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街头(我和我的黑白道朋友们之二) 我和狼群的故事 42.烂西瓜脑袋

wh0440 收藏 1 1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


当马俊超一伙来到汪源县时,那个白毛的狱友冯老大和刚子已等候多时了,冯老大出狱不久帮着马俊超代销了部分走私电脑发了些横财,那些电脑是从日本从海上到朝鲜的再通过马俊超团伙转销到内地。

由于是在最繁华的夜市杀死了人的案子,边城政法委也重视了起来,要求公安加大抓捕力度,很快在边城公安的要求下汪源县当地公安也封锁了各主要出口,不知道实情还以为是为了抓马俊超的呢,这次抓九狼,当地公安也下了点力气,很快在一个医院里得到线索,当公安去抓捕时,医院里的床位已没人了,一摸被窝还热的,窗户开着,公安以为九狼跑了。其实这只公狼很狡猾,他并没有马上跑开,而是一个人悄悄地躲进了女厕所,在厕所里呆着等没动静了才出来,出来时正碰到一个漂亮的小护士要进去主便,把那个小护士吓了一跳,不过当时九狼因为正穿着住院服,那个小护士以为是患者才没有多怪。但这个王八蛋这时来了兽欲想非礼这个女护士但这毕竟是医院而且又是紧急时刻,这个色狼在女厕门口如同欣赏交响乐一般陶醉地听了那个女护士小便的声音后舔着舌头拐着腿溜了,走时心里还变态地想象着下次如何强暴那个小护士的情景。

但毕竟这个九狼被李伟砍得不轻,他的膑骨几乎被劈成两半,如果不静心好好养伤并及时换药护理很有残废的可能。这一点,在九狼刚来医院时大夫就说得很清楚,于是九狼想到了去汪源县下属的六个乡镇就医,但这个想法马俊超也想到了,因为在边城时有哥们儿因为非法事件受了伤为躲公安追查,他们老早就学会了这一招,甚至还想过建立地下医院的想法,但因为打架受伤的事情不总有的才没有再付诸实施。马哥让冯老大帮忙让他的小弟在各乡镇医院盯稍,不出三天那个九狼一定会出来换药或复诊的。而且他受了伤不可能再外逃,再说公安已在各出城路口设了查点。

“必需在公安之前抓到这个傻B!”马俊超对兄弟们这么说。如果被公安抓在前面了,那么这个家伙可能找个好律师就可于一死。这次马俊超是要亲手杀了九狼,他要给兄弟们一个交待。

果然没到了第三天,那个九狼在一个乡镇医院露面了,但他的伤口出现了感染,那个乡镇医院的医生说,最好回到他手术的医院去复诊,要不有残疾的危险。于是九狼又不顾一切地跑回到市里医院,但他的行踪已被马哥的手下盯上了。就在九狼刚进医院时,马俊超、黑子、豹子、刀条几个人也跟了过来,把九狼堵个正着,九狼没命地瘸着腿往医院的楼上跑,一层一层地往上跑,黑子、豹子几个人从楼梯往上追,马俊超、刀条带着几个乘电梯往上追,一直把九狼逼到顶楼,这个九狼又从通往楼顶的维修道钻到楼顶天台,这才无路可逃,他朝下伸了一下脑袋才知道这是医院的九楼,这个和他外号同名的不祥楼层数字让他真正感到自己狗命已到尽头。

马俊超一步步地逼近九狼,看到马俊超杀气腾腾的样子九狼无奈地跪了下来,“大哥,马大哥,放了我吧,我给你们钱,混黑社会不也是为了钱吗?”九狼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钱还有存折,“这有多是钱,还有存折,你的兄弟已经死了杀了我也活不过来了,这钱你拿去,放我一把,我永远在边城消失,马大哥,啊?”此时马俊超一步步逼进他,手里握着一把五四手枪,九狼一看无计可施于是放下手里的三棱刀开始磕头,马俊超收起手枪,因为这里开枪不方便,马俊超走过去打想抓住九狼把他扔下楼摔死他,但就在马俊超就要抓住刀狼时,这个豺狼突然一下抓起地上三棱刀,向马俊超猛刺过去,马俊超本能地一闪身,但还被斜刺穿了左肋外侧皮肉但并不是致命伤,马俊超也不愧是老江湖,在被刺中一瞬间紧紧地抓住了九狼的握刀的手腕,马俊超的另一个手臂一个猛力下压,只听“咯叭” 一声九狼握刀的手臂一下被压断,三棱刀也掉落在地上。这时黑子、驴子、豹子他们也从楼梯赶了过来,马俊超抓起嗷嗷哀嚎的九狼正想直接把他扔到楼下摔死他,但又转念把九狼扔到了黑子和驴子跟前,马俊超的意思很清楚:让黑子和驴子亲手给他的兄弟报仇。刀条在地上捡起那把三棱刀递给黑子,黑子抓着刀就要捅九狼,这时九狼可能是真的确信自己的狗命到头了,也不想死得太难看,于是突然转过身一下跳下楼去,在坠到地面前的“啊啊------”惨叫声场响彻整个医院大楼。

马俊超他们看到大仇已报赶紧离开现场,直接在楼下的外科给马俊超的伤口进行了处理,那一刀穿破了肋骨外侧的皮肉,外翻的皮肉看到肋骨,但由于闪躲得还算及时才没有扎入胸腔,这刀伤让缝合的外科大夫直叫险:“这种刀伤刺入胸腔必死无疑!”那把致命的三棱刀后来也成了刀条的收藏品。

那个九狼在从九楼坠下后,脑袋摔成了烂西瓜,当时就死了,后来公安到了现场,看出是正在通辑的重犯,就以畏罪自杀结案了。

台球厅和卡拉OK这两起事件发生后,马俊超和豹子都做了深刻反省,特别是李伟的死让所有人感到了一些不妙的东西。马俊超和豹子拿出了一大笔钱,在市中心一带和东街地段一下买下好几个门市房,自此,边城的台球厅和卡拉OK的环境大大改善,街头卡拉OK也逐渐演变成卡拉OK练歌房,以至后来发展成为更优越的KTV包房,而KTV包房也随后的二三年里最终取代了拥有百年历史的夜总会。而黑子、驴子、小卓也顺其自然成了我们这个团伙中这两个新行业的负责人,再后来,那个开卡拉OK摊的叫小欣的女孩又成了小卓的女朋友。他们为边城市卡拉OK和台球娱乐业快速发展成为正规行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突出贡献.

一个学期过得很快,在大学校园里,其它男女同学很快过了刚上大学的新鲜劲儿,于是抓紧了泡妞和被泡的生活,他们在不到二三个月时间就把高三时代拼搏进取的精神全扔了,我读的艺术学院,这里默契地流行“不玩青春就是浪费青春”的乱伦生活。而我极贪恋着这平静的生活,这里就象天堂,但我没有搞对象,没有玩青春游戏,对此我觉得特无聊,学习上我仍保持着高中时代的习惯,即不用功但讲方法,学习成绩虽不是顶尖的,但却是优秀的。当时邓小平南巡向全世界宣布了中国将变成真正的市场经济国家,我能感到谁先掌握市场经济的规律谁将会在中国在第二批改革大潮中的发家。于是我利用每天下午多余的时间我自学了市场经济学。对于我这个艺术生来说,这个有点难,但我还是多少了解了一些皮毛。当我在教室里自学这门学科时,那些连本职学科都不愿学的同学还嘲弄我,直到现在,这样嘲笑勤奋学习的不良的风气在现在的大学校园仍然存在,这就是我们国家的大学------一个汇集知识又把知识当垃圾的场所!我喜欢学习,说实话,这并不是我多高尚,而是我觉得要打败对手,用知识要比用刀用枪要更有效!就因为我这个理论,豹子和马哥后来都喜欢叫我高级流氓,而且我也强烈建议他们学习法律知识,这样可以更有效地保护自己,确切地说是增强与法律对抗的本领、增加黑恶势力对公检法的反侦办能力、增加利用法律和操控法律的本事,而绝不是为了遵纪守法。

第一个学期结束时,当我高兴地回到家时,老爸极高兴地为我准备了好吃的,整整摆了一大桌子。老爸还特高兴地拿出一个署着我们学院标志的信封让我猜是什么,我实在想不出学校会往家里邮什么,老爸高兴递给我看,是第一学期的成绩单和表现,上面成绩很好,评语也写得就象唱歌,老爸当然很满意。其实我心里最明白,不是我在大学里多勤奋,而是我的同学们太不愿学习。

然后我又迫不及待地回到东街,赶紧去看看我的九龙俱乐部,马哥和豹子还有黑子当然又是连顿的宴请,席间我听到了一个事儿,一个我初中的同学最近总到我们九龙捣乱,他是个合同警察,也是协管员,当时我们把这种人叫做地保子。这个地保子叫王荣飞,在初中时要泡我们班上一个漂亮的女生曾被我教训过。这个地痞是怎么混到公安队伍里的呢?听说是他叔叔有点门路,初中毕业时他没考上高中,后来在我家所在的乡镇派出所当上了协管员,就在前不久他在所长的默许下想把一个莫须有罪名的青年屈打成招扛下一个大案,但那个小青年被打坏了肾脏导致内脏大出血死在审讯室里了,于是上面不得不给百姓一个交待查了一查,结果是那个所长调到另一个管区还是当所长,而这个叫王荣飞的被开除,但没过几天他又被重新调回公安重新当上了协管员,而且还是专管东城这一片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