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另条战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国民革命政府于1937年11月迁往四川重庆,重庆作为抗战期间的临时首都,以蒋介石为首的政府在重庆仍在指挥全国的抗战。尽管在日寇的进攻面前,国民党军一败再败,丢失了首都南京,丢失了大片的国土,但是,毕竟中国军队的抵抗仍在进行,中国并没有被日寇灭亡。重庆成为临时首都后,中国许多资金和工业设施也一同前往,各色人才也都聚集在这里,甚至出现了空前繁荣的景象。当然,这只是表面现象,在这种虚假繁荣的掩盖下,潜伏着巨大的危机。日寇叫嚣要三个月灭亡中国,除了产生数目可观的汉奸外,国民政府内部主和投降的呼声也日渐高涨,各方的间谍更是云集于此,各种暗流都在涌动,还时不时地掀起几股漩涡。

然而,八路军特别纵队在华北和山西的所作所为,使蒋介石大为吃惊,首先第一感觉是不相信,我堂堂正规的国军都感到吃力,八路再强悍也不过是草莽英雄,凭着狡猾和一股子勇气占点便宜还是有可能的,要说攻城掠地纯粹是无稽之谈。及至最后得到了证实,八路军特别纵队的确收复了整个山西,还几乎控制了半个华北平原,整个太行山脉已经成了难以攻破的堡垒,蒋介石的心里尤如打翻了五味瓶,真不是个滋味!在阎锡山提出辞去第二战区司令长官之职,举荐ZD接替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后,一方面日寇步步紧逼,国军节节败退,另一方面共产党节节胜利,日寇倒是步步后退,使蒋介石感到了严重地不安。最近,日寇突然停止了正面战场的进攻,并且收缩部队占据一些交通枢纽和战略要地,频繁地调动部队,已经转入防御。中央日报频频报道在国军将士奋死抵抗下,已经遏制了日寇的进攻势头,并且国军已经开始局部反攻,收复了大片的失地,驱逐倭寇,恢复中华指日可待。蒋介石心里明白,所谓的收复失地,只不过是日军收缩后放弃的部分地区。所谓国军遏制了日寇进攻势头,其实是华北和山西八路闹得凶,鬼子抽调兵力回头对付八路去了。不过中央社这样的宣传也有好处,树立了国民政府和国军的威信,也对民众的抗日热情是一个提升,蒋介石乐得顺水推舟,只是拒绝参加一切记者招待会,都是打发何应钦、顾祝同去应付。近日刚刚收到第二战区司令长官ZD的电报,称日军十几个师团已经被吸引到华北和山西,正面战场的兵力已显空虚,建议国军正面战场利用这个机会展开反攻,使日军不能首尾相顾,如有可能应收复南京。蒋介石再次又陷入矛盾中,日军居然一次调集十几个师团的兵力围攻华北,可见华北的八路也不是省油的灯。但是有一点使他至今感到困惑,那就是华北的八路军特别纵队凭什么像吹气似地发展,哪里来的那么强的战斗力,已经歼灭了日寇五个完整的师团,要知道,无论从人数到装备都优于八路的国军,从来没有完整地歼灭过一个日军联队,由此推算出华北八路具有惊人的战斗力,已经远远超出国军的任何一支精锐部队。原来有一个说法,说是靠苏俄的秘密援助,看来纯属无稽之谈,没有任何迹象,也没有任何条件来做到这一点,就算是华北的八路是俄国人的特别纵队,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要说是从日军那里获取的武器弹药,这种可能性倒是有的,而且也能够合理地解释一些疑问,即便是如此,也没有任何能力支持日军大兵压境,大规模作战长时间作战的消耗,日军十几个师团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国军从未经受这么大的压力,就已经感到十分吃力了。还有,据最新的情报显示,八路的势力已经扩展到了冀东和苏皖一带,从ZD的来电的字里行间,根本看不出有任何惊慌失措,还有心思替国军出谋划策,看来根本不太在意日军的围剿。这些土八路被国军围追堵截跑了几万里,到陕北的时候已经不足三万人,这才多长时间啊,就敢同日军十几个师团对抗,莫非这些八路会变戏法还是有神仙相助?想到八路的战斗力蒋介石感到了一丝恐惧,有心想借日本人之手消除这个心腹之患,又担心国内的舆论对自己不利,就算是日本人把华北的八路打垮了,消灭了,回过头不是还得来对付我吗?如果按照ZD建议国军全线反攻,且不说各个部队刚刚喘口气,人员损失和武器弹药的消耗还未来得及补充,配合华北八路牵制日军实在心不甘。

蒋介石背着手在屋里走来走去,一时难以下定决心。这时侍卫进来报告,军统局的戴副局长求见,蒋介石回到沙发上坐定,端起茶杯啜了一口茶, “请他进来吧。”蒋介石用十分镇静的声音说。蒋介石实行的基本是独裁统治,为了强化他的独裁统治,先后成立了两个特务组织,其势力和爪牙几乎渗透到所有的领域。1937年4月,蒋介石政府将原复兴社和陈立夫掌控的特工总部合并,成立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中统,中统设局长1人,副局长1人,局长陈立夫,副局长陈焯,局下面设一、二、三处,第一处处长徐恩曾,第二处处长戴笠,第三处处长丁默村。到了1938年春,蒋介石感到他的特务机构仍不能适应形势的发展,又将其特务机构一分为二,以原特工总部的人马为主,成立了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仍为中统,工作范畴为党政机关、文化界、社会团体和大中学校,局长由朱家骅出任,徐恩曾为副局长;局下面设三组、三处、五室、四会;以原复兴社的人马为基础,成立“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其活动范围为各级部队、学校、军事机关,局长为贺耀祖,副局长为戴笠,不久局长由戴笠担任。

戴笠(1896一1946),小名春风,字雨农。浙江江山人。早年曾在浙军周凤岐部当兵。后脱离部队到上海,在交易所结识蒋介石、戴季陶等人。1926年入黄埔军校,毕业后任蒋介石侍从副官。1928年开始进行情报活动。1930年建立国民党第一个特务组织调查通讯小组,深得蒋介石宠信。1932年3月,蒋介石为加强特务统治,先组织力行社。后在南京秘密成立“中华复兴社”(又名“蓝衣社”),被任为特务处处长。1938年特务处扩大为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任副局长。戴笠是一个颇有争议和矛盾的人物,戴笠自己为能够“秉承领袖意志,体念领袖苦心”而感到骄傲。而在他的对手们看来,这种自负是戴笠狂热地效忠于蒋介石“有公无我,有我无公”信念的表示。就像所有专制政治的奴仆一样,戴笠是一个强和弱的矛盾结合。他作为蒋介石内部圈子里的人,大权在握。然而他对蒋的谦卑、对领袖的服从,最终又证明了他个性上的软弱。

戴笠腋下夹着厚厚的卷宗,进到屋里对着蒋介石微微鞠了一躬,“校长好!”戴笠十分谦卑地站在蒋介石的面前。蒋介石示意他坐下,“雨农,最近形势有些变化,日本人调兵遣将围剿华北的八路,军统方面有什么消息没有?”蒋介石盯着戴笠手里的卷宗。“回校长,卑职就是想向您汇报有关华北八路的情况。自去年9月以来,我们往华北和山西派了大批的干部,但是令人不解的是许多优秀的干部失踪,估计是被共产党的反谍报机构破获。另有一部分人员已经立足,但是打入共产党的内部十分艰难,共产党的防范十分严密。据太原站报告,晋军已经全部被八路收编,高级军官基本都被留用,现隶属于西北集团军。八路的装备十分精良,自动化武器较多,弹药供应充足,并且拥有重炮、坦克。特别是一种叫做火箭筒的武器,可以轻易地将日本人的坦克击毁,同时也被用来攻击碉堡,构造十分简单,单兵即可操作。在太原城的周围有多处高射炮阵地,由于防范严密我方情报人员难以靠近,具体设置和数目不详。据说还有一种古怪的作战飞机,我们的情报人员没有亲眼见到,只是从一些晋军的口里得知,他们声称在八路西北集团军演习时见过,火力十分凶猛,可以瞬间把阵地打成一片火海。军需供应也优于国军,就连干粮都有工厂标准化生产,日常用品诸如军装、胶鞋、肥皂、搪瓷缸、饭盒、毛巾、面盆、钢笔、纸张、香烟等等,工艺十分地先进和精美,而且山西太原的许多工业产品,已经开始销往全国。八路收复山西后,山西境内的工矿已经全部恢复生产,之所以如此快速恢复生产,得益于八路对日本人的突然袭击,截取了大量准备运回日本的机械设备。同时,八路的部队在攻击日本人时,也不忘记掠夺各种机械设备,还逼迫俘获的日本技术人员为其效力。在太原街头到处可以看到太原汽车制造厂生产的解放牌卡车和北京牌吉普车,这两种汽车已经大量地装备八路的部队……”,“等等!你说什么?他们可以生产汽车?”蒋介石抬手打断戴笠的话头发问道。“是的校长!”戴笠从卷宗里抽出几张照片,毕恭毕敬地递到蒋介石的手中,“这是我们的情报人员拍摄的,在太原已不是什么秘密了!”。蒋介石仔细地看着照片,这是从汽车的左前方拍的,可以清晰地看到车头前“解放”和“北京”字样,汽车的式样也是从未见过的,同中央军和日军装备的汽车完全不同,外形匀称而美观,可以判定汽车的性能很不错。蒋介石看着照片心乱如麻,共产党连汽车都能制造,那还有什么不能制造的呢?只要有足够的钢铁,制造坦克、大炮还不是小菜一碟,就是哪一天说共产党能制造飞机都不稀奇了,这样对国民政府十分不利呀!长此以往地发展下去,眼看着共产党做大,将来我会不会成为阎百川第二?蒋介石正在胡思乱想,却被戴笠打断了思绪,“重庆的汉光实业公司已经把几项技术引入,井盐经过他们加工后洁白如雪,再加上精美的包装很是畅销。尤其是一种叫做塑料的产品,可以替代钢铁和木材做成各种美观轻便的日用品,据调查目前只有美国能够少量生产,而且质量和工艺远远没有他们先进。批量生产的自行车、打火机、竹器、纺织品、罐头等也很看好,他们得到了财政部宋部长的支持。”蒋介石定了定神问道:“对了,你曾经说过汉光实业公司,是八路特纵的据点,近来可有什么反常活动?”,“没有,他们只是忙于办工厂,从晋南往四川贩运煤炭、钢铁、燃油等禁运物资,沿途的我军已被他们买通,他们的所有货物都畅通无阻。而且,他们还自己成立了一支护商队,大约有百余支枪,是宋部长通过国防部特允成立的。”,“嗯,这些物资都是战时急需的呀,我看只要没有非法活动,你们轻易不要动他们,你要给我看严喽,出了漏子我拿你是问!”,“校长说的是,可是那边……”戴笠欲言又止,“你是说中统那边吧,我会向他们打招呼的,不要他们插手这件事!”蒋介石接过戴笠的话头,“还有,明天召开高级军事会议,你把今天的内容整理一下,在会上向其他官员详细介绍一下,至于汉光实业公司的事,我看暂时就不要说了,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是!校长!”,戴笠站起身告辞。至于为什么不动汉光实业公司,戴笠连问也不问,只要蒋介石吩咐了就无条件地执行。而蒋介石却有自己的打算,他隐约地感觉到这个公司并不那么简单,也许会成为自己手里的一张牌,至少目前所需要的部分战略物资还要靠他们。

汉光实业公司的确是当初八路军特别纵队设在重庆的一个据点,董良政委和战邪司令员根据历史进程的推理,觉得中国很有可能在来自未来的因素影响下,避免发生原历史进程中发生的内战。因此,需要提前未雨绸缪,设立这样一个据点打好基础,以备未来工作的需要。汉光实业公司的主要任务是,以经商为掩护收集情报,并掌握和了解社会动态,同国民党上层建立联系,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可以对国民政府提供适当地支援。在去年12月,八路军特别纵队统归延安领导后,董良政委和战邪司令员详细地向MZD和ZNL汇报了情况。本来MZD想将汉光实业公司移交中央社会部,但是在董良和战邪介绍了康生其人之后,MZD改变了主意,交给ZNL直接领导。中央也想在重庆设立八路军办事处,准备派ZNL同志去负责,这样更能方便工作。公司董事长韩杰,25岁,原华北集团军第八师师长,是来自未来的战士,曾经是成都军区某部侦察大队班长,参军前时做瓷器生意的个体户。他参军没有任何豪言壮语,只是赚钱赚够了,觉得生活太平淡,主动报名到部队体验几年艰苦的生活,他把这叫做意志充电,准备从部队回来后在商界大干一场。1983年随部队到两山轮战,在号称是“绞肉机”的那拉口高地,经历了最残酷的战斗考验,全班最后只剩下两个人,而倒在他们枪口下的Y军却足有一百余人。当三个月后换防的时候,长时间在猫耳洞里不见阳光,再加上营养不良,脸色已变成了灰白色,走起路来一摇三晃,一路上连滚带爬回来的。正是战争的洗礼,使他的灵魂得到了净化,觉得自己原来的想法太狭隘,为了牺牲的战友,为了中国百姓的安宁,部队需要我干一天,我决不少于二十四小时。从此发狂似地苦练军事技术,成为连队的尖子,无论何种规模的军事技术比武,他总是榜上有名,被保送到陆军学校学习。手下30余名核心人员大部分来自“野狼团”,多为中学以上文化程度,都是经过严格地特别训练和选拔出来的尖子,人人能文能武能经商。当时刚刚成为战时首都的重庆,所有市场都处于重新洗牌的混乱局面,从全国各地涌入的资金和实业家们,一时还不能适应新的环境,这使早有准备和计划的汉光实业公司顺利地打开了市场。在投资建立各种企业的同时,也对国民党上层进行了公关,在宋庆龄的介绍下,韩杰拜会了财政部长宋子文。宋子文对汉光实业公司的产品很感兴趣,尤其是对韩杰送给他的礼物,一台半导体收音机爱不释手,更对汉光实业公司能从晋南贩运煤炭、钢铁、燃油、有色金属等战略物资关注。作为财政部长更关心税收,以支持政府的抗战,为此专门给汉光实业公司批文,允许在盐业、建材、卷烟、机械、日用品等等领域进行生产,并关照中央银行给予支持,他自己也投资了股份。

但是开始并不十分顺利,在磁器口买了一座二层小楼作为公司总部,地下室实际上是一个电子侦测中心,不仅每天接受大量的情报信息,还通过先进的压缩加密技术,使情报信息在瞬间发射出去,根本侦测不到汉光实业公司有电台在每天工作。自从“汉光实业公司”的牌子挂出后,各色地痞帮派三天两头来找麻烦,开始韩杰采取低调处理,尽量和平处理交点地皮费。但是,没想到贪得无厌的黑恶势力胃口越来越大,而且又引来更多的帮派,更有一些帮派受到竞争对手的指使,干脆就是来闹事的。韩杰那里受过这等窝囊气,决定以暴力手段打出安定局面。白天以他为首的战士们衣冠楚楚,按部就班地应付生意和各种骚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全部换上夜战服,分成几组分头奔向白天来找麻烦的黑势力,摸到老巢一个不留地满门抄斩,还捎带着摧毁了几个日本人的间谍机关。用韩杰的话说:“我不管什么袍哥还是裤哥,青帮还是红帮,都是一些社会败类,敢挡老子路的全给我灭了!”,一时间当地报纸三天两头报道,当地帮派又发生火拼,尸横遍野或是满地陈尸的消息,并作出种种猜测。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有谁还顾得上黑势力,这倒是给韩杰他们浑水摸鱼提供的方便。死人最多的一次是在自贡,汉光实业公司打了两口盐井,准备用于精盐的生产。当地的“炳炎宫”纠集了五百余人,叫嚣要他们立即关门滚蛋,否则就让这里井毁人亡,临走还砸毁一些设备。当晚韩杰就率领所有的战士,带着几具火焰喷射器,杀光了“炳炎宫”所有的活人,并且把那里烧成一片白地。渐渐地当地黑势力好像悟出了什么,凡是找过汉光实业公司麻烦的都死无葬身之地,而且死状很惨,杀人手段之残忍,使习惯于打打杀杀的黑社会都感到胆寒。汉光实业公司的麻烦事越来越少,当地一些较大帮派的首领都主动来找韩杰套近乎,烧香拜把子忙得不亦乐乎。韩杰也乐得广交朋友,在当地帮派的协助下事情反而事半功倍,当然,韩杰也没有少给这些帮派好处,真正的和平发展时期这时才到来。汉光实业公司由原来的几十人扩展到了几千人,还堂而皇之地拥有一支武装护商队,军政界的许多高官都有股份,就连孔祥熙的扬子公司也没有这样风光。汉光实业公司的塑料制品厂、雪盐厂、电器厂、竹器厂、食品糖果厂、纺织厂等等,一大批工厂建立起来,不仅解决了大量流民的就业问题,各种产品物美价廉也深受民众喜爱,远销到两湖两广以及云贵等省。汉光实业公司缴的税几乎占了整个四川省的三分之一,宋子文对此大加赞赏,重庆市长也接见韩杰董事长,政府各有关部门也把一顶顶桂冠戴到汉光实业公司头上,汉光实业公司成为整个国民政府的支柱产业,韩杰也脱颖而出进入了重庆的上流社会。

至于戴笠派去的军统特务,汉光实业公司才不在乎那,本来也没想在绝密中开展工作,半抱琵琶半掩面是最理想的方式,再说汉光实业公司对重庆政府的重要性,韩杰也知道军统不敢把他怎么样。而且特务早就被我方反监视了,先进的电子窃听和侦听设备,已使军统和中统毫无秘密可言,每天都把情报传到太行基地的情报部,再将情报分类转送到各相关部门,情报所产生的价值是难以估量的。

一日,负责监视化装成小贩和乞丐特务的战士,发现不知什么原因没来换班,三个特务已经大半天没有吃饭喝水了。韩杰听说后产生了恶作剧的念头,他想耍戏一下特务们,把几个战士叫到跟前,如此如此吩咐了一番。一会儿,三个西装革履留着陆军板寸头,带着墨镜面目冷酷的彪形大汉,拿着食品和一瓶果汁,分别走到三个化装的特务面前,“老兄辛苦了,我们董事长十分敬佩各位的敬业精神,让我等送来食品和水慰劳各位,同时向你们的姜老板和戴老板转达我们董事长的敬意!”几个特务的脸当时像白纸一样,傻子一般地拿着食品和水不知所措。打那以后再也看不到特务转悠了,也许在周围的什么地方隐蔽监视吧。

在蒋介石召开的高级军事会议上,戴笠又详细地介绍了华北和山西八路军队的发展情况,听得在座的官员心惊胆战。在讨论是否出击的问题时,国民党顽固派何应钦、白崇禧、刘斐、汤恩伯、陈诚等极力反对,八路已经陷入重围难逃一劫,我们决不上狡猾的共产党的当,让我们替他解围,提出等八路被日本人消灭后再出击。程潜等几个少数官员赞成全线出击,这是歼灭日军收复失地的最好时机,如果能够光复南京,对国人斗志是一个巨大鼓舞。一旦华北的八路被消灭,日寇必然要全力来攻打我军,到那时将再无歼敌的机会。更何况见死不救,落井下石,不是君子所为,且不说都是抗日的中国人,目前国共合作抗日,对待友军要以诚相待,没有华北八路抗敌,哪有我军现在的喘息之机?两派吵成一团,各执己见,相争不下。蒋介石在骨子里是仇恨共产党的,也希望通过日本人之手消灭共产党,即使消灭不了削弱八路的力量也好。最后蒋介石决定不全面出击,只是命令徐州一带的部队,对上海周围的日军作有限的攻击,聪明反被聪明误的蒋介石,失去了一次可能光复南京的机会,倒是便宜了我南方集团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