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三章 神州风云 第二十三章 博弈大洋

梦游者 收藏 6 213
导读:中华新史 第三章 神州风云 第二十三章 博弈大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094核潜艇里,原有的16枚体型巨大的巨浪-3型(DF-41)潜射远程洲际战略核导弹被他们拆掉了14枚,使原本紧凑而拥挤的艇内空间变得有些空旷——在这个时代,携带两枚带有8个分导弹头的远程洲际战略核导弹已经足够应付任何突发的情况了。原本由众多导弹占据的巨大内部空间,一部分变成了娱乐活动室,另一部分则放满了黝黑的各种形状的水雷。仅从那些水雷的粗糙外表就可以看出:工艺精致的潜艇内部设施与这些东西不是属于一个时代的产品。

核潜艇里的人员减少了近一半,到处是一片忙碌的景象,艇长王云飞镇定地坐在指挥仓里,下达着一道道命令:

“航行速度18节!”“与敌首舰距离保持在500米!”“上浮,潜深调整至90米、80米、......50米!停止上浮!”“鱼雷仓准备水雷!”“放!......放!......放!......”

虽然由于战斗的实际需要而减少了大量不必要的技术操作人员,但是整个潜艇仍然保持着无可比拟的强大战斗力。按照王云飞的命令,庞大的潜艇在海洋深处动作灵活,很快完成了姿态调整动作:潜艇始终在贝蒂上将率领的前锋舰队前方500米处,保持着与水面舰艇同步的前进速度,并缓缓向水面移动,如同一贴膏药一样,“粘”在了整支舰队的前面。一颗接着一颗的黝黑色圆球从潜艇里面顺序涌了出来,就象是一条正在产卵的大鱼。在迅速左右移动的潜艇后面,圆球规则地在海洋深处排列成一片,并迅速向水面上浮了过去。

核潜艇原来携带的6枚重型反舰鱼雷、6枚新型火箭助推鱼雷、32枚潜射巡航导弹、32枚潜射防空导弹等现代武器并没有拆除,他们只把原来的12枚轻型反舰鱼雷换成了苏鹏和钱曙光新研制的替代品。至于导弹等其它武器,他们现在还没有能力仿制。因为时间紧迫,这些替代品只经过了两次试验发射,就被他们搬上了战场。所以,对于这些反舰鱼雷能否达到现代反舰鱼雷的效果,王云飞一直放不下心来。

可是,为了保持他们在海洋里的绝对优势,他们只能把这些超时代的武器用到最关键的时候,所以必须首先使用这些替代品,并尽力保证这些超时代武器不被无谓地消耗掉。按照王云飞他们的想法,把它们留到“二战”爆发的时候应该更能发挥这些武器的最大效能。所以,先进的核潜艇也只好被这些人当成“水下布雷艇”来使用了。

按照预定的计划,对英国前锋舰队的“临时雷场”已经布完了,共施放了50枚磁性高爆水雷。水雷还没有抵达水面,核潜艇就已经迅速下潜,远远脱离了危险水域。然后,它又转到了英国主力舰队的水下,继续重复刚才的作业程序。

这种利用潜艇从敌人舰队下面放置水雷的办法必须满足个条件:一是水雷的数量要足够多,这就需要潜艇有巨大的容积;二是潜艇必须有高速度和大潜深,以躲避即将到来的爆炸冲击;三是水雷必须具有相当高的安全性,以防止因碰撞艇身引发恶性事故;四是必须考虑适当的气象、洋流等自然条件的配合。四者缺一不可。

布置雷场、阻住敌人舰队的前进道路,本来是这个时代海军对阵的常规做法,与陆军布置雷场的目的完全相同。但是,使用潜艇在正在前进的敌人舰队前面布雷却是王云飞的发明。此时的潜艇,不论是速度、潜深还是体积,都无法与094核潜艇相比,双方巨大的技术差异,才是王云飞制订这个方案的根本原因:首先是敌人无法发现核潜艇,因为现在对声纳的研究才刚刚开始,离投入使用还很遥远,水声器就更无法发现噪音几乎与海洋背景噪声相差不大的核潜艇了:其次,核潜艇的高速度和800米的极限潜深,完全可以保证它有足够的时间在水雷爆炸前脱离危险区域。

他们制造的水雷使用了类似于炮弹延时引信的微电子定时装置。水雷在处于安全状态的时候,不会因为碰撞等原因发生任何危险。当拔下定时装置保险插销时,水雷即进入引发爆炸的倒记时状态,应立即开始向艇外释放,倒记时的具体时间可以手动调整。当倒记时完成后,水雷内部的电子装置完成电路闭合、小型蓄电池开始工作。这时候,它才正式成为受钢铁吸引的磁性水雷。

与英国人发生的这次战争危机,完全是他们自己一手挑起来的。而挑起这次冲突的后果,却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之外。此时的英国,刚刚经历了长达4年零3个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英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战胜国,并最终打败了它的最大敌手德国、从德国和土耳其等战败国得到份额最大的殖民地,在中东得到了伊拉克、巴勒斯坦和外约旦,在非洲得到了坦噶尼喀和多哥的一部分以及喀麦隆的一部分,在太平洋上得到了瑙鲁岛,英国的自治领得到西南非,太平洋上的萨摩亚群岛和新几内亚群岛的一部分的委任统治权,曾经与英国争霸的德国海军也已势衰力微,曾经和英、美争夺市场的德工商业现在也一蹶不振。

从表面上看来,战后的英国风光无限、形势一片大好。但是实际上,英国的国力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受到了严重的损耗:死伤人员300多万、花费400亿美元、2000多艘商船被打沉,战后的英国从债权国变成债务国、缺少大量更新固定资本的资金、国内投资能力不足,美、意、日等国也大肆侵夺英国在世界各地的传统市场。因此,英国在战后初期并没有出现经济高涨,经济长期处于萧条状态。

从各种状况分析,昔日的“日不落帝国”已经盛极而衰,开始走下坡路了。这一点,张自强他们这些来自后世的人们心里非常清楚,所以他们才占领了威海卫和刘公岛,他们希望借助此次事件来试探英国人东方政策的底线。

可是,英国毕竟是目前世界上最强大的一个政治、经济和军事集团。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英国的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仍然是刚刚成长起来的张自强集团无法比拟的。尤其是纵横了几乎一个世纪的英国海军,其战斗力更是不可小觑。

威海卫事件伊始,法国率先表态“谴责菲律宾”,美国则因为经济利益的关系,谨慎地表示了“严重关注”。但是,美国海军却开始增兵夏威夷和威克岛海军基地,企图在菲海军失败之后好趁火打劫。日本则对英国海军出兵远东的消息喜出望外、欣喜若狂,立即开动国家宣传机器,连篇累牍地分析报道“英日同盟之伟大”,其狐假虎威之心态昭然若揭。

在菲律宾国内,孙中山及其同盟会成员也纷纷在暗中串联,准备趁着菲海军战败的契机,以战略决策失误为名,改组上议院军事委员会,试图一举进入甚至控制这个在他们眼里最重要的权利中心。孙中山等人的依据也很简单:菲律宾海军虽然很强大,但是却没有与世界第一的大英帝国海军相抗衡的实力,失败应该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必然结果。

对于这些“内忧外患”,张自强等人并没有任何担心,因为只要赢得了战争的胜利,所有的忧患都将迎刃而解。对于取得海战的胜利,他们没有丝毫的怀疑:即使真的实在无法阻拦住英国海军的进攻,他们仍然可以在中国南海或者印度洋上,使用核潜艇上的潜射巡航导弹,把位于马六甲海域的所有英国主力舰全部送入海底!

但是,这种惊世骇俗的举动并不是张自强他们希望的结果:那样做,只能提前暴露他们的真正实力。虽然他们不怕,却不能不考虑将来经济发展将会遇到的阻力。他们只能选择常规的战法,或者是这个世界上的人能够理解的战法,来赢得这次海战的胜利。为此,他们首先选择了第一种常规海战武器:普通的水雷!

首先是贝蒂上将率领的前锋舰队遭遇了灾难:突然传来的巨大爆炸声,把正站在“雄狮”号战列舰甲板上意淫的贝蒂上将吓得魂飞魄散!仅仅半分钟的时间,就有3艘战列舰、1艘战列巡洋舰、3艘巡洋舰和5艘驱逐舰与水雷接吻。由于“雄狮”号战列舰冲在最前头,它反而因为水雷的上升速度偏慢,侥幸躲过了这次灾难。

贝蒂上将拿着望远镜紧张地四处观察,却没有发现任何一艘敌人的舰艇!当又一艘驱逐舰在水线以下发生猛烈爆炸的时候,黑黝黝的水雷才从水里冒了出来,出现在贝蒂上将的望远镜里面。

“是水雷!上帝呀,我们竟然闯进了敌人的水雷区!这太可怕了!”旁边的参谋惊慌失措地叫喊起来。

“不要惊慌,小伙子!马上命令巡洋舰和驱逐舰把所有的扫雷艇马上放到海里去!”贝蒂上将看着一颗颗从水里突然冒出来的水雷,这位经历过无数次战火考验的英国海军上将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只有神秘的敌人才是最危险的,只要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敌人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只有短短的半分钟时间,前锋舰队的旗舰“雄狮”号桅杆上就升起了信号旗,并向后面的主力舰队发出了警报:“前方有雷场,请马上规避!”仅仅在3分钟之后,近20艘扫雷艇就被放入海里开始了扫雷作业。英国海军不愧是一支久经战火考验的部队,遭遇突然事件之后的行动迅速而有效,没有丝毫的惊慌失措。

但是,前锋舰队的警报却没有让杰利科上将的主力舰队躲过这场厄运:刚刚接到转舵命令的战舰还没有来得及完成动作,就被突然从水里冒出来的水雷包围了,然后就是接连不断的沉闷爆炸声:巨大的海上钢铁堡垒,吸引着所有磁性水雷不断地追逐着它们。

已经潜入到600米深海的核潜艇指挥仓里,王云飞从主动声纳显示屏上收回了目光,长出了一口气:用潜艇对英国舰队发动的第一次水雷阵攻击,终于侥幸成功了!

核潜艇在王云飞的指挥下,从600米海洋深处全速向马六甲西部驶去,在距离英国舰队5海里远的印度洋某海域停了下来,耐心等待着最后的战果。英国舰队一直处在核潜艇主动声纳的监视之下,但是让王云飞感到非常遗憾的是:在潜艇的主动声纳监视屏幕上,代表65艘大型舰艇的65个大蓝点儿,只消失了11个。最可气的是,所有的14艘战列舰和5艘战列巡洋舰竟然无一沉没!换句话说,这次水雷进攻的结果就是:没有击沉一艘英国舰队的主力战舰!

“看来,这次水雷攻击还是没有达到预定的战役目标啊。”王云飞遗憾地摇了摇头,随即命令道:“立刻靠近敌舰队,潜深150米!主动声纳立即搜索敌人14艘战列舰的精确坐标!将所有12枚轻型反舰鱼雷移入鱼雷发射阵位,准备发动第二轮连续鱼雷攻击!”

核潜艇如同一个巨大的水下幽灵,从150米深海迅速向英国舰队靠近。

“鱼雷仓立即开始注水!”随着王云飞的命令,2枚反舰鱼雷进入了鱼雷发射管,“嘶嘶”的鱼雷仓注水声在寂静的潜艇内异常清晰。

可惜的是,此时的英国舰队陷入一片混乱之中:侧舷装甲相对薄弱的12艘巡洋舰沉了3艘、33艘驱逐舰沉了8艘,65艘大小战舰几乎全部带伤!最惨的主力舰队旗舰“铁公爵”号战列舰的水线以下,被水雷炸出了六个大大小小的窟窿!现在,它仅凭借着变态的300mm侧舷装甲带和庞大的身躯躲过了沉没的命运,却因为汹涌涌入舰体内的大量海水而失去了机动能力。

杰利科上将看着各个战舰上面都在忙着堵塞漏洞的英国海军士兵们,气得咬牙切齿:因为这里是国际商船的航行通道,这片海域并不适合布设水雷。敌人的大批水雷出现得非常突然,让经验丰富的英国海军参谋们大费脑筋。最后,还是英明的杰利科上将做出了最接近实际情况的判断:这些水雷来自于水下!

“纯属天方夜谭!”一位参谋嘀咕着。

“胡扯!如果这是真的,这艘潜艇肯定先被自己施放的水雷炸沉!”另一位参谋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虽然大家谁都明白,杰利科司令官这是在编故事,但是,大家千万不要忘了:他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贝蒂上将对年轻的参谋说道:“命令所有驱逐舰,立即向方圆三海里范围内的水下施放深水炸弹!”

“是!”年轻的参谋敬礼后匆匆离去。

“但愿这水下真的有敌人的潜艇吧......”对于下达这个命令的理由,贝蒂连自己都没有说服。

接到命令之后,剩余的25艘驱逐舰迅速扭动着受伤的身躯,把深水炸弹发射架上的炸弹全部抛进了海里。“轰、轰、轰!”沉闷的爆炸声再度响成一片,收获的却只有少量被炸死的倒霉的鱼。

海洋深处,核潜艇上面连续不断的爆炸冲击波,仅仅让潜艇里的乘员们感觉到了一丝轻微的晃动:深水炸弹爆炸的深度是80米左右,它们产生的冲击波到了150米的距离之后,已经被浓密的海水把它们释放出来的巨大能量消耗殆尽了。

王云飞耐心地等待着最后一颗深水炸弹的爆炸,因为爆炸所产生的紊流会影响鱼雷的精确性。海洋深处终于安静了,他立刻下达了命令:“1号、3号鱼雷仓,发射!2号、4号鱼雷仓准备!”

发射管后部的压缩空气把两枚反舰鱼雷推出了发射管,鱼雷以高达55节的惊人速度向着敌人的战列舰追了过去。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数据,王云飞叹息着摇了摇头:现代反舰鱼雷的速度一般都在60节以上,最快的甚至达到了75节。可是因为制造技术和工艺的限制,钱曙光和苏鹏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把这些反舰鱼雷的速度提到了55节,而且还不是很稳定。

5分钟后,两颗主动制导反舰鱼雷同时与两艘英国战列舰接吻。强烈的爆炸轻易撕裂了战列舰原本千疮百孔的脆弱的装甲,战舰的龙骨被撕成了两断,两艘英国战列舰的舰体马上开始出现严重倾斜。

随后,本来已经停止发射深水炸弹的所有英国驱逐舰几乎同时反应过来,深水炸弹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炸鱼行动”:翻滚的一股股白色浪花,随着深水炸弹的爆炸在海面不断翻卷起来。“辉煌”的战果很快就出现了:这一次显然是碰到了鱼群,翻着白色肚皮的死鱼数量显著上升。

15分钟过去了,仅仅在深水炸弹停止投放后的5分钟里,又有两枚鱼雷击中了“铁公爵”号战列舰和一艘战列巡洋舰。于是,又是新的一轮“炸鱼行动”。而这一次,英国驱逐舰上的深水炸弹却快用完了!英国人的深水炸弹对于在150米深海里的核潜艇根本无能为力,这次战斗没有丝毫的悬念。

当核潜艇通过了马六甲水道,并来到了纳土纳群岛海域附近的时候,英国海军上将杰利科才最后确认完毕:战斗终于结束了!他统计了一下最后的战果:14艘战列舰沉了5艘、因无法修理而被迫废弃3艘、失去动力3艘、完好无损2艘、轻伤1艘;5艘战列巡洋舰沉了2艘、失去动力1艘、完好无损1艘、轻伤1艘;12艘巡洋舰沉了3艘、失去动力2艘;33艘驱逐舰沉了8艘、失去动力6艘;唯一的1艘布雷舰也失去了动力。

杰利科无奈之下,只好命令所有的驱逐舰承担起“拖轮”的光荣职责,拖带领着6艘战列舰、3艘战列巡洋舰、9艘巡洋舰和1艘布雷舰,悲壮地向新加坡港开去。

核潜艇里,王云飞在汇报英国舰队损失的同时,还使用短波频率向张自强发出了一纸告状电报:“本潜艇全体45名成员,特状告蹩脚军械专家钱曙光和苏鹏。现汇报与英夷第一次鱼雷战战果如下:本潜艇共发射由两位专家负责制造的轻型反舰鱼雷12枚,实际发射12枚;为保险起见,采用两雷同时发射,未使用四雷同时发射;最终结果:共命中9枚、因主动制导系统失效脱靶2枚、因机械故障自沉海底1枚。最后结论:该型鱼雷总合格率为75%;建议:对两位蹩脚军械专家实施高额罚款,全部奖励英勇战斗的全体潜艇官兵......”

今夜的新加坡,注定是一个凄惨的日子。

新加坡、马六甲和槟城这三个位于马来半岛的地方,从1826年成为海峡殖民地,受到英属印度当局的管辖。到1832年,新加坡成为殖民地的政府所在地。1867年4月1日,海峡殖民地正式成为英国的直辖殖民地(CrownColony),由位于伦敦的殖民地办公室直接管辖。

随着1860年蒸汽船的发展以及1869年苏伊士运河的开通,新加坡成为航行于东亚和欧洲之间船只的重要停泊港口。1870年前后,随着当地橡胶种植业的发展,新加坡也成为全球主要的橡胶出口及加工基地。到19世纪末,新加坡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繁荣。1873年到1913年间,当地的贸易增长了八倍。经济的发展也吸引了区域内的移民。到1860年,人口已经增长到80792,其中华人占61.9%、马来人和印度人分别占13.5%和16.05%,其他人种包括欧洲人,则占到8.5%。到1920年,这里的人口已经接近10万人,其中华人占67.8%。

海峡殖民地总督府的会客室里,只有英国远征舰队司令杰利科上将、参谋长贝蒂上将和总督弗莱明爵士三个人。杰利科上将的神情沮丧,贝蒂上将则是满脸的愤懑,而弗莱明爵士却是一脸的无奈。

“尊敬的杰利科上将阁下,小小的新加坡人口不过10万,实在没有能力在一个礼拜之内把这40艘战舰修理好啊!就是把槟城的修理工人都请来,我也实在无法完成这个任务,请您务必谅解我的苦衷!”弗莱明言辞恳切地说道。

杰利科说道:“好吧,那么如果我只要求修好8艘主力战舰,可以吗?”

中国的诗人说道:“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沾巾。”可是现在的杰利科海军上将却已经是欲哭无泪了:这仗还没有开打,甚至连敌人的面都没有见到,他的舰队就几乎丧失了战斗力!这让他如何向海军部的那些老爷们交代?

“水雷、鱼雷”,杰利科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两个名词。自从他参加海军到现在,水雷和鱼雷这两种与大炮相比根本就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东西”,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得到大英帝国的海军上将的“特殊”青睐。

杰利科纵横世界大洋近半个世纪之久,他并不害怕与任何敌人进行海上撕杀。即使是实力悬殊,他仍然会毫无畏惧。但是,这次他却是第一次发现:面对这些毫无规矩和章法的东方敌人,他竟然感觉到有些怕了!但是,为了大英帝国海军的荣誉,他决定凭借现在残存的海军力量,再与敌人做最后的一次搏杀!

弗莱明谨慎地回答道:“将军,两个礼拜之后,我把您的8艘主力战舰修好,时间不能再少了!”

杰利科不是不明白他的要求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但是为了报仇,他也只好难为这个总督了:“十天,尽全力争取十天之内完成,我不管爵士您使用什么办法!”

弗莱明的脸色非常难看,他犹豫了好长时间,才艰难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尽力争取吧。但是将军阁下必须为我做一件事,否则我仍然无法完成这个任务。”

“您请说吧,我尊敬的弗莱明爵士。”杰利科说道。

“就是钱的问题!我需要大量的金钱为工人们开工资,可是总督府没有那么多钱。这里的钱恐怕只够修理好您的一艘或者两艘战列舰,再多就不可能了,将军阁下!还有原料......短期内恐怕也无法解决。”

杰利科楞住了:“您有什么好主意吗?”

“是的。您知道,内阁会议已经决定在这里修建一个海军基地,基地的建设款和大部分原料已经到这里了。可是您知道,这是专款,我无权支配......所以......”

杰利科的眼前一亮:“我明白了,爵士!我立刻请示海军部,将这笔专款和原料转为修理费!谢谢您的提醒和真诚帮助,您永远是帝国海军的忠实朋友!”

听到这句话,弗莱明总督的脸色总算是阴转多云了:“这没什么,将军。我等着您的好消息!”将海军基地建设款挪做修理战舰的费用,这个海军基地恐怕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再次提上日程了。对于小小的新加坡而言,恐怕又失去了一次发财的机会。

至于修理战舰的问题,弗莱明总督早就想过了:无论是现在的荷属殖民地还是英属印度,他们的造船业都没有修理战舰的实力。有这个实力的,在东亚地区只有两家:一个是日本,另一个就是他们现在的敌人——菲律宾!

日本距离这里很远,何况还有菲律宾海军的封锁,他已经在心里放弃了这个打算。可是,他能利用菲律宾这个敌人来为自己服务吗?弗莱明总督的心里自有锦囊妙计......

“英国人的反应的确不慢!”看着刚刚离去的英国驻菲律宾公使朱尔典的背影,菲律宾外交部长刘思扬露出了嘲弄的微笑。当然,这种特别伤人自尊心的微笑,朱尔典并没有看到。

“哈哈哈,打不过就讲和,英国人还真是能屈能伸哪!”张自强笑着说道。

“这是英国人的缓兵之计!”南宫平说道:“他们确实需要时间去修理被云飞大哥炸出来的那些大窟窿啊!新加坡的情报刚刚送到:英国人正在大量招募造船工人、购买造船设备!”

李清笑道:“好啊!能让英国人大把地花钱,这是好事情啊!我要仔细琢磨一下,这笔小财究竟怎么发才算对得起这些英国佬!大家多提建议啊,好点子也能挣钱!”

段雨生说道:“大家先不要高兴了,还是盘算一下怎么处理国内的这些要抢权的同盟会战友们吧。自强虽然最近跟宋美龄进展‘神速’,而且也把这个联姻的意思告诉了孙中山夫妇,但是现在看来效果并不明显啊,只有孙中山本人好象有一点点松动的迹象。我认为,我们现在还是不要把胜利的消息让其他人知道的好,尤其是孙中山。唉,看来这次自强同志的感情算是白白牺牲了......”

李清也故意知心地说道:“三哥呀,兄弟们实在是对不起你呀!既然这种牺牲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们决定:从现在起,规劝张自强同志悬崖勒马,坚决不能让我们的伟大领袖栽在美人的裙下!三哥,我们以后绝对不会再以任何借口干涉你的爱情和婚姻了,我保证!但是,我现在觉得您跟宋美龄的确不是很合适,政治婚姻,一般都不会很幸福地!”

张自强收起了笑脸,气愤地说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说行的是你们,我听了,也做了。我现在对宋美龄感觉很好,是非常好!看我好了,有人疼了,你们又想来拆散我们!真够卑鄙无耻的,我不会再听你们的了!坚决不听!”

张自强说完,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哎呀,到时间了!我有事先走一步了,兄弟们对不起了。”他说完,急匆匆地向外面走去。到了门口,又突然回头说道:“大家放心,不该对美龄说的话,我一句也不会说!”然后,连门也没有关,一溜儿小跑地冲了出去。

段雨生笑道:“我看,这个半大老头子算是陷进去了。南宫小子,你知道他们去哪儿约会了吗?”

南宫平说道:“当然知道了,今天晚上他们应该去看电影了。唉,这个老张还真勇敢。我听暗中保护他们的同志讲,现在他们都进行到‘B’了!”

在他们那个年代,A是表示“接吻”,B是表示“拥抱、抚摸”,C是表示“上床”。

“真的?”“靠!”“整个一色鬼!”大家一起攻击起张自强的人品来......

在张自强等人的刻意隐瞒下,菲律宾并没有在报纸上宣传任何与印度洋上发生的战斗有关的内容。除了当事人双方以外,这个消息被双方政府有意封锁住了。既然菲律宾政府都不说,英国人出于面子就更不会说了。

英国远征舰队司令杰利科上将很快在新加坡收到了英国海军部的密电:“阁下的申请得到批准,请即刻按照预定方案进行。”

看到这封电报,杰利科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只要他得到完好的9艘主力战舰,他完全有把握夺取这场对菲律宾战争的最后胜利!

他想起了八十年前针对满清政府发动的那场“鸦片战争”:只要能充分利用好自己的优势,攻敌之所必救,就完全可以逼迫敌人投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