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近水 下部 <<水>> 第二章 山水之间有道光

林度 收藏 0 24
导读:远山近水 下部 <<水>> 第二章 山水之间有道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88/


连绵的大山,一条小马油路在群山郁郁葱葱的植被中,沿着山的走势九拐十八弯的向前慢延着。一段段出现在突起的山脊上和没入山拗中的路面,根本就不知道哪是路的起点,哪里是尽头。沿途一个个小山村被弯曲的小马油路串在一起,小马路承载着这些小村庄间的联系,也让这些小山村有了通往外面世界的门。这里是中国南方的一个小山县,一个叫做梅林的小山村就是这些被路串起的点中的一个。为什么起名叫梅林已经无从考证,这里没有杨梅树,更不会有北方的梅花树。传说故事里这里曾经有着成片成片的杨梅林,每年都会有很多鲜甜的杨梅让这里的村民享用,村民们也用心的照顾好这里的每一颗杨梅树。有一天一个美丽的女子经过,觉得口渴,好心的村民为她摘了一大碗的杨梅给她解渴,吃完碗中杨梅的女子满意的走了。可她是一座山里的蛇妖,不久就带着一批妖魔鬼怪再次来到这个小山村,霸占了整片杨梅林,不准村民再靠近这里。就这样被这些只知道吃树上的杨梅,而根本就不会去爱护这些果树的妖怪们霸占不久,杨梅林就一天天的在减少!后来,一个仙人经过收服这些妖怪,可杨梅林却全完了,于是大家就将这个村子起名为梅林,以纪住那些曾经在这里生存过的杨梅树,并用于告诫后人要懂得只有负出才会有收获的道理。可如果要是让人知道这个村子的第一家住户是在清未年间才搬来的。或许会对这个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一个老人编来说给孙子听的故事产生怀疑!可这些并没防碍纯朴的村民将这个故事再说给下一代听,让这个故事继续一代代的传说下去。因为这个故事是教人从善的。当地人都习惯的称这里为“扫帚坑”,因为这里的山势从远处看去就像一把扫帚,而这个小山村就处在“扫帚”中一个山拗里。这种简单的起名方式没有多诗意却显出村民的纯朴。在梅林村山谷对面就是一个,建在这山里难得寻到的小平地上的小镇,名为雅坪。虽然有一个雅字,却一点也不觉得这个名字有多少的清俗淡雅之感。从小镇雅坪到梅林村的直线距离只有2公里左右,村民要到镇上赶集却要在弯曲的小公路上盘桓40分钟的车程。可镇上一座中学却给了这些村民的后代走出大山的可能。

1993年6月27号,宁静的小镇一下热闹起来。三三两两的中学生从中考的考场一下涌到唯一的街上,稚嫩的青春给了这个宁静小镇一份动感。梅林村今天有三个学子就在这涌动的青春里。“小飞!下午是不是去游泳啊?”说话的少年叫曾起清,他正与同村的曾文根一起走向被叫为小飞的少年。“是啊!可东西怎么办?今天拿回家吗?”任渡问道,小飞只是他的小名。之所以有这么一问,是因为他们要去游泳的地方就在村镇之间,山谷里的一条小山溪,他们必须要走小山路先下到谷底,之后再爬上对面山坡到家里。一些生活用品是必须要拿回家了,毕竟下半年不会再回这个学校上学。

“算了,今天我们先回家,明天反正是集日,再来拿好了!”年龄最长的起清决定到。

“那好吧!班里开完会吃饭时再说吧!”任渡回答到,跟自己同班的同学一起走向自己班级教室。

下午三人轻装简行,穿过镇边一个村庄后就开始了这种在城里人看来有些险恶的下山之行。由青石筑成的山路在山坡上左拐右弯的盘桓着,对于三个从小就在山里长大的孩子来说,这种下山之路显得非常驾轻就熟,10几分钟就小跑着到了谷底小溪边。两个月来的紧张复习让他们对今天之行是盼望已久,二话不说脱了衣服就跳到水潭中。

一年四季常流的小溪,溪水清澈透底,高低错落的溪潭沿着溪流一路排开。溪水从一个潭中顺着石涧满溢到下一溪潭,有时涧高只有几十公分,有时却一下下落数米成为瀑布。长年冲刷而成的鹅卵石在潭底与水边随处可见。蓝天白云下,青山绿水间,时有小猴嘻戏树尖,时有飞鸟飞过云间。溪中有一温泉,商者在村中划出一块地,建起旅游渡假之所。这一切都在无形中改变着村民们的生活方式。对于从小就在溪谷中玩耍长大的他们,这里每个潭水深浅都早已了然于胸。小的时候就在窄小低浅的潭中练习游泳,长大了,游泳技术也高了,胆也就大了,于是就一点点的向更大更深的潭中涉去。用大人的话说游过溪中最大的潭人也就长大了。今天他们就在这溪中最大的潭中畅游,一条人行铁索桥从潭上跨过,连接溪流两岸,下方远处一座水电站轰隆隆的在为这地区输送着电力。

三人水中嘻戏玩耍,不觉时日已过。一片乌云将太阳遮蔽,靠天吃饭的农民从小就会教会小孩如何看天,三人顿觉雷雨将至。起清犹先上了对岸,文根随后,只有刚才为躲避两人水中“施虐”而逃往这边岸上的任渡还坐在水边,乌云刚来还不至于马上就下起雷雨。

“小飞!快过来吧!把衣服都拿过来!”起清对着任渡喊到。接着就走入对岸由两块大石靠在一起形成的空洞里。

任渡站起身将三人脱弃于岸上的衣服卷成一团顶着头上,正欲涉水对岸,一声炸雷让其混身一震,手中衣服不觉落入水中。他拼命用手护住,但还是有两条不幸的浸到水中。被如此突然的一声炸雷震的还有点发愣的任渡立在水边,看着正顺水漂去的衣物,没有急于去抓。“喂!!你们快看这是谁的衣服啊?怎么到处扔啊?哈哈”任渡说道。

走了石洞中的两人赶忙跑出来,“喂!你快捞起来啊!待会我穿什么回家啊?”看到水中正漂去的是自己的衣服,起清大声喊到。

“捞起来你还能穿啊?要下雨了,没有太阳晒不干”任渡做着解释他为什么不急于捞起来的原因

“那总比光着身子好吧?你快点过来吧”说着起清搭着文根的肩转身走回洞中。空中雨珠开始掉落,“真邪门!这么快就来雨了”任渡嘟嚷着快走两步将水中衣物捞起。

“轰....”又是一声炸雷!

“小飞!你倒是快点啊!衣服都湿光了.....”看到洞外越来越密的雨珠,两人在洞中喊了几声,见没有反应都觉奇怪的跑出洞看个究竟。对岸的景像却让两人惊愣在那里!任渡混身发黑的躺在岸边,头发和穿在身上小短库还在冒着青烟,衣物撒落一旁。两人赶紧游到对岸,看到躺在地上的任渡张着嘴,口中冒出徐徐白烟。惧怕让两个幼小的少年顿时手足无措。稍时年长一些的起清才反应过来,背起任渡爬山小坡到铁索桥上,飞奔着冲过不停摇晃的桥面。下方的水电站是他们在这里现在唯一能找到大人的地方。

“救命啊!救命啊.....”一声稚嫩清脆的呼救声让水电站里的两个工作人员从机房走到门口,起清背着任渡因紧张和跑的过急,失力摔倒地上,后边的文根光脚踢到了石头,脚姆指流着血一步一拐的跟了上来,两个大人赶紧冒雨跑过来将三人领进机房。

其中一个用手指探探放在小床上的任渡的鼻尖,发现还有一些呼吸,再用脸贴着胸口听听,却让这个工作人员张大了嘴巴!脑中本就不多的医学常识让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小孩怎么这时候心跳会这么急促有力啊?这哪像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啊。前不久听说上游有个人用炸药炸鱼时不小时把手给炸没了,难道这几个小孩是从哪偷了炸药来炸鱼,也不小心被炸到啦?可刚才没有听到有爆炸声啊,再看这个小孩身上除了发黑也没有一点伤口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开口的严肃的问站在边上担心的小孩。

“不..不..不知道啊!可能是被雷劈...炸的吧!”文清赶紧回答,看到混身发黑的任渡,怕说的不清楚,就把劈字改成是炸!

两个大人也从未见过被闪电劈中的人,真不知道这小孩说的是真是假,“我看,还是赶紧把他送到镇上的医院,你留下来,我去吧!”刚才替任渡做检查的那位抱起任渡对另一个说道。

.......

回到家里的任渡,身上除了还有一些地方有些乌青外,全身上下没有一点伤痕。只是整个人傻傻的,一句话也不说(另一个时空的丁力:小子!你可千万别成猪头啰!),村里人是来了一拨又去一拨,都觉得这小孩被闪电劈成呆子啦!看着一天到晚坐在那一动不动的孙子,慈祥的奶奶流干了泪只是一个劲的叹气。两天后,在外经商的父母赶了回来,在路上就一直流泪的母亲见到孩子后抱着任渡:“孩子啊!你这是怎么啦?...你可别吓妈妈啊!这孩子怎么变呆了呢?”被妈妈抱的有些无法呼吸的任渡还是一言不发。

第二天一早,父母就带任渡到市里求医,医生给他做了全身检查后,得出的结论是:病人身体状况很好,脑部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我这里给你开点药,你们拿回去先给他吃吃看。接着就是开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药(医改实在是有必要,连小孩都不放过!)。接下来的10天依然一点也没改变,除了已经被吃的差不多了的药,父母决定明天再把小孩带到市里去看病。吃过晚饭后,父亲跑回房里整理生意上的帐目,一直坐在厅里的任渡慢悠悠的站起身走到父亲的房间:“爸!我想跟你谈点事....”听到儿子终于开口说话,有点被吓到的父亲张大了嘴巴“嗯....哦...好啊!好!好”但接下来儿子的一番话,却让父亲张大的嘴巴再也没合上过。他说话的语气、逻辑性和知识面,都让父亲无法相信这是从一个才16岁的孩子口中说出。

父子间的交谈持续了一个晚上,期间发现儿子开口说话的母亲曾数度进来,都被任渡礼貌的“请”出房间。满心欢喜的母亲和奶奶在门外等了一个晚上!当第二天一早母亲再度闯入房间叫他们吃早饭时,父子俩这次都站了起来,眉宇间透出各不相同的神气。吃过饭后爷俩就坐车离开这个小山村,不过这次他们不是去市里看病,而是去上海。几天后俩人再次回到家里,体检通知单也到了,任渡被一所市里的职校招收,这是农村人要变成城里人的一个途径。仅管农转非要拿出一万多的特别费用对很多农村家庭来说是一种负担,但对于任渡的家里来说这一点并不成问题!




小作:这一章其实只要一小段就能交待清楚,这是小作对曾经的一段童年时光的一种留恋,但不是将小作的经历带进文中。 在时间与空间的安排上,小作一直都受着折磨,太早了很多时机都不成熟,太迟了又会错过时机!设定在93年开始和将任渡定为16岁,是为了后作的发展留下空间,同样的,让任渡去读职校也是为了情节需要,这种需要后作中会慢慢描述给大家。或许他应该去上大学,可上大学就要面临高考,那他又将错过三年。在之前的章节中,小作自己发现不管是什么人物什么性格在语言表达方式上有一些雷同,后作中将会注意这点!小作觉得现今媒介的发达,对人们在性格形成上造成了一些影响,小时候你会学影视里的英雄,长大点可能就去模仿古惑仔了,再加上时不时的崩出几句网络语言。让我们这一代人都变得有点雷同,像“这种话是不可能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这样的话已经很难出现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口中了,谁都有可能说出一些别人认为他不可能说的话,就像是虎毒不食子,恶棍也能是孝子一样,存在着多面性。说这些还是想为小作后面可能出现的不足之处先行打个圆场!呵呵!!!!!!!同样也欢迎有空的达达们来共同讨论这个问题!感谢你们的支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