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二部(原始稿) 751-760

中悦 收藏 14 132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二部(原始稿) 751-76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751


负责台湾工作的政治局委员*主任汇报说:


1998年,李中岳到天津,与天津台办的同志讲了对台工作的6点经济纲领,现在看,这是他提的国家统一经济纲领的雏形。可惜天津的同志记住了三点,整理以后报了上来,那时我们就开始注意了。


第一点是开放台湾农产品、水果进入大陆,给予税收上的优惠。台湾农民是独派势力的主要社会基础之一,让农民从大陆获得经济利益,就不是挖台独的墙脚,而是挖台独的地基;


第二点是开放大陆的工商业者、农业万元户以至百万元户们去台湾商务旅游。这不仅是争取台湾旅游业的经济利益与我们一致,更重要的,是放出这些基层工农商业者去台湾,大家借旅游之机必定大谈生意,机票旅费花了,怎么会不想办法在本业生意上收多少倍回来,这些人都是他们本业生意的高手,这一去台湾犹如水银泻地,寻缝觅隙就与他们的同行谈到一起,大大小小几十万件生意之桥搭成了,台湾那些没有钱到大陆投资的小工农商业者就在经济利益上与大陆建立起千丝万缕密不可分的联系,此后他们必然要求官方在政策法律上处处给予方便,如果碰到一向封堵两岸经济联系的台湾当局挡了他们的财路,他们就会把白布条往头上一缠,跟台独势力干起来了。


第三点是在台湾发行房屋固定财产战争险。两岸保险公司结合国际大保险公司的再保险,投保人的房屋等财产如果不幸在战争中遭到损坏,可以获得保险赔偿。


险单上注明一个中国的原则,以及有关的政府不妨碍条款。


台湾民众的主要财产就是房子,许多人因20年供房合约而如履薄冰保住职位饭碗,陈水扁的台独步伐招致战火,将难免化众多民众的房产为瓦砾。所以,这样的条件保险单将获得绝大多数台湾民众的认同。台湾的大企业会乐于参与保险。巨大的险费收入将成为统一力量的可观收入。


这是以切身利益保险形式进行的统一公投,其结果,必然集合大多数民众到统一方向上来,而避免了战争,巨额赔偿也就不会真的成为现实。


752


*主任说,从1998到2005,有主客观条件还不完全具备的因素,也有我们对国统经济纲领还没有提升到基本战略的高度来认识的因素。国统经济纲领的开始实施,是始于2005年。


从2005年起,我们尝试从经济基础上改变台湾政治力量对比的方法,先是在春节包机直航上做了一个动作,以切身利益强化了本来就比较倾向三通的台商资产阶级的趋向统一的立场。效果不错。我们从这个突破口继续扩大战果,把战场转到争取独派势力的群众基础方面,在国民党代表团访问大陆期间,打出了优惠台湾农产品、水果进口这张牌,以及开放赴台旅游这张牌。在台湾基层业者中间获得强大的支持,民进党政府进退两难,如果拖延阻挠则必定丧失其基本群众的支持,如果开放绿灯则在经济基础上开放台湾走向统一。



那个人在1998年在一些场合和通过一些文章讲,石油-能源的获取与争夺将成为今后世界大国战略围绕的中心点,也将成为现代高烈度局部战争和冲突的基础原因,这个趋势已经从2005年春夏开始成为国际共识。也为台湾各界高度关心。


2005年秋中日东海石油军事冲突态势表面化,摩擦不断,2006年,在中日东海油田区小规模军事冲突爆发,日本在美国的支持怂恿下猖狂进犯,我们在初战得手后处于大局考虑及时收束退了一步,避免了中美日大规模军事冲突的爆发。这件事引爆了台湾房地产业的剧烈动荡,并进一步危及台湾的经济发展。那时,我们按照中央的部署,向台湾人民及时推出了“中国公民财产战争险”,中国内地和香港的五大保险公司组成保险公司团,由新加坡的一家保险公司、欧洲的4家、日本2家大保险公司,加上美国3家大保险公司组成再保险团,推出国家统一概念保险,凡是填写了一个中国国家认同、承认自己是中国公民的保险单的,凭这份单子,其房屋等固定资产如因区域内战火涉及台湾而造成之损失,可以获得保险赔偿。房屋不仅是台湾人民的主要财产,也是他们的生产资本,大家都是把房屋土地押给银行获得贷款,以这个贷款从事各行各业的生产和经营,房屋土地财产一旦面临贬值,银行追缴抵押物保证金之下,台湾人民人人反对战乱,也人人希望获得某种保险以解决资本破产的燃眉之急。有人给保险,银行就能够放心继续承贷,台湾人的经营资本就不会被抽回,而若真的战争爆发,房屋被炸,也不会因此倾家荡产。


这个中国公民财产战争险推出后,台湾人民极其热烈的跟进投保,投保覆盖人口超过80%,形成一次实质上的国家统一公投。在这个经济基础上,我们辅以军事手段,在2006年的最后关头粉碎了美国背后支持的台独势力的“2006公投变宪”。并造成蓝营酝酿夺回政权、绿营完全分裂的政治局面。



今年春节期间,我们乘势推出两岸土地置换政策和相关条例。允许台湾人民以其持有的台湾土地置换开放的大陆土地,予以99年和999年两种占有权。


大陆沿海口岸城市土地和内地一些发展快速的城乡甚至山区、农业林业经济区、旅游经济区的土地价值正在快速攀升,从几千块人民币1亩到几十万上百万人民币一亩范围很大,


台湾城乡间土地可以按平均3万-50万新台币1坪来概估,即合约200万元人民币-3000万人民币1亩范围,台湾民间已经形成共识,三通迟早必行,三通将是台湾土地的最后一次升值契机,也只限于通商口岸附近,此外,台湾土地已经没有大幅升值的空间。以接近顶点的地换升值潜力巨大的地,对于台湾民众来说,投资升值价值自然无需多言。而且,台湾人民数十年来外移移民严重,除了基于发展考量,也是基于安全稳居的考量,这两种考量都能被置换大陆土地的方案解决。这一点远比两免三减税什么的有吸引力。土地置换案推出后,台独势力建立在本土土地资源基础上的经济势力基础被我们挖掉了,在经济和政治上台独党面临土崩瓦解。


对于大陆来说,在统一后去台湾投资、经商的需求也是巨大的,这几年大陆的圈地套贷款运动,许多人圈来的地压在手里,如果能够置换到台湾的土地,那么到台湾发展就有了根基,有了融资抵押物。


753


*主任说,土地置换政策自今年春节推出以来,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我们相应地做了调整。


台湾人民希望置换的土地之中,内地一些发展快速的城乡、山区、农业林业经济区、旅游经济区的土地基本都在政府手里,大城市土地中的半数也在政府手里,这部分掌握在政府手里土地没有问题,顺利完成了置换。台湾当局对于台湾人用其台湾土地换得大陆土地不予承认,正是这个不予承认,给予台湾置换者推动统一以求美梦成真的政治动力,建立在期望利益的基础上,大量台湾的土地所有者在对岸推动置换合法化的立法司法实务,泛蓝阵营掌握的立法院多数利用这个机会争取到基层工商业者和本土土地所有者的大量支持和选票,通过了一系列旨在完成土地置换合法化的立法程序。我们在土地置换文书上留下了生效的政治但书条件,在统一台湾大业完成之前,台湾当局的阻挠使得这些大陆土地未能在法律上将权利转让给台湾业者,但是,我们也采取了更有吸引力的“临时使用权”条款,就是在法定使用权利生效前,置换业者拥有对所述土地的临时使用权,临时使用权要收一些费,并且有时间限制。因此。台湾业者现在急于结束临时使用状态,这使许多原先属于“急独”的人转变立场成为“急统”。


台湾业者欲置换的大陆沿海口岸城市土地的大约一半握在一些个人和公司的手里,这些人只有10%手续齐备可以置换,但即使手续齐备,也只有50年使用权,所以我们按新加坡方式设计的99年和999年使用权使得这些手续齐备的大陆土地持有者也不具备置换条件。他们一般都接受政府回购剩余年限使用权方案,收回了一些资金。而政府的回购价格自然远小于置换到的台湾土地价格。


仅从政府财政的角度看,两岸土地置换让政府财政上大大收入了一笔非现金资产。


台湾业者欲置换的大陆沿海口岸城市土地的大约一半握在一些个人和公司的手里,这些人之中的90%手续不齐备,有三种情况:


754


一种情况是商品房开发用地,这些人拿到手里的手续不全,单证不齐;另一种情况是土地开发者们相互以转让手续不全的土地和房产置换抵偿相互间的债务;第三种情况是拿的是开发区土地或其它区域的工业用地,转为商品房开发用地的变性手续不能完成或者工业用地的取得手续也不全,或者在规定开发的时间内未能开发面临被收缴回去的局面,这三种情况,都是开发者借用土地为在银行套取贷款的手段,在中央采取措施之后,土地套贷款程序被打断,因此形成的上述种种情况。对这些情况,我们一般是采取国家先行依法收回土地用权、部分视具体情况酌予补偿的做法,收回后再与台湾业者置换。



这样,政府在法律上已握有台湾的大量私人土地,也在法律上拥有台湾全部公有土地。


这些土地为今天的局势提供了很好的政治筹码。


755


*副总理接着说,今天的形势下,国统经济纲领可以根据形势发展做出进一步的调整,我提3点:


1对所有拥护国家统一的人,无论他过去做过什么,私有财产都一律保留,既往不咎,


对于死硬的台独分子及其企业,没收其全部财产,在对国家统一作出贡献的人士中分配,对以实际行动支持国家统一的台湾军队官兵优先分配;


2拿出一部分台湾公有土地,在台湾配合统一进程的国军官兵中无偿分配。蒋介石到了台湾后,痛定思痛,也搞了土地改革,是赎买式的,其中官方拿到的土地在带过去的老兵中每人分了一块,成为这些老兵日后生活和发展的命根子,人的脚踩在自己的地上,心里就踏实,这些老兵成为国民党控制军队的基本力量。我们可以借用这个习惯影响,也搞一点这样的分配;


3台湾人民持有的新台币和股票等有价证券依旧有效流通,其中所谓国家公债改为地方政府公债,依旧有效;允许各界人士将手中的新台币、其它货币和有价证券兑换人民币,但是第一笔兑换要凭现在预填的一个中国国家认同的兑换申请单;


总起来看,这些做法的用意在于稳固成果和战后治理。


756


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接着讲了一点意见:



美国在过去几年一直在推动对台军售,我们也相应地制订一个政策,就是对方军队里的官兵,凡是将美军武器的重要技术、敌我识别码和其它关键软件硬件资料转移给我们的,我们以比技术市场更优厚的价格待遇予以报酬。这个政策直接取得了一些重要技术,更重要的,是美国军方自己产生了很大的疑虑,他们深知国民党军队中的统派力量和影响,相信中国军队之间毕竟血浓于水,出售武器给台湾是为了实现中国人打中国人,但是这个动作不能损害美军自己的安全,如果帮军火商向台湾卖了武器,结果部分机密技术和情报因此更便捷地流落到大陆的手里,从而危及美军自身的安全和作战效能,美国军方就感到得不偿失了。我们引而不发示形于人,造成了美方向台湾售武的自身顾虑。这个顾虑下,美方放慢了向台湾出售先进武器的步伐,同时降低了卖给台湾的武器的技术级别,这又反过来促成台湾的反对购买美国次级低效武器的呼声,加强了台湾反对购武的力量。今天的形势发展到这里,我们要兑现诺言,让做过技术转移工作的朋友们得到应得的东西。


此外,今天我们公开了一些政策,鼓励国军官兵将所掌握的美军武器技术秘密和武器装备出售给我们,价格就要参照其市场价格打一个5-8折。美国这几年卖给台湾的导弹、驱逐舰、先进战机和反潜机,大部分会经过这个折扣价再转到我们手里,里面还是有不少可以借鉴的地方的。


757


总理说,过去我们研究对台军事斗争战略,总是强调要快,要在美军来不及反应和增援之前拿下台湾。今天的形势下,我们反而应该在军事上故意放慢一点。在外部明朗的局势和压力下,促成台湾内部的变化。台湾自己向统一的方向靠拢一分,战后治理就会容易两分,整个中国的国家利益就会增进十分。



总书记站起来踱步,一边慢慢地说:


“现在是要放慢一点。煮熟的鸭子飞不了。四边都是我们的力量,我们现在用不着着急了。给台湾人民一点时间,多几个小时、多几天时间,让他们自觉行动,配合完成祖国统一大业。”



国防部长微微点头。心里在想,淮海战役进行之中,主席也曾经让平津战役的步伐故意放慢的。


现在对台湾的绝对优势已成,我们可以围而不打,促成和平统一,中华民族的代价最小,收益最大。


758


台湾这个下午的事情,比新加坡和东海那里还热闹。




缘起于美国要求台湾对香港、广州、厦门、上海方向发起“牵制性佯攻”“以打击经济稳定扰乱人心为目的”,陈水扁立即做出相应军事部署,但随即泛蓝立院党团在立法院召开紧急会议杯葛,理由是“撼不动大陆什么,白白搭进去台湾,此次绑在美国战车上”“大陆必然反弹,美国必然逼我购武,顷台湾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立法院内,民进党立委与国亲两党立委大打出手,先是茶杯满天飞,拳脚交加,最后椅子也飞了起来,讲台被掀翻,国民党立院院长王近平宣布休会。


这时,美军两个航母特混群在新加坡外海已被摧毁,美日海军大打出手,与中国演习舰队形成三方混战。国军中此时的主流意见是“看一看再说”。


陈水扁立即以三军总司令身份发布军令,连声督促执行,开始国军还有些磨蹭动作,但是上海东大空战美军F22与共军J12打成14:1的消息传来后,国军就不再动弹了,不是部队长找不到,就是装备管理员找不到。最后陈水扁三令五申要防长李之焕上将去了佳山基地亲自督促发射天弓中程飞弹,李之焕倒是去了,但是一去不回,半路车子抛锚,下车步行不远,就被一群来历不明的人劫持。陈水扁连连给空军司令部、海军司令部和陆军总部打电话,空军司令保证尽快出动,海军司令部说司令官去澎湖了,现在通讯故障,很快可以排除,陆军总长倒是满口答应,但是说陆军压根没有射程够得着的导弹,“军购的好事是从来没有陆军的份的”。


美军攻击上海的第一攻击波全军覆没、南线机群掉头的时候,台湾已经天下大乱。


台军中独派势力能够控制的飞弹部队一共射出8枚导弹,2枚攻击香港,3枚攻击上海,3枚美国制造的中远程导弹载着3吨多重烈性炸药高爆弹头飞向长江三峡大坝。但是,这些导弹都没有飞过它们射程的三分之一,就被大陆的拦截导弹、J11战机和机载化学激光器、陆基化学激光器击落。


759


对台独势力的导弹挑衅,解放军做出了回应。




驻福建的导弹旅发射了4枚大威力气爆弹,金门近海和澎湖近海各落两枚,制造了小型海啸,同时用电视台、广播电台播放了一些气爆弹攻击下新加坡东海岸20几条停泊轮船被击沉和气爆弹演习攻击下大片建筑物被一扫而光的经典镜头,加上美军克来星敦号战斗群和侵犯南沙登陆舰队遭到中共气爆弹摧毁性打击、日军第一航空联队在渤海湾口全军覆没的惊人消息,金门、澎湖两县的议会立即召开紧急会议,通过决议呼吁大陆不要动武,宣布本县为“不设防地区”,“庶几地方父老免受战火摧残”云云。


金门防区有一个营长表示一定要守土抗战到底,结果他那个营所在的泰武山挖空了山腹的工事,立即就遭到3枚10吨级火箭动力旋转深钻地弹的攻击,虽然只有一枚钻透了几十米厚的岩壁,但是空气燃料战斗部在山腹内的爆炸,把2个连和半座山都送上了百米高空,营部和机炮连所在山腹工事则挨了一枚钻地弹—次声战斗部,一百余人连一个电话都没打出去就完了。爆炸产生的强大冲击波犹如地震一样传遍了全岛,形成了效果强烈的说服力量。


随即,金门防卫司令部紧急用高音喇叭隔海喊话,这会儿不再是自由民主宣传战了,而是要求大陆“别再打了”“都是中国人,事情好商量”,澎湖也是类似内容,不过是用明语电台喊过来的。


760


多年来,台湾军队中的理性力量一直在冷静看待台海军事冲突问题,分析的结果,认为台海大规模军事冲突爆发的可能性是比较低的。


大陆方面一直坚持不放弃使用非和平手段完成统一大业,在反分裂国家法里更是明确界定了动武的条件。


而台独势力也一直叫嚣“境外决战”,摆出武力对抗统一的顽固姿态。


但是,最打不起的是陈水扁、李登辉等人的台独势力。


因为:


如果真的开打,军队就代替了民粹政治,而民进党至今并没有真正掌握台湾的军权。带兵是带心。李登辉只来得及换了上将、中将阶级的将领,下层官兵也有不少本土青年。中坚军官力量是支持统一反对台独的,属于外省人第二、三代的根深蒂固的地盘。不打仗,平时由得那些文人政客胡搞,只要开打,军人就说了算。


只要开打,就不会是想像的两军对战的情景。很可能出现的情景是:国军和统派力量独立提出自己的政治主张,两岸形成三方,边谈边打,大谈小打,政治战的色彩大于军事,较量的结果有两种可能:


一是大陆-台湾的统一力量迅速压倒台独势力,美军来不及部署,大陆也必然不会建立共产党政府,很可能是结合台湾统一势力建立一个中国下的台湾政权,那么国际社会承认既成事实,美国人就此顺坡下台,那自不必说;


二是大陆未能迅速搞定,美国人重兵云集,台湾统派势力分化犹豫,中美在军事对峙下双方剑拔弩张讲筹码论条件——美国人必然要求台湾人管台湾、大陆从台湾撤军,不使台湾被大陆占领,以能继续用台湾牵制大陆;而大陆要求台湾必须承认一个中国放弃台独、实质性构建大中国架构,这样,讨价还价的结果不会是别的,只会是一种结果:找双方都能接受的力量在台湾上台,那么这个力量也只有一个,就是国民党—泛蓝阵营。不管这个政权在中美双方虎视耽耽之下怎样行事,他也必然是按照确定的时间表和架构向统一明确走下去,步伐快慢条件调整而已。


无论哪种情况,台湾民众都就此明白台独走不通,中共不是虚声恫吓,战事一起,自己最大利益所在——房地产价值和工作收入会受到怎样的打击,即使公投,绝大多数的人也会摒弃台独。


就是说,只要真打,无论结果如何,台独势力都一定会丢失政权。


只要真打,台独势力或亡于中共,或让位于泛蓝,或被美国人作为筹码在与大陆讨价还价后出卖。


受损害最大的其实就是最反对的。因此可以判断:陈水扁等人最怕真打,在台独进程上虚张声势试探底线捞取选票之后,必然刹车、后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