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华山论剑再起风云之三--十面埋伏

大鸟潜水 收藏 237 279
导读:[第一军团原创]华山论剑再起风云之三--十面埋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上集说到"酒中仙"寄奴东去蓬莱仙岛遭遇蒙面怪人暗袭受重伤幸得二位挚友暗中出手相救一节.


"中原一点红"温柔诱惑与"北府大侠"老风以轻快的身法抱起受重伤的寄奴急驰几座山头,寻一密林深处始将寄奴放下身来,查看伤势,只见寄奴双手黑中发乌,颜色极为难看,口中呻吟连连,似是相当痛苦."多谢两位兄弟出手相救,如若不然我这把老骨头必将葬身此地",小奴似乎是使出全身力气声音极为微弱的道谢.温柔关切的说道;"奴兄休要客气,十年前你我就已是兄弟,且先躺下我与你疗伤要紧",


"奴兄,刚才袭击你的那蒙面怪人是何人",一向心直口快的"北府大侠"老风脱口而出,丝毫不改当年豪情爽快的本色.


"他是....."小奴刚想回答,突然又是一口鲜血自口中喷出......


只见温柔眼急手快,运起内力直充小奴身体几大穴道,源源不断为其输入真元,手拍"印堂,命门,百会,天柱,气海,丹田....."几大穴道,老风见状暗怪自己一时心急而忘了朋友却在重伤之中,焉能刺激,赶忙已自家真元配合温柔.此时小奴头上白眼轻冒,脸几乎扭曲变行,手上乌黑颜色时而红时而黑,看来极是痛苦.温柔此刻也已是汗珠滴滴,用尽全部内力所发,老风亦脸色凝重配合温柔内力而运.


此刻,运功疗伤已进入关键时刻,必须元神专一,如有任何闪失三人必将走火入魔,全身经脉断裂而亡,就是一个武功平平之辈只要轻轻一击亦可送三人上西天,而密林四周野兽出没,无任何同仁护法疗伤,看来是危险到了极点.......


募在此刻,远处传来打斗之声,似乎还夹杂着女人的呵斥之声,声音越来越近,像是朝着三人疗伤之地而来.......


危险正向三人逼近,小奴正在昏迷之中,无有察觉,而温柔和老风却是听得心惊肉跳不止,若一个不谨慎,必将致小奴与死地,想到此,二人忙元神守一,准备以己之身为其灌输全部真元,粉身粹股在所不惜.江湖中人讲究的是一个"义"字,置朋友于不顾,传到江湖人耳中势必会让天下人耻笑,何况三人更是生死之交啦,所以二人抱着一死之心,全然不顾眼前危险,着实让人可钦可佩.


蓦然,一声惨叫,攸告破空传来,听声音已在十丈之内,难道刚才有打斗之人有人遭了毒手?


只听一女人放声大笑,"本殿下手中向无活口,"如果仙子"还不束手就擒? 原来打斗两人都为女人,一个是生性残忍,人见人怕,却偏偏美貌异常,江湖人称"小虎毒花"的虎王殿下(虎王殿下),另一位受伤倒地的"如果仙子"正是才貌双绝,天生丽质的"如果..."(如果...)


"你休想让我加入什么狗屁"铁血会",纵然今天本仙子葬送你手也罢" "如果仙子"咬牙切齿恨恨说道.


"看来仙子是不见黄河心不死,当今武林唯我铁血会独尊,若仙子加入当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何必执迷不悟,自寻死路?"小虎毒花"虎王殿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时你会发觉她不像是个女人,更像个男人,因为女人再毒也不会对女人下手,除非感情纠葛...


"还是那句话,本仙子誓难从命......"


刚说这,只听不远处"哇,哇..."数声传来,想必是"中原一点红"温柔与"北府大侠"老风为小奴疗伤刚告完毕,小奴连吐几口淤血....


就在同时,虎王殿下一闪即到了三人一仗之内,定睛一瞧,不由得后退几个大步,,怔立当场,口中连声自语:"不可能,他怎么还没死?难道虎王殿下有什么阴谋,她怎么知道寄奴涂中必死,看来这次铁血会派出了高手拦截几人去请东鲸西鸟,南刀北炮,中成功五大高手的路上.


"哈哈,你这个小毒花又打什么歪注意,俺奴兄弟健康如常,三招之内必取你性命,俺老风十年没动动筋骨了,是不是想尝尝俺破魂神斧的厉害?"老风还是个急性子,亮出家伙"破魂神斧"上前一步护着正在昏迷之中的小奴.


"且慢,小毒花还能想起本人吗?温柔同时也上前一步与老风并立而战,为了小奴安全不惜联手出击.


"嘿嘿,原来是两位老兄,多年不行走江湖,今日得见小妹岂能得罪?"虎王殿下双眼骨碌骨碌直转,暗自掂量眼前形势,该不该冒险出手?但眼前两位均是成名多年,武功不在她之下,若贸然出手,胜算几何?


"温柔大哥,小妹在此....."只见如果仙子蹒跚走过来,敢情伤势不轻.....


"啊,,果妹妹也在?"似是出乎温柔意料之外,连声感叹,速而迎上前去扶住仙子,请各位不要误会,如果仙子与温柔乃是兄妹相称,十年前已结为异姓兄妹,今日一见妹妹受伤不见往日神采焉能不关心?


这边,老风杀猪式的吼道:"我说,你个小毒花,到底打还是不打?我可是等得不耐烦了",老风也看见目前形势严峻,若虎王殿下果真出手,如在正常状况下当可一拼再不济也可全身而退,但他二人刚疗伤完毕,耗费全部真元,此时是形在而神已去,仅靠一口硬气支撑,老风也不愧是多年的老江湖,岂能让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瞧出破绽来,故来个以进为退,希望可以吓走毒花.


"嘿嘿,老风大哥,不着急嘛,现马上进入中秋之际,月圆之夜我们当可再续前缘..."虎王殿下话还没说完,老风"呸"的一声:'谁跟你有什么唧唧杂杂的缘分,俺老风可不是怜香惜玉之人,到时候小毒花可别怪俺老风辣手催花,哈哈".


"好,算你狠,中秋月圆之夜华山太白锋论剑天下,你可敢来与本姑娘比试比试,"虎王殿下看来已心生退意,正在给自己找台阶下.


"没问题,一言为定,俺老风奉陪到底,到时你可别后悔就是",虎王殿下那点心思老风焉能瞧不出,此时正好顺水推舟打发这个煞星快快离去.


"好,本姑娘等着你",虎王殿下说还未说完人已飘向远方,敢情又是个轻功能手.....


老风打发了小毒花,忙过来给如果仙子问好:"呵呵,仙子别来无恙?


"老风大哥客气,小妹有礼了",说完如果仙子弯腰示意还礼.


"来,快来看看奴兄伤势如何",温柔拉着如果仙子来到了寄奴身边.


"啊,奴大哥怎么受如此重伤,是谁下此毒手?",如果妹妹快速奔向小奴,关爱之情不露而生,温柔与老风知趣的转向一旁,因为他们知道小奴与仙子,还有大鸟三人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纠葛,当年如果仙子与大鸟本是情透意和,二人互生爱意,却不知为何大鸟突然抛下仙子远赴西北天山隐居,个中原因是不是小奴所至,二人不得而知,所以当下回避,以免尴尬......


此时,小奴已告醒转,睁开双眼一看,十年未见的果妹妹犹如朵梨花压海棠却哭成了泪人儿,心中感慨万千......


"果妹妹,这些年可苦了你啊,都是为兄的过错啊",小奴微微说道.


"奴大哥,这并不怪你,都是命运啊,当年那事不提也罢",果妹妹悠悠说道,双手扶起小奴,坐在地上.


"不,我要说,不说我的良心难安,不能让你再受苦了",小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似的...


"当年,你与大鸟情深意重,但大鸟痴迷武学,每日双手舞剑,勤练武功,却冷落了妹妹,使妹妹终日郁郁寡欢,以泪洗面,为兄实在看不下去曾多次提醒大鸟,而他却无动于衷潜心修炼,故为兄才出此下策,你我假意伴侣,想必大鸟得知必回头是岸,哪曾想他却恨恨而去,从此不见踪影,十年来为兄多次赶赴天山,无奈天山之大犹海底捞针一无所获,大鸟更是遥无音讯.......


"别说了,我明白,让奴大哥与大鸟兄弟误会成仇,已是千错万错,一切随缘吧,若命中有缘他日必当澄清误会,你们兄弟亦可握手言和.....,果妹妹此刻已控制不住情绪,放声大哭.......


温柔和老风看形势不对劲,忙转过身来,一番劝说,二人先撇下这个话题.....


"奴兄,昨日蒙面袭击你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老风迫不急待的问道....



本集完,欲知下集如何,请随时关注系列


文中所出现之人均以铁血ID真实出现,如有不妥,请短信联系,本人立马纠正...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