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谍人生 序 人皮面具 序 人皮面具

*幕后人* 收藏 2 205
导读:间谍人生 序 人皮面具 序 人皮面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8/


加勒比海湿热的海风轻轻抚动着街道两边棕榈树的叶片,地面上升腾起一片热浪,扭曲着远处的景色。大街上几乎没有人,只有路边凉棚下的露天酒吧里坐着三三两两的游人。远处海边的沙滩上隐约传来海浪和孩子们的尖叫声。这是圣多明哥宁静的午后。

一大早,巴布克林银行就走进一位特殊的客人。身材修长,脸颊消瘦,带着一股忧郁的气质。白种人,但却有着一双黝黑的眼珠。客人操着一口浓重南美口音的西班牙语,递给值班经理一张一千万美元的转帐支票。要求一次提清,而且必须是现金。值班经理热情的把客人请进贵宾室,然后匆忙敲开银行行长的办公室。

“哦,上帝。老板,这是我经办个人业务见过最大的一笔现金交易!”这名叫奴皮亚的经理把支票放在总经理桌子上。

是一张最初由瑞士银行发出的转帐支票,上边密密麻麻的连续签名说明了这张支票的来历。作为美洲最著名的洗钱银行,行长清楚地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尊贵地史密斯先生,非常抱歉的提醒你。一千万万美金的转帐需要8个小时,您看是否改天来提取这笔钱呢?我们非常乐意为您提供免费的押送。保证这笔钱能安全送到你想让它去的地方。”行长带着值班经理赶到贵宾室,向这位特殊的客人提出中肯的意见。

“没有关系,我就在这里等,我不着急。你们是下午6点关门,现在是8点,瑞士时间现在是凌晨4点,还有两个小时就可以开始转帐。6个小时照你们银行的规矩应该是可以转好的,也就是下午4点这笔钱就能汇到你们总行的帐上。还剩下2个小时你们应该能办得好,对吗?”

这位被称作史密斯的客人对手续很了解,行长无法找理由推后。但很快又补充道:

“您说的很对。史密斯先生,我们大概能在下午5点左右提出现金来。不过”总经理顿了顿,看看史密斯的脸色,咽了口唾液,“不过,按照我们的规定,这笔钱我们银行要抽取15%的佣金。加上税款,您只能拿到780万美金。希望您能理解。”

“这没有问题,很乐意我能为你们的辛劳付出我应该付出的那份。”史密斯没有任何异议。

“好的,如果您不介意,那么请在这里等。有什么需要请叫我们的苏珊小姐,很乐意为您服务。”行长冲史密斯点点头,转身去办理这笔现金了。

方儒城静静地坐在贵宾室里,只是要了一杯咖啡。不时有银行的女职员从门口故意走过,借机看看这位有着诱人黑色眼珠的千万富翁。

方儒城心里很清楚,在这里等的时间里,外边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南美黑帮得到了消息。下午当他走出这家银行,迎接他的很可能不是干净的生活,而是那些不要命的黑帮的子弹。但是,在方儒城脸上只看到轻蔑的笑容。做为这个世界上顶尖的刺客,黑帮不是他考虑的重心,他真正感到烦恼的是现在正在银行对面教堂钟楼上等待他的“凶眼”。

凶眼是最近两年从墨西哥冒出来的新人杀手。在做第二个单子时就已经名扬杀手界。因为他抢在杀手劳尔之前刺杀了劳尔的目标。而劳尔此时正是佣金最高的杀手。很自然,凶眼的第三个单子便是劳尔。他成功了,他用了5天时间挖穿了劳尔的屋顶,在劳尔脑门上射出了致命的子弹。劳尔甚至没看到对手,就倒在自己的卧室里。5天时间里,凶眼只靠着一瓶水,在闷热的屋顶里活了下来。

凶眼是个偏执狂,为了目标可以不顾一切。是个对自己比对别人更残酷的家伙。他杀人的目的不是钱,而是虚名,这让很多杀手所不齿。但凶眼依旧按他的计划进行着,继续为雇主杀人,为虚名杀人。一年前,凶眼把目标放在了杀手界最神秘的人,方儒城身上。经过一年多的追踪,凶眼终于在加拿大跟上了方儒城,并一直穿越整个北美大陆,追到中美洲多米尼加的这间银行外。

方儒城很清楚凶眼要做什么,他要做自己10年前做的那件事:在银行外教堂的钟楼上击杀那个搅乱整个情报世界的最终刺客――张诚。

10年前,方儒城就是在那个钟楼的角落里用一颗9毫米口径子弹击碎了张诚的脑袋。从而一举登上杀手界最髙的台阶。

但是,他永远都不会了解。永远都不会了解自己当时击发那颗子弹时的痛苦!他只是把自己当成了毕生追求的最终目标。当成了脚下的那阶台阶!

风,慢慢活跃起来。随着海潮而来的新鲜的风,开始发动这座城市。已经过去了整整7个小时。银行还在转帐,凶眼也在教堂上整整晒了7个小时。说实话,论耐性,自己未必能比得上凶眼。方儒城喝了口咖啡,歪着头看了看大门,尽管他自己也在银行里坐了7个小时。

大门外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傍晚才是这个热带旅游城市一天的开始。没人发现教堂尖顶钟楼上的那支枪。

方儒城看了看表,四点三刻。叫苏珊继续加了咖啡,默默的等着。

凶眼走了进来。从他刚踏进银行,方儒城就感受到这个人身上浓重的寒意,并以此判断出这就是凶眼。尽管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这是个很干净的人,和张诚一样。看得出,他下楼前换了衣服,甚至还可能洗过了澡。白色西装外套罩在夏威夷衬衫上,身上散发出淡淡古龙水的味道。不像个杀手,倒是像个公子哥。

“你好。中国龙,这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凶眼很有礼貌的坐在对面。

“同样也是最后一次。”方儒城向经理挥挥手,示意没事。

“你是唯一一个被我杀之前和我谈话的人。”

“不甚荣幸。”

“我要的不是那一千万。”

“我知道。”

“其实我要的也不是你死。”

“除了这两样,我没有东西可以给你。”

“我要的是面具!”

屋顶的风扇在细细的转着,银行开始提取现金了。守卫集中到了操作室。大堂里只有静静地两三个人。

“你得不到。”停了半天,方儒城才说出来。

“所以我还是要杀掉你,像你杀掉那条蜥蜴一样。”凶眼继续他的偏执。

“费尼克斯,你不懂,变色龙不是我杀的。这不是你能得到的。”方儒城突然很想和凶眼像老朋友一样谈谈。

“还有一个小时,这个世界将不再是你的了。”凶眼说完轻轻起身走了。

方儒城慵懒地靠在椅子上,脸上流露出痛苦。人生的过程,彷佛就是轮回。面具,一切还是为了面具。

“史密斯先生,您的780万美元准备好了。”行长轻轻敲了敲开着的门。

“行长先生,你应该听说过黄金协议。”方儒城睁开眼睛。

“这——,我不理解您的意思,史密斯先生。”

“我愿意用780万美元和你做交易,获得面具的保管权,而且”方儒城从脖子里掏出一根项链,挂坠是一个东方佛像,三头六臂。

“而且,根据协议,我是唯一可以这么做的人。”方儒城把项链递给行长。

“这需要董事会的决定。”

“所以我要用780万和你做交易。如果你答应,你会活着消失在这个世界里,并享受那780万。如果你不答应,你会死着消失在这个世界里。”方儒城似乎变了一个人,脸上突然泛起一根根横肉,脸上的毛孔也变的粗大起来。双眼更是大了一倍。

“哦,不!上帝啊!你是变色龙!”行长瘫在椅子上。

“不,我不是。他被我杀了。”

行长死死盯着手里的项链,沉默了很久,

“我答应你。”

方儒城站在银行大门外一步的位置上,这个位置,从钟楼上只能看见他的脚,身体被门廊挡住了。

突然从大街南面冲来一部房车,凶狠地撞击着沿途敢于阻拦它的人或东西。就在车子快要冲到银行大门时,一声巨大的枪声传来。房车前盖上出现了一个大洞,接着车子像是撞在了石头上,车头栽了下去,腾空翻了几个跟头,重重摔在地上。枪声继续着,每响一声,车身上就会出现一个盘子大小的洞,伴随着血雾升腾,车里的一个黑帮劫匪也同时被粉碎了。

这是12。8毫米口径狙击步枪的威力。

枪声持续了很久才停下,银行门口的几辆车子都被打成了筛子。方儒城的电话响了。

“你可以出来了,就像那条蜥蜴一样。最好还学着点他优雅的步子。”凶眼咬着牙说道。

“你不明白的,凶眼,这不是重现经典。”

“出来!”不用电话,站在门口就听到钟楼上的嘶喊声。

方儒城挺了挺胸,肤色渐渐变深,最终成为亚黄色。深陷的眼珠也慢慢鼓了出来,是眉骨在下降。方儒城恢复了他中国人的面貌,再次仔细看了看手提箱里的那个面具,那张已被制成精美标本的张诚的脸!

“嘭——!”

最后一声枪击在城市中回荡了很久,林鑫开着车,从结队而来的警车中逆向穿行。后座上扔着一颗9毫米口径狙击步枪子弹弹壳。

“这是我最后一次开枪。”林鑫说道,墨镜下她那性感的嘴唇格外诱人。

“我还是没有张诚那么有决心,其实凶眼这点和张诚很像。”方儒城把手中的人皮面具放入箱子。

“这也算是个经典了,走吧。”

方儒城回头看着教堂尖顶的钟楼,一把黑色的狙击步枪从一支苍白的手中滑落,落在那如血的夕阳中。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