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3/


“总统,不好了!不好了!”袁世凯的亲信飞似的跑进了南京袁世凯民国政府的办公室。“怎么了!这么慌张!”袁世凯还不知道武汉失守的消息,自在的喝着新泡的龙井茶。“什么事情?坐下来赶紧说。”袁世凯问。跑进来的袁世凯的亲信没有坐下,小心翼翼的说:“大总统,武汉失守了。”说完,这个亲信发了一个长长的叹气。袁世凯原本右手还握着的茶杯毫无征兆的摔了下去,茶杯里面的茶水洒在了桌子上面,茶水打湿了桌子上的文件。袁世凯还没有反应过来,又一个对他来说非常不好的消息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面。“大总统,根据我方的情报,解放军的东北集团军、华北集团军、西南集团军总共11个军将近百万人集中到了长江北岸,随时准备跨江作战。”袁世凯的脸色已经惨白了,他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北洋六镇已经投入了一些局部地方的战斗,虽然有些局部的胜利,但是总体来说,他是失败的。袁世凯在南京还保留了2个镇的兵力准备在最后时刻逃跑所用,看来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不会这么完的,长江天险解放军也不是那么容易就通过的,还有长江南岸也有几百万的军队,绝对不会这么完的!我要拼一拼。去!命令长江南岸的防守部队一定要将解放军挡在长江一线!快去通知吧!”袁世凯的亲信得到袁世凯的命令后,赶紧走出了办公室的门去吩咐工作了。袁世凯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其实他的心里也是非常的不安,刚才他是貌似镇定的做出那些命令,这些都是自己安慰自己罢了。

由于北方兵团的存在,东北已经没有了与俄国大规模的军事冲突,所以中央军委决定将东北集团军也调到长江一岸参与渡江战役。这样的话,在长江北岸就有东北集团军的第1军、第5军、第9军,华北集团军第2军、第3军、第6军、第7军、第10军,西南集团军第16军,第17军,第18军共11个军部署在了长江北岸武汉至南京一线与南岸的北洋军对峙着。袁世凯在南京匆匆忙忙的收拾着各种文件准备在最后时刻逃走,他逃向哪里不得而知。


北京中南海

1915年的中南海和现在一样依然庄重和威严,在中南海的大门正上方高挂着国徽,两个手持56式自动步枪的武警在门口执勤。人民党军委委员、政务院总理和副总理以及各部部长几十人在中南海的门口等待一个人的到来。在中南海门口铺着红地毯,三军仪仗队在红地毯旁边站立着,军乐队在三军仪仗队的后面奏着解放军军歌,礼炮部队在距离中南海几百米处等待着。汽车的喇叭声从远处传来,所有的人都朝向汽车的方向张望。在长春一汽所有科研人员的努力下,中华共和国的第一辆红旗轿车出厂了。远处的汽车就是出厂的第一辆红旗轿车,一辆红旗轿车缓缓驶向中南海,有十几个武警乘坐着三辆军车在旁边守护着。红旗轿车缓慢的停了下来,一个工作人员走上前,打开了后车门。一个中年人从车上走了下来,在等待的几十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上前迎接的宋教仁,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两个人一起走了过来,宋教仁给那个人在一个个的介绍着大家,看得出来那个人非常的兴奋。最后宋教仁的脚步停在了我的面前。

“先生,欢迎回国。”我看着眼前的那个人说出了这句话。同时我将右手递了过去,他也将右手伸了过来,我没犹豫,将那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不愿再松开。我的眼里闪烁着泪花,我强忍着心中的悲痛。“是啊!我回来了!”那个人也说出了这句话。我也看得出来他的眼里也闪烁着泪花。

我收起激动的内心,说:“请先生和我一起检阅三军仪仗队。”说完,打出了一个请的手势。中年人在我的陪同下走上了红颜色的地毯,200人的三军仪仗队穿着绿色、白色、蓝色的陆海空军服手持53步骑枪,刺刀冲上站在红色地毯的旁边,军乐队也同时演奏着解放军军歌。我走在中年人的右侧,仪仗队就在我的左侧,将要经过陆军仪仗的时候,我喊出:“同志们好!”陆军和一半的海军仪仗队队员回答:“首长好!”通过中心的时候,我喊出:“同志们辛苦了!”剩下的仪仗队队员回答:“为人民服务!”中年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身子微微的一震又恢复了平静。就这样通过了仪仗队,军乐队也停止了演奏。我走上了主席台:“今天是1915年10月1日,中华共和国成立2周年的日子。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我们迎来了一位从国外回到祖国的尊贵的朋友!让我们再次用热烈的掌声欢迎孙先生从日本回到祖国!”场下又响起了长时间的掌声。这个中年人正是孙中山孙先生,他在“二次革命”以后就离开了大陆前往了日本,这几年我人民党率领解放军与袁世凯作战统一和解放全国的事情他在日本也相当的了解,在报纸上他也看到了解放军与日本海军的作战,他深深的感觉到祖国的强大,于是决定回国。结束完程序化的欢迎仪式后,孙先生在我和几个主要官员的陪同下来到了中南海会议厅,在那里我们将进行一个长时间的交谈。

会谈期间,我向孙先生介绍了大概的情况:我们的国家的权力是属于人民的,而行使国家权力的是人大代表。人大代表是由各地符合规定的选民选出,经过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最后每个省最后选出的全国人大代表将来到北京参与国家政权的建设。这就是人大代表制度,全国各地都有相同等级的人大。孙先生对这个还政于民的举措非常的赞赏。

接着建设部部长还汇报了一些基础设施的建设:在第一个五年计划内,力图把东北建设成为我国的工业基地和农业大省,东北铁路的建设已经完成,铁路贯穿东北全省。东北的公路建设也大部分完成。东北的原始森林地区在国家政策法规的保护之下。在“一五”计划内,其余各省的基础设施建设在解放以后也会提上当地政府的日程。

农业部部长继续作了汇报:在农业方面,由科学院成功研制的杂交水稻技术将全面的推广运用,提高亩产。政府不干涉粮食的买卖活动,粮价由市场来控制,政府宏观调控。政府收购粮食按政府制定的保护价来执行,不会让农民的利益受损。人大常委还确定了一个利农政策就是从此不再征收农业税,大大减轻了农民的负担。

在孙先生听到免征农业税的时候,大为感叹:“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得农者得天下。”中国的农民是最朴素的,当他受到一点点的恩惠得时候,就会对你万分的感谢。中国的农民是最可爱的,他不能受到任何的伤害。既然我们回到了这里,就要改变历史。得农者得天下,这句话无疑是当时最正确的。

教育部部长蔡元培先生向孙先生作了个简单的汇报:“总理,自从建国至今,在我们的实际控制区域内,实行了义务教育制度,只要年满6周岁就要进入国家办的学校读书,还有配套的《义务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来规范。从小学到高中,学生学习的费用都是免费的,由政府来负责。在大学期间,学费由政府负责80%,学生的家庭负责20%,学费是非常低的,绝对让学生上的起。主席曾经说过,以后要鼓励社会办学,但是现在仍然是国家办学,这是因为要有一个积累阶段。在北京的大学有原来的京师大学堂改建的北京大学,新建的清华大学,由长春迁到北京的人民大学,并且还建立了中国政法大学。原来在长春的国防大学也迁到了北京,培养军事人才。以后在各省都要建立大学,在我们的老根据地东北就建立了东北大学、吉林大学、沈阳大学、哈尔滨大学等等。”

孙先生一边听一边点头。

将近2个小时的会谈让孙中山了解了人民党领导下的中华共和国的与众不同。在后面的几天内,在我们的陪同下参观了天安门广场上竖立的人民英雄纪念碑,走进了刚刚落成的人民大会堂,还来到了故宫博物院参观了在那里展出的珍贵文物。当问及为什么还没有对公众开放的问题时,博物院院长是这么回答的:“故宫博物院正在进行整理和修缮,还有大量的文物需要我们进行鉴别,许多的展厅需要布置。博物院的保卫人员也在培训中。在一切就绪以后,故宫博物院将对公众免费开放。”

结束了几天的行程,我与孙中山进行单独的后面。“人民党的政策是非常符合人民的,确实比我所想的要好。我要重新建立中国国民党,参加下一届的政协会议,参与国家政策的制定与完善。”我说:“欢迎孙先生重返政坛,我相信在中国各支爱国政党的努力下,一定会使中国繁荣昌盛。”这次会谈过后,在1917年3月第2届政治协商会议上,以孙中山为首的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参加了政治协商会议,为中华共和国的历史画上了浓重的一笔。


1915年底,在我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的支持和帮助下,原云南总督蔡锷与李烈钧、唐继尧在云南通电讨袁,宣布云南脱离南京袁世凯政府统治接收人民党管辖。他们向贵州以及广西、广东进兵,北洋军节节败退。我也在北京发表了《对反革命分子的最后一战》,号召人民将反袁斗争进行到底!在这篇文章的最后一句,我引用了毛主席的一句诗句:宜将胜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