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 让上帝不再流眼泪 作者:说客

sghgiaeee 收藏 125 746
导读:[转贴] 让上帝不再流眼泪 作者:说客

第一卷 在黑暗中仰望 第一章 降级危机


古都南京,一座融合了古典与现代的城市,她并没有如同苏州那样保留下所有古城的风貌,重新拓地建设新区,也没有像某些极端的小城,将所有的古迹全部推倒,将其掩埋在厚厚的现代建筑群之下。高楼伴着庭院,青山依着湖色。这便成就了一个独特的古都。


人们都称颂南京的水土养人,南京的教育体制完善。诚然,当深圳传着“一块砖头掉下来砸到十个人,九个是总经理,还有一个是副总经理”的笑话时,南京则改出了“一块砖头掉下来砸到十个人,九个是本科生,还有一个是大专生”的言语。遍地的大专院校,也造就了古城南京的一道独特风景线。


由于地处南北交汇处,南京人的性格中有着北方人的豪迈,也积蓄着南方人的细腻。这是优点,但放到了一些运动中,便成为了大大缺点。南京的足球、篮球,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这已不再是什么秘密了。每每在这种时候,南京的市民都会为自己心爱的球队扼腕不已。


世唐大厦,李宁商对着镜子审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马上他就将出发至南京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去观看一场足球比赛。比赛的是集团下属的南京世唐足球俱乐部主场迎战沈阳皮特足球俱乐部。


正是他,将江苏的足球带到了一个新的起点,四年前,当所有的江苏球迷还在苦苦的期盼着自己的土地上能够出现一只顶级足球俱乐部的时候,李宁商挺身而出,接手了高不成低不就的球队,通过巨额资金的投入,仅仅一年时间,俱乐部就打破了十年甲B的宿命,成功冲A成功。事后,有记者与队中的主力球员吃饭聊天时,问他们为何今年能冲A成功时,有名主力说了句大实话,“场场比赛都放着一大笔现金在休息室,只要赢了,大家立刻分钱,你能不玩命的踢吗?”


随后的两年,俱乐部转入了不少国家级的球员,实力得到了充分的提升,成绩也是一天天的见好,这可是喜坏了江苏的球迷,到球场为自己的主队加油,已经成为了一件时尚的事情。


不过今年对于世唐俱乐部可说是流年不利,球队主力大面积的伤病,导致球队成绩大幅下滑,球队的积分不断在降级区的边缘徘徊。所以这场对沈阳皮特的比赛,就显得异常的关键了,因为本场比赛的结果,将维系着俱乐部明年能否可以继续留在中超的问题。李宁商特意在昨天的集团晨会上指示,集团所有可以抽身的领导,今天都必须到现场为球队助威。


就在昨天晚上,李宁商特意赶到了球队下榻的宾馆,与所有的教练和球员开了战前动员会。在会议上,李宁商当场承诺,如果球队战平,将发奖金150万,如果取胜,则数额将提到从未有过的300万元,在会议结束的时候,李宁商还特意许诺,今天比赛时,他将带着现金至现场,比赛一结束就会立刻在休息室中派发奖金。


世唐俱乐部现在排在倒数第三,积分为21分,比倒数第二的重庆大帆俱乐部领先2分,如果球队获胜那就没什么说的了,直接保级成功。假如不幸战平,根据联赛的规则,两队将会在中立地点加赛一场。不过按照今年两队的交手情况来看,本队还是有优势的,两场全部取得了胜利。当然对任何人来说,这种事情,还是早点有结果的好。


事实上,对于今天这场比赛,李宁商还是有一定把握的。对手沈阳皮特俱乐部今年已经肯定降级了,全队士气低迷,肯定不会与本队拼命。而自己俱乐部的球员在巨额奖金的诱惑下,士气高昂,大家都憋着一股劲,在场上必将拼尽全力,去力争取胜的。


对着办公室内的衣帽镜,李宁上整了整服装,感觉满意之后,他转身向门口走去。


“叮、叮、叮~~~”电话铃声的突然响起,打断了他的行程。


“董事长,山东泰水足球俱乐部的黄董事长打来了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要与您谈谈,需要接进来吗?”扬声器中传来了秘书周海欣的声音


“接进来吧。”


“好的。”


“李董啊,是不是马上要去球场了啊。”听筒里传来了山东鲁电俱乐部老总黄淮仁那不急不忙的声音。


“黄总啊,好久没有联络了,今天你那好像也是主场吧,按照时间,你也应该出发了吧,今天可是最后一轮噢。”


“是啊,我已经在去球场的路上了,不过刚刚接到了些风声,就赶紧打给电话给你,和你通个气。”黄淮人停顿了一下,然后收低了音量,以一种沉重的语气对李宁商说道:“李董啊,你要注意点了,你那场比赛被人做了手脚了,你们今天会输球啊。”


“哐”,李宁商觉得脑子里炸了起来,右手也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制住此消息带来的内心波动,冷静地的问道:“消息可靠吗?”


“可信度非常高,这轮比赛有两场被定了结果,一场是你那,还有一场是重庆那场,重庆肯定赢 。”


在脑海里再次回忆了一下积分形势,李宁商说:“看来这是完全针对我们俱乐部的安排了。”


“肯定是了,你可以查一下几个赌球的网站,他们那都得到了内幕,这两场球的赔率已经一边倒了,你那场沈阳让一球。正常情况下,这可能吗?”黄淮仁叹了一口气。


李宁商决定不再废话,他向黄淮人感谢道:“谢谢您了,这个消息对我很重要。要不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我马上就赶到现场看看能不能挽回一下。”


迅速挂上了电话,李宁商又一次按下了通话器:“小周,帮我叫司机立刻把车开到门口,通知俱乐部的王总在球场的包厢等我,我抵达球场后要立刻见他。”


在足球圈内,李宁商可是个特立独行的家伙,向来以软硬不吃著称,从不买球,从不卖球,所以在圈子内还真没什么朋友。与山东泰水俱乐部的交情也只是一个意外,去年也是在最后一轮,自己的俱乐部位居中游,无论输赢对俱乐部的排位都没有影响。但联赛赛程安排,其最后一轮交战的对手偏偏是中国足球的老大俱乐部——大连陶瓷队。大连陶瓷队正处于争夺冠军的位置。按理说,处于这种位置,球队都应该放对手一马,并且大连俱乐部也过来打了招呼,只要当年那场比赛别太努力,对方就承一个情。


面对这种情况,俱乐部总经理也过来劝李宁商应该答应这个要求。偏偏李宁商是个拗人,作为一名商人,他很成功,在他的眼中,实力才是一切,要想夺冠,应该靠自己的实力争取,而不是托关系。


在李宁商未进入足球圈前,他就极其痛恨圈内很多不正当的现象,其进入足球圈就是想搅浑这潭水,打破这些不正常的行为,为国内足坛带去一股清新的风气。所以李宁商当即为那场比赛悬赏了100万。


最后的结果是,球队赢球了,而山东泰水队凭着最后一轮的三分,获得了去年中超联赛冠军。事后山东泰水俱乐部的董事长带着红包,专程赶到南京向李宁商表示了感谢。李宁商拒绝了对方的谢礼,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我只是凭良心做事。”就凭这句话,两个俱乐部结下了友谊。


抵达体育场后,李宁商直奔俱乐部包厢而去,到达包厢时,俱乐部的总经理徐壮已经在里面等候着了。

徐壮今年38岁,在足球圈内摸爬滚打了三十来年了,年轻时是江苏足球队的主力右边卫,也算是江苏足球的一面旗帜。在到俱乐部担任总经理之前,他在江苏体院担任领导工作,专项负责足球方面的事务,担任俱乐部总经理期间依然在体院挂了副处级的编制。在上任之初,他凭借着集团的财力和自身的人脉,当年就为俱乐部签到了3名国脚加盟,使俱乐部的实力上了一层台阶。随后几年的工作也是兢兢业业,所以就是今年俱乐部的成绩大幅下滑,李宁商也没有打算把他给撤换掉。


“我接到一个消息,说这场球我们必输。”李宁商走到沙发边坐下,并示意徐壮坐到自己的旁边。


“我知道了。”徐壮回答道。


李宁商愣了一下,搞了半天自己是最后一个得到消息的人了,他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看着徐壮的眼睛,平静的问道:“知道是哪些人被收买了吗?有没有可以挽回的机会?”


避开了李宁商的眼光,徐壮从包里取出一叠文件,说:“董事长,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可是这次对手实力太强大了,已经无法挽回了。今年我们肯定要降级。至于哪些人被收买了,已经不重要了,据我所知,球队内所有的主力都被警告过了。”边说,徐壮边将手中的文件递到了李宁商的手中:“这是我的辞职报告,对不起,董事长,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李宁商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包烟,从中间抽出了一支,放到嘴边。然后他又习惯性的将手伸入左口袋拿出打火机,点着了烟。李宁商将烟盒扔到了茶几上,向徐壮示意道:“来一只?”


见徐壮摇了摇头,他接着说:“对手有哪些俱乐部?”


“大连领的头,协同了北京和上海,联手下的封杀令。基本上除了山东和武汉,其他的俱乐部都默认了。”


“什么时候得到的消息?”长长的吸了口烟,李宁商不再看向徐壮,他转头看向了窗外的体育场。


“前天。”徐壮有些受不了压力,倾身从茶几上的烟盒中也取出了一只香烟,点着,猛地吸了一口,继续说:“董事长,这件事我是对不住您了,本来我当时就想向您汇报的,不过,当天就有人和我接触了,他们拿了些对我不利的资料,我没办法。”


李宁商看着徐壮没命的抽着香烟,淡淡的问道:“那你以后怎么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我昨天和领导通了电话,回体院,负责青少年足球的工作。俱乐部这个地方我没脸呆下去了。”徐壮恨恨的说。


“也好,不过你在我这继续挂个顾问的衔吧。帮我在足协那跑跑关系。看来这些年人际这块我做的太少了,出了事都没人帮我。”李宁商心中很是气愤,不过作为一个领导者,他早已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如何快速的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既然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放狠话、发脾气,只会让自己处于更加不利的地位,而且还会使别人瞧不起自己,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徐壮也掐息了手中的烟,听到李宁商这样说,就是准备放自己一马了,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徐壮向李宁商感谢道:“董事长,谢谢你这几年对我的照顾,说实话,这几年我过得很愉快,在您的支持下,俱乐部是一年一个台阶,省里和市里的相关领导对您也是很有好感的。这次的事,我欠您一个人情。”


李宁商没有说话,走到徐壮面前,伸出了右手。


徐壮连忙站了来,将自己的右手递入了李宁商的手中,两人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双手紧紧地握了一下。


“祝你以后工作顺利。”李宁商轻轻说道。


“谢谢。”徐壮情绪有些激动,毕竟也是自己曾经为之奋斗了四年的队伍,突然的离开,其的内心也是有些不舍的。“相信以俱乐部现在的实力,明年打回中超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一阵无语,徐壮叹了口气,告辞道:“我先走了,这场球不看也罢。我还接到了一个消息要告诉你,有些人想针对你个人搞事,你自己小心点。”


没有追问,李宁商仅是点了点头,说:“谢谢。”


看着徐壮离开的背影,李宁商掏出了手机,不过想了想,他又将手机放回口袋中。包厢内空无一人,李宁商自语道:“想搞我,我可不是张大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