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朝鲜金正日政权的建立(A)

博恒 收藏 9 14494
导读:[原创]朝鲜金正日政权的建立(A)

一、绪论


随着一九九四年七月金日成的死亡,朝鲜的政治变化已不可避免地来临了。关于朝鲜未来的几种方案中,一种假设是朝鲜能够维持统治,并听过有计划的经济变动成功地生存下去。另一种假设是朝鲜成功地同美国、日本及西方改善关系,并随着经济的变化和情报的开放,在政治的逐渐适应上获得成功。还有一种假设,就是以特别强大的军事支持为基础,延续自己的威权主义政权。特别是朝鲜领土之小达到可以进行完壁统治的程度,四面易于被情报统制所孤立,这一点已成了能使朝鲜容易生存的肯定性因素。


权力来自枪杆子。金正日如何掌握作为权力之源的人民武装力量部,是金正日政权的稳定与未来的关键。但是,作为基其前提条件,军队的支持在共产主义社会的权力继承过程中是绝对必要的条件。特别是朝鲜的金正日完全没有治军经验,因此,军队的支持对权力的稳定化具有绝对的影响。


又由于金正日没有金日成那样的革命的或建立国家的权威,所以,作为在实际业务改造中所发挥的指导力,要努力使其合法性得到承认。朝鲜面临的经济难局是在金正日的权力继承中作为统治者必须通过的关口。因此,可以说朝鲜经济能否恢复将决定金正日政权的稳定与否。


二、朝鲜军方对金正日的接受及其地位的加强


金日成生前就按照谨慎而严密的计划分阶段地推进旨在把金正日安插在军队的工作。金日成于1990年5月任命金正日为国防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1991年12月任命金正日为朝鲜人民军司令官,1992年4月授予金正日朝鲜人民军元帅军衔。这是为了使其具备国防委员会委员长所需要条件的授勋。


在这个过程中,金日成为了确保能够忠于金正日的军队势力,于1992年4月23日以朝鲜人民军司令官金正日的名义给664名军官晋升了军衔,并且金正日还亲手给人民武装力量部部长吴振宇佩戴了元帅军衔,给总参谋长崔光佩戴上次帅军衔。


为了让金正日掌握军权,朝鲜于1992年修改了宪法,把过去只是中央人民委员会下属的国防委员会提升为“国家主权的最高军事机关”(九二宪法第111条)。修改宪法还把过去由主席保有的所有武装力量的统率权移交给国防委员会委员长(九二宪法113条)。并且规定国防委员会委员长具有“指导国家一切武装力量和国防建设事业”的权限(九二宪法114条)。


所有这些都是金日成生前为让金正日掌握军权而采取的措施。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为此怀有不满,而军队则通过由下届的领导人担任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把国防委员会从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的军事委员会和中央人民委员会双重领导中独立出来,并凌驾于两者之上,加强自己的势力,金日成考虑,金正日完全没有军事经验,又没有对军队的贡献,在这样情况下,由于朝鲜军队的地位因金正日而得到加强,军队当然就会支持金正日。实际上,朝鲜人民军的指挥统率权过去一直是在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军事委员会。由于军队发挥着党的革命武装力量的作用,故军是从属于党的。


金正日为了在统制劳动党内外反体制势力的反抗中掌握军权,于1993年3月8日以韩国进行“协作精神”联合军事演习为由宣布进入“准战时状态”。在这种非常状态下,金正日不允许一切批评,并于1993年3月12日宣布退出禁止核扩散条约,让朝鲜居民相信也可能爆发战争。


朝鲜为了最大限度地扩大“准战时状态”的宣布效果(1993年3月8日宣布),首相举行了“平壤市群众集会”,接着,各道都相继举行了群众集会。还在朝鲜全境以自愿入伍形式征召150万名青年学生参军,让数十万名退伍军人重返部队。还在平壤实施灯火管制演习和防空演习等,制造一触即发的战争气氛。继宣布退出禁止核扩散条约(1993年3月12日)之后,接着发表的政府声明(3月12日)、外交部备忘录(3月15日)和朝鲜反核和平委员会声明声明(3月22日)等〔朝鲜《劳动新闻》,3月9~13日〕都在表明对从施压将挑起战争的强烈意志。1993年3月15日的莫斯科广播报道说,现在有“在朝鲜可能在3月24日或26日发生战争”的传闻,报道说这与这一天是国际原子能组织作出的“对朝鲜敦促接受特别检查决议案”的时效终止时间有关。同时还报道说,平壤实施了灯火管制演习。朝鲜制造这种战争气氛,是为了向朝鲜居民进一步强调常备不懈思想,不得有麻痹大意,确保忠于职守。


然而,实际情况是在朝鲜宣布准战时状态后,在停战线一带并未出现任何爆发战争的迹象。这些措施主要是用于国内政治,用来为金正日掌握军政和军令权而采取的措施。即金正日在宣布如此森严的准战时状态,并保持森严的社会气氛以后(朝鲜于1993年3月24日解除准战时状态),成功地当选为国防委员会委员长。1993年4月7日至9日召开的最高人民会议第九届五次会议的最后一天,他正式当选为国防委员会委员长。从而实际上完全掌握了对朝鲜军队的控制。


但据分析,《劳动新闻》转载的国防委员会选举,是相当谨慎二隐蔽地进行的。关于最高人民会议,《劳动新闻》虽然于4月8日至10日整版刊载了关于最高人民会议的消息,但关于选举金正日为国防委员会委员长的消息却只在10日报道一次,在其后的两天,仅引用一些外国舆论的报道。这种做法可以解释为是最大限度地掩饰内部的不满。


因此,金正日就是在以后也不会放松确保军队支持的努力,为了消除军队和党内外的不满而竭尽全力。


金正日接着又于1993年7月19日给曾参加过朝鲜战争的99名将领晋升职衔。在此之前,7月16日让吴振宇在《劳动新闻》上发表了让居民不要害怕战争和代表老兵向金正日尽忠的社论。金正日在给大多数将军佩戴晋级军衔的第二天,即7月20日,让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兼总参谋长的崔光发表了向金正日尽忠的社论,以保证在确保朝鲜军队支持的问题上万无一失。


金日成一死,金正日救灾举行金日成追悼会(1994年7月20日)之际,把以前不过排在第40~100位里的金正日派高级将领提升到第20~27位,接着又在金日成逝世百日纪念日(1994年10月16日),把白鹤林、金奉律、金光镇、金镒铉晋升到第17~20位。


这要达到的意图,就是在金日成死后的权力中空时期,通过晋升支持金正日的军队势力,即元老军人集团,事前避免权力的结构的动摇,使他们对金正日起到保护性作用。白鹤林生于1918年,金日成的通讯员出身。金光镇也生于1918年,在朝鲜战争时期,曾率人民军打到大邱附近,后来在1992年金正日和吴振宇被晋升为元帅时,同崔光、李乙雪、朱道日、崔仁德、李斗益、金奉律等一起被晋升为次帅。


金正日由于金日成的突然死亡而让曾经起过金日成篱墙作用的军界元老来保护之际,但在权力结构有了一定程度的稳定后,又让这些人回到金日成死前的原来位置上去了。


在1996年7月8日金日成逝世两周年中央纪念大会上,把人民武装力量部第一副部长金光镇、社会安全部部长白鹤林分别恢复到第29位和第30位。与此同时,却把护卫局局长李乙雪提升到第11位,把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赵明禄提升到第12位,把人民军总参谋长金永春提升到第13位,其位次首次排在金铁满(国防委员会委员,第14位)、崔泰福(劳动党中央书记,第15位)、杨亨燮(最高人民会议议长,第16位)等政治局候补委员的前面。


金正日在权力中空时期,首相倾注全力却把军队内部支持派的地位和势力。1995年和1996年以来,金正日对有关军事机关的访问非常活跃。同时,金正日还从1996年开始,把人民军的425建军节升格为国家节日,以振奋军人士气,竭力保证军队的支持。金正日还把对军队的访问作为比对其他机关的访问更重要的工作,相对来说对军队的访问也最多。


当时,金正日的这种有待军队政策,可以说是一种旨在赢得军队欢心的努力,也从反面表明金正日尚未完全掌握军队。也表明金正日在依赖着军方。军队的影响比过去有了相当大的加强,这是在党军关系上暴露出的又一个矛盾。


三、军政矛盾和统制体制的变化


金正日政权的关键在于对体制结构的恰当统制。从现在反应出来的清洗证据来看,与其说金正日已完全掌握了朝鲜的统治机构,不如说是寄附于这些机构的上面。


在金日成死后的1994年8月,朝鲜的《劳动新闻》就对极端野心家及其同伙诋毁朝鲜劳动党的行为发表了强硬的警告性社论,对金正日体制的继承过程唤起极大的担心。与此同时,还有在警备森严的平壤市外交街撒有反金正日的传单的报道,金正日体制好像出现了危机。再加上约有三个月金正日为公开露面,因而引起很大忧虑。


当时,从金正日的势力基础来看,在出现这种忧虑使人想起“并非因飞来一只蝴蝶春天就到来”的格言。1994年10月20日美国总统克林顿在给金正日的信中用了“金正日阁下,朝鲜人民共和国最高指导者”的称呼,出现就大肆宣传说“美国已正式承认了金正日的地位”,与此同时,还自吹自擂地说已广为人知的是由金正日主导的朝鲜的退出核扩散条约(NPT)和同美国达成的1994年8月12日的日内瓦协议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划时代的最大外交胜利。还宣传说这是金正日的功绩。金正日从接过政权开始就努力想以为国家的利益完成的业绩使继承权力的正统性得到承认。


当时,金正日的这个设想将取决于他能否和怎样在他所依持的军事集团和官僚集团之间的矛盾结构中分而治之。如果在朝鲜的统治机构中不能对两个重要的轴心进行统制,它们的矛盾就会导致对当权者的叛乱。


权力派系和专业技术派系集团也会导致权力机构上的矛盾,也会具体地围绕资源分配酿成矛盾。社会越复杂,科学技术的水平越高,经济越发达,专业技术派系的正当性就越增加,影响就越大,相反,社会发展越微弱,越单一,权力派系的影响就越大。社会变得更加繁杂,有时甚至减缓增长率,拖延经济的恢复,这些都会削弱思想家之类的权力派系的正当性。


在朝鲜的统治派系之间的矛盾中,进来表现最为突出的是朝鲜的军队与党政间的矛盾。特别是朝鲜的军队在金日成在世时,一直忠于地履行着作为党的武装力量的作用,从武装上行使着保证最忠实地执行党的政策的职能和作用。可是在1992年的修订宪法里,国防委员会却优先于党中央委员会军事委员会掌握朝鲜人民军的总指挥统辖权,并且,由于金正日是国防委员会委员长,军队的影响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大了。


在传统的共产主义国家,军队是接受党的彻底的政统制的组织,在党政军之间,矛盾尚未表面化。但最近朝鲜的这一矛盾却公开表现出来了。朝鲜政府因无法自力恢复1995年的特大洪水损失,已公开要求国际社会给予紧急粮食援助。对此,世界各国政府和民间团体都推进了对朝鲜提供大量粮食援助的工作。可是,朝鲜却与1996年1月20日通过外交部发言人宣布拒绝外国的粮食援助。据设在纽约和日内瓦等地的国际援助机构的官员称,朝鲜的外交部长谴责了朝鲜军方的这种取消政策。对此,朝鲜外交部副部长崔寿宪解释说,其理由是因为“军方领导人担心外国的粮食援助会被鼓吹改变的敌对势力利用,因而反对援助”的缘故(纽约时报19960208,A六版)。即说明军队的实力已提高到军方可以制动曾由政府推进的要让全世界都了解朝鲜真相的地位。




楼主你好!你的帖已在环球风云区分章给予过原创评定,按版规,深水区不再进行评定!谢谢楼主对深水区的支持!


---湖北孝感人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