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责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青春热血

hcxy2000 收藏 5 60
导读:抗战之责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青春热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


两天后的晚上,在张旭的家里,为一个叫“张根生”的男孩,举行了百日宴。

既然横边浅说了他没有时间,对于大家,总算是解决了一个难题。作为最亲近的人,肖彦梁自然是第一个来道贺的。

厨房里,几位被请过来帮忙的师傅在忙活着,院子外面的两张桌子上已经摆满了佳肴美味。高翠儿抱着儿子坐在屋里,身边站着丈夫,正等着朋友们的到来。

“嫂子好。”肖彦梁笑着打了个招呼。

做了母亲的高翠儿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那种矜持,笑呵呵地说道:“根生干爹,你倒还和我们客气上了。”

“翠儿,你可别上当。”张旭一边递给肖彦梁一支烟,一边说道:“我这兄弟我知道,这礼物不是给我们的,是给干儿子的。”

“笑话我不是?”肖彦梁不服气地回答道:“这还真是给嫂子的礼物。这里面是一丈洋布,给嫂子做衣服的,根生的礼物在这里。”说完放下礼物,从怀里拿出一个玉镯子。

这东西一掏出来,张旭忽地就变了脸色。他知道,这个手镯,是肖彦梁一直珍藏在身上的东西,从来没有说起过它的来历。他看见过,每一次肖彦梁拿出来套在手指上,他的脸上总是浮现出幸福混合着痛苦的神情。

“兄弟,你这是……”张旭一把拦住肖彦梁。

肖彦梁推开张旭的手:“这是我媳妇留下的。就当是我们两口子留给根生以后讨媳妇用的吧。”

手镯竟然是这个来历,高翠儿有些不知所措,眼巴巴地看着张旭。没等张旭开口,根生已经伸出胖嘟嘟的小手一把抓住了手镯。

“看看,人家根生都要了,你们两大人还糙什么心。”肖彦梁笑着护送着抓住礼物的小手回到母亲的怀里,拍着他的小胳膊,轻声说道:“干儿子,喜欢吗?着可是你干妈留下的。真希望你快点张大,讨个媳妇给干爹干妈生个孙子。”

张旭忽地背过头去,眼里的泪水早已夺眶而出。肖彦梁的这个举动,他明白的。这个兄弟竟然是下定决心终身不娶了。

哀莫大于心死,弟妹他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当初的叙述,他还历历在目。尤其是肖彦梁讲述“我们还会回来的,带着我们的孩子。”这句话时,那伤心欲绝的样子。

真的想不到,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表露过心思的肖彦梁,不仅没有淡忘这种思念,如今更是作出了这样的决定。

“兄弟!”张旭擦了一下眼泪,转过头看着还在逗孩子的肖彦梁,轻声叫了一声。

“干吗?”抬头一看张旭的样子,肖彦梁笑了:“不就是一个手镯吗?没必要兴奋成这个样子啊。”

高翠儿听见着俏皮话,“噗哧”一下笑了,张旭倒是知道肖彦梁这是在插浑打科,不想让他劝自己。

“你出来,我和你说几句话。”不等肖彦梁反对,张旭拉着肖彦梁就出了屋子。

“告诉我,你这是为什么?兄弟,难道你真的就打算不再成家了?”来到院子,张旭张嘴就问。

肖彦梁已经没有了在屋子里的笑容,看着张旭,过了好一阵,才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大哥,这是我昨天在小菇面前承诺了的。要不是她,我早死了;要不是我,她不会走得那么从容。我们两个都是苦命人,上天既然安排我们在生死劫难的时候见面,又安排我们在充满希望和美好憧憬中离别,那我这个人就再不会在属于其他人了。”

说到这里,肖彦梁脸上竟是浮起了笑容:“大哥,不用再说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走,进屋去,戴先生他们差不多也该来了。”

那一刻,张旭真的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来祝贺的人陆陆续续底都赶来了。

“根生,笑一个,对,笑一个,看叔叔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德贵拿着一个长命锁费力地在讨好张根生,引来其他人的一阵哄笑。

站在一边看的肖彦梁心里一痛,扭头对戴安平说道:“要是德贵媳妇不死,他也差不多有根生这么大的一个孩子了。安平兄,你有女朋友吗?”

“我回国后接过婚,有两个孩子。不过他们没从南京城逃出来。”戴安平平静地说道,平静得脸上竟然看不出任何一点哀伤。

这是戴安平第一次说出自己的家里情况,可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内容。肖彦梁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任何话。

十几个人围在两张桌子周围,频频举杯,共同庆祝一个小生命,一个中国人的后代,带着父辈的仇恨,来到这个世界100天。

一个多月后,肖彦梁风风火火地闯进同济药房,端起桌上的水就喝了个底朝天。

“喂,你干什么?”从里屋出来的戴安平吓了一跳。11月的天也是很凉的了,有这么喝冷水的吗?

肖彦梁抹了一下嘴:“狗日的那个什么教授古田荣次郎,今天在城外亲手杀人了。”

“什么?”戴安平吓了一跳。

自从接到保护古田荣次郎的任务以后,肖彦梁有时候也会亲自带队跟着这个矮小但精力旺盛,同时也显得十分有教养,有礼貌的小老头子,看看他到底干什么。看了半天,这个小鬼子每天除了翻弄一些书啊,画啊,字幅什么的,也没有干其他的事,给肖彦梁的感觉,还真是一个搞研究的。

这件事他也和戴安平等人商量过,却得不出什么结论,而余鸿春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出现了,想多找个人也不行。

现在这个教授,竟然杀人了!戴安平自然也是吃惊不小。

“前天侦缉队的猴子找到古田,低声说了一阵以后,古田十分高兴,便有猴子领路去了城外老张头家里。这个老张头我认识,孤老头子一个,拾破烂为生。不知道他们在屋里说了什么,总之古田很快就出来了。今天我们再一次到老张头家里,却看见老张头指着一堆灰烬大笑:‘这幅画,就是烧了,你也休想拿走’。

古田的脸色当时就变了,蹲下身子检查那堆灰烬,突然站起来,拔出猴子身上的枪,把五发子弹全部打在老张头身上,当场就把他打死了。”

“他烧的是画?”戴安平惊讶地叫了一声,旋即一拍脑袋:“狗日的,什么教授,就是来抢文物的。”

见肖彦梁一脸的茫然,戴安平粗粗地解释了一下什么叫“文物”。

肖彦梁气极,这日本人怎么就没一个好的?管他有没有学识,是不是很礼貌,骨子里都透着贪婪与凶残。自己竟然稀里糊涂地当了一个多月的帮凶!

“这老张头真有骨气,知道保不住画了,宁愿烧了,也不愿让鬼子抢走。”肖彦梁心里对老张头一竖大拇指,随即又焦急地说道:“不行,得赶紧想办法。”肖彦梁急了:“过几天这个鬼子就要到上海去了。我看到过他的行礼,大包小包的很多,全是这些天在乡下和城里收集的。”

“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古田是要道上海坐船,只有通知总部,请他们想办法。”戴安平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第二天,当肖彦梁赶到宪兵队接古田的时候,却发现院子里的这些日本人的神情有些不对。带着疑问他敲开了横边浅办公室的门。

里面。古田和横边浅正在交谈着什么,他一句也听不懂。桌子上放着一张日文报纸。大介洋三曾经告诉过他,这是一个叫“朝日新闻社”出版的报纸。

肖彦梁只是看了一眼报纸,就再也离不开了。

一幅鬼子军官的照片,肖彦梁并不认识,也没在意。但是旁边的一行粗体字:“阿部中将壮烈战死”,却让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报纸上“壮烈”和“战死”之间的日语他不认识,不过以他目前对日语的理解,他确信,这个叫“阿部”的鬼子中将,被打死了,被抗日军民打死。

“肖君,你怎么了?”可能是发现了肖彦梁的脸色阴晴不定,横边浅问了一句。

“太君,这,这,这是真的吗?”肖彦梁索性放开了,指着报纸吃惊地问道。

横边浅走过来拿起报纸轻声念道:“‘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多田骏司令长官的挽联最能表达军界的悲情。肖君,你没有看错,我们大日本帝国的阿部规秀中将战死了。”

肖彦梁没有说话,他从余鸿春那里知道,太行山是八路军的主要活动范围,听着横边浅哀伤的语调,心里却乐翻了天,:“什么狗屁中将,居然被装备那么差的八路军干掉,也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这日本鬼子的将军,实在不怎么样。”

“横边浅君,你是军人,就不要再惺惺作态了。”古田拿过报纸:“哼,一个堂堂中将,竟然想一个上尉一样,带着几百人的部队,在崇山峻岭当中追击敌人,当真不知道死是怎么写的。这样不知道大局观的将军,死了好。”

横边浅没有说话,或许他们刚才就是在讨论这件事。肖彦梁低着头悄悄地笑了,不管如何,一个鬼子中将死了,绝对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刚走出大门,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把肖彦梁吓了一跳,跟着闻风而动的日本宪兵跑到了响枪的地方。

街上,一具身穿侦缉队便衣的尸体形状怪异地躺在那里,浑身上下竟被打成了马蜂窝。

肖彦梁心里一跳,这个被打死的便衣他认得,正是余鸿春口里说的“国家的叛徒”,那个出卖同志的中国叛徒。

想起余鸿春说的把这个人渣留下来的话,肖彦梁忽然想,难道说余鸿春回来了?这是他亲手干的?

不过是死了一条狗,事情很快就平静下来,派人收拾了尸体,也就各自散了。

肖彦梁心里很激动,这边结束以后就往同济药房赶,鬼子死了一个中将的消息,他要在第一时间把告诉戴安平。

进了药房,却看见戴安平正在慢条斯理地给病人看病,心里着急也只好忍了,端起桌上的杯子准备喝水。

“肖局长也生病了?”一口水刚咽到一半,猛听见余鸿春熟悉的声音,肖彦梁忍不住大声咳嗽起来。

感觉到一只手在背上轻轻拍打,帮助自己缓气。肖彦梁深呼吸了一次,抬起头,眼前的人,不是余鸿春那是谁?

分手以后的千言万语也来不及讲,肖彦梁赶紧把阿部规秀的事情说了,屋里两个人却都是满脸的不相信。

“唉,不要说你们,就是我也不敢相信。”两个人的表情倒也在情理之中,肖彦梁苦笑了一下:“要不是那是鬼子自己的报纸,谁敢说八路军也能打死一个中将?”

此时两个人终于反应过来,相信了肖彦梁的话。

“真是不可思议。”余鸿春瘪瘪嘴说道:“太行山我去年的时候去过,可以打伏击的地方实在太多了。这个什么中将我看也稀松平常,既不看地形,也不派兵侦察,这一切都显示了他完全是一个轻视对手的狂妄之辈。死了也是活该。”

戴安平嘴都笑得合不拢了:“中将啊,这可能是死在我们中国军衔最高的鬼子了。对了,这么重大的消息,晚上收音机一定会播出的,彦梁,你待会把张大哥也叫过来,大家一起分享分享这个快乐的事情。”

当天晚上,在肖彦梁家里,张旭等人通过收音机,证实了这个消息,同时也听到了国民政府蒋委员长对八路军的嘉奖令。

张旭大呼过瘾,把德贵支出去买酒,买菜,他要好好庆祝一番。

余鸿春没有喝酒,工作的纪律不允许他喝酒。不过他讲的那些敌后游击战的实例,也为大家讨论和猜测八路军是如何干掉阿部规秀的,添加了不少佐证。而随着余鸿春的讲述,一幅波澜壮阔的敌后军民抗击日本鬼子的壮丽画面,也展现在大家面前。

由着兴头,肖彦梁把古田荣次郎的事情告诉了余鸿春,问他有没有办法。而后者一听鬼子竟然准备把搜刮回来的国宝偷运出去,当即拍着胸脯保证一定要把这批宝贝留下来。

把张旭送回家的时候,张根生已经睡了。看着孩子幸福的面孔,肖彦梁忍不住俯身亲了亲他。

第四天的时候,横边浅在城门口送别古田。随行护卫的,是周松柄带领的侦缉队。原本横边浅的意思,肯定是派肖彦梁去的。而肖彦梁早有所准备,几天前就暗地里找到周松柄,说自己可能要去上海,问他有没有需要帮忙。

周松柄是上海人,也是从上海发的家,言语中自认而然流露出向往的神情。于是按照肖彦梁的暗示,他找到了鬼子,几句话一讲,护送的人物就换成了侦缉队。

“先生一路走好。”等横边浅说完,肖彦梁来到古田的面前,行了一个鞠躬礼。

“你是我见过的最能干的中国人。”或许是此行收获颇丰,古田的情绪很高:“放心,用不了多久,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横边浅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一直站在那里目送古田一行远去直至消失,这才长叹了口气:“古田君真是很幸福,能够马上见到家人了。”

肖彦梁没有搭话。是啊,他马上就要见到家人了,不过是那些已经死了的家人。肖彦梁仿佛看见余鸿春带着人消灭古田的场景,仿佛看到古田惊恐的表情,仿佛看见那一箱箱的国宝被运到抗日根据地妥善保管,

第二天傍晚的时候,余鸿春和肖彦梁见面了。

站在江水边上,肖彦梁仔细聆听着余鸿春详细地述说昨天的战斗。这一场伏击,不仅成功夺回被鬼子抢夺的文物,还俘虏了古田,击毙了负隅顽抗的周松柄。

“兄弟。谢谢你。”肖彦梁拾起一块石头用力扔进江里,觉得舒展了许多。

“不,我应该谢谢你,”余鸿春诚恳地回答道:“你能够一民族大业为重,自觉主动地承担起一个中国人的责任,这是我应该感谢你的。”

肖彦梁很意外地看着余鸿春,这样的表扬他并不认可:“余先生过奖了。只要是中国人,这就是他应该做的。应该做的事情,有什么好谢的呢?”

“呵呵,倒是我太注重形式了。”余鸿春笑了笑:“行吧,让我们在以后的日子里并肩作战,为把鬼子赶出中国,贡献出我们的青春和热血吧。”

“好,为了抗战的胜利,为了中国的独立自由,贡献出我们的青春和热血。”肖彦梁感到一股血气在体内升腾,紧紧抓住对方伸过来的双手,久久地看着对方。

他们不知道,他们还要等六年,或许,他们不需要知道,他们只需要在心里坚定一个信念,抗战必将胜利,日本侵略者必将被赶出中国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