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还在熟睡中的中朝联合游击支队支队长茹夫一,猛然被一阵激烈的争吵声所惊醒。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率领游击队在敌后行军打仗,从来就没有很好的睡过一个安稳觉,今天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机会,在志愿军的防区内,可以放心的睡上一觉,却让自己的战士给吵醒了,茹夫一心里不免有些生气。

他冲门外大吼一声:“吵什么吵?!”

刘强慌忙进来。

“队长,是出去侦察的侦察员回来了,见你在睡觉,没敢打搅你,就在门外等候,可付排长起的早,看见了这些侦察兵,就和他们聊了起来,聊了一会,付排长就说要找你,说有一个出击的好机会,必须和你谈,被我挡在了门外,付排长就大喊大叫,这不,终于把你吵醒了。”

茹夫一揉揉惺忪的眼睛,抬手看了看腕上的罗马手表,已经是下午5点了。

“让他进来吧!”茹夫一的口气放松了许多。

“付排长请进!”刘强冲门外喊。

穿一身崭新志愿军军服的付义和出现在茹夫一的眼前。

“哦,想不到,付排长原来是一个这么英俊帅气的小伙儿!”茹夫一停了停,继续问道:“付排长老家何处啊?”

“报告首长,老家是四川酉阳县的,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付义和有些自豪的回答。

“怪不得长得这么清秀,什么时候当的兵?”茹夫一紧接着又问。

“去年12月份。”付排长的回答加快了。

“枪法是怎么炼的?”

“从小和叔叔一起打猎,入伍以后和部队一起剿过匪。”

“那一定打死过不少土匪吧?”

“打死多少个没计算过,不过,当地的土匪要是知道我去了,都不敢抬头。”付排长像是随意说道。

“哦???”

茹夫一不禁重新打量起付义和来,这个威震一方的神枪手!

这次和上午见到的付义和真的不一样了,上午见到的是一个肮脏邋遢、满身泥土的士兵(茹夫一当然知道这是由于在敌后长期一个人打游击造成的,没有一点嫌他脏的意思),现在看到的却是一个清新整洁,眉宇间透着一股豪气的英俊少年。

茹夫一不禁更喜欢这个年轻的士兵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茹夫一突然想起来,付排长找自己有事要谈。

“哦,首长,”付义和刚才被茹夫一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鼓起勇气继续说道,“刚才,我和前线回来的侦察兵聊过,敌人在平壤市南面50公里处建起了一道防御线,我想趁敌人现在立足未稳,给敌人一个突然袭击,打它一个小型歼灭战!”

“哦?你有这个把握?”刚刚起床的茹支队长还没缓过乏来,没有时间考虑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说说看!”茹夫一用鼓励的目光看着付义和。

“首长,我仔细查看了一下,你们这个游击支队一共有五个连,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尽管有的连不是齐装满员,人数共有400多人,接近500人,武器方面,有各种迫击炮十几门,火箭筒6个,还有许多的轻重机枪以及炸药等等,完全可以狠狠打一下敌人。”

“哈哈,你小子,看来你不仅是个神枪手,你还是个合格的侦察兵嘛!不到一天的功夫,就把我的实力侦察出来了!”茹夫一笑着对付排长说道。

“对不起首长,我习惯了!”付排长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

“没关系,没关系,我理解,我理解啊,一个敢于独自在敌后打游击的人,没有这样一双锐利的眼睛,怎么能行呢?”

茹支队长一边笑,一边拍拍付义和的肩膀:“继续说,继续说,说说我们如何打一个歼灭战,你准备用什么方法?”

“首长,我们可以使用引蛇出洞的办法,利用手中的地雷和炸药,打敌人一个伏击,然后,……”

付排长没说完,茹夫一突然用手势打断了他的话题。

只听茹支队长高喊:“刘强,去吧龙副支队长叫来!”

门外传来刘强的回答:“是!”

不一会,龙虎臣副支队长进来了。

本来,龙虎臣和茹夫一是住在一个房间的,但是,龙虎臣起的早,起床以后,没惊动支队长的睡眠,跑到连队查看情况去了。

茹夫一招呼二人:“来,我们三个人具体研究一下。”

深夜,在离平壤50公里的一条公路上。

一群人正借着稀疏的月光在公路上忙碌着,公路南面的山峦中不时的有几根探照灯的光柱在晃动。

对,这就是游击队,确切的说,是付义和和钟国怒率领的侦察连,他们正在公路上埋地雷。

昨天傍晚,支队长茹夫一听完付义和引蛇出洞的计划以后,非常赞成这个小个子排长的计谋,果断的把侦察连拨给他指挥。

付义和把侦察连分成两个组,自己亲自带一个组在公路中间埋雷。

只见付排长俯身仔细寻找敌人坦克履带在雪地上轧出的轨迹,然后在两条轨迹的中间依次做了三个记号,每个记号相隔20米。

“大家开始埋雷!”付排长轻声命令。

一个侦察兵有些怀疑,问道:“排长同志,怎么把雷都埋在车辙中间,不炸坦克了?”

付义和轻声解释说:“我带的这三个地雷,不是反坦克雷,而是美军最新研制的防步兵地雷,叫‘47式甲雷’,不是用来炸坦克的,是专门炸步兵的!这种雷被绊响后,由发射药燃烧的汽体从雷壳中推出一颗弹头,哦,手榴弹大小,跳高约一米二到一米五,而后爆炸,杀伤半径约30至40米,对地面上的步兵很有杀伤力。钟连长他们埋的才是我们自制的专门炸坦克的压发雷!”

“乖乖,这么厉害?”有些战士伸出了舌头。

“来,大家先看看我是怎么埋雷的,然后按照我的方法做!”

付排长说完,迅速趴在雪地上,用铁锹先把雪切成方块,轻轻移到一边,尔后挖掘雷坑,放入美造“47式甲雷”,盖上雪块,撒上一些雪,然后把多余的土装入一个布袋,锁紧布袋口,挂在身后,继而再用树枝轻轻地把周围的雪扫一扫,消除人员活动的痕迹。

“大家看清楚了吗?”付排长轻声问道。

“看清楚了。”

“好,大家开始!”

战士们很快分成两伙,一个坑一伙人,很快把另外两个“47式甲雷”埋好了。

而另外一组钟连长那边,也正在专心的“安置”压发雷,这种“地雷”其实是通过在木箱内放置上TNT炸药,装上雷管制成的。

钟连长也把侦察兵分成很多小组实施作业,有的小组把“雷”埋在车痕上,有的埋在道路中间,还有的把“雷”埋在公路两侧。

埋好了地雷,付义和与钟连长率领侦察连轻手轻脚接近敌人固守的一个山包,快到山顶的时候,大家听见有几个美国人正在山上说话,还能隐约看见几堆火光。

付排长示意大家准备好手榴弹。

侦察兵们纷纷掏出美式鸭蛋型手榴弹,只听付义和一声大喊:“扔!”

几十枚手榴弹飞向敌人的阵地,爆炸声响成一片。

阵地上堑壕内的敌人仓促爬出睡觉的地方,慌忙占领各自的射击掩体,漫无目标的对着山下射击。

一时间,重机枪、轻机枪、冲锋枪、卡宾枪的枪声此起彼伏,好不壮观。

付义和指挥侦察连,一边开枪吸引敌人,一边往山下撤退,撤到山下以后,发现敌人并没有追下来。

计划失败。

付排长赶紧找钟连长商议:“钟连长,刚才给敌人的打击,有些不痛不痒,没打到敌人的痛处,没打疼敌人,加上现在是深夜,敌人不敢趁夜反击,不如我们再来一次,把敌人打痛一点。”

“你是说,彻底勾起敌人的报复欲望敌人才能追出来?”钟连长一点就透。

“对!”

钟连长冲付义和说:“付排长,你就大胆指挥吧,我们都听你的!”

“那好,大家做好进攻的准备,拿下山头!”

进攻,对于侦察兵来说真是小菜一碟。

山顶上的敌人折腾了一阵以后,见无人再攻击,逐渐停止了射击,只留下几挺重机枪值班,不停的朝不同的方向盲目射击。

付义和估摸着大部分敌人已经休息了,果断发出了进攻的命令。

侦察兵们从不同的方向向敌人发起了进攻,敌人的几挺值班机枪很快被手雷炸毁,刚刚重新钻进睡袋的美军士兵又被爆炸声和枪声惊醒,不同的是,这次枪炮声中还夹杂着中国士兵的喊杀声。

中国军队的进攻实在是太快了,许多美军士兵一钻出睡袋,还未占领阵地就被冲上来的中国士兵打倒在地,其他的美军士兵一看,纷纷撒开大长腿往更南面的一个山头跑去,侦察连很轻松的占领了整个山头,缴获了一些武器弹药,其中还有一挺12.7毫米双联装高射机枪。

钟连长望着付排长,苦笑了一下,说:“没想到,敌人这么不经打,我们本来是想让他们追,好把他们引进我们的地雷场和游击队的埋伏圈,现在他们逃得比兔子还快,看来我的任务完不成了。”

付排长镇静的说:“别灰心,我们再想想办法。”

突然,从南面敌人那个山头上传来了几声炮响,几颗照明弹很快挂上了天空,把附近的一切都照亮了。

付义和拿出茹支队长送给他的望远镜,紧张的朝南面那个山头观察。

望远镜的画面中,他看见那边的山头上有一个美军军官,愤怒地挥舞着手枪,似乎在大骂刚刚放弃阵地逃跑的部下,付义和从他的手势上解读出来,这个美军军官正在命令自己的部队,要把丢失的阵地夺回来。

付义和嘴角不易觉察的微笑了一下,迅速放下望远镜,反手抄起背上背着的三八步枪,拉动枪拴,瞄准、击发,前后不过几秒钟。

只听“叭勾儿!”一声,美军军官仰面倒地。

钟连长以及附近的侦察兵们,看见这一幕,都惊呆了,仿佛又一个茹夫一在身边。

“钟连长,钟连长,我们的计划要成功了,通知大家,边打边撤,沿途扔下一些志愿军的破帽子、破鞋和已经被打坏的枪支,别忘了,把那挺高射机枪和那几箱子弹带上。”

付义和喊了好几声,钟连长才回过味来,回答说:“好的,不过,高射机枪是不是就不要带了?太笨重了!在敌后行动也用不上啊。”

“不行,以后是用不上,可一会就用得上!”付排长不容商量。

不一会,对面传来坦克发动机的轰鸣声。

敌人很快攻了上来,侦察连在山上假装抵抗了一阵,然后边打边撤,一直和敌人保持接触。

狡猾的敌人一边派人进攻山头,一边还沿公路开来6辆坦克、9辆大卡车,大约一个多连的兵力,妄图抄侦察连的后路,包围并消灭占领山头的这些志愿军。

付排长和钟连长指挥侦察连很快撤到了雷场旁边的游击队埋伏圈,靠公路东边一侧的四连阵地。

茹夫一支队长就在这里等他们。

看见付义和、钟连长猫腰跑过来,茹夫一竖起大拇指:“付排长,干得好,终于把敌人引过来了!”

年轻的付义和微笑着点点头,和钟连长一起,分别趴在茹支队长的两边。

茹夫一轻轻的对付义和说:“我们两个连在公路东面,五连在西面,六连隐蔽在北面,等敌人进入包围圈以后负责关门打狗,机炮连的重机枪以及6门火箭筒埋伏在正南面,迫击炮在南面靠后一些的地方,都已进入射击阵地。”

“特等射手呢?”付义和也轻声轻气的问。

“组建了一个特等射手班,就埋伏在我们后面。看,敌人的坦克要进入我们的埋伏圈了!”茹夫一说道。

“好,我到特等射手班去,队长,别忘了,听见地雷爆炸就开火!你负责打地面的敌人,我负责天空!”

“就按我们的计划打,不会有错的!”茹支队长回答。

付义和小心的来到特等射手班,如此这般的向大家交代了几句,然后吩咐刚才那几个扛高射机枪的侦察兵,快把机枪安装好。

几个侦察兵刚把笨重的枪架打开,放好,那边的公路上就传来连续的爆炸声,付义和一看公路方向,好几股黄色烟雾腾空而起,这是坦克压上了自制的炸药雷,付义和心里明白,坦克遇到这样的地雷,履带被毁是肯定的,随后就该是火箭筒发挥威力了。

果然,在茹支队长的统一号令下,6具火箭筒从不同的方向向正在喷吐着机枪火舌的敌人坦克开火了,火箭弹带着“嗖嗖”的呼啸声钻进敌人的坦克内部,把已经被炸毁履带但还在用机枪疯狂扫射的美国兵全部炸死在坦克里面,公路四周的游击队员们都用自己手中的武器寻找合适的目标,向敌人射击。

卡车上的敌人喊叫着跳出车厢,依靠坦克或卡车车身负隅顽抗,可他们哪里是游击队的对手,不时有美国兵倒下。

突然,两声有些沉闷的“嗖嗖”声响起,两颗“47”式防步兵雷被钻进车底的美军士兵引爆,跳起,由于被卡车车厢阻挡,地雷在车厢底部爆炸,随后又把汽车油箱引爆,剧烈连续的爆炸声把两辆卡车抛上了天空,然后又重重的落到地面,碎木板和帆布片也掉的地上到处都是。

美国兵被炸得鬼哭狼嚎。

这边还未平息,那边又响起可怕的“嗖嗖”声,第三颗也是最后一颗“47”式防步兵雷腾空跳起,在离地面一米多高的地方爆炸,把不少卧倒在地上向游击队射击的美国兵炸死。

刚刚听见第一声爆炸,付义和马上命令特等射手班:“快,向敌人的照明弹射击,把它们都打下来!”

一个班12名特等射手风一般的行动起来,有的用立姿、有的用跪姿、还有的仰躺在地上,向照明弹射击,不一会,天空上的照明弹全部被击落,大地恢复了一片黑暗,当然除了公路上爆炸的火光之外。

山那边的敌人不停的向天上发射照明弹,敌人的空军也出动了,飞机马达的破空之声由远而近传来。

付义和对特等射手班的同志们大喊:“大家不要停!敌人升上来几个,我们就打掉他们几个,看谁更厉害!”

说完,他跑到高射机枪跟前,安好了弹链,把枪口扬起,注视着天空。

这时,游击队的5门82迫击炮也开始对山头上的敌人进行压制性炮击,由于没有照明弹的照明,敌人不敢摸黑下山来支援。

“嗡嗡嗡嗡!”一阵飞机的轰鸣声。

付义和用一只手捂住耳朵,凭声音判断,这不像是战斗机或者轰炸机,倒很像同志们常说的“黑寡妇”。

突然,敌机发出的声音越来越急,哎呀,难道侦察机也要俯冲不成?

付义和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枪口对准了飞机俯冲的方向。

借着火光和短暂的照明弹的照明,付义和不仅看清楚了敌机,而且迅速估算出了敌机的高度,他把枪口对准敌机前面十个机身的位置,双手一较劲,“哒哒哒,哒哒哒”,两路曳光弹冲天而起,细长、粗大的子弹正好从机头打起,一路打到机尾,把个敌机打得在空中爆炸解体,迸裂开的飞机铝片带着火苗,像流星雨一般从空中坠落。

阵地上一片欢呼。

茹支队长也跑来祝贺:“付排长,打得好,打得好!”

“可惜不解恨,才一架敌机,还是个侦察机!”付义和有些遗憾的说。

“一梭子子弹就打下了敌机,看来你很不简单嘛,还有什么本事没露的?”茹支队长也顾不得是不是在战场上了。

“队长,先不说这些,公路上的敌人解决了吗?”

“都给报销了,2个连的敌人,还抓到了几名俘虏。”

“队长,我看我们还是快转移吧,敌人大队人马就要来了,我们这次伏击的目的就是抓一把就走。”

“好,不过,我们不向北方转移了,而是直接插入敌人的后方,付排长,你还跟我们一起走吧。”茹支队长说。

“行,真没想到,这次战役敌人撤退得这么快,本来我们都是在敌后打游击的,现在倒变成我们和敌人对峙了,呵呵。”付义和憨厚的笑着说。

“刘强,通知部队,迅速打扫战场,然后转移。”茹夫一下了命令。

十分钟后,游击队撤离了战场,找了一个敌人的结合部,像一把尖刀,向往敌后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