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十五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723

中悦 收藏 9 75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十五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7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723


俄罗斯圣彼得堡,冬宫。

总统普经喜欢呆在这里。这里是俄罗斯的灵魂,这里能让他灵魂澄澈,唯有站在这里,他才能看清俄罗斯广袤的国土和前方的道路。

新加坡事件的发生,普经总统并不感到意外。早在2004年9月就预料到了。

2004年9月,那个震惊世界的北奥赛地别斯兰人质事件。在那件事之前,重大国事头绪纷纭,俄罗斯奉行着机会主义路线。在那件事之后,俄罗斯国运所系的主脉清晰浮现。机会主义成为历史。

正如那篇中国网络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那时指出的,俄罗斯的主脉不是反恐,而是石油。

别斯兰人质事件,只是一个现象,它折射出人类社会即将进入后石油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在争夺越来越少的石油。

别斯兰事件、格鲁吉亚-南奥赛地冲突、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冲突和车臣冲突,乌克兰变色和随后一系列的颜色革命,这些事件的背后都是高加索-里海-黑海石油走廊问题。那个走廊的石油藏量位居世界第三,仅次于中东地区和西伯利亚地区。在美国的全球能源战略中,对中东的控制方法是实行直接军事占领和间接军事影响;对西伯利亚地区是把它“吊”给战略盟友日本人,挂在拉动东亚美国战车的日本辕马的前面,让它不断向前奔跑却在一段时间内可望而不可得,因此日本要与中国竞争分裂,又要或者找俄罗斯的麻烦,或者笑脸捧上大笔金钱,找麻烦还是捧钱,取决于俄罗斯国力的强弱和整体周边战略态势;美国对高加索-里海黑海地区的战略则分为两个阶段,前一阶段,是先占据中东这个全球石油制高点,伊拉克战争的胜利标志着美国对中东制高点的占领,然后开始暗中支持走廊地区的叛乱和分裂活动; 以别斯兰人质事件为标志,美国的第二阶段开始了,那就是驱使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北进占领走廊地区,随之煽动一系列颜色革命,着手直接支持这条石油走廊地区的颠覆演变过程。北约东扩,颜色北上,日本向西染指,这个趋势不制止,俄罗斯势力范围的疆界早晚会退到彼得堡的城墙。 .

别斯兰事件开始的颜色革命的真正意义还不在于敲响了俄罗斯可能失去什么的警钟,而在于俄罗斯可以得到什么的昭示。

西伯利亚加上高加索-里海走廊,俄罗斯握有世界能源的二号和三号地区,从这里出发,俄罗斯仍然可以重新把半个世界握在手里。这就是别斯兰事件后浮现的俄罗斯国运的主脉。

因此,在俄罗斯、中国的积极主导下,上海合作组织成长为地区安全稳定的基石,区域内国家建立在本区域人民和平稳定发展的共同愿望和共同利益之上的共同行动,使得上合组织不断发展壮大。中亚地区的健康力量在本地区人民的支持下可望逐步实现中国提出的构建和谐社会前景。远东方向,在哈巴罗夫斯克召开了第一次东北亚石油合作会议,去年在北京召开了第二次这个会议。美国人酸酸地在一边看着,两次会议对西伯利亚输油管建设计划、伏拉的沃斯托克-延吉-青津国际经济合作区及共管出海口岸区的建立达成实质意见,对解决东海石油开发问题、北朝鲜核武和两韩统一问题、北方四岛问题和外蒙古问题产生了深远影响,俄、中、日三大国做了现实主义的协商和交换,并且“共同看到了解决问题的方向和曙光”。中国的联日派和日本的亲华势力为东海石油问题作了艰苦的努力,局势有所缓和。

马汉的海权理论即将过时。彼得大帝苦苦追求的南方出海口变成了输油管。

值此之际,美国人终于无法坐视中国的日益强大,忍耐不住,在中国人的石油咽喉上动手。

新加坡事件爆发4个小时,中俄法德四国就达成应邀进驻伊朗的决定。这件事的意义怎样评价也不过分。从俄国的角度看,高加索-里海黑海石油走廊的南端开关是TQ,但是TQ只是一个中间开关,它的更南面,直到中东,这条路线的终端开关就是伊朗。俄国快速反应部队正在飞往伊朗。TQ会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开关,而是被开关者。伊朗能够和平稳定,则美记的颜色北进计划就必然彻底破产。

当日本空军第一联队被中国军队全歼、美日主力机群在中国东海发生激战的消息接连传来时,普经总统望着远处芬兰湾内的彼得大帝号战列舰的青灰色16英寸主炮,并未回身,冷冷地对在身后等待多时的秘书口述:“命令太平洋舰队伏罗西洛夫航母战斗群继续南下。告诉外长通知日本人,没有北方四岛字眼的日元贷款一揽子方案,开始谈判。”

现在,美俄军事热线传来日本即将发生更大规模核爆炸的消息。

核按钮密码箱已在旁边打开。俄国战略火箭军和战略太空部队已经奉命进入最高级别战备。

总统普经仍然站在大落地窗前,注目远处芬兰湾的俄罗斯北方红旗舰队。最后听到法、德快速反应旅已经中途紧急降落,而中国快速反应师先遣部队则突然加速的消息后,脸上的肌肉抖动了几下,再次问身后的军事秘书:“我们的快速反应部队现在到了什么位置?”

“即将穿越土库曼斯坦边界上空进入伊朗”,军事秘书清晰报告。

普经总统霍地回过身来,一字字斩钉截铁地命令:“继续飞行,俄军转向德黑兰机场降落!”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