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3/


元旦是国家法定休息日,除了站岗执勤的同志外,太行山基地的男女老少都可以享受一个喜庆的节日,难得睡了懒觉的大罗振华也在早上7点00分才起床,依靠神奇的玄玉功的功效,他感到浑身顺畅有劲,全然没有连续跳了五个多小时交谊舞的疲劳。当他到食堂吃早餐时,发现自己起床算早的,参加了昨天晚上各种庆祝活动的大多数同志都还在休息,只有一些夜间执勤的指战员在吃早餐,生活朴素的大罗振华除了在紧张地搞科研单时候需要炊事班专门送饭菜,在平时都是与战士们一样在食堂用餐,他还经常借这个机会与大家聊天,倾听战士们的心声,除了关心了解战士们的思想、学习、工作和生活以外,对于大家与自己亲人的通信联系特别关心,绝大多数时间都扑在科研工作上的大罗振华毕竟是新中国的重要决策者之一,对于普通老百姓的情况毕竟都是从报刊和内部参考资料上得知,实行新闻自由政策的新中国的信息渠道还是畅通的。不过直接通过这种交谈也能够得到许多基层群众的实际情况,从大家嘴里听到各地社会经济迅猛发展、老百姓日子越来越好的喜迅他的心里自然感到欣慰,但在这个刚刚由2000多年封建统治转化过来的新社会,不可能到处都是万事大吉、歌舞升平,而大罗振华最关心的就是各地发展过程中会遇到什么问题和出现怎样的矛盾,对于人民政府的办事是否公正廉洁、效率高低,初步建立起来的独立司法系统和法院人民陪审团制度能否真正实现公平公正等情况特别关心。

太行山基地政治部和各级政工干部当然是解决战士们各种问题和困难的主力军,大罗振华听到的情况一般也是通过政治部与地方各级政府和司法系统联系协调解决,大家都知道他工作特别忙,一般的问题都直接找部队的分管领导帮忙解决,不过大罗振华真心诚意的态度还是打动了大家的心,各地出现许多问题和不公现象还是能够从大家嘴里听到,许多重大政策措施的出台都必须充分考虑民意,作为新中国国防科技战线的领导人,他的重要民意信息来源就是部队全体官兵及其亲友的反映。两位罗振华从来没有准备自己充当青天大老爷,他们俩也从未有过直接干涉或影响司法系统办案的事例,充分借鉴异时空人类社会100年的民主法制实践经验和失败教训,早在新中国还在筹建过程中的时候,罗振华就大胆地把新中国的民主和法制制度的建设工作交给宋教仁、孙中山、章太炎、蔡元培等民主革命的先驱来主持设计,康有为、梁启超、严复、张之洞等非人民党的有识之士的意见和建议都认真吸取,而罗振华自己只是提出一些意见供他们参考。在新中国这个经历了2000多年封建社会的中央集权的大国,绝大多数老百姓的生活在贫困之中并且几乎都是文盲,自古以来就形成的“学而优则士”、“官本位”的传统思想的影响根深蒂固,老百姓往往希冀遇到开明的君主和“包青天”式的清官来为自己作主,而缺乏民主的意识,这种情况下怎样建立民主自由、公平公正、法制健全的现代化统一强国,绝对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许多事情需要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做,民主与法制制度的怎样发展和健全一直是大罗振华关心的问题,“伸张正义、扶贫帮困”还是要通过正常的民主法律渠道加以落实和解决。

今天早上他从近卫军一师一名普通战士那里听到的一件不平事让他义愤填膺、拍案而起。这名战士名叫姚乐宝,按新年算19周岁,出身在河南省驻马店地区泌阳县板桥区一户贫苦农民家庭,家里有包括祖父、祖母在内祖孙三代共有16人,自从1905年7月家乡解放后,家里分得了许多土地,日子一天天的好了起来,他也在1906年3月参军,7月份来到太行山。在10月10日他收到家里来信,得知了一个噩耗,他大伯的女儿也就是他的堂妹姚惠妮,9月18日下午在村边的小河边洗衣服时莫名其妙失踪了,带去洗的衣服凌乱地摊在石板上,家里人和许多热心的村民帮助寻找,直到第三天下午才在下游50多公里的河边找到她被河水浸泡得发胀的尸体,年仅16周岁、如花似玉、云英未嫁的年轻姑娘就这样永远地走了,一开始大家都误以为她是不小心落水淹死的,直到晚上家里人给换衣服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身体上有多处明显的伤痕,细心的伯母还发现她的下体也受损,肯定遭到了坏人的强暴,随后姚家连夜派人赶到区里报告,公安局区派出所的三名民警立刻赶来,很快确定这是一起恶性强奸杀人案,第二天县公安局刑警队也派人前来,通过一系列认真仔细的调查,案子在9月21日就水落石出。

主要案犯有两人,名叫张家虎和张家豹兄弟俩,其中哥哥张家虎在年前还娶了媳妇,他们是本村村长张成荣的儿子,张家不但是板桥区的最大家族,在泌阳县和驻马店地区也有很大的势力。张成荣本人就是一个吃喝嫖赌抢“五毒”俱全的浪荡子,耳闻目染之下两个儿子也成了小流氓恶霸,到解放的时候他自己家的土地也基本破败的差不多了,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起来以后,他反而成了最起劲的干将之一,加上张家家族需要他这个所谓的“贫苦农民”出来当挡箭牌和护身符,他们通过种种手段,在第一次村民大会上把他推举为村长,他的大儿子张家虎也当上了民兵队长。由于板桥区土改工作总队的队长张成雁本人就是本区张姓大家族的成员,他依靠自己曾经考取满清举人的经历并有在驻马店地区行署当官同学的引荐,混上了板桥区土改工作总队的队长的位置。他有意识地偏袒和包庇本家族成员,老百姓的许多不满意见都被他用种种手段压制住,虽然张家那些大地主的土地在土改中分给了贫苦农民,但张姓家族仍然牢牢控制了当地的大权,原来这些地主家的许多狗腿子摇身一变也成了民兵,有些人还混入县区政府和公安局,好在这些人普遍怕吃苦受累,没有人参加主力部队,最终往往是其他姓氏的青年人参加解放军主力部队,到边疆打仗,张家子弟却是留在本地为多。在土改中得利的张成荣对张家的大地主感恩戴德,分得土地的贫农特别是异姓贫农受到的各种压力一直很大,张家控制的民兵队自然成了张家的工具和打手,许多异姓贫农家庭的庄稼被人偷偷毁坏,摄于张家恶势力的淫威,许多贫农被迫“自愿”把土地卖给原来的地主。姚姓家族在区里人数不多,但在村里还是比较多的,大家数十年来深受张家恶势力的欺压,反而抱成一团,张家恶势力也不敢公然侵犯姚家的利益。张家两名恶少平时里干的欺负妇女、鸡鸣狗盗的事情一直不少,无奈上面有已经当上区长的张成雁作保护伞,这些恶霸始终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漂亮贤惠的姚惠妮早就引起张家豹的垂涎,他不但自己多次用言语讨好挑逗姚惠妮,还通过各种渠道向姚家提亲,知道他的流氓本性的姚家和姚惠妮本人都断然拒绝了张家豹的请求,张家豹自然怀恨在心,虽然表面上一切如常,甚至对姚家更加客气,但背地里一直虎视眈眈想要报复。本来出事那天与姚惠妮一起在河边洗衣服的大婶、姑娘有七、八人,都被张家兄弟派出的爪牙用各种丑恶手段引走了,姚惠妮根本没有想到张家两只虎豹在光天化日之下会干出丧尽天良的事情来,就在她准备最后清洗一遍衣裤的时候,张家虎和张家豹带着四名狗腿子扑了上来,可怜的姑娘连呼救都未能发出就被张家豹用事先准备好的毛巾堵住来嘴巴,这些流氓七手八脚把姚惠妮抬上马车扬长而去。这些人不敢把姚惠妮带回张家,而是带到下游20多公里河边的山林里,张家豹威逼利诱,企图逼姚惠妮就范,都被倔强的姚惠妮拒绝,恼羞成怒的张家豹狠狠地扑在她的身上,双手双腿都被绳索拉住的姚姑娘虽然竭力挣扎,还是无法逃脱这个流氓的魔爪,一直在边上虎视眈眈的张家虎也忍不住披挂上阵,苦命的姑娘被两只野兽轮番糟蹋,多次陷入昏迷,残暴的张家豹又驱使手下的四名蠢蠢欲动的走狗上前发泄兽欲,最后张家豹用毛巾将奄奄一息的姑娘活活闷死后丢入河中,妄图造成不小心掉入河中被河水淹死的假象。

由于张家兄弟不想多事,这件恶行张成荣等人并不知情,所以姚姑娘的尸体找到以后张家并没有有所动作,而派出所和公安局还是有一些富有正义感的干警,他们依靠姚家和部分村民提供的线索,迅速找到了重点怀疑的对象,加上张家兄弟带着走狗在树林里的动静让当地两名在不远处树林里方便的小伙子看见,这些线索都被及时反映到了破案干警们的身边,这个时候混入公安局内部的张家走狗才如梦方醒,慌忙向张家报信,张家两兄弟这才急了,妄图带着手下四名狗腿子出去避一避,被警惕的警察和群众及时发现,抓进了公安局。恰巧那两天张成雁正好出差在外,张成荣和背后的恶势力无法阻止正义干警的调查办案,在强大的功心攻势面前,张家的四名走狗首先顶不住了,一五一十交待了犯罪罪行,公安干警及时感到犯罪现场,提取了这伙流氓恶霸犯罪的证据,在铁证如山的事实面前,张家兄弟也不得不各自承认自己的犯罪事实。本来这件案件已经结案由公安局移交检察院,姚乐宝收到的第一封信中得到的情况也是如此,可是姚家老少左等右盼,始终没有等到人民法院开庭的消息,上县城一打听,听说张家兄弟俩全部翻供,案件退回来公安局,而后张家两只恶狼居然交保候审被放了出来,案件的主犯也变成了一名走狗。虽然他们怕引起村民的不满躲到了东边40多公里的驻马店城里,但消息还是通过公安局一些有正义感的同志传回村里,自然激起姚家老少和许多群众的极大不满,纷纷踏上赴县城和地区的上告之路。

姚乐宝在10月中旬接到的第二封信才得知这个令人气愤的消息,他立刻把情况向领导汇报,当时高先启正带着许多同志在刻苦攻关,事情最终由吴承光政委亲自处理的,他通过电话与人民党河南省省委书记、河南省人民议会议长兼省军区政委鲁兆麟联系,请他最百忙之中关心一下这个案件得审理情况,毕竟这是一名解放军战士的妹妹被残暴杀害的恶性案件,而罪犯的背后却有着厉害的家族势力作后台。虽然新中国从建国开始就实行“三权分立”的民主和法制,但创建新中国的人民党及其领导人在老百姓当中有着很高的威信,在各级人民政府的官员和公务员、各级议会的议员和各级司法系统的工作人员都是以人民党员占大多数,所以省委书记兼议长鲁兆麟同志的亲自过问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通过省监察局的认真调查,泌阳县检察院和公安局中的坏分子迅速被开除,张家两兄弟也再次被逮捕,新闻界也第一次报道这个案件,不过驻马店地区的报刊态度仍然暧昧和低调,并以帮张家兄弟开脱和说话的文章居多,显然张家家族势力对新闻界的渗透很厉害,而且这个时候两名主犯已经过有心人的专门训练,始终拒不认罪。检察院还是把张家豹和张家虎列为主犯告上了泌阳县法庭,张家及其背后的黑恶势力高价从上海请来了大律师,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可以颠倒黑白,张家又重金收买了一名走狗顶罪,陪审团、法院和证人当中也受到各种渠道涌来的劝说、利诱和恐吓,有的人顶不住称病退却,有的人甚至收受了贿赂,最后记兼议长鲁兆麟的亲自过问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通过省监察局的认真调查,泌阳县法庭居然宣判张家兄弟无罪,当庭释放,并判决那名顶罪的爪牙死刑。泌阳县检察院向驻马店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抗诉,又一场激烈的诉讼战将在驻马店城打响。

高先启从此次姚惠妮被害案引出的这么多丑陋表演,看到了解放才一年多的新中国,有许多地方封建地主残余势力的仍然十分猖狂、官员滋生腐败的危险和普通老百姓的弱势地位,说明我们的前进道路绝对不是一帆风顺的,需要扫除的障碍和险阻还有很多很多。由于中国革命的准备过程的不充分性,以及以李得胜为首的新中国领导人总是希望减小国内斗争和改革的力度,所以建国前后实施的土地改革总得来看是比较温和和平稳的,这样做的好处也很明显,就是尽可能减小了国内阶级矛盾对农村生产的影响,有力地促进了工商业的健康发展,但对封建地主和反动势力的打击力度明显减小,掌握着更多财富资产、人际网络和受教育基础的有钱人也更容易取得特区地位,罗振华也不是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各级人民议会实行各阶层比例制、各级人民党组织、人民政府、司法系统、国家兴办的学校和解放军优先招收贫困家庭子弟,就是一种对穷人占绝大多数的普通老百姓的制度支持和政策倾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封建腐朽势力总会以各种面目和形式跳出来表演一番。高先启吃完早餐后,明确承诺自己不会袖手旁观,他匆匆来到办公室,专门找来吴承光政委商谈他刚刚得知的这件案子及其背后产生的问题,当时吴政委还以为昨天晚上的舞会有直接效果了,高部长找自己想了解一些女同志的情况,没想到高部长只字未提基地的姑娘,而是详细过问上千里以外一名死难的年轻姑娘的情况,应该说这件事吴政委可是尽了很大的努力,每个月都要用电话与鲁兆麟书记联系,了解案子的最新情况,也正是鲁书记的亲自过问,才有泌阳县检察院和公安局的主持正义之举,所以高先启对于吴政委关心爱护战士的热心态度予以充分的肯定和赞赏。

在认真驻马店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将于3月2日开庭审理这个案件,高先启和吴承光并不想违背法律直接干涉法院的办案,但无所事事、听天由命、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态度不是具有正义感和同情心的两名高级干部所愿采取的,更何况已经可以感受到驻马店地区已经形成的利益集团和黑恶势力的猖狂,无论如何应予以坚决打击,他们为此认真商量了一个多小时,决定采取釜底抽薪的策略,扫除那些一直以来为所欲为、在背后干涉办案的封建势力和腐败分子彻底的打击。由于两人的权力所限,高先启又打电话给正在新图们考察工作的李得胜总统,向他详细讲了自己了解的这件案件的情况和背后反映出来的深层次问题,并提出来自己和吴承光两人的建议。同样富有正义感的李得胜总统甚至中餐都顾不上吃,就直接打电话给国家监察部部长主持工作的副部长杨度,把自己刚刚听来的情况详细地向他说明,请他迅速动用公开和秘密两条战线的同志深入调查驻马店地区和泌阳县的干部腐败情况,太行山基地也派出一些精干的干部携带先进的侦探设备予以配合。

杨度,原名承瓒,字皙子,后改名度.湖南湘潭人士,1875年出身,幼年丧父,早年在家乡读学颇有名气,后来投在著名的王恺运老先生门下学习所谓的帝王之学,受湖湘文化人本思想的熏陶.闲时做诗词文学,随着百日维新的到来,湖南作为新学的一个重要基地,也涌入大量新鲜的西洋文化科技,而作为青年的杨度先生也毫不犹豫的投身学习揣摩。百日维新虽然很快被慈禧太后剿灭,但其思想其文化其科学技术各个方面的精华,已经让朦胧的青年才子感受到传统文化和西洋近现代文化的差异,年轻的小伙告别家乡告别妻子,自费学习东渡日本,来到一个新的世界。青年杨度入东京弘文学院旁听,受留日学生影响,思想日趋激进。结识了黄兴、杨毓麟,参与创办《游学译编》.并深深的感受到日本在明治维新后蓬勃上升的势头,思考着其近现代各种文化哲学思想,并于其过去学习感受的国学传统思想结合起来,试图寻找一个理想正确的救国之梦。日本民族的立宪治国,或许就是他心中的第一个蓝本。但过去康梁等人仅仅以旧文人画个框架,那么杨度就开始试图一步步把框架系统化完善准备实施。晚清政府,常玩弄着各种稀奇古怪的伎俩,当大楼摇摇欲坠的时候,它便抛出个吃不到的蜜枣试图拉拢些人们延续会其生息。各种新鲜的事务与各种传统的东西杂乱无章的摆放在一起。为了显示政府准备立宪制法的诚意,清政府便设立了个经济特科考试来糊弄人们,但一心试图救国的青年们没有那么多心思来考虑慈禧这个王八蛋的用意兴高采烈的杨度似乎感受到了祖国清政府的新生命气息,参加考试并夺取了第二名,旋以涉嫌康、梁余党被通缉不得不再度东渡日本。他感于“国事伤心不可知”,作《湖南少年歌》写到,若道中华国果亡,除是湖南南人尽死。尽掷头颅不足痛,丝毫权利人休取。随后转入日本法政大学速成科,寻求救国道路。与陈天华、梁启超均而交往,因内根于帝王之学,外受英国、日本君方立宪制的影响,形成君主立宪思想。

当1905年7月李得胜领导的中国人民党发起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解放了河北、山西和山东省的大片土地,他所熟识的华兴会、兴中会和光复会地同志纷纷回国参加革命之际,他相信这场革命与义和团运动一样,会被帝国主义和满清王朝联合镇压,仍然坚持走君产立宪救国道路。让他目瞪口呆、匪夷所思的是,横空出世的李得胜领导的中国人民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全中国,帝国主义列强组织的“新八国联军”和满清军队转眼间就飞灰湮灭、土崩瓦解,光绪皇帝在1905年8月1日宣告退位,标志着统治中国数千多年的帝王统治宣告结束。这时候他急匆匆坐船赶回上海,通过陈天华的介绍他见到了年轻有位的李得胜,他认为中国不能没有皇帝,失去皇帝、实行共和的中国必然导致群龙无首、一盘散沙甚至军阀混战,还会导致占据着辽阔国土的满洲、蒙古、西藏和新疆的分裂,他竭力游说此时如日中天、身上还带着“天神下凡”光芒的李得胜称帝,梦想如果由一名汉人当帝王而立宪治国继续推行他的那套思想。有着异时空百年历史经验的李得胜当然知道杨度的救国梦想、为人和才能,他以耐心、真诚的态度和充足、严密的论证,说明在他的领导下,建立一个自由民主、中央集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完全可能的,两人为此辩论中国革命问题数次,轻易不服人的他被李得胜的气度才学深深折服,接受了李得胜的真诚邀请加入了中国人民党,尽管他还没有放弃拥戴李得胜称帝的想法,但能够全心全意把自己的学识才学用于工作之中,看到他这么忠心耿耿,李得胜虽然绝对不会逆历史潮流复辟帝制,但求才若渴的李得胜还是相信他的才华,把他安排到国家监察部工作,他的出色才能和业绩很快就在工作中反映出来,还兼任着监察部部长职位的黄兴也很欣赏自己这位老乡和朋友的才干,建国之时就把他提拔为监察部副部长,1906年6月又升为主持工作的副部长。

在杨度的亲自主持下,监察部两条战线的同志很快就行动起来,秘密战线的同志一般在各个部门和企业担任基层干部、会计、司机和保安等工作,他们对自己居住生活的地方的情况还是非常了解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那些平时作威作福、花天酒地、欺男霸女、贪污受贿的罪行被他们一一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很快各种有关驻马店地区腐败、黑暗势力的蛛丝马迹就一一露出水面,这些宝贵的材料迅速交到调查组手里。监察部公开战线的同志就是在花名册上有的、在北京部里工作时穿制服的干部,他们进驻驻马店和泌阳县绝对是秘密行动,当然河南省监察厅也秘密派出精兵强将一起参与调查,河南省国家安全厅和武警特种部队也派出人员进行保护,所有同志全部化装潜入,毕竟这里的邪恶黑势力手里也掌握着许多枪支弹药,在危急情况下这些反动分子也可能狗急跳墙、铤而走险,此次精心准备的扫黑行动绝对不容出错。从1月8日调查组秘密进驻驻马店地区以后,立刻投入紧张的调查之中,依靠先进的侦听设备和一些特殊手段,只用了一个多月,就掌握了整个驻马店地区错综复杂的封建势力的腐败关系网,为了不打草惊蛇,调查一直在暗中进行,几乎没有惊动当地的公安人员。不过也有少数一些活动引起别人的注意,如果惊动的是富有正义感、警惕性高的公安干警、解放军指战员、民兵和群众,在进行了必要的解释后都能够注意保密,并积极提供线索配合调查组的工作,人间还是充满正义的,那些黑恶腐朽势力的种种丑恶行径早就引起人们的不满,只不过暂时被压制住而已。对于极少数被惊动打犯罪分子,则采取特殊秘密手段加以解决并及时进行掩饰,适逢过年时节,这种果断行动没有引起连锁反应,整个驻马店地区一切如常。

案件情况反映到中央以后,让所有中央领导同志感到触目惊心,全地区被种种封建黑恶势力收买、贿赂的公职人员达1237人之多,其中许多人还占据着很重要的领导岗位,政府机关、司法系统和军分区都有,职位最高的是人民党驻马店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蒋云石,他涉嫌收受巨额贿赂并为黑恶势力保驾护航,驻马店地区行署专员李如刚,他本人就是本地区确山县人,家里是大地主,因此让他能够赴日本留学,得以加入了华兴会,回国参加工作后很快就到家乡工作,在他的操作下,他的家族“捐献”了大多数的土地,但家族势力得到完整保存,通过种种黑箱操作和黑恶手段,李家从国家和老百姓那里谋取了500多万圆的不义之财。这些腐败分子成为日益猖獗的黑恶势力的组织参与者、保护伞和无耻帮凶,泌阳县板桥区张姓家族的腐败情况只是冰山一角,整个驻马店地区牵涉到的黑恶势力人员超过1万2千人,其中民愤极大、犯有血债、欺行霸市、作奸犯科、贪污受贿的犯罪分子起码有3000多人。为了狠狠打击驻马店地区的黑恶腐败势力,中央组织了河南、山西、陕西、徐淮、湖北五省的武警部队和解放军地方部队共5万人马,为了安全起见,甚至前线的解放军指战员都没有使用过的、来自异时空太行基地的12000多件放弹衣也发给突击队员使用,太行山基地和军工厂家还提供了大量的汽车和摩托车,这些部队以军事演习名义完成集结,并在1907年2月17日(农历正月初五)深夜乘坐火车和汽车秘密开进驻马店地区,那些犯罪分子做梦都没有想到在过年期间会突然遭到天降神兵的无情打击,绝大多数流氓恶霸和腐败分子束手就擒,极少数犯罪分子妄图持枪反抗,很快被装备着先进的狙击步枪、自动步枪和特种弹的人民子弟兵消灭,神奇的放弹衣和人人佩戴的钢盔也发挥了奇效,此次驻马店扫黑战役共击毙土匪流氓和犯罪分子571名,抓获所有列入侦察范围的涉案人员12198人,而武警、解放军和公安干警仅有97名负伤,无一牺牲,创造了扫黑行动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