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统全球 第一部 统一全国 第19章 诛杀何进(上)

yxxrmy 收藏 13 71
导读:一统全球 第一部 统一全国 第19章 诛杀何进(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78.html


朝廷第一大将军府上,何进虽然得到妹妹了从宫里传出的消息,但他却一点也不惊慌,甚至有点不以为然。为什么?因为他心想自己是堂堂第一大将军,手中掌握了二十万的御林军,他一个小毛孩又能奈我何?再说了,自己几个能干的部下都是自己从普通士兵中一步步把他们提拔上来的,排除了是别人奸细的可能,只要自己一声令下,他太子照样得乖乖就范。

何进可千万没想到恰恰是这些他提拔的将领,在他最需要他们的时候在他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因为,那些将领还真就是我派去的“奸细”。

至于十常侍,因为常年在宫中,耳目渲染之下自然知道我的厉害,根本不敢与我相斗。

赵忠曾仗着父皇的宠爱对我无礼,我考虑到立了威,以后解决十常侍就要方便多了。于是就因为这一小事,我把赵忠拉到北森林的特种兵训练基地,用来给我的士兵练手。结果被打的没了人样,最后被练刀法的士兵活刮致死。

还有一次郭胜纵容下人打了我出去办事的一个小太监,也被我照着赵忠的方法拉到基地去送他归西了。

把十常侍喊去看了赵忠和郭胜的死样,他们被吓得面无人色,后来在宫中看到我都情愿饶着走,实在躲不过也是站的远远的行礼,从不敢靠近我。

我把他们请来太子宫吃了一顿饭。张让知道我将主政的事,因此还没等我开口就先发言保证不再插手朝政,只专心服侍皇上度过余生。其他几个也听到了一些风声了的,听到张让说出这一番话,当下也跟着表示绝不干扰太子主政。

我见他们这么知机,也就不再追究他们以前的事了,叮嘱他们好好服侍父皇,我会给他们一定的生活费用,不会让他们受苦就是了。他们连忙谢过,然后就各自回去了。

(注:可能有读者不服十常侍怎么可能这么没用,三两下就被主人公搞定了。我的解释是由于主人公掌握了宫中最强的军事力量,因此十常侍成了无根之草,也就能和何进这些不明情况的人闹,和主人公是没有可比性的。)

188年3月20日清晨,朝中大臣除了几个知情人外,没有人知道今天要发生大事——太子将以摄政王的身份主政朝廷。

绝大多数人都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议论今天何进和张让要以什么话题进行争论。

有人认为是何进想给其弟弟何苗升官的事,有人为是张让给其干儿子吴鹏升官的事,反正就是争权夺利的事,大家也看得习惯了。

所有的人都在猜测两人会不会在朝堂之上公开叫骂,因为两人有前科。那是何进想给其小舅子升官的时候,张让不同意,结果两个朝廷大臣居然在朝堂之上公然叫骂了起来,让人忍俊不禁。

这时,殿外的私礼太监尖声喊道:“太子殿下驾到。”

殿内众人一阵诧异,有些人根本未见过太子,但也知道太子今年才14岁,而且皇上未去世,太子是根本不能上朝的。不知道今天太子到这儿来干什么。

卢植几人心中一喜,看来皇上是同意了太子主政了。现在有了个主事的人,看看朝廷能不能安静下来,好好的办点事,不能再一天天的就这么吵闹下去了。

卢植几人迎了出去,后面跟了些见过太子的大臣,不过何进却未动身子。

其他还有一些人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何进则得意洋洋地看着剩下的将近一半的大臣愣在殿中没出去迎接太子,心想这一下看你怎么下台,我还不信你就敢把所有的人都治罪。

“想收拾我,还早着呢!”何进心中这样想道。

等大臣们见了礼,我在张让的指引下步入大殿。坐上了龙椅旁边的摄政椅。

在殿外我就没看见何进出来迎接,还有一些平时和何进走得比较近的大臣也没出去,现在看他居然在那儿得意洋洋的闭目养神,看都未看我一眼。

我气的一佛出窍、二佛升天。何妃给他报信的人都是我故意放出来的,不想他居然这么不知机,跟我摆架势,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看来这个屠夫爆发户确实是不会做人得很,必须把他杀了,否则他怕不要翻上天去。

我扫视了一下众大臣,没出去迎接的人以何进官最大。这正好给了我一个借口,找官最大的大臣出来问罪是理所当然的。

我看着何进,何进这时也睁开了眼,与我对望了一眼,就避了开去,似乎还不宵于与我对视。

慢慢的,我脸上变得严肃起来。我冷笑着对何进道:“何大将军,刚才想必你也听到了本太子驾到的喊声了的吧?不知为何没出去迎接本太子?是不是觉得你的官比本太子还大?”

何进懒洋洋地出班说道:“不敢,臣从没这种想法。不过臣倒要问了,殿下坐在那儿是什么意思?我大汉祖制好象规定了太子在登基前是不能参与朝政的,更何况坐在摄政王的椅子上主持朝政。”

“嘿嘿,是这么回事啊?我有足够的理由,不劳你操心。”我冷笑了两声,说道:“张让宣旨。”

站在旁边的张让拿着圣旨走前两步,对已经跪下的众人宣旨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近日渐感身体日虚,不能主政,特下旨封太子为大汉摄政王,代朕处理政务。众大臣需克己奉公,尽力辅佐太子打理好朝廷大事,不得有误。’钦此。”

“臣等遵旨。”众大臣一听圣旨,反射性地齐声答道。

何进谢旨后又跳了起来,嘴中喊道:“我不服,这不服祖制,臣要奏请皇上收回旨意。”

其他大臣愣了一下,马上就有原来何进一伙的大臣跟着跳出来支持何进反对我主政。

没想到何进有这么多同伙,我心有大怒。右手一拍椅子扶手,只听“啪”的一声,倚手被我拍的粉碎。

殿中顿时变的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未想过太子会武功,而且高得可以只手拍碎天下家具厂订做的上好楠木龙椅。一个个骇得再不敢言语。

我冷冷地注视着何进,问道:“这江山是我刘家的还是你何家的?”

何进虽然本身有点功夫,却没我这么厉害,还有我从小养成的龙威让他大吃一惊。见我这么问,无论他平时多么放肆,也只得连忙答道:“臣不敢,请殿下治臣犯上之罪。”

“你确实有罪,而且罪还不小,我今天就是要准备治你的罪的,让大家都看看你这个朝廷第一大将军犯了些什么罪。张让宣旨。”我嘿嘿地笑了几声后对下面的众臣道。

由于父皇把皇帝玉玺也交给了我,因此我下的命令也可以叫圣旨了。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