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是睡着的水 第六章 叛国者 79

狼牙2005 收藏 10 15
导读:冰是睡着的水 第六章 叛国者 7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80/


一辆破面包忽悠着就停在楼下面,墨镜宝哥开着车。不一会,从楼道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白色T恤和牛仔裤长发扎成马尾巴的纯情女孩。戴着咖啡色墨镜的女孩淡妆轻抹,背着书包穿着旅游鞋。墨镜宝哥立即看傻了,这个女孩一看见这个车就哭笑不得:"你就借来这个破车?!"

墨镜宝哥才知道这原来是姑奶奶:"我操!你怎么换了个人?!"


郑可慧冷冷看他,打开车门坐上去。墨镜宝哥傻傻看着她,郑可慧瞪他一眼:"不认识啊?!开车!"墨镜宝哥赶紧开车,嘿嘿笑着:"你穿这个最好看,特纯!跟大学生一样!"

郑可慧哼了一声:"男人,都是女学生情结!"

"以后你就穿这个吧?"墨镜宝哥嘿嘿笑着说,"带出去特有面子!"

"我警告你--傻鹰!"郑可慧冷冷地说:"穿什么是我工作性质决定的,我跟你之间是工作关系!所以你别胡思乱想!跟你睡觉是因为我也需要缓解压力,并不代表我对你有什么想法!"

"是是,工作需要就工作需要!"墨镜宝哥嘿嘿乐。--这个工作还真不错,有钱赚还有美女!抓就抓吧,反正也抓不坏!他开车拐出僻静的小街:"去哪儿啊?"郑可慧看着四周,淡淡地说:"按照我说的路走--记住,我现在叫孙南颖,广东佛山人,来北京学习表演的学生!"

车在市区东拐西拐,最后拐上郊区的公路。墨镜宝哥纳闷:"到底去哪儿啊?"郑可慧--孙南颖冷冷地说:"你别问了,按照我说得做就是了!"

开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拐进一个林荫路,再前面有一个渣子路。轰隆隆声音传来吓了墨镜宝哥一跳,紧接着树林当中的渣子路上轰隆隆开过一辆铁家伙。墨镜宝哥当即就惊了停车就要跳:"我操!坦克要开炮了!"

"没出息!"孙南颖哼了一声,仔细观察着过去的坦克。是一辆老59式坦克,没什么稀奇。只是车身上的编号写着的是"坦研027",不是单纯的部队编号。孙南颖深呼吸,已经距离自己的目标很近了。但是她明白,猛虎坦克是肯定不会那么大摇大摆地从这条路上走的。外形也不重要,因为图片都公布过,关键是性能参数和训练大纲。她看着坦克过去,坐在车里想着什么。

"我操!偷坦克卖钱?!"墨镜宝哥伸着脖子看,"老大,这个玩意可偷不走啊?铁也卖不了几个钱啊?"

"少废话。"孙南颖在紧张地思考着,"开车,这附近转转。"

车沿着公路开,轧过那个坦克专用的渣子路。在军事禁区的牌子前拐弯,接着开到附近一个相对繁华的小镇上。有穿着军装的青年官兵在买东西,军车也有几辆。孙南颖的脑子里面过着地图,知道这里的位置。她的眼睛在墨镜后面扫过路两边,敏感地发现并不现代化的小镇却有几个粉色招牌的发廊。她的眼睛从发廊门口扫过,有几个浓妆艳抹的发廊女在门口坐着抽烟招徕生意。她深呼吸,脑子在迅速运转着,闭上眼睛靠在座位上。

车在回去的路上开,墨镜宝哥开着车哼着小调。孙南颖的右手在握拳,又放开。开过无人的野山坡,孙南颖选择好了地方从背包里面慢慢拔出匕首。墨镜宝哥突然停车,笑着喊:"等一下!"

孙南颖一阵紧张,墨镜宝哥这个时候下车了。孙南颖不得不换了手枪上膛藏在身侧,墨镜宝哥下车就去路边摘野花。孙南颖诧异地看着他美滋滋抱着一把野花上来递给自己,墨镜宝哥嘿嘿乐:"送给你!"

"我?!"在身侧藏着上膛的手枪的孙南颖哭笑不得,"给我干什么?!"

"女的没不喜欢花儿的!我小宝长这么大,第一次想给女人送花!"墨镜宝哥有点不好意思了,"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女人!"

孙南颖哭笑不得:"你喜欢我?!"

"是啊,说实话我还真的没上过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墨镜宝哥嘿嘿笑着说,"还是你主动的,虽然你说是因为工作,但是今天你穿这身出来我就喜欢上你了!真喜欢你!"

孙南颖恨不得一脚给他踢出去:"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贼啊!"墨镜宝哥嘿嘿乐,"你是大贼我是小贼,反正都是贼!"

孙南颖气得话都说不出来,握着手枪的右手直打哆嗦。墨镜宝哥看着她很诧异:"怎么了?不喜欢我没关系啊,我只是喜欢你啊!送个花儿都不行啊?你要不喜欢这花儿直接扔了,没事!"他开车美滋滋哼着小调,孙南颖左手拿着野花咬牙切齿,右手在身侧拿着手枪打哆嗦。过了好久,她关上手枪的击锤疲惫地靠在座位上。

晚上孙南颖突然变得很温柔,墨镜宝哥几乎不敢相信。孙南颖似乎非常陶醉,甚至在高潮的时候流出眼泪。墨镜宝哥当然更卖力了,他根本就想不到在黑暗当中孙南颖几次把手伸到枕头下面去摸匕首。

终于都精疲力竭了,墨镜宝哥下来抱着孙南颖赤裸的身体感慨地:"哎呀我才算知道这辈子男人没白当啊……"他一摸孙南颖的脸,却摸到一手眼泪。他一激灵坐起来:"你怎么哭了?我弄疼你了?!"

"你为什么喜欢我?!"孙南颖咬牙切齿地问。

"我是喜欢你啊,你这么漂亮我不能喜欢吗?"墨镜宝哥很诧异。

"我不许你喜欢我!"孙南颖摸住枕头下的匕首恶狠狠地说,"说,说你不喜欢我?!"

"可是我是喜欢你啊?"墨镜宝哥更诧异了,"真心的啊?"

匕首在黑暗当中闪着寒光贴在了墨镜宝哥的脖子上,孙南颖怒吼:"说!说你不喜欢我--"

"可是我是喜欢你啊?!"墨镜宝哥哆嗦了一下但是很无辜地说,"你就杀了我,我也是喜欢你啊?"

"你不说我杀了你!"孙南颖咬着牙说。

"那你杀了我算了。"墨镜宝哥突然躺下翻身盖上被子睡了,"长这么大我还没说过这个话,杀了就杀了吧。这个世道喜欢都不能说,我活得也够不容易了。"

"你?!"孙南颖气呼呼地举起匕首,没想到墨镜宝哥真的鼾声起来了。孙南颖的匕首举在空中半天没下去,她稳稳自己眼中射出寒光又高高举起。墨镜宝哥磨磨牙,鼾声换了个节奏--确实累坏了!

孙南颖的匕首慢慢放下了,她捂着自己的嘴哭了。

一个小时以后,换了一身衣服的孙南颖站在床前。她拿着匕首呆呆站着,看着酣睡的墨镜宝哥。墨镜宝哥睡得心满意足,完全不知道死亡的危险就在眼前。

"你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说真心喜欢我的男人。"

孙南颖突然把匕首插好塞进提箱。她拿出一根烟点着,打火机没有灭慢慢伸向她手中的那张墨镜宝哥申请参加团体的签字申请书。纸烧着了,在她的手中燃烧着照亮她惨白的脸。

"也会是最后一个!"孙南颖把纸丢在地上,看着火焰慢慢熄灭。她转身提着自己的手提箱大步离去了,留下床上还在酣睡做美梦的墨镜宝哥--他曾经差点成为团体的成员和刀下之鬼,代号"傻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