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98/


六月底要进行一年一度的半年工作总结,照例的,连队的训练抓的相当紧。不过,相比以前“老傅”时的训练,邓连长的方法要灵活了许多。不再是那种野路子的训练模式了,更多的则是现在常常挂在嘴边的那种“科学练兵”。比如说,现在我们进行长跑训练,为了提高大伙的体能,以前就是不停的跑,靠苦练来增强体力,但现在经常性的连队会组织大伙打个篮球,搞个对抗,运用种种大家喜闻乐见的体育活动来在无形中强化大伙的体能,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六月份对我来说,是难忘的一个月。连队五公里越野摸底所带给我的影响令我暗暗的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考核前让自己的体能跟上去,达到以前那种在连队还比较靠前的水平。但文化队两个月的轻松,已经明显令我的体能下降了不少。要实现这个目标,除了苦练,没有别的方法了。和“老傅”不同,邓连长并不赞成我们利用业余时间搞什么补差,他认为正常的操课和体能训练时间,如果好好的利用起来的话,已经足够了,不用去搞什么疲劳战。不过,如果你真的要利用课余时间去搞训练的话,他也并不反对。


班里的新兵们除了那个最小的张垒之外,其他几个兵素质都不怎么样。令我印象尤其之深的是一个驻马店的兵王希有。这个兵在班里是文化水平最高的一个了,听说参加高考时就错了几分没考上大学,后来就想通过当兵这个途径来考军校。本来对这个兵我印象是很好的。毕竟,同为喜欢读书之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的感觉。但后来的情况令我改变了不少以前对兵的观点。


为了实现自己强化体能的目标,那次摸底之后我就给自己制订了严格的强化训练计划。但是作为一个老兵班长都这样要求自己搞强化,相对而言,那些新兵们也就跟着我要遭殃了。这个倒是我所没有想到的结果,不过,这样也好。反正班里那几个新兵也确实没有几个素质像样一点的,让他们跟着我吃点苦也好。抱着这样的想法,我的强化之路开始了。由于以前自己长跑基础本来就不差,再加上在文化队虽然训练量比较小,但每个星期还是要跑上那么一次两次的,想恢复以前的体力,对我们这样的老兵来说,是很轻松的事情。不过,长期以来所接受的“苦练出精兵”的思想,却令那些每天早上提前半个小时起床跟我一起训练的新兵们吃尽了苦头。班里四个新兵,每天早上都要和我一样提前起床一起出去训练。因为邓连长说过,如果真的提前出去训练的话,就那半个小时,还没活动好身体就回来了,还不如不练,要练的话,就不用回来参加早操了。这个规定给了我们的训练很大的自由。每天早上提前半个小时把班里的几个兵一一给喊起来,然后自己在腿上绑上自制的一副沙绑腿,几个新兵每人用手榴弹袋装上四枚教练弹背上。简单的活动一下身体,就开始一次五公里越野的训练了。我自己倒没有什么,但班里的几个新兵看来以前在连队是没有搞过这样的强化吧。只搞了几天时间,竟然就受不了了。尤其班里那个王希有和另一个叫郭振伟的,第二天就开始叫苦不迭了。看着他们两人那个样子,我不仅皱起了眉头,难道今年我们班里就出来两个这样的兵吗?班里最小的那个张垒和另一个广东兵反而还坚持的很好。两下对比,令我对这两个兵的印象一下子变得坏了许多。不过,想想自己当新兵时的感受,我又控制住了自己想要发火的冲动。也许,该和他们好好的谈谈了。用自己当初的体会来告诉他们该如何当个好兵。


我知道王希有很想考军校,也许,这就是做他工作的一个突破口吧。毕竟,想考军校,名额是有限的,是需要连队往上推荐的,对一个军事素质一塌糊涂的人,连队是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的。趁着一个训练的闲暇,我找到了正趴在床头写着什么的王希有,把他叫到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两个人聊了起来。或许我当初的印象错了吧?看来这个兵还挺能说的,但愿讲的道理他真的能听进去。那些可都是我自己当兵以来的亲身体会啊。想要达到考军校的目标,不想吃苦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也许是思想工作真的起了作用,随后的两天,这两个兵的表现好了许多,但是就在我暗暗高兴的时候,我却发现,我依然错了!


坚持了两天之后,那种叫苦不迭的样子又出现了。看到这个表情,我突然明白了当初为什么“老阎”要那么严厉的训练我们了。当初在我们的身上不也经常出现这样的表情吗?想到这里,我不禁忍不住笑了起来。是啊,还说别人呢,自己当初不也这个样子?看来,想当一个好班长还真的是不容易。可是,也不能总是这样啊?我又不愿意象当初“老阎”那样的去对待他们。到底该怎么办?按照我自己所接受的训练思想来说,我是信奉“老傅”那一套理论的,“苦练出精兵”,这个道理在那里都应该是颠簸不破的真理。说实话,我们那批的九八年兵,随便掂一个出来,哪个不是素质很全面的高手?可谁又知道这个成绩的背后流下了多少辛勤的汗水?但总归“老傅”的那套苦练理论,在我们的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诠释,这已经足够了,足以说明这种方法的正确性了,那么,为什么不能继续采用它呢?想通了这个道理之后,我又一次的找到了王希有和郭振伟。一番苦口婆心的交流之后,看他们那好像很通达的样子,我有种很欣慰的感觉,我希望能通过自己的手带出几个真正的好兵来,但愿在我从军的第三个年头,我能实现自己的这个愿望吧。我希望我的兵是最能吃苦的兵,在我的眼里,一个战士,连一点小小的苦头都吃不了,那么,我相信他绝对不会是个真正合格的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