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九篇 风云时代 第九章 赶鸭上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莫尔比,一家中型旅馆里。

李晨曦收好自己的行李好,离开了房间,在这里已经呆了好几天了,也差不多应该离开了。

吉普车经过了特别的改进,车内有一部无线电信号转发器,而另外一个接收机被李晨曦藏在了旅馆里面。现在,他也不用担心打电话的时间太长,被美国的特工追查到信号源了。

当汽车开上了继续向东的高速公路时,李晨曦拿出了个新的手机,当然,手机也做了改进,能够通过中转将信号发射出去。播通了号码之后,李晨曦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虽然这一路来,他并没有做多少事情,几乎就是游玩过来的,但是他却一点都不轻松,毕竟,这里不是中国,是一个很多双眼睛都盯着的的异国。

“艾迪逊局长,我又来找你了!”李晨曦没等对方说话,很直接的问道,“现在,你大概已经考虑得差不多了吧?我的那几个手下的耐心,看来也要差不多被磨光了!”

“说吧,你需要什么!”艾迪逊也很直接,显然这几天的时间,足够让他做很多事,也够让他想很多事了。

“艾迪逊局长这么爽快,那我也就直说好了!”李晨曦对艾迪逊态度的转变,感到非常满意,“我没有什么奢求,只需要局长大人帮我搞到一份资料就好了!”

“什么资料?”艾迪逊显得很小心谨慎,能够让他去搞出来的资料,肯定不会是那么简单的。

“关于科克叛军所有申请政治避难者的隐藏身份,以及他们隐藏地点的名单!”李晨曦说得很直接,为避免过于暴露自己的身份,他并没有打算只要夏炎一个人的资料,而且,搞到了所有人的资料后,他也可以回去给国安部有个交代了,“当然,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些都是由你们国安部经受办的,你应该很清楚!”

“这个……”艾迪逊犹豫了一下,“这份名单确实没在我的手上,以前,是由我们国安局负责的,但是我离职之后,所有的工作都交给了CIA处理,我也并不知道!”

“交给CIA负责?”李晨曦一愣,他还真没有想到这点。而以艾迪逊现在的处境来看,他没有必要撒谎,除非他不想要自己的女儿了。

“对,后面的工作都已经交给CIA负责了!”艾迪逊好象松了口气,“现在,你可以放了我的女儿与那两个孩子了吧!”

“当然,当然不行!”虽然受了挫折,但是李晨曦并不打算放弃,“既然交给了CIA,那么就更需要艾迪逊局长帮我了!”

“还要我帮你,我不是说了吗,我现在手里没有你需要的东西!”艾迪逊在希望破灭之后,显得怒不可泻。

“对,局长大人,你也不要激动!”李晨曦就希望对方激动,如果对手越冷静,那才越难对付,“我知道,在国安局与CIA之间,经常有人员进行相互交换培训,所以,我需要你帮我搞一个身份出来,把我送进CIA,另外的事情,我会自己去处理,就不需要你操心了!”

“送你去CIA?”艾迪逊一愣,大概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的大胆,“好吧,那你什么时候放了朱丽丝他们?”

“放心,只要我拿到需要的东西,自然会放了你的女儿与外孙!”李晨曦先让艾迪逊不要那么激动,“相信局长大人也知道,对我们这些人来讲,并不存在什么道义,所以你也不要想什么花招。我的命并不重要,从一开始,我就不打算能够活着回去,如果你想让你女儿与那两个可爱的孩子给我陪葬的话,你可以在中间动手脚,而且我也相信,你们美国的特工,要对付我,也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好吧,我会按照你的要求做的,但是你要保证朱丽丝他们的安全!”艾迪逊的态度端正了不少,显然他也知道,作为一名深入敌国工作的特工,从一开始,都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如果真将这些厉害的特工逼急了的话,那么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那很好,现在你先去准备吧,2天之后,我会通知你接头地点,到时候,你带着我需要的证件来,希望我们的合作能够愉快!”李晨曦挂断了电话,将车内录音机里的磁带取了出来,小心的揣进了西装里面的口袋里。

现在,艾迪逊的那些话,已经构成了叛国罪,即使艾迪逊要耍什么花招的话,李晨曦都能拉上他一起下地狱了,能够让一位美国前国安局长做陪葬品,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吧!

吉普车下了高速公路,很快就到达了彭萨科拉这个小城市,李晨曦将在这里做短暂的停留与休息之后,继续朝他的目的地前进。


上海,“龙飞地产”集团,总经理办公室。

李明翰让秘书泡好茶和咖啡之后,就先让她出去了。现在,房间里只有李明翰,袁美玲,方力,以及那个快70岁,但是精神还不错的方宏。

“方总,方老板,很高兴你们能够坐到这里来,相信,我们之间的矛盾应该得到解决了!”方宏在拒绝了李明翰递来的香烟之后,李明翰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相信方总已经看了我们提出的收购条款,如果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现在就可以提出来,我们商量着解决,至少,我们是有诚意的!”

比起方力来,他老子就要稳重多了,十足一个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老商人,即使在李明翰这般的诱惑之下,却纹丝不动,似乎没有听到那些话一样。

“方老,我相信你们也已经感受到了我们合作的诚意!”见方宏半天不说话,方力自然也不敢开口,小美也帮着李明翰给他们两人做“思想工作”了,“对于贵公司现在的情况,我们也有所了解。如果再过半年,你们还无法解决财政上的危机,恐怕就算我们愿意帮忙,也不会坐在这里谈了。也就是说,我们完全可以再等半年,而我们也有等得起这半年。但是,对于‘宏升集团’来讲,却已经等不起了。所以,请方老还多考虑考虑我们的意见,相信这对你们很有有帮助!”

方宏的眉头动了下,终于有所表示了:“我也承认贵公司在收购中开出的条件,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我们的希望,但是,作为一名老商人,我虽然有点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了,但是商人最重要的就是信义。而我是70多岁的老头了,活不了几天,那些长远的事情,我也考虑不了那么多,我只是想维护住自己的承诺!”

老狐狸!李明翰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知道这是方宏在故意抬高他的身价,如果他不想合作,何必亲自赶来呢?虽然心里是看穿了,但是李明翰却不得不耐着性子说道:“方总,你的意思我很明白,但是信义也是需要大家来维护的,如果仅仅你一个人还坚守成规,恐怕最后得意的不会是你吧!”

问题直指重点,而且李明翰的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上了,不容那对父子不去考虑。比起方宏的老练,方力就少了一丝沉着,身体晃悠了几下,显然已经很焦急了,害怕他老子又一口否决,那这最后的机会也错过了,所以想急着发言。但是刚要动,就被方宏的一个眼神给压了回去。

“李总,你的话确实不错!”方宏叹了口气,还看了眼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我明白你们的意思,所以,我今天也才到这里来,相信,你们也看到了我们态度的改变!”

“当然,方老的意思我们很明白!”小美一见对方的态度松动了,赶紧说道,“如果方老对我们的收购条款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话,我们还可以详细讨论,相信,最后能够让我们大家都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

“袁经理,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方宏摇了摇头,让对面的两人有点惊奇,“我并不是不满意你们的收购方案,但是这并不是这并不是我们需要的合作方式!”

“这……”小美犹豫了一下,向李明翰看去,把这个问题交给了李明翰去处理。

“那方总的意思是什么呢?”李明翰心里也起了疑云,这老头反反复复,让人很难捉摸。

“很简单,我们并不想被并购!”方宏这话一出,房间中另外三个人的态度都变了,“但是我们并不是说不合作,我希望,借助贵公司的势力,以及我们对上海市场的熟悉,进行一次深入的合作,这仅仅是合作,而并不是吞并!”

李明翰一下明白了过来。这老头确实不简单,拿着自己手里王牌,就是不肯让步,即使现在亲自来了,也是要利用“龙飞集团”的财力,帮助他们起死回生,而并不是老实的交出自己的老底来。

李明翰没有急着回答,而是飞快的在心里权衡了起来。如果按照这老头说的方法做,那么就肯定无法独自控制上海公司的目的,而要真正进入上海房地产市场的话,那更不可能。当然,付出的代价更不小,要填补“宏升集团”的亏空,这本身就不是一笔小数目,即使李明翰不在乎这么点钱,但是却得不到一点好处,而且还要将一个奄奄一息的敌人救回来,这不就是在给自己制造麻烦吗?

“方总,你的提议确实很有吸引力!”李明翰脸上再没有那种空气的表情,显得很严肃,“但是,这违背了我们公司的原则,所以我们是不能接受的。如果方总认为我们会做出让步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方老,我相信,你们这次来是很有诚意的!”小美心里也很不满了,虽然嘴上客气,但是表情却照样不那么好看,“但是,作为对本公司利益负责,我们是无法答应的。相信,我们也有耐心再等半年,而以现在上海的地产市场来看,到时候在拍卖会上,我们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对手!”

房间中的气氛尴尬了下来,最后一次的机会已经快要溜掉了。而在四人之中,显然是方力最为紧张。

“李总,袁经理!”方力显然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了出来,“我们还可以再商量的,我们也并不完全是……”

话还没有说话,方宏眼睛一横,就把方力的后半句话吓了回去,老头顿了下,说道:“李总,其实这只是我们的一个方案,既然谈不成,那我们还可以商量别的方法!”

李明翰也暗暗的松了口气。虽然小美表现的很强硬,但是实际的情况并不那么乐观。在这次的人大会议上,新的地产行业法案已经通过,虽然政府还没有宣布具体实行的时间,但是李明翰他们已经得到了内部消息,新法案将在3个月内在上海试点,半年后在看情况,做出改进后在全国推行。所以,他们现在必须要在3个月之内完成他们的收购行动。当然,正是他们掌握了内部消息,所以才敢这么大胆的做,如果所有人都知道了的话,恐怕就算是砸锅卖铁,方宏都要坚持过去吧!

“那好吧,既然方总还有别的方案,那不妨我们再来看看!”李明翰没有浪费时间,抓紧转移了话题。

剩下的方案很简单,出了合作之外,能够谈的就是收购,而在收购上,无非就是钱的多少了。李明翰并不在乎会花多少钱,现在他们缺的是时间而不是钱。所以,只要在合适的范围之内,李明翰自然不会犹豫。所以,后面的要谈的那些东西,就很轻松了。


杰克逊维尔,美国东海岸南部的一座海港城市。

在彭萨科拉停留了一晚,李晨曦在中途换了一辆汽车之后,在第二天的晚上就到了这里。晚上,他并没有去旅馆投宿。开着车在城了转了几个小时,确定了接头地点,李晨曦通知了艾迪逊之后,就将车开到了郊外的一片小树林里。

这片树林靠着城北的公路,虽然经常有汽车经过,但是从没有人注意到树林里那辆黑色的吉普车。而李晨曦选择这里,显然也是在防着一手。如果艾迪逊真想不通,要将他女儿送上绝路的话,那么赶来的那些特工就应该从这条路上通过。虽然李晨曦并不抱多大希望能够一眼就分辨出高速前进的车内坐的人,但是说不定瞎猫碰上死耗子,被李晨曦发现了,那也就赚了。

在车内等到了下半夜,李晨曦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的车队,也就放弃了这种守株待兔的笨方法,开始在车内给自己化装了。

虽然艾迪逊并不笨,但是李晨曦也不想将自己的真实面目暴露出来。这只是一次私人行动,但是到现在,已经牵扯上了美国前国安局长,并且要多CIA下手,那就已经不是一次私人行动那么简单了,至少,美国人不会认为这是一次私人行动。

李晨曦的鼎鼎大名是很多人都知道的,特别是那些栽在过他手里的特工都记住了这个面貌普通的中国人。现在,事情已经闹大了,李晨曦自然不想让自己惹上麻烦,必要的伪装还是必须的。而且,李晨曦也打定了主意,这次绝对不能空手而回,不然被国安部的同事知道了,恐怕不但脸上无光,而且也很难交差吧!

很快,一张精致的人皮面具敷在了李晨曦的脸上。虽然李明翰帮他搞到的这种面具比起国安部用的要差一点,但是却也很管用,即使仔细的看,用手摸都不会发现,除非是有人找到破绽,把面具撕下来,当然,没人会那么冲动吧!而且可以连续使用5天不用更换,这让李晨曦很满意。

当一辆大货车从旁边的公路上经过之后,李晨曦已经在吉普车周围的林子里布置好了一道防御线。虽然距离天亮只有4个小时不到,李晨曦还是很小心,确认没有多少漏洞之后,李晨曦爬进了车内,放平了驾驶员的座位之后,趟在上面睡了过去。现在他只需要等到天明,就将去与艾迪逊接头,拿到他需要的“假”证件了。


北京,国安部。

谈步声忙了一个白天,却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留在了办公室内。

当他抽完第三根烟的时候,马铁推开门走了进来:“已经有消息了,艾迪逊找人办了一张证件。”

“证件?”谈步声一愣,还真不知道李晨曦在搞什么名堂了,“什么证件?”

“应该是NSA的证件,而且是用来与CIA交换人员培训的证件!”马铁皱起了眉头,看来他也想不到李晨曦在搞什么鬼。

“他准备进入CIA内部?”谈步声的表情更严肃了。

“需要我去安排接应的人员吗?”马铁见到谈步声半天不说话,主动的提出了一个办法。

谈步声摇了摇手。单身匹马杀入CIA内部,这李晨曦到底要搞出多大的事来?虽然,国安部在美国的那些重要机构中都有自己的卧底,但是真正打入了CIA,NSA这类的高级情报机构,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即使已经成功进入的特工或者是策反的美国特工,职位都不高,很难接触到机要的东西。而李晨曦这次要搞的,是仅次于特工名单的“政治难民名单”。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如果稍微出了一点差错,绝对会在中美两国之间闹出大问题来。即使中美两国碍于现在的情况,不会做出太大的动作来,但是那些卧底的特工可就危险了。

“先不急,对了!”谈步声终于做出了决定,“通知我们在美国的卧底特工,都准备出去躲避一段时间吧,另外,现在正在美国执行的任务都暂停,等到这起事情过后,再继续吧!”

“好的,我知道怎么办!”马铁犹豫了一下,“我们需要做好接应的准备吗?”

“需要,肯定需要!”被这一提醒,谈步声马上说道,“想办法,马上派几个精干的特工过去,让他们在外围接应李晨曦,并且暗中保护好他的安全,别的事,暂时先不要管!”

马铁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谈步声的办公室内又陷入了沉寂之中。当最后一根烟被抽完之后,谈步声才发现已经是深夜了,赶紧拿上衣服,准备去休息一下,新一天的工作又要开始了。


上海,当新一天到来的时候,人们如同平常一样,上班族拿着早点,买上一份报纸,搭这公交车,或者是坐上地铁,开始了一天匆忙的生活。

“龙飞地产”上海分公司的总部,李明翰一早就坐到了办公室的后面。

秘书在给他送来早点的时候,李明翰问道:“新闻方面都已经安排好了吧?”

“昨天就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将新闻放了出去!”秘书说着,将今天的几份报纸拿了出来,“这是今天的报纸,已经有消息了!”

不但有消息了,而且还是头版头条。李明翰一看就知道,肯定是负责这件事的人给了那些记者一点好处,所以在报纸头版上,一行醒目的标题不但明显的,而且还很挑逗的将“龙飞地产”吞并“宏升集团”的事情报道了出来。

当他们昨天下午谈定了合并的方案,并且签署了意想合同之后,李明翰回避了新闻这方面的事情,等到方氏父子走后,他立即让秘书去安排新闻报道的事情。因为方氏父子的态度并没有完全肯定下来,李明翰担心他们半路反水,也不得不用上这一招。现在新闻已经出来了,那就是赶鸭子上架,它也得上了!

当李明翰吃完了早点之后,小美也过来了,看她那脸色,显然并不是那么的高兴。

“怎么,一大清早就马着一张脸,难道谁惹你生气了?”李明翰抬起了头来,很惊讶的看着那位愤怒的美女。

“还说谁惹我了!”小美一把抓起了桌上的报纸,“你看,这是你安排的好事吧,难道你不怕方家的人最后不签署合同吗?”

“担心,有什么好担心的?”李明翰一愣,马上明白小美担心什么了,“你是怕他们受到刺激,最后会反悔?如果你这么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你仔细想想,那方宏是多奸诈狡猾的人,如果我们不铁板钉钉的将事情说死,他恐怕还真会犹豫。而现在,我们把生米煮成了熟饭,恐怕他就不会再犹豫了,你仔细想想!”

小美开始还不大相信的样子,但是见李明翰那么自信,再仔细一想,一下就豁然开朗了,这一下也不得不佩服李明翰的策略。


“宏升集团”那栋并不华丽的总部大楼内。

在父亲面前,方力显得很老实。早已经把公司平常业务交给儿子处理的方宏是这几个月来,第一次到公司来,所以搞得外面的那些秘书有点紧张兮兮的。

“看了今天早上的报纸了吗?”老头在吃着他的那份健康早蚕,一小杯牛奶,几片燕麦面包,还有两个蛋清。

“看了,想不到李总他们那么积极,看来这次的事情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方力显得有点兴奋。

“啪!”方宏重重放下筷子的声音打断了儿子的话:“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这还值得高兴?”

“这,爸,我是……”方力一下紧张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算了,看你也是真不知道!”方宏把餐盘推到了一边去,显然已经被气饱了,“你这样子,我怎么敢把公司安心的交给你呢?你想想,虽然我们现在已经与李明翰签了意想合同,但是那却没有一点法律效力,而现在这么一宣传,哎!”

“爸,你要是不想卖公司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不卖啊!”方力显然很在乎自己的父亲。

“晚了,现在是不卖都不行了!”方宏摇了摇头,“本来,我是准备再提高点价格的,但是现在看来,这完全不可能了。消息一传出去,相信没有哪家地产公司会再买我们的帐,而且银行自然会重视这次的并购,会加紧查我们的帐。如果我们不卖的话,还能够生存下去吗?那个李明翰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啊,这一手,逼得我们不但不能提价,甚至还要贱价卖了!”

“贱价?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就算是拼了,也不卖!”方力似乎要表现自己的男人气概,一下显得很强硬了,其实心里更是慌得很。

“大概不会到那个地步,他们现在也需要我们手里的这张执照,不然他们早就做出这一手了!”方宏显然没有那么担心,“算了,你去忙吧,等下我自己会回去!”

看着儿子走出门的身影,方宏摇了摇头,如果儿子争气点,如果儿子更有点本事……老人摇着头,站了起来,看着这个由他一手打造起来的办公室,想到即将成为别人的资产,老人似乎一下苍老了十岁,头上那斑斑白发更为明显了。


美国,杰克逊维尔。

改变了装束与面貌的李晨曦坐在距离预定接头地点50米处的一间咖啡馆里,看着街对面那个显得很焦急的老头,似乎要存心折磨一下对方一样,根本就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

预定的接头时间是上午8点半,正是美国工人上班的时间,但是现在已经快10点了,李晨曦仍然稳坐泰山般的喝着他那杯绿茶。其实,他是在仔细的观察,要确认没有一点危险之后,才会去找那个老头。虽然他是特工,知道每次任务都很危险,但是他绝对不想在这样的私人行动中卖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当李晨曦确认周围的人都在流动着,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在半个小时之内出现两次之后,才放下了买单的钱,戴上一顶遮阳帽走了出去。虽然美国的北部地区已经是冰天雪地,但是在佛州,却是阳光灿烂,就如同现在中国的海南岛一样。

“艾迪逊局长,跟我来吧!”李晨曦并没有正面对着那个老头,说出这句话之后,就朝自己停在不远处的吉普车走去。

艾迪逊一愣,赶紧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追了上去。

汽车载着两人,很快就出了城,沿着南下的公路,一直保持着100以上的速度。

“艾迪逊局长,相信你已经帮我办好了需要的东西!”李晨曦戴着墨镜,虽然脸一直朝着前方,但是他却小心的观察着艾迪逊的表情。现在公路上并没有几辆车,后面也没人跟踪。

“当然!”艾迪逊那出了一个袋子,在空中晃了一下,又收了起来,“朱丽丝他们呢?我要先知道他们是否安全!”

“放心,他们很安全,而且过得还不错!”李晨曦掏出了几张照片来,丢到了艾迪逊的大腿上,“你看吧,现在可以把东西交给我了吗?”

艾迪逊看了一遍,这才掏出了那个袋子,但是并没有交到李晨曦的手上:“那你什么时候放了朱丽丝他们?”

“艾迪逊先生,你何必这么急呢?”李晨曦笑了起来,面具跟着他的笑容起着变化,天衣无缝,“我不是说了吗,只要我得到需要的东西,自然会放了他们,相信,你也应该相信我的诚意吧!”

“这……”艾迪逊大概还没有见过这么脸厚的人,“你怎么让我相信你不会杀人灭口呢?”

“很简单,我用一个中国特工的安全做保证!”李晨曦没有犹豫,“但是你也应该知道,得罪我,你并不会有好下场!”李晨曦拿出了那卷磁带,丢到了艾迪逊的大腿上:“这是我们的通话记录,相信你也没有通知别的人吧,如果我们不欢而散,相信,这卷东西,足够送你上秘密审判法庭了!”

“你……”艾迪逊一愣,没想到这人这么狠毒,“好吧,你说,还需要我做什么?”

“什么都不需要,你现在回去,只需要等我的消息吧!”李晨曦猛的踩下了刹车,帮艾迪逊开了车门,“请吧,相信不久之后,你就能见到你的朱丽丝了!”

看着开远的汽车,艾迪逊突然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等了半个小时,将那卷磁带揣好之后,才拿出电话来。

十五分钟之后,两架直升机飞了过来,还没有完全停稳,几名身着黑西装的特工跳了下来,向有点失魂落魄的艾迪逊跑了过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