附近,因为天黑,什么也看不清,师长命令士兵把所有车都开过来,围住这残骸,用车灯照明,要仔细看看这骚扰9师1周多的飞行物是什么东西。

车都开过来,车大灯打开,把残骸照的雪亮,大家马上就看清是什么了,这居然是一架MIG-21战斗机,机身烧黑了也看不出什么标志和编号,驾驶舱摔的四不像,但是里边好像没人,而且安装了不少设备。

柏诚一看驾驶舱就说:“明白了,这是一架遥控的MIG-21。”

9师的师长带着几名参谋也仔细辨认,发现这就是架米格,机身已经摔的不成样子。柏诚戴上手套,围着飞机残骸转了一下,从残骸上拔下一个零件,借助车灯的光看了一下,就拿着这个零件走到师长面前,“就是这东西让你们总抓不住它。”

师长盯着这个零件看了看说:“雷达告警器?带测向功能的?”

“我估计这是个高灵敏度的雷达告警器,能分辨雷达是在搜索它还是跟踪它,还能测出雷达的大概位置,这样它就能躲避人员。”

“原来如此,看机身涂装还不知道这家伙是那个国家的,我猜是越南的。”

柏诚把雷达告警器交给其他军官保管,自己走到残骸上,又查看一遍,对师长说:“它的无线电遥控设备很老,不像是发达国家的,应该是越南的。”


侦察机的坠落地点,聚集了大批警卫部队,现场被里三曾外三层包围起来,就等海军总部技术部门的人员来这里勘察现场。

上午,一阵直升机噪音划破了旷野中的寂静,3架直8飞机缓慢的降落在空地上。机舱门打开,走出一群技术专家,他们戴着手套,耐心的把飞机残骸上有用的零件收集起来,并详细的检查这片空地。

上午柏诚又回到现场,看那些专家和技术人员忙,侦察机的残骸被一台吊车吊起来,放到一辆大型军用卡车上,现场的清理工作也随着中午的到来而结束。柏诚问一个专家:“它的技术先进吗?”

专家摇摇头说:“简单的遥控驾驶飞机,没什么先进技术,无非安装了4部全向式雷达告警器,操作员在熟练的操作,自然容易进入雷达盲区,又借夜幕掩护,钻进来,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我敢肯定这是越南人的作品,技术太粗糙,他们是买不起侦察机才拿有人驾驶飞机改装这样的侦察机,可惜他们碰到你们。近距离、夜间低空开火,很容易自己撞到地面,发动机也容易吸进碎片,你们的飞行员有两下子。”

“谢谢夸奖。”

其实这次击落敌机是借助了歼10的优异性能,歼10有红外探测系统,红外夜间导航吊舱,夜战能力自然不一般,比歼7歼8要强很多。B型双座机上有2名飞行员,分工负责,每名飞行员的工作强度不大,显然比单座机更容易完成任务。


现场清理完之后,海航9师的部队也全部撤走,这次总算是把这个骚扰他们一周的侦察机打掉,全师官兵是士气没有什么变化,毕竟敌机是别的部队打下来的,他们脸上一点光都没有,所以全师都憋着一股劲,想超过98团,不过这想法很难实现,毕竟98团的参加机会比他们多,作战经验在航空兵部队内也是无人能比。

午饭前柏诚把报告写好发给总部,坐在临时办公室内,他感觉轻松了许多,终于在友军面前保住了王牌团的招牌,以后这样的事必然少不了,名誉和压力从来都是一样大。王牌的招牌那怕是拣来的,扛在自己身上也是很累。

9师师长来到柏诚的临时办公室,柏诚马上站起来敬军礼,师长客气的说:“这些都免了吧,你们这次来帮忙我非常感谢,现在空军和陆军都把防空导弹部队和高炮部队往西部署一些,我们的压力也减去不少,当这个师长真累。”

“总部估计很快把我们调走,因为这次事件,上边很快会把红外导航吊舱给你们配发下来,有这个技术装备,你们打低空夜战的能力也会和我们一样,未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看来无人机技术扩散对我们的压力不小。”


无人机来自什么地方无须派侦察机侦察,总参的照相侦察卫星马上调整飞行轨道,去越南北部几个机场拍照之后发现,越南洞海军用机场内新建成不少机库,里边其实就是改装飞机的车间,而且还拍摄到不少改装好的遥控无人驾驶侦察机。总参命令海南岛驻军加强戒备。

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情报不能共享,防空导弹、高射炮、歼击机部队都有各自的指挥通讯和情报网络,但是联网的工作搞的慢了一些,陆军野战防空指挥网,空军防空作战指挥网,海航防空指挥网都是分开的,情报不能共享,一部雷达只能为一支部队服务,装备利用率没有达到最高。军用无线网络的建设正在加速,不久之后就能投入使用。


3天之后,98团派出的人员和装备顺利回到S1基地,98团的击落记录上又多了一个遥控侦察机,因为是小胜利,所以没搞庆祝活动,这点胜利比起98团辉煌的作战经历,很容易别人忘记。


回S1基地7天以后,许赢和丁延把转场前想写的报告终于写完,交到团部。

团长办公室内,2位主官正在看2份报告。柏诚拿着许赢和丁延写的报告说:“这俩小子,训练时候不露尖,提意见的到是一套套的,竟说些空话。”

迟威把烟头放进烟灰缸里,他手里也拿着一份报告,说:“他们说的也对,现在油料这么贵,实飞训练一定不能马虎,可是客观存在的一些原因制约了我们的训练,他们说现在的训练不贴近实战,这谁都清楚,要搞一次特别贴近实战的训练太难,至少需要2架预警机,SU-27/30战机至少8架,歼10也需要10多架,这样训练的确很像未来将要面对的空战,那些兄弟部队的SU-27扮演F-15/18等战机,其他部队的预警机扮演E-3、E-2C等飞机,这样对抗训练容易练出本事,可去那找这么真的假想敌部队。”

柏诚点点头说:“是呀,问题就是出在假想敌部队上,陆军在内蒙和河南等地有大型训练中心,能搞师级对抗训练,海军空军部队可就没这么好的条件,去那找个师级对抗训练中心让我们来一次大练兵,现在连团级对抗训练都搞不起来,我们团的剑没机会磨的那么锋利。”

两位主官只好对坐叹气,沉默一阵,柏诚说:“训练模拟器和新的训练软件的确能提高飞行员的技术,毕竟防真训练,离真实还有差距,现在只好有什么装备搞什么训练。”


无奈中迟威站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拿着望远镜看着远处的停机坪,那里停着几个很陌生的战机,看颜色像是空军的战机,战机非常新,他叫柏诚一起看。

“这不是双发歼10吗?我可是第一次见,空军师装备更新的比我们快,一个团换了SU-27,另一个又换双发歼10,真羡慕他们。”

“我每次看海航轰炸师的SU-30,都忍不住多看几眼,能和他们搞一次对抗训练多好。”

远处的跑道上,2架FB-7离开跑道飞上蓝天,S1基地被其他部队称为最繁忙的基地,这里驻扎着海航一个轰炸机师,空军一个歼击轰炸机师,空军型和海军型的FB-7让人眼花缭乱,经常能看到空军的SU-27UB和海航的SU-30在一起飞翔,现在又来空军的双发歼10。以前这里刚建成的时候只有海军的强5和轰6,那时候基地小,空军新组建的部队还没来,才几年时间,这里已经成为东部地区最大的基地。


98团军官文体活动室,许赢和丁延拿着台球杆打台球,许赢耐心的瞄准一颗红色的球,正准备打,丁延说:“我真为自己担心,就我这飞行技术,能不能当王牌?”

“你就别想什么王牌了,敌人已经把第87航空团的战机全换成F-15J,冲绳还增加了一个PAC-3导弹连,美军的E-3的巡逻力度也是越来越大,而且日美军队之间的数据链已经开始使用,即使E-767不起飞,美军也能在情报上支援日军,以后战场单向透明是不可能。”许赢把一颗红球打入洞中,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看丁延。

丁延瞄了半天没打,也坐回椅子上,“互相能同时发现对方?比的是谁先开火,如果开战的时候二炮的导弹把敌人飞机全打趴下,那我们不就成轰炸机飞行员?用不着空战。”

“别做梦了,那有这么好的事?没有岸基飞机,我们还要小心提防舰载机,我还真没在天上见过F/A-18E/F,即使战争一万年不发生,我们的准备工作也照旧。”

颜玲走进文体活动室,问:“按时去值班,别玩过点儿。”

两人扫兴的把台球杆放下,去了更衣室换衣服。


东海上空,一架无人侦察机跟在一架遥控靶机后边,遥控靶机飞在无人侦察机前边,如果遭遇到忽然袭击,侦察机生存的机会大一些。这都是尹明华想出来的办法。

2架无人机飞翔在东海上,俯瞰着波涛汹涌的海面,在过几分钟就能抵达钓鱼岛上空进行例行侦察。这样的任务对无人机分队来说太简单,每天都要执行2次,操作无人机的军官们都很熟悉这种‘玩具飞机’。

只要有任务,尹明华每次都是亲自在遥控站内观看操作员遥控驾驶侦察机,他总感觉不放心,他怕出事,可最近一直很顺利。日本右翼内阁还没倒台,首相怎么不在强硬了?估计是被导弹打软了,继续强硬也不错,比一比日本的军舰多还是中国的导弹多。

尹明华正在胡思乱想,无人侦察机的一名操作员大声报告:“机内摄像机拍摄到海面上有一艘军舰。”

“把图像放大。”尹明华命令。

图像被放大,无人机操作台上的显示器上清晰的显示着一艘金刚级驱逐舰,尹明华眼睛就是一亮,好小子,等你很多天,终于来了,98团的飞行员想打金刚的不光是那些军衔低的年轻飞行员,连尹明华这样的‘老兵’都有这想法,打掉着这种驱逐舰就能极大的震慑对手,能赢得更长时间的和平。

无人侦察机在金刚级驱逐舰上空盘旋了几圈,尹明华命令侦察机返航,遥控靶机跟在侦察机后边掩护。但是意外的事情很快的发生。

钓鱼岛上空以东400公里,一架E-767迅速捕捉到遥控靶机,并且把遥控靶机当成了无人侦察机或者战斗机,果断的命令正在巡逻的F-15J扑向目标。

驻扎在冲绳的日军第83航空队及下辖的第302飞行队,屡战屡败,这次他们航空队配备了2架E-767,战斗力一下提高不少,还把第302飞行队的F-4EJ全部换成F-15J,另外重新组建一个第309飞行队,全部是24架F-4EJ,这个队不负责对空巡逻,专们负责对军舰进行打击,是专业攻击机中队,另外还成立一个第308飞行队,全是清一色的RF-4EJ侦察机,专门负责侦察,另外一个装备F-2战机的第307飞行队还在建设中。

第302飞行队现在是装备先进的一支对空作战部队,失败的阴影一直萦绕在他们心头,歼10和98团是他们的死对头,这次遭遇到解放军,他们想的就是报仇。

好战的首相和防卫厅长官很快的批准航空自卫队开火击落敌机,这样他们脸上也有光。


F-15J打开雷达,打开AIM-120导弹的保险,尾随侦察机并锁定目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