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的祖国 第一卷 潜龙腾渊 第十一章 痛受打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65/


说实话,这几天的惨遭毒打,让我的反应能力又有了大幅度提高,以前我身上遍体鳞伤,一是因为这个看起来大大咧咧的林美眉总使用阴谋诡计(当然也有美人计哦)让我防不胜防,另一个是因为我总想让她打我几下消消气,好能放过我。现在看来她没有放过我的意思啊,所以今天我改变了策略,拿出点儿真实实力和她对打了一场,结果当然是挨在我身上的拳脚成数十倍的减少。

林暴龙肯定是很不过瘾,停下来对仍在场边大声叫好的校长说:“这能叫防守吗,怎么和以前不一样?”

“林同学,你不会总想让我挨打吧,那你训练还有什么效果,还不如去练打沙包。”挨打了几天对她没有什么影响,我是不愿意继续挨打了,哪怕她不对我过分亲热就好啊。

说来也怪,应该很忙的校长这几天怎么总有时间陪我们训练?难道真象他说的那样,他对我们寄予太大的希望,就等我们为校争光?

哎呀,不想了,林暴龙又不打招呼冲了过来。

十分钟过去了,她只打到我无关紧要的两拳,二十分钟过去了,我身上又多挨了一拳,我当然不能打她了,只能防守嘛,不过还是抓住了她的双手让她动不得几回,把她气得眼睛都圆了。三十分钟过去了,结果还是如此,她抹了抹额头的香汗,说道:“先不打了,歇会儿,你也别得意,不会放过你的。”然后坐在一旁生气。

我也不搭理那个就知道压榨我的校长,坐在一旁喝水,校长他老人家也不在乎,还是看着我们时不时的嘿嘿笑两声。

也就十分钟吧,林暴龙站了起来,“开始了,懒猪。”她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打击我的地方。

无良校长也跟着起哄,“语鄢,你要加油啊,谁说女子不如男,给他点儿颜色seesee。”

果然是休息一会儿有力气了,这回她用起了双腿,修长的双腿挥舞得虎虎生风,把跆拳道腿上的功夫展示的淋漓尽致,可结果在她看来还是很不满意,没有踢中我一下,当然也没有打中我一拳。其实她不知道的是,为了挡她的双腿,我的两只胳膊都有点发麻了。

她越来越着急,因为以前的这个时候我已经浑身脚印了,又开始犯了她的老毛病,渐渐没有章法起来,破绽到处都是,可能她也知道我真的不会打她,凑到近处和我缠斗,真的没有意思啊,今天还是结束吧,以我的速度毫无悬念地抓住了她的两只手腕,她又没有我力气大,这样她就没有办法了。

林语鄢今天真的很生气,训练快要结束了竟然让他全身而返,这下双腕又被抓,看他面带微笑的样子真是讨厌,以为这样我就没有办法了吗?不知道我还练过摔跤吧。

我以为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结束了,谁知道林暴龙用上了摔跤技法,突然把一条腿叉到我的两腿中间,下身一拌,双手一推,想把我摔倒在地,倒是让我很突然,但还不至于让我摔倒吧,我也和她做了一个同样的动作,但绝对没有把她摔倒的意思,因为我知道有我抓着她就不会摔的。

谁知道,这丫头一只脚狠狠地踩到我的脚上,这个疼啊,条件反射双手劲儿一松,她就向后面倒去,本来我没有事的,但她的一条腿把我一勾,再说我脚疼下盘一松,也跟着向她倒去。

傻眼了,我结结实实的压在她的身上,嘴唇和她的嘴唇只有0.01厘米,或许刚才已经碰上了也说不定,我们的四只手都堆在她的胸前,我的手指又触摸到了她的那两团柔软,初吻就丧失在和她的第二次亲密接触中了吗?后来我想,这时候我一定是神经短路了,要不然这个时候怎么还能想这么乱七八糟的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几分钟,也可能是几秒吧,但我那时候对时间没有概念,校长这个时候就是看热闹,看得出来,他从来就不怕事儿多,现在不知道心里怎么乐呢。

我们就这样躺在地上互瞪着双眼,可能是真的不知所措吧,我的双手还在她的胸前放着。忽然她大叫一声,连她的吓再有她的一推,我从她的身上翻了下来,仰面躺在了地面上,没有等我有什么反应,她一下趴在我的身上,咬住我裸露在外面的脖子,双手又掐有打,真的把我吓坏了,要是平时她的反应也是这么快,我还真的不一定是她的对手。她的虐待开始了。

晚上我回到宿舍的时候,真的没有脸见人了,脖子上缠着纱布,脸上布满了牙印,我感觉,我脸上方便咬的地方除了嘴唇以外她都用嘴光顾了,真的怕,这才是真正的暴龙啊。我怎么这么倒霉,竟然能惹到她。

看我悲惨的样子,这回早就回到宿舍的三个人也不开我的玩笑了,因为我的样子太吓人。

接下来的三天,我都没有敢出宿舍,饭都让天殊他们给打回来吃,假早就让校长给请好了,那我还是恨他呢,不是他我也不能这样惨,听说很多人打听我怎么了,其中包括唐诗,她的消炎药水这回用不上了。呵呵,我不上课的原因有办法说吗?只能说我感冒了,怕见风,不能见人。

你知道什么是屋漏偏遭连夜雨吗?有的事你挡都挡不住,班级的男同学听说我病了来看我的时候,不是我假装睡着了就是我正在捂汗呢,反正每次都是蒙着脑袋,还好他们空闲时间都很少,一直没有发现我的情况,我心定不少。

受伤的第三天中午事情就来了。唐诗和凌雪因为都来自同一个城市,几天交往下来已经是很好的朋友,唐诗温柔大方,很象姐姐一样照顾凌雪,凌雪活泼可爱,也把唐诗当作了知心人,她告诉唐诗她爱上李无锋了,要唐诗替她注意一点李无锋的动向,其实凌雪还象孩子一样,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爱,只是一种青春的冲动罢了。

这不,昨天晚上唐诗告诉她我病了,小妮子还真的有些着急。“糖糖姐,他什么病啊,重不重?我们去看看他吧。”经过唐诗的一番劝说,终于同意明天再说,有什么新情况尽快向她报告。今天中午还没有吃饭,唐诗告诉凌雪我又没有上课,她就急了,唐诗说什么她都不听,不吃饭也要来看我,唐诗也没有办法,只好和她一起来到了我们的宿舍,也不知道和门卫人员说了什么好听的,竟然让她们上来了,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我听见有人敲门,以为是唐唐和天殊他们给我送饭回来了,这几天怕我脸上的牙印被人看见,他们回来都要敲门,我好做好准备。

我说了声“进来”之后,门是开了,怎么好象不是他们啊,他们不会这样安静的回来,那我也不敢看是谁,只好蒙着头问了一声。

“你真的病了啊,严重吗,怎么不去医院啊?”

天啊,是凌雪,她怎么来了呢!

“李无锋,你怎么了呢?他们就说你感冒了,怎么两天不上课啊,看把雪雪急的,不吃饭就拉着我来看你,感动吗?”

完了,还有唐诗,快回来人啊,救救我吧。

我感觉她们走到了我的床前,凌雪说:“多热啊,我看看。”一把掀开了我蒙在头上的被,真相大白了,我欲哭无泪。

还有什么办法啊,只能把经过一五一十的和她们说了一遍。并再三让她们替我保密。奇怪的是,唐诗一脸笑意,并不时的咯咯笑几声,活泼的凌雪到是沉默了,怎么和我想象的正好相反。其实我不知道的是凌雪正替我恨林语鄢呢。谁让她这么狠。呵呵,爱就是这么让人变笨。

三天后,脸上的牙印已经不明显了,但有的地方还是发青,脖子上的纱布也让唐唐给结了开来,伤处已经结口,又去医院换了一次药,为了让别人看不出来,只好让护士用薄薄的纱布给粘住,大热天的,为了盖住纱布,只好穿了一件高领衫。

这样就可以上课了,同学们只是对我的穿着有点奇怪,没有发现重要的东西。因为我的受伤,这几天的晚上特训停了,惬意的生活了几天。

这种生活不结束多好,但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终究还要面对林语鄢,呵呵,她也应该不舒服吧,她该怎么面对我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