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近水 下部 <<水>> 第五章 原来这么简单

林度 收藏 0 27
导读:远山近水 下部 <<水>> 第五章 原来这么简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88/


经历血案后的两天里,任渡一直一个人待在家里。父母从每一次的观察中都发现了儿子无时无刻发生着一种他们也说不上来的变化,依然稚嫩的脸上总是不协调的给人一种沧桑感受;眉宇间所透露的不仅仅是童真的神情,更多的是一种锐意,似乎可以穿透一却事物看到其本质一般。母亲曾几次关切的询问过任渡的情况,每次都让任渡用安抚的回答搪塞而过。但这些话语并没有真正的消除母亲的疑虑,今天一早就匆匆的跑到医院里去向医生咨询。

这两天来,任渡的内心实实在在的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未来近百年的历史对他来说不再是一个工具或者是故事一样存在的他大脑中,死者无神的瞪着他的双眼,被撕的支离破碎的幻象重新拼接好,渗入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中,仿佛那些就是自己的经历一般。被闪电劈中后近一个月时间以来,很多一直被自己忽略了的事情,一一的清淅浮现。起清背着他走过的那条铁索桥上由几块木板构成?在上海他总共看过几辆汽车?多少人?。。。。这些他都能很快的在脑海中得出一个准确的数据,就连他每顿所吃的白米饭中有多少粒米粉似乎也能说出个大概来!这一点就连成就了他的丁力三人也是没有想到的。

被闪电劈中时,大量的数据往他大脑中传输造成了任渡一时的痴呆,就像在电脑上运行一个大型软件会造成电脑一时的当机一样。数据在大脑中被整理存放,任渡也就清醒过来,但此时的这些数据只是单方面的传输,就像打开电脑的一个文件,可你并不知道这个文件是如何生成的,大量的数据以任渡幼小的经历根本就没办法读懂,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自杀者的出现,犹如把一直隐藏在任渡这部超级生物电脑中的一个程序给激活般,让他可以对存放在脑中的所有数据展开思维,不但明白一个数据是怎么来的,还能以这个数据得出一个新数据。当所有的数据一个个的被串联起来,这时他的身体不单只是一个存储工具,而是变成了一个超级生物处理器,将他接触到的所有事情,就连最细微之处都能全部存放到体内的DNA中。这两天里就是这个改变与发现的过程,终于将所有事物理清的任渡顿觉轻松。也坚定了如何走下去的信心!

中午吃饭时,母亲正欲与父亲沟通一下早上她去医院的事,任渡却抢先开口了:“爸,妈!明天我要到上海去!”

“啊?你去上海干吗?你这几天好好的先在家里把身体养好,再过一个多月就开学啦”母亲有点责备的说道。

“我身体没事啊!哪个医生也不敢说我身体有什么问题!除了蒙古大夫!我想去交易所看看!”任渡坚持着说道。

抢在又想出言阻止的母亲之前,父亲开口了:“那让你妈陪你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看到边上一脸不容否定表情的母亲,任渡改口道:“好吧!对了,爸!你的身份证得让我带上!”之所以有这个要求,那是因为要想动用用父亲名字开设的帐户,就必须要用他的身份证才行。明白了儿子此行意途的父亲点了点头,心里不免为那30万感到担心!

第二天母子俩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赶到上海!还是在上次跟父亲一起来时住过的宾馆住下!还保留着少年心性的任渡心急的拉着母亲匆匆吃过午饭后,就跑到交易所去早早的候着,等着下午的开市。在这等待的过程中,任渡并没闲着,在交易所外绕了一大圈,收集回一大堆各种各样的分析资料,从这些资料中他惊喜的发现受蝴蝶效应影响的股市又回到了原有的轨道上,任渡曾经介入所带来的小范围的影响被时间抵消了。这一发现对于任渡来说有着很重要的意义,这说明随着他介入的深浅,影响的范围也有所不同。但任渡还是决定等交易所开门后到里头看过资料再做出这一认定。这些街头小报上的信息准确性是值得每个人怀疑的。

一向谨小慎微,小心看顾着儿子的母亲跟着任渡在交易所里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乱窜。不一会就觉得有点吃不消了:“小飞!!别到处乱跑了!先坐一下”看着又热又累、满头大汗的母亲,任渡心里不由的升起一股歉意,忙跑过来扶着母亲说道:“妈!你不用跟着我的!就坐在这吧!我都一米七三了,不会丢的”不知不觉中,刚好处在发育期的任渡又长了三公分。

终于任渡将所有想获得的信息都看了个遍,记在脑子里。坐到母亲身边她用手提包看守着的位置上。所有的数据都显示他刚才的判断是正确的,所有信息又回到了原有的轨道上。不敢冒然做出决定的小飞决定先把他看中的一只股票买进1000股,观察一下是不是真如他所想的。“妈!你得跟着我去帮我买一点股票!”一脸稚气未脱的任渡虽然可以提供密码和父亲的身份证,但是面对工作人员怀疑的眼光难免会遇上一些麻烦,所以决定让妈妈去帮他完成手续。

办完交易手续的任渡跟母亲一起坐到电子屏前的座位上。对股票一无所知的母亲,对儿子刚才花7000多却什么也没拿到手所谓的投资行为,感到不解!看着一脸专注的儿子问道 “小飞!你觉得你这7000多块钱花进去,能赚多少?”

“嗯。。。?不知道啊!!”任渡漫不经心的回答着母亲,依然专注的盯着电子屏上不断刷新的一串串数据。过了一会儿,终于发现了一个跟脑中数据不一样的数字,不由的满意的笑出声来,“妈!我们走吧!”站起身来的任渡招呼着母亲。

“啊?。。。就这么走啦?股票怎么办?要不要去把它也拿走?”不解的母亲问道。

“嘿嘿!!。。”看着母亲无知而可爱的表情,任渡不禁笑出来,指了指显示屏说道:“股票还在!明天再来拿吧”今天的发现确实让任渡感到高兴,仅管这种发现对他的股票投资没有多少帮助,但对他将要进行的一个计划却有着深远的意义。他今天所买进的这只股票不是靠脑中的历史数据决定的,而是通过自己的判断做出的选择,融会贯通的知识和对事物的超强洞察力,让他非常自信这只股票能如他所愿的升值!

一夜无话,第二天开市不久后,母子俩再次光临这间交易所。任渡看中的那只股票昨天收盘时虽然没如他之所料登上升值最大的宝座,但也挤进前三。看好这只股票的任渡决定将所有的资金投进去,他预计在未来的一个月这只股还会继续走高。在现在的行情下,这种中短期的投资虽然不可能短时间内就给任渡带来极大的回报,但他把这权当是一种偿试,接下来他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

上次父亲的大胆行为已经让母亲一顿数落,今天自己却要参与到这当中来,不免的让母亲在单据上签名时手有些发抖,“小飞啊!是不是再考虑考虑啊?”母亲小声的问着儿子。“妈!你就签吧!爸比你勇敢多了!”任渡鼓励着母亲。回到家后,任渡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开始他有史以来最大的写字工程。或许是不花自己的钱不心疼!任渡决定抛开股票和那30万不去想,专心的开始 “创作”。

到了8月下旬,眼看着开学日期的临近。任渡终于完成了他长达120页的“创作”,看着手中厚厚的计划书,上面歪七扭八稚气的字体不禁摇摇头,这样的字怎么拿的出手啊?第二天,任渡就在这个城里此时并不多的几间打字店里奔忙着,他将手里的计划书顺序全部打乱,分在这几间打字店里打印成铅字。当晚亲自将这些打印出来的计划书装订好,一天的奔忙累得他抱着两本一模一样的计划书沉沉睡去。

初秋的北京,到处都是建筑工地,空气中弥漫着昏暗的灰层,看不见一点蓝天白云的景象,但那些随处可见的龙门吊却给了这个城市一些对未来的展望。一个借口去上海却独自溜到北京来的少年出现在中南海门前。少年手里拿着一个黄色公文袋,公文袋口让他用红色蜡油滴成一团,用五分硬币按出的圆印,根本就看不清上面的花纹图案。警觉的警卫隔着十几米远就喝住他,看到正往自己走来的警卫,少年不免显得有些紧张,他的紧张反应也让走过来的警卫不自觉的将手靠近腰间的枪套上,几秒钟却如几个小时般漫长!“小孩!你来这干什么?”开口问话的警卫眼睛却一直盯着少年手中的黄纸袋。

少年稍微平复一下紧张的心情,“这个公文袋麻烦你交给你上司,让他把这个交给主席,你们可以做任何形式的安全检查,但绝对不能翻看里边的内容”少年一脸严肃的正色回答。

看着眼前一脸稚气,却有着与之不相称的锐利眼神板着脸的少年,警卫不免有些疑惑的问道:“这里边是什么?”

“我说过!你们绝对不能看里头的内容!这里边装的是关系到国家民族,乃至整个世界的机密!”少年坚定的语气再一次提醒着,透出一种不容拒绝的神态。

警卫有些不敢正视少年射来的眼神,心中的疑虑一点也没消除。虽然有着锐利的眼神,却始终还是一个未成年人,会有什么国家机密?当班当了这么久可从来也没遇到这种事,先不管了,先接过来把这小孩支走再说,这里可是一个相当敏感的地方,要是跟这小孩在这闹出点事来,就麻烦了!“给我吧”警卫伸出手说道。少年将手里的文件袋正重的交到警卫手上,不忘用他的的眼神再次与警卫对视,从他的脸上扫过。转身离去。

看着手里的文件袋和离去少年的背影,警卫却有点苦恼了。这个要不要交给队长?会不会被批一通啊?可要是真有什么机密呢?那谁也担不起这个后果!管他的!批就批吧!这个问题还是交给队长去考虑吧!做了最坏打算的警卫跑回岗位。

两天后,一辆黑色的红旗桥车驶进少年下榻的宾馆。当桥车载着少年再一次出现在中南海门口时,前天当班的那位警卫看到坐在后座上的少年,不由的对自己的决定感到庆幸!由中南海警卫处处长和办公室主任压阵的红旗车顺利的通过了例行检查,驶进中南海大门。

主席秘书将少年领进主席办公室,办公室里已经坐着四个人!从秘书将门带上走出来那一刻起,这个门就再也没打开过,直到四个小时候太阳落山了,秘书才被招铃叫进房间。四位首长一起目送着坐上车的少年,看着车子驶出中南海大门,才转身再次回到房中。

又过了两天,少年再一次被带到这间办公室!这次仅仅只在房间里待了一个小时!坐在驶出中南海大门的少年心里不禁感慨:原来这么简单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