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五十八篇 大洋激流 第二章 虚实难辨

yuertou 收藏 39 173
导读:华夏春秋 第五十八篇 大洋激流 第二章 虚实难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美国西部军港圣迭戈,这是美国太平洋舰队在本土,规模最大的母港,自从中途岛沦陷,珍珠港变得不太安全之后,美国太平洋舰队的司令部就迁移到了这里来,而美国太平洋舰队的三大主力舰队则全部进驻圣迭戈港。

在战争爆发以前,圣迭戈港一般只驻扎一支舰队,而在战争爆发之前两年,美国已经认识到他们在太平洋上的防线非常的脆弱,中国海军极有可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攻占夏威夷群岛,或者使夏威夷群岛失去作为太平洋海军基地的能力,所以当年,美国国会批准了一笔550亿美元的经费,专门用来扩建圣迭戈港,要求这里能够同时容纳太平洋舰队的三大主力舰队,即大概80%的美国太平洋舰队的战舰!

扩建工程原本计划用时5年左右,但是在战争爆发之后,美国追加了400亿的拨款,要求工程在两年半之内必须完成,当然,只要有钱,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最终,扩建圣迭戈港的时间只比预期施工时间多了3个月。而此时,第二次中途岛战役进行得正为激烈,随着中途岛的沦陷,珍珠港也就失去了价值,所以圣迭戈港的扩建工程能够顺利完成,其意义就十分的重要了!

此时,吉纳正坐在他那套位于港口北面山坡上的别墅的南阳台上,对面就是圣迭戈湾,再向南20公里,就到了墨西哥境内了。因为地处南方,而且又在太平洋的边上,所以这里一年四季的气候都非常的舒服,即使此时美国北部地区大部分都降雪了,但是在这里,仍然像是春天一样。

“将军,最新的情报送来了,你没有猜错,中国在撤掉了钱少君之后,换上的是你的老对手,莫怀聪海军上将!”

“不是冤家不碰头啊!”吉纳苦笑了一下,虽然钱少君也是一个很难缠的对手,但是在吉纳的眼中,中国海军中最难对付的还是莫怀聪,当中,更大一部分原因是莫怀聪擅长进攻,而这正好克制了吉纳,所以让吉纳感觉在莫怀聪的面前,他很难以找到反击的机会!

“另外还有一个消息!”副官史密斯少校顿了一下,说到,“中国的第12舰队已经训练完毕,正在准备前往关岛,而他们的第11舰队也在昨天离开了那霸港,看来也要准备进行战斗巡逻了!”

“这次中国换上莫怀聪,看来不仅仅是让他代替钱少君这么简单!”吉纳皱了下眉毛,这一情报表示,中国海军此时在太平洋上的兵力已经不比他手里的少了。“钱少君是一个非常善于防守的指挥官,其能力不在我之下,而库克群岛的战斗,可以说我们的胜利是建立在突然性上的,如果我们的进攻速度慢半拍的话,那么钱少君不会输掉那次战斗!而钱少君是一个非常善于在兵力不足的情况下巩固防区的人,半年前,我们在拥有绝对兵力优势的情况下,也很难以在他建立起来的防线上找到漏洞,只不过,他不适合指挥进攻,所以就被撤换了下去!”

副官点了点头:“钱少君确实是一个非常善于防守的人,将军,你这么说,是不是意味着中国海军要准备由守转攻了?”

“对,莫怀聪与我有过三次交手,我们对他应该都很熟悉了,你认为,这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副官沉思了一会,说到:“进攻,可以说他的进攻是酣畅淋漓,只要让他打顺了,那谁也阻止不了他!”

吉纳摇了摇头:“进攻只是莫怀聪表现得最明显的一个特点,但是这不是他最大的,也不是最让我们头痛的特点。可以说,莫怀聪最大的特色就是稳重,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即使是在进攻的时候,我们都可以发现,他没有留任何的空挡给对手,所以要想在他进攻的时候找到他的缺点,这几乎不可能!”

“这是不是矛盾了?要知道,进攻与稳重是不一样的,而且只要是进攻,就会有缺点!”副官虽然也很了解莫怀聪,他跟随吉纳已经有好几年了,经历过吉纳指挥的每一场战斗,只是在吉纳最为落魄的时候被调到了别的部队去,而这也是吉纳的主张,让他能够更多的参加战斗,积累经验,所以,现在吉纳这么说,史密斯自然觉得有点不可理解了。

“进攻与稳重是不矛盾的,而一名真正优秀的将领,往往就能够在这两者之间找到最好的平衡点!”吉纳笑了起来,史密斯还太年轻了,可以看得出来,他的经验不够丰富。“当然,我承认,进攻的时候必然会有破绽,而且我们每次在战斗结束之后重新审视与莫怀聪的战斗时,都会发现,他在进攻的时候确实有漏洞,但是我们却不可能在战斗中抓住这个漏洞,因为他隐藏得很好,而且在每一个漏洞的后面,都设有杀招,只要你去攻击他的破绽,自己也就将暴露出破绽来,成为他攻击的目标,结果嘛,当然我们不会占到便宜!”

副官点了点头,这一点他是深有体会的。他曾经花了很常一段时间来研究莫怀聪指挥的战斗,而且也多次发现了莫怀聪在指挥中犯下的错误,或者准确的说,应该是莫怀聪故意留给对手的破绽。而且他每次都庆幸在战斗的时候没有发现这些破绽,因为每一个破绽都是一个陷阱,你只要去攻击他的破绽,那就肯定会完蛋。而这样的对手是非常可怕的,就如同一个优秀的拳击手一样,在搏击中,他很有可能露出自己的头部或者腹部,但是他的拳头却随时做好了准备,在对手攻击他的软肋时,他的拳头就会先一步击中对手,并且将对手击倒,从而避免自己受伤!

“将军,我看这次莫怀聪接替了钱少君的位置之后,中国海军肯定会主动采取行动,而他们的目标极有可能是库克群岛!”

吉纳点了点头:“莫怀聪是一个有仇就报的人,攻击库克群岛,是他最好的选择。但是,他不是个一成不变的指挥官,如果他觉得有必要的话,也许会选择别的目标!”

史密斯没有说什么,将军这话怎么解释都可以,没有人会说有错,大概,这就是做高层所必须掌握的技巧吧!

“将军,如果魏明涛要向库克群岛进攻的话,也许我们就有机会了!”少校看了吉纳一眼,接着说到,“别的不说,我们可能会有机会夺回中途岛!”

“你是说,在莫怀聪进攻的时候,我们趁机进攻中途岛?”吉纳显得很有兴趣的样子,似乎有点动心了。

“对,如果能够趁这个机会夺回中途岛的话,我想,将军在海军内的地位就无人能够撼动了,而且甚至会取代韦恩斯,成为太平洋舰队的司令!”

“少校,现在谈论这些,是不是太不像一个军人了?”吉纳提醒了一下副官,政客会这么做,但是军人应该这么做吗?

“是,将军,那我们就不说个人问题,如果能够夺回中途岛的话,那我们在太平洋上的防御就将极大的改善,而珍珠港也将恢复其重要地位,到时候,我们的海军基地就可以向西推进近3000海里,不管是从防御,还是下一步进攻来讲,这个意义都非常的重要!”

“对,其军事意义确实很重要,但是你认为,莫怀聪会忘记这一点吗?”吉纳笑着摇了摇头,“现在,中国海军在太平洋的活动中心虽然放在关岛,但是毫无疑问的,如果没有中途岛的屏蔽,他们不敢将舰队集中在关岛,而只能撤到那霸去,而这就意味着中国将失去在中太平洋上广阔的活动空间。那你认为,莫怀聪会拿中途岛来开玩笑吗?”

“但是,他极有可能把中途岛当做一个诱饵,我们何不将计就计?”

吉纳一愣,但是很快就否认了史密斯的这一意见。“对,莫怀聪为了打开战局,他确实很有可能把中途岛当做诱饵,诱使我们去攻击,然后还在其他战场上发动进攻。但是,我们不应该忘记,莫怀聪是一个非常谨慎的指挥官,他不会故意留出破绽的,而这就是他最可怕的地方。即使我们现在能够判断他会在库克群岛方向上发动进攻,但是我们却不能趁这个机会进攻中途岛!”

“将军,你是不是太看重莫怀聪了?”

“他有这个实力,值得我们敬佩,更值得我们小心应付!”吉纳站了起来,“好了,赶紧去搜集情报吧,我们的舰队什么时候能够做好出发的准备?”

“就这周之内!”史密斯也站了起来,他知道吉纳应该已经做出了决定,只是现在还没有到公布的时候。

“让舰队随时做好出发的准备,后勤补给要跟上,也许,我们很快就要出海了!”

莫怀聪此时却没有这么轻松,当第12舰队结束训练的时候,他亲自去了一趟,一是为鼓舞士气,二是让舰队跟上他的步伐,毕竟莫怀聪不想浪费时间,如果舰队做好了战斗准备,那他就要准备行动了。

回到关岛之后,莫怀聪立即招集参谋部人员,就现在的舰队情况,以及作战行动召开了一次会议!

“美国舰队还在圣迭戈,但是根据我们的情报人员送来的最新消息,吉纳已经让舰队完成了补给,处于随时可以出海的状态!”负责情报的参谋先介绍美国方面的情况,“值得注意的是,昨天,吉纳离开了圣迭戈,根据我们的分析,他应该是回了华盛顿,也许去见过了克拉克。”

“这意味着什么?”莫怀从抬起了头来,现在不是讨论大会,所以他不需要过多的征求别人的意见。

“也许,他要跟克拉克商量作战的事情!”情报参谋显得很认真,“吉纳是克拉克的手下,而我们的舰队行动已经在美国的掌握之中了,所以吉纳肯定是去征求克拉克的意见,再加上美国太平洋舰队的准备情况,我们相信,吉纳要准备采取行动了!”

“看来,吉纳还是挺重视我的嘛!”莫怀聪笑了起来,“还有别的消息吗?”

“关于美国海军方面的消息就这些了!”参谋一愣,接着又说到,“另外,还有一个消息,美国海军好象在开始加强大西洋上的行动,看来,他们准备在大西洋上搞点动作了!”

“难不成,他们还要去进攻布宜诺斯艾利斯?或者是在英国登陆?”张廷贵笑了一下,本来大西洋的大半部分都是美国的天下了,他们还能在大西洋上搞什么名堂呢?

“布宜诺斯艾利斯不大可能遭到美国攻击,毕竟我们的大西洋舰队也不是吃素的,进攻不足,但是防守有余!但是,英国的情况就不大好说了!”参谋显得特别的认真,“现在,俄罗斯已经快要完蛋了,美国失去了俄罗斯的帮助之后,我们完全可以放开手脚来打,所以美国肯定会想办法在别的地方牵制我们。而英国,以及爱尔兰就是他们最好的选择。最近,美国一直在北大西洋上集结登陆舰队,而他们已经在冰岛部署了至少5个陆战师,另外还有近20个师的陆军部署在东海岸地区。所以,只要条件允许,美国肯定会在英国或者爱尔兰登陆!”

“这不管我们的事,就算要打,也应该让大西洋舰队去操心,对了,这个情报总参谋部已经知道了吗?”

“我们就是从总参谋部获得这一情报的!”

“很好,那我们还是先管好自己的事情吧!”莫怀聪坐直了身体,“吉纳去找克拉克,显然是要商量率领舰队出战的事情,而美国舰队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他们显然已经掌握了我们的行动情报,也就是说,这次,我们又要与美国人对上了!”

“莫司令,吉纳是个非常小心谨慎的人,即使他率领舰队出战,肯定也会采取保守的防御战术安排,所以我们应该小心为上!”张廷贵显得很严肃,自从当了参谋长之后,他就总是谨小慎微,似乎害怕犯错误一样。这点让莫怀从有点不满,因为这限制了张廷贵的发挥,反而束缚了他的手脚,不见得是好事!

莫怀聪没有表态,他可以理解张廷贵的心理,以前作为低级参谋,可以放开思维,放开手脚,因为身上的担子与责任都不大,但是在做了参谋长之后,却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更需要为舰队负责,为全舰队数万名官兵负责,所以,做任何事情就更加的小心了。莫怀聪当年也是如此,在舰队当参谋的时候,他表现得非常好,但是自从当上了大西洋舰队的参谋长之后,他就很少有机会表现自己的才华了,因为总是被各种各样的问题所缠绕着,深感责任的重大,而不敢做出大胆的决定。后来,是他在遇到了鲁毅之后,才猛然顿悟,如果因为做参谋长而限制了手脚的话,那这个参谋长还有什么好当的呢?

“但是这就是我们等待的机会啊!”这时候,已经被提拔为副作战参谋的冯国风显然就要积极得多了,“在我们之前讨论的作战计划中,已经将吉纳的行动考虑了进去,显然吉纳会选择与我们对抗的,他没有第二种选择,也不可能有第二种选择,如果我们此时表现的谨小慎微的话,那还有必要与美国舰队作战吗?”

莫怀聪微微的点了点头,压力小的人,往往会做出更大胆的决定。“出战是肯定的,但是我们不能低估了吉纳的威胁!”

“莫司令,我建议,仍然按照计划行动,先将舰队部署到马朱罗环礁附近海域,然后再看美国舰队的行动以决定我们的行动!”

莫怀聪看了一眼张廷贵,显然在受到了冯国风的挑战之后,张廷贵明显要积极得多,而这也是他们年轻人的一大特点,如果换着一个中年参谋长的话,也许就不会做出这样的反应了!

“这是肯定的,我在去第12舰队的时候,就已经下令让他们直接前往特鲁克基地,在那里补充与休整之后,开赴马朱罗海军基地。现在,第11舰队也将直接转移到特鲁克海军基地接受下一步的训练,而我们的第14舰队计划在明天出港!”

“这么快?”两名重要的参谋都有点吃惊。

“对,相信吉纳已经返回了圣迭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会在今天,或者明天率领舰队出发,所以我们的时间还是比较紧张的!”莫怀聪站了起来,“现在,我们需要看的就是美国舰队的下一步行动,如果他们直接前往珍珠港的话,也许他们就要在中途岛发动进攻了,但是他们要是选择别的地方的话,那么我们就有机会了!”

“他们很有可能会把舰队放到莱恩群岛的北面,如果吉纳及时知道了我们正在马朱罗环礁集结舰队的话!”冯国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对,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这次,张廷贵表示了赞同,“吉纳肯定会认识到我在中途岛设的是个陷阱,所以他不会轻易的掉入这个陷阱,而是会想办法守住他们在南太平洋上才取得的那点战果,当然,如果吉纳判断出我们的真实目的,他更不会把舰队放到珍珠港去,那没有任何的作用。而为了保证我们不突然袭击珍珠港,所以他会想办法把舰队放在一个比较合适的位置,而莱恩群岛北面就是比较适合的地方!”

“但是,我们却要想个办法将吉纳引到我们的圈套中来!”莫怀聪点上了烟,“吉纳是小心惯了的,而且这次是与我作战,他会更小心,如果没有一个十足的理由,他怎么也不会来钻圈套的!”

“库克群岛是个不错的选择!”

“其实也有别的选择!”张廷贵看了一眼冯国风,走到了沙盘地图前,“我们看,虽然库克群岛就如同一把插入我们防线内的刀子,将美国在南太平洋上的防线向西推进了500多公里。但是,从战略价值上来讲,库克群岛上并没有适合做海军基地的岛屿,而且也没有过硬的基础设施,我们占领库克群岛的意义其实并不大,最多只是回到以前的状态!”

莫怀聪点了点头,现在两名主要的参谋都在发挥自己的智谋了,这样也才能够把他们的才能都发挥出来,当然,良性的竞争是件好事!

“如果不选择库克群岛的话,那么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冯国风没有坚持自己的意见,他也认识到,在舰队里,他其实只算得上三号参谋,如果不是莫怀聪的器重,他甚至不可能当上三号参谋,而要与参谋长竞争,他还太嫩了一点。

“那你认为我们还可以在哪里下手?”莫怀聪走了过去。

“菲尼克斯群岛的伯尼岛,或者麦基恩岛都是不错的选择!”冯国风指了一下这两座岛屿的位置,“从这两座岛屿的基础设施来看,虽然还无法达到我们的要求,但是在南太平洋上,能够被当做海军基地使用的岛屿本身就不多,所以我们不能够苛求太多。而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如果能够控制这两座岛屿的话,我们进可攻,退可守,而且可以牵制库克群岛,让美军占领库克群岛没有多少意义!”

“但是代价肯定不小,这两座岛屿周围全是美国有防御部队的基地,我们在进攻的时候得考虑美国空军以及海军航空兵的严重威胁!”张廷贵没有直接反对。

“对,但是我们进行战斗的目的并不是要夺取这两座岛屿,而是要摧毁美国海军!”莫怀聪笑了笑,“进攻岛屿,只是为了迫使美国舰队前来迎战,而不是躲避。当然,进攻岛屿是我们最终的目的,而在此之前,我们应该分清步骤,先歼灭美国舰队,然后逐个摧毁美国在南太平洋上的军事基地,当条件成熟的时候,登陆岛屿就很自然了!”

两人都点了点头,显然莫怀聪指出了大的方向,而这也是海军战略的必然方向。

“好了,现在我们的心思全都放到怎么消灭美国舰队上来吧!”莫怀聪此时心里已经有一个大概的计划,“冯少校的意见不错,我们如果摆出围攻伯尼岛的架势的话,吉纳必然来救,不然他们在南太平洋的防线面临崩溃的危险。所以吉纳在这里是不能回避的。这就叫攻其必救。然后我们必须要选择一个好的办法,把吉纳的舰队消灭掉,至少要使其在一段时间内丧失作战能力,然后我们就可以集中力量扫荡南太平洋群岛了!话又说远了,现在问题是,我们应该怎么对付吉纳这头小狐狸!”

“要让吉纳上当,我们可要做足工作!最好,把登陆舰队发动起来,不然吉纳不太可能会出动,就如同他们在新西兰的时候一样,如果不是我们最后选择攻击他的运输航线,吉纳肯定会继续龟缩在惠灵顿的!”

“对,让登陆部队也转移到关岛来,一是可以支援中途岛,二让吉纳认为我们真的要在南面大动手脚!”

“但是现在调动登陆舰队是不是太迟了一点?”莫怀聪皱了下眉毛。

“也许是恰倒好处,如果我们过早的调动登陆舰队的行动,反而会让吉纳生疑,而现在,我们调动登陆舰队的话,也许吉纳会认为我们是在掩饰自己的企图,会更加的重视。而这一方面可以让吉纳放弃对中途岛的进攻,同时也让他不得不注意南面的情况。最后,我看吉纳还会因此做出一个错误的决定!”

“什么决定?”莫怀聪的目光落到了冯国风的身上,希望听到一点更有意义的东西。

“设想一下,如果我们在关岛或者特鲁克集结登陆舰队的话,吉纳会做什么设想?”冯国风笑了一下,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已经更能够掌握莫怀聪的脾气了,也就显得更为放松。“显然,他会担心我们在瓦胡岛登陆,所以,他会留下一手,至少会让珍珠港看上去更安全一点,而唯一的办法……”

“留下一部分舰队?”张廷贵皱了下眉毛,看向了莫怀聪。

“有这样的可能,但是前提是他没有充足的时间来观察我们的行动,必须要仓促的做出决定!”莫怀聪这时候也开始相信吉纳其实是有破绽的了,一个发挥稳定的将军是建立在强大的情报基础上的,如果他没有充足的时间来获得情报的话,那么还能指望他发挥稳定吗?

“那我们就要抓紧时间了!”

三人的意见统一到了一起。

“好吧,那我们就给吉纳制造一点麻烦吧!”莫怀从走到了沙盘的一边,“舰队后天就出发,第12舰队在前,第14舰队在后,而第11舰队必须在2天之内抵达特鲁克基地!另外,将驻扎在那霸的第17登陆舰队调到关岛来,让陆战队加强训练,作好随时参战的准备!”

“莫司令,你不会真的在伯尼岛登陆吧?”张廷贵一愣,没有想到莫怀聪会做出后面这个决定。

“如果有这个可能的话,那我们为什么不干呢?而且多一手准备,对我们没有任何的影响吧!”莫怀聪笑了起来,“当然,要让吉纳坚信我们会发动登陆作战,那就要把戏演足一点,不然的话,他怎么会上当呢!”

两人都笑了起来,这就是参谋与司令官的差别,虽然参谋会把很多问题考虑得很仔细,但是却往往不能注意到最关键的地方,而司令官却能在很多重要的问题上做出决定!

两天之后,会合到一起的两支舰队在进行了一场简单的协同训练之后,就立即离开了关岛附近海域,开始向南航行了。这次,莫怀聪没有跟随舰队一起行动,而是留在了关岛,他已经不是舰队司令官了,所以轻易不会随舰队一起作战的。当然,对莫怀聪来讲,他更希望能够指挥舰队作战,在陆地上的指挥,他并不是很习惯!

第11舰队在那霸完成了补给之后,也立即开始向特鲁克海军基地前进。而第17舰队是在同一天离开那霸港的,它们的目的地是关岛。虽然陆战队的远征部队没有收到作战命令,但是却处于了最高待命状态。现在,已经有很多陆战队长时间的没有作战行动了,所以这次出征,让这些陆战队员都很兴奋!

舰队已经开始行动了,而莫怀聪最关心的还是吉纳的行动。正如情报参谋所分析的一样,美国舰队很快也离开了圣迭戈港,虽然守在圣迭戈港外面的潜艇很快就跟上了美国舰队,但是随即就遭到了反潜飞机与舰艇的攻击,跟了一天之后,就失去了美国舰队的踪影。而这也让莫怀聪紧张了一把,让他几乎把手里能够派出去的侦察机都派了出去,同时也命令所有在东太平洋上执行破交作战任务的潜艇寻找美国舰队。

美国舰队再次出现的时候,是一艘正在返航的攻击潜艇发现的,而当时这艘潜艇所在的位置是西经155度,北纬12度附近!接着,这艘潜艇就失去了联络,当初莫怀聪还以为它被发现,并且被击沉了,但是一周之后,这艘潜艇却奇迹般的返回了特鲁克海军基地,只是受了很严重的创伤,导致通信设备无法工作,所以就一直没有与基地联系上!

“吉纳确实采取了一种稳妥的办法!”张廷贵在海图上标出了美国舰队的位置,而且还把美国舰队的航行方向标了出来,“他们已经到达了巡逻海域,虽然这样吉纳能够保证及时的支援珍珠港或者南面的库克群岛,但是毫无疑问的,他们在海上坚持不了多久,最多3个月,就得想办法得到补给了!”

“也许可以坚持半年,美国舰队的补给应该不存在多大的问题,他们的补给舰队足以满足需要了!”

“吉纳不会在这样的问题上犯错误的,而他确实没有进攻中途岛的意图!”莫怀聪看了两位参谋一眼,“最近,我们一直没有收到美国陆战队调动的消息,而他们部署在夏威夷群岛的陆战队虽然防守有余,但是要想进攻中途岛却力不从心,而美国西海岸地区的陆战队一直没有行动,所以,我们不必太担心中途岛的安全,可以安心做自己的事情了!”

“这大概就是吉纳的缺点,或者说是美国海军指挥体系上的缺点,他们的海军舰队司令官却无法指挥陆战队行动,而要通过太平洋陆战队司令部,显然,吉纳没有办法控制陆战队,不然他可以向瓦胡岛增援陆战队,摆出进攻中途岛的架势,让我们在南面无法施展手脚!”

“对,但是我们不应该小看吉纳的能力!”莫怀聪坐了下来,“现在开始,我们就要准备与美国舰队作战了,而这次,我们是不能承受失败的。太平洋上的平衡将会被打破,而我不想做劣势的一方,而且这次海战的结果,极有可能决定我们与美国在太平洋上的最后地位。而且,现在俄罗斯战场上的战斗就要结束了,到时候,我们也会把重点转移到对付美国的身上来,所以,这一战的结果,将会影响到整场战争!”

两名参谋都明白这个道理,虽然大家都知道肩上的担子很重,但是他们还很少看到莫怀聪将军这么认真过。特别是对张廷贵少将来讲,在第三次中途岛海战中,那么危机的时候,莫怀聪将军都是举重就轻。现在看来,当时莫怀聪的放松是有原因的,因为那只是战术层面的行动,而现在却是一次战略层面上的战斗了!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