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统全球 第一部 统一全国 第18章 太子主政

yxxrmy 收藏 17 9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78.html


第二天,我带上侍卫(典韦是侍卫长)前往何妃的丽芙宫面见父皇,因为这几个月父皇一直在丽芙宫度过。

一进丽芙宫,何妃的太监总管吴小本就拦住了我,趾高气昂地道:“不知太子到何妃娘娘这儿来干什么?难道太子不知道皇上在这儿休息么?”

我翻了翻白眼,无语中。这几年有意无意的整个皇宫最主要的侍卫竟都换成了我的特种兵,连父皇这几年也没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过话。虽然我是他唯一的儿子是不错,但我在宫中独大的实力让父皇也不想和我闹得不愉快。由于我讨厌何妃,不怎么到丽芙宫来,搞得她宫中的人居然敢仗着何妃受宠不甩我的帐,敢拦我,没死过!

身后的典韦在来之前已经得到我的指示,当下一脚踹了出去,口中喝道:“大胆!小小一个黄门太监,竟敢跟太子这样说话,想找死是不是?”

吴小本一下飞出去三丈远,“啪”的一声摔在地上,骨头都摔碎了。气得火冒三丈的吴小本挣扎着跳起来,不敢向我发火,对典韦叫道:“你这个小侍卫,胆子不小啊!敢在丽芙宫打人。来人啊,给我把这个小小侍卫拿下,关到地牢去,让他长长记性,看清楚这是不是他撒野的地方。”

等了一会儿,还没见动静,吴小本往门口看去,只见丽芙宫的十多名侍卫站在那儿一动不动,还拿着一副嘲笑的表情看着他。

吴小本更是气得吐血。其实这也不能怪他,父皇为了保护何妃,分了十多个在我这儿“抢”去的特种兵给丽芙宫。平时丽芙宫上下看这些侍卫的武功是极为了得,有一次十常侍之一的侯览在丽芙宫说了一句不敬之言,被侍卫门连侯览和他的侍卫在内全都揍得满地找牙。侯览的侍卫面对这批特种兵竟没一点还手之力,可见这一批侍卫的厉害。因此丽芙宫的人也开始威风起来,以为有了这些侍卫就可横行皇宫了。他们没料到的是这些人全是我的学生来的。情报啊,情报啊,要是吴小本早知道是怎么有回事,相信他可以免去皮肉之痛的,可惜他们丽芙宫的人都很傲,根本就没进行过这方面的资料搜集。

吴小本见宫里侍卫居然无视他的命令,就舍了我们,走到门口指着侍卫长胡明的鼻子道:“你怎么回事!叫你拿人你居然站着不动,吃了豹子胆了还是什么的,啊?”

我在旁边越看越气,没想到何妃得宠后连个小太监也变得这么嚣张,就算不知道我的势力,好歹我还是大汉太子,将来的皇上呢!太气人了。

我对胡明道:“给我把他拿下,打得他亲娘都认不得那样,看他还敢在我面前嚣张不?”

“是。”胡明应了一声。在吴小本诧异的眼光中叫上身后的侍卫把吴小本拿住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丽芙宫顿时响起了吴小本惊天动地的惨叫声,整个丽芙宫都听得清清楚楚。

此时父皇和何妃正在床上休息,何妃很享受似的爬在父皇胸膛上,父皇则爱怜地抚摩着何妃的秀发。似乎还有点温馨的感觉,不过我相信以父皇的体质是肯定不能满足何妃的,她只不过是装模作样而已。

吴小本鬼哭狼嚎般的惨叫把两人惊得从床上跳了起来。何妃正想责问下人,跟父皇一起来丽芙宫的张让已经跌跌撞撞地冲进房中叫道:“皇上,不好了,太子来丽芙宫了。吴总管居然去呵斥太子的侍卫,被本宫的侍卫打得已经快没气了。”

父皇知道皇宫里大多数侍卫都是我的人,因此并不奇怪,而何妃则一脸惊诧,问道:“怎么回事?我丽芙宫的侍卫打我的总管,怎么可能?你是不是看错了?”

张让奇怪的看着何妃,暗想在这明争暗斗的皇宫中居然还有人不知道太子的实力,还真是少见。又看向皇上,见皇上点了点头,才向何妃道:“这皇宫里包括丽芙宫在内的侍卫基本上都是太子训练出来的。”

“什么?我的侍卫不是皇上派来的吗?怎么会是太子的人?皇上,你要给臣妾做主啊!”何妃惊讶地抱着父皇道。

父皇一阵苦笑,他就是看皇儿实力越来越大,而且还在不断的发展壮大,虽然自己不知道多少,但治理朝廷肯定是足够了的。而自己身体越来越差,才不想打理朝政,想最后享受几个月后就把江山让给皇儿的。没想到自己搞忘了提醒何妃,一个小太监就居然去主动招惹皇儿,那不是找死么?不说那些如狼似虎的侍卫,就是自己见过的皇儿本身的武功就可以打得他满地找牙了。

“好了,呆会儿我叫皇儿给你道个歉,走吧,看看皇儿找我有什么事?”父皇抚摸着何妃的头安慰地道。

“皇上啊,你可要为臣妾做主啊!太子这么对待我的下人,一点也不把我这贵妃放在眼里,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啊!”何妃以为皇上这一段时间沉湎于丽芙宫,已经被她征服在她的石榴裙下了,因此不顾身份的撒娇道。

“够了!是太子大还是他吴小本大?你给我想清楚,不要把尊卑给我忘了,到时候皇儿生气就是杀了他也怪不得谁。”父皇虽然自己不行,但关系到皇家尊严的事还是不含糊的。

何妃被吓住了,她自从进宫以来,还从来没见皇上发过这么大的火,这一次自己吃了亏,本想找回一点公道的,不料却换来一阵呵斥。当下不敢再言语,默默为皇上穿上衣服后和皇上一起出去见太子了。

客厅里,我一见父皇,向他行了一礼。至于何妃,由于刚才的事情让我特别火大,因此理都未理她。

父皇见我连礼都不行,柔和地劝道:“皇儿啊,何妃娘娘毕竟是一堂堂贵妃,你怎可如此无礼呢。”

我无奈的向何妃行了一礼,并言不真意不切的道了个歉。何妃因为皇上刚才的态度,也不敢质问我,只默默地坐在一边瞪着我不再说话。

父皇见我向何妃行了礼后问道:“皇儿到这儿来是找我的吧?不知道是什么事还有你解决不了的呢?”

我一听父皇居然以这种口气和我开玩笑,顿时哑然失笑道:“是关于朝廷的事。昨天太傅卢植、司徒王允等人来找我,说因为父皇一直不上朝,朝中没个主心骨,已乱成一团了,想请我出来主持朝政。但虽然父皇在几年前就已经让我参与了批阅奏章,但这一次非同小可,事关祖制,所以我来问问父皇的意见。”

“这事啊!规矩都是人定的,也可以改嘛!我现在身体不怎么行了,脑子也不大好使,你就去主持朝中大局吧!相信以你的能力定能把朝政打理得井井有条的。”父皇对我主政早有准备,因此听我说完就同意了。

何妃一听这还了得,要是太子主政,他哥哥何进岂不要第一个遭殃?连忙插嘴道:“皇上,这可不行啊!你看太子才14岁,恐怕还不能打理好朝政呢,而且我大汉皇家祖制也不是说改就能改的,皇上三思啊!”

一屋子的人都奇怪的看着她,在我打了她的人皇上都没追究的情况下她居然还要来惹我,要阻挡我主政。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张让翻着白眼看着她,脑海里闪过一个词语:“白痴”。

父皇尴尬地向我笑了笑,转头对何妃呵斥道:“住嘴,朝廷大事哪容你一个妇道人家来插嘴,给我回房去,否则我把你打入冷宫。”

何妃一脸震惊,脸上现出焦急的神态,但也不敢再说话,只能恨恨的退了出去,悄悄找人给她哥哥送消息去了。

何妃走后,我和父皇又聊了一会政事,父皇把玉玺也交给了我,让张让明天陪我上朝,宣读父皇草拟的关于我主政的圣旨,就回何妃房中逍遥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