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录(暂名) 第十三章 太行雄姿 第一节

唐戈 收藏 9 181
导读:抗日烽火录(暂名) 第十三章 太行雄姿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629/


在天亮之前,李福禄率领着立团警卫排的士兵撤回山里。

李福禄让小马和独立团警卫排的士兵去休息,自己来到山坡上的小树林里。小树林里用树枝和茅草搭了几座简易的窝棚,就成了临时团部,独立团副团张邱三和团部人员就住在这里。邱三看见李福禄,打了个招呼:“老李,你回来了。”李福禄答应一声:“嗯。”就一屁股坐到一棵小树下。

邱三看着脸色阴郁的李福禄,低声问:“老李,山下是啥情况?”李福禄闷声不响地低着头,右手从衣兜里捏出些烟丝,填塞到烟盔里,然后又掏出一根火柴,擦然后想点燃烟丝,却因为手的微微颤抖而没有点燃。李福禄扔掉燃尽的火柴,又从衣兜里摸出一根火柴,擦燃后点燃了烟丝,深深吸了口烟。邱三抬起头,望着远处,又问:“山下的情况很糟,是不是?”李福禄点点头,说:“妈拉个巴子的,小鬼子不是人养的,是畜牲,把老百姓害惨了。”

邱三听着李福禄讲述完在山下的所见所闻,皱着眉头,背着手,来回地踱着步,沉思着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哪次扫荡,小鬼子不是要把咱们独立团赶尽杀绝?可哪一次小鬼子的如意算盘不是都落空了?老李,团长、政委都不在这里,你和我肩膀上的担子很重。我们得想办法把粮食藏好,把老百姓保护好。”李福禄抬头看着邱三,说:“我看小鬼子这次扫荡和以前不一样,是下了大力气了。”邱三盯着李福禄,说:“越是这样,我们越要让鬼子捞不到啥。”李福禄从地上站起来,说:“邱副团长,我看应该召集一营的连、排长,还有刘家庄的农救会、青抗会、妇救会的干部,再开次会,重新分派下任务。”邱三点点头,说:“我同意。老李,我们开始的时候对鬼子扫荡的严重性估计不足,如今时间紧迫,我看会议的内容主要是军事斗争和群众和物资转移两项。你了解山下的情况,具体任务就由你部署吧。以后有啥事,我们再具体商量。”李福禄说:“行,就这样!”

李福禄命令警卫员立即召集独立团一营的连、排长及警卫排排长小马和刘家庄的农救会、青抗会、妇救会和儿童团干部到小树林内开会。

邱三看着独立团和农救会、青抗会、妇救会和儿童团的干部都到齐了之后,说:“同志们,李营长昨晚到山下去了一趟,了解到小鬼子扫荡的具体情况。看来,小鬼子的这次扫荡,比我们预先估计的要凶狠得多。为了粉碎小鬼子的扫荡,更好地保护好干部群众,和根据地的粮食物资,我和李营长商量了一下,重新部署一下大家的任务。具体任务,就让李营长为大家伙说说。”李福禄站起身,说:“小鬼子这次扫荡,又凶又狠,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见房子就烧,山下几个村子都让小鬼子给毁了。敌人越凶狠,咱们就越要小心。警卫排和农救会、青抗会负责粮食器具的坚壁隐藏,咱们的粮食本来就珍贵,决不能让鬼子抢去一粒粮食;团部和后勤人员,还有妇救会、儿童团组织乡亲们继续向山里转移。一连守着山口,没有命令,决不许后撤半步;二连往老爷庙附近运动,准备接应二营、三营,有啥消息立即汇报;三连和游击小组、自卫队负责掩护,防止鬼子偷袭和有土匪趁火打劫。大家记着,散会之后,立即行动,动作要快,谁都别耽误工夫。”

散会之后,独立团和刘家庄的农救会、青抗会、妇救会和儿童团的各级干部都按照分派给自己的任务忙碌起来。

邱三、李福禄更是忙得脚不沾地。刘家庄和附近几个小山村老百姓的粮食、被褥、农具虽然可以坚壁藏匿,但是牛、羊、猪、鸡却没办法隐藏或掩埋起来,刘家庄的青壮年又都忙着和独立团警卫排的士兵们坚壁清野,先往深山里转移的大多都是些老人、妇女和孩子,还有就是独立团身有伤病的士兵,再加之山路崎岖,转移起来,也很不容易。邱三和李福禄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两人都是火暴脾气,李福禄急得直跺脚,邱三却忍不住对着独立团团部的几位参谋和负责后勤的人员破口大骂:“转移转移,小鬼子就要杀过来了,你们却像娘们似的磨磨蹭蹭,他妈的要到啥时候能转移完?再不快点,小心老子踢裂你们的腚沟子!”

因为杨二水和陈何林都不在,组织反扫荡的重任就全都压在了邱三和李福禄的肩上。虽然事先已经有所准备,但无论是思想认识上,还是具体行动中,都极不充分,此时李福禄就感觉到了任务的繁重,几乎有些喘不过气来。而让李福禄更加担心的是,刘家庄附近小山村和山下几个村子的老百姓也都跑到了这里,这些人中会不会混有敌特份子,很难确定,如果混有敌特份子,日军了解了独立团的部署,就很危险了。

太阳升到头顶的时候,跑了一夜又忙了半天的李福禄,肚子饿得“咕咕咕”的叫,就蹲在树下,往烟盔里填塞些烟丝,吸着烟,一面听着独立团几位干部来来往往的请示报告,分派着具体任务,一面摸出几粒炒熟的黑豆扔到嘴里嚼着。因为疲累,加之吸烟和黑豆的滋味,李福禄就觉得胸膛里憋闷,嘴里又苦又涩,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

刘东萍就在李福禄不远的地方,听到李福禄咳嗽声,走过来,关切地问:“福禄哥,你咋的了?”李福禄低着头,揉了揉眼睛,摆摆手说:“没事,我没啥事。”刘东萍轻声问:“福禄哥,你下山一趟,有没有老陈的消息?”李福禄抬起头,看着刘东萍,说:“老王庄和小李村都被鬼子占了,听老百姓说,团长领着队伍冲出去了,我琢磨政委既然和团长在一起,应该不会有啥危险。”刘东萍微微点了点头,又问:“淑梅和其他地方上的同志们呢?”李福禄狠狠地吸了口烟,说:“王淑梅被鬼子抓去了。”刘东萍惊讶地说:“啊,怎么会这样?”李福禄又咳嗽了两声,皱着眉头,转过头,说:“我以后再和你说吧。”刘东萍默默地点点头。

李福禄扫了眼刘东萍微微隆起的腹部,站起身,问:“你怎么不随着团部和后勤人员先转移?”刘东萍笑笑,说:“为啥我要先转移?因为我身体不便,还是因为我是陈政委的老婆?我是妇青工作的负责人,我走了,青抗会、妇救会和儿童团的同志会咋想?”李福禄有些着急,说:“你身体不便是实际情况,大家都是为了抗日打鬼子,应该相互关心照顾,咋会往别处想呢?再说,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咋向陈政委交代?”刘东萍笑着说:“福禄哥,老陈就是再这里,也不会支持我搞特殊化。”李福禄说:“可是现今陈政委不在这里,是邱副团长和我组织部署反扫荡。我命令你立即转移,如果你不执行命令,我就让团部的几位参谋抬你走!”刘东萍笑了,说:“好,我执行你的命令。李营长,我过去看看妇救会和儿童团的同志们,然后就和他们一起走了。”

李福禄看着刘东萍,想了想,说:“你……要多加小心啊。”刘东萍说:“谢谢,我会的。”走开几步,刘东萍又转过身,关切地说:“福禄哥,你吸烟吸得太凶了,吸烟对身体不好。你现今肩上的担子很重,既要准备打仗,又要组织群众转移,别把身体累垮了,还是少吸些烟吧。”李福禄点点头,答应说:“嗯。”

看着刘东萍走远了,李福禄低下头,瞧了瞧手里的旱烟袋,咬了咬牙,双手使劲,将一尺长的旱烟袋折成两截,扔在了地上。

太阳偏西的时候,独立团警卫排排长小马走过来,向邱三、李福禄报告:“坚壁清野搞完了,粮食器具都藏好了。”邱三喘了口气,如释重负地说:“好,警卫排立即和农救会、青抗会转移。”李福禄说:“副团长,你随着警卫排转移吧。”邱三点点头,说:“那我们先走了。你和弟兄们在天黑前,也向山里转移。”

山口的方向忽然传来激烈的枪声,邱三、李福禄几乎同时拔出别在腰间的驳壳枪。李福禄说:“副团长,是山口的一连和敌人干上了。”邱三说:“她妈的,小鬼子来的够快的。”李福禄对小马说:“你抓紧和副团长组织老乡们转移,我到山口看看去。”说完,迈开大步,向山口走去。邱三大声喊:“老李,小心啊!”

李福禄和警卫员跑到山口,就看见独立团一营一连的士兵趴在临时构筑的工事内,向冲上来的日本兵射击。独立团一营的一挺重机枪、两挺轻机枪,枪口喷射着火焰,“哒哒哒、哒哒哒”的怒吼着,封锁住山口。而山坡下日、伪军的七、八机枪也毫不示弱,子弹冰雹似的倾泻到山坡上,打得泥土扬溅,石屑纷飞,飞蝗样弹出弹匣的弹壳在夕阳的光芒下闪现着淡淡的光亮。

李福禄扑到几块大石头后,探出头去,看着“嗷嗷”怪叫着冲过来的日本兵。一连长弯着腰跑过来,说:“营长,小鬼子凶得很哪!”李福禄撇了撇嘴角,说:“妈拉个巴子的,小鬼子在山下杀人放火,太猖狂了,老子正好教训教训这群王八蛋!”

李福禄趴在石头后面,看了一会儿,就瞧见山脚下有名日军军官,挥舞着战刀,指挥着日本兵、伪军士兵向山坡上的独立团一营一连的阵地进攻。

李福禄放下驳壳枪,伸出手,要过警卫员手里的三八大盖,将枪管铁着石头缓缓伸出去,手指搭在扳机上,准星罩住日军军官的脑门,骂了句:“妈拉个巴子的,老子给你来个大揭盖!”手指一扣,“嗖”的轻响,子弹飞出枪膛。就在李福禄扣动扳机的瞬间,一名日军小队长跑到那名日军军官身前,敬了个军礼,刚要汇报几句,子弹就从日军小队长的后脑勺钻进,片刻不停,又从额头冲出,贴着日军军官的左颊飞过。日军军官似乎可以感受到子弹散发的热气,而日军小队长红红白白的鲜血脑浆随着子弹激涌而出,喷溅了日军军官满脸。日军军官惊叫一声,撒手扔掉指挥刀,扑倒在地上。

李福禄将三八大盖扔给警卫员,骂道:“妈拉个巴子的,还有替死鬼为他挡着了,命倒挺大的。”一连长由衷赞叹:“营长,你枪法真准啊。”李福禄说:“准个屁!告诉弟兄们,等鬼子靠近点再打,注意节约子弹。咱们就这点家底,比不上小鬼子阔绰。”一连长说:“是,营长,弟兄们明白。”

忽然,山后似乎传来几声枪响。李福禄警觉地转过头听了听,山后却又没有了枪声,就问:“一连长,你听见山后有枪声吗?”山坡上下枪声响成了一片,一连长根本就没注意山后的枪声,大声说:“营长,你听错了吧?鬼子要绕过山口,不能这么快,再说咱们放在那边的警戒哨也不是吃闲饭的。”李福禄有些放心不下,说:“不行,我过去瞧瞧。”转过身,弯着腰,提着驳壳枪向后跑过去。两名警卫员提着枪跟着过去。一名警卫员跑得急了,忘了注意隐蔽,被一颗子弹打中后背,扑倒在地。一连长急得大喊:“李营长,小心,隐蔽!”

李福禄转过山梁,看见三连长向自己跑过来,就停住脚步,将驳壳枪插回腰间。等三连长跑近了,李福禄问:“三连长,咋回事?”三连长气喘嘘嘘地说:“营长,弟兄们在那边山坳里看见十几个人,虽然穿着老百姓的衣服,但身上和手里啥都没有,贼头贼脑的,也不像普通老百姓,就喊了几声,这些人撒腿就跑,弟兄们就放了几枪。我已经派王排长领着全排的弟兄们追上去了。”李福禄皱着眉头,问:“这些人手里有没有啥家伙?”三连长摇摇头,说:“离得远,看不清。”李福禄生气地说:“妈拉个巴子的,弟兄们啥都不寻思,你也是吃糠的?没看清楚,瞎开啥枪,要是打伤了老百姓咋办?”三连长说:“营长,我看这些人不像是好人。要是老百姓,咱们一喊,不跑过来,也会往山里跑,可这些人听见咱们喊,反倒往树林子里钻。依我看,很可能是小鬼子派过来的奸细。”

李福禄皱着眉头,咬了咬嘴唇,心里想:“妈拉个屄的,小鬼子越来越难对付了。要是真派出啥奸细混进这大山,我们是不怕,可是老百姓和团部那些干部就难说了。”李福禄低着头,背着手,来回踱了几步,对三连长说:“不行,只靠警卫排那二、三十条枪,和游击小组、自卫队那几十条猎枪、土枪,要保护团部和老百姓近千号人,我真他妈的不放心。三连长,你再抽出一个排跟上去,告诉邱副团长和马排长,千万小心鬼子伪军的便衣队啥的。”三连长有些不情愿地说:“营长,这时候,我手头的弟兄也紧哪……”李福禄瞪起眼睛,喝道:“少他妈啰唆,是你重要还是团部重要?要是团部出了事,我们揪下脑袋都晚了!”三连长双脚一并,说:“是,营长!”

李福禄抹了把额头的汗水,感觉浑身发虚,双腿有些软。一天一夜,水米没沾牙,李福禄的肚子里已经是饥火如烧,而担心忧虑蔓延得却比饥饿还要快。李福禄看着三连长转身下达着命令,顺手从兜里摸出几粒黑豆塞到嘴里嚼着,心想:“老邱啊老邱,你和乡亲们可别出啥事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