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的结局 增加了一章共三章

蝈蝈蝈蝈 收藏 5 30
导读:我写的结局 增加了一章共三章

既然写了,有人说我写的不好,我就又改了改,另外新增加了一章,大家看看,我想听坏话,不必客气。 


    在此祝愿天下烈士长眠,世间好人平安。


======================


硝烟散尽第一百三十一章


    漆黑的旷野中,一个人在前面飞逃,另一个人在后面追着,安静的奇怪只能听见前面逃跑那人的心跳和喘息声,前面似乎有很多人,于是他大喊“救命啊”,越发加快了脚步,越来越清晰了,很近了发现竟然是一座座墓碑,不知为什么怎么也看不清碑上的字迹,数了一下一共是114个人,啊114 462为什么这么巧,这时后面的人追了上来向他举起了枪,随着一声枪响。


    伏在桌子上的丁宝国一下子从梦中惊醒,豆粒大的汗珠依然挂在脸上,浑身都被汗水浸透,桌上放着一张纸一支笔和一把手枪,自从昨天接到刘卫国的电话,当他取到钱想逃时发现已经全城封锁,他被通缉了,不得已他跑到了这里,这个别墅是他给姗姗那个说还了他孩子的女人买的,可当他到这里时那个女人已经不在了,同时不见的还有一些贵重的东西和钱,他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搜查到这里也是迟早的事。于是他喝了很多酒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一阵警笛声把丁宝国下了一跳,随着警车的远去,他扒开窗帘的一条缝向外张望,远处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已经可以听到一声声鸟鸣,天就要亮了。“怎么还没有来吗?”他自言自语到,他好像有生以来头一次注意到黎明也是这么美丽,早春的树枝已经发芽,小草也已长的寸许高,露珠挂在那草尖树芽上,显得晶莹剔透是那么的纯洁,不知名的鸟儿站在树枝上,叽叽喳喳的准备迎接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似乎也能闻到那土壤气息里混杂着的芳草清香。太阳刚刚探出一点头,立刻仿佛大地苏醒了,一缕缕阳光迫不及待的穿过一切缝隙撒到了地上。他闭上眼睛享受了片刻,叹息一声,缓缓合上窗帘回过身来。马上发现一个人影站在门口的阴影里,仔细看了看说到“你 终于来了”。


    老陈端着枪狠狠的盯着丁宝国说到“你还有什么话说?”,丁宝国没有立即回答,重又坐回椅子上拿起了桌子上的纸缓缓说道“看了这个你就会知道了,我希望能死在你的手里,开枪吧。”说完从桌下摸出一瓶酒倒了两杯,一杯推倒老陈那边,然后把另一杯一饮而尽。就当酒杯刚刚离开他的嘴唇的时候,老陈的枪响了,“弟兄们我给你们报仇了”老陈一口气打光了一梭子子弹,接着放声狂笑。


    一张溅满血渍的纸慢慢飘落地上,依稀还可辨得一些字迹...

    “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我也曾有过英雄的梦想,记得小时候我......

    还记得我们在一起时那快乐的日子,我妒嫉的不行,我真的想得到你的心,每当看到你想他时,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痛苦,也......

    如果我没看到那份命令,如果没有遇到刘卫国,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我像是着了魔,做出了改变我一生的决定,我没亲手杀任何人,可114条生命因我而去,当时我竟然只是觉得很遗憾陈析生没有......

    我还记得孩子快出生时,我激动的不得了,我就要当爸爸了,每天......

    我不能自拔,我一看到我们的孩子我就害怕,我怕极了,刘卫国他用我的把柄要挟我,那时我开始后悔,可一切一切都太迟了,太迟了,我不敢看你们母子,不敢见爸妈,更不敢回家,晚上做恶梦,白天上班战战兢兢,我知道......

    如果能让我再次选择,我希望平平淡淡的陪着你和我们的孩子终老此生,可能再也不能见你一面了,我对......。

    对我是一种解脱,只是不该让你们承受痛苦......别了,爱你们的丁宝......”


    老陈的眸子里闪着血红,“雪龙,玄和你们看,我替你们报仇了,我们胜利了,来咱们干一杯。”说着到处翻起酒来,嘴里不时唠唠叨叨的显得情绪很不稳定,刺耳的警笛声打破了暂时的宁静,老陈狂笑着说“龟儿子们又来了,兄弟们准备战斗。”


    枪声引来了大量的警察,又因为伤亡呼叫着更多的增援,当陈东带着士兵赶来时,马上制止了进攻,疏散了附近的居民,接着沈自强拿着军部下达的命令接管了这里的指挥。两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随着伤亡的增加大家越来越担心老陈的未来,到后来陈司令亲自来到了现场。

    究竟什么样的命运等在老陈前面呢?


    






硝烟散尽第一百三十二章


    老陈挣扎着爬到陈东跟前,给陈东做了简单的包扎,看到出血基本止住后,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这时候才感受到肩膀传来的一阵阵火辣辣的剧痛,我怎么受伤了,这是哪里,我不是在战场上吗,咬了咬牙带着疑惑用枪支着勉强站了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一时间脸色大变,数具特警和士兵的尸体散布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地上墙上更是血迹斑斑,先是惊讶,努力摇了摇头接着迷茫,难以置信,愤怒,伤心,懊恼,悔恨,绝望,这些表情都逐一在老陈的脸上表现了出来。咣当,手中的枪掉到了地上,老陈低下头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口中喃喃说到“天啊,怎么会这样,我都做了什么啊!”,终于站立不稳重又摔倒在地。


    丁宝国的别墅外,一整营的士兵把这里包围的水泄不通,半小时前陈东亲自带领一个排冲了进去,一阵激烈的枪声过后就再也没了回应,陈司令员手里拿着〈关于陈析生崖山问题的认定书〉一言不发的坐在车里铁青着脸,作为现场指挥的沈自强则手里拿着话筒靠在车门上一脸的绝望,随着后面传来的哭诉声沈自强缓缓回过头看去,只见一个女人拎着个盒饭桶正哭着和士兵争执着什么。接着一个士兵快步向自己跑来举手敬礼,“报告,有一个人自称是陈析生老婆的人要求见陈析生”,沈自强愣了一愣然后好像忽然醒悟过来似的说到“快,让她进来”。


    于萍哭着沿着楼梯向楼上走去,她早已经把沈自强的话忘的干干净净,一楼的情景把她吓坏了,满地的残肢断臂,墙上溅满了鲜血,她努力喊着“析生”“析生”克制着呕吐找遍了一楼的房间也没发现老陈,脚下短短的不过十几级台阶,却让她忆起自己无忧无虑的童年,幼稚盲目的初恋苦果,早逝的父母,寡义的哥哥嫂嫂,遭受毒瘾折磨的日子,还有那深深伤害过她的刘卫国,又重新让她燃起生命希望的老陈,越发觉得这世界上除了陈析生似乎也没有什么牵挂了,曾几何时痛苦的命运使这两个人的生命已经不知不觉的融合在了一起,这个世界上只有他可以相信可以依靠,也只有他会真心对我,“你还在吗?,不要丢下我,你答应要娶我的,不管怎样析生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她似乎不害怕了,踏上二楼最后一级台阶,看到眼前的残酷情景不由得为之一窒,在血腥之中赫然发现了呆坐在那里的老陈。


    警戒线外聚集的人群中,一个女人静静的站在那里,除了于萍来时她躲到了树后外,她一直在那静静的站着,有心人可能会发现她的手里抓着一把巧克力糖。沈自强则不安的来回度起步来,不时抬头看看别墅又低头看看表,刚刚接到军区命令要他在3个小时内捉住老陈,且特别标注“不论死活”。


    于萍没有说话,她找来了一块没有血迹的木板,把盒饭打开,放在上面,然后坐在了老陈的身边抱住了老陈,老陈侧头看看于萍,似乎笑了笑,缓缓说到“娘怎样了”。于萍把老陈抱的更紧了些“娘... 她去世了”,老陈哆嗦了一下,伸手抱住了于萍,随着两行热泪流下顿了顿说到“也好”。这时外面响起沈自强的喊话声“老陈,求你了,看在老战友的份上我求你了,你出来吧,我保证你的安全”。“你走吧”老陈说到,于萍把老陈抱的更紧了轻轻说到“不要扔下我一个人,我是你的妻子,是生是死我们永远不分开”,老陈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慢慢拿起了面前的筷子“那就一起吃点吧”。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开始阴云密布,起风了,风越来越大从一声声的呜咽逐渐变成了连续的怒吼,越来越低的黑云仿佛是压在人们的胸口上一样,看热闹的人们不知何时已经走散了,只有那个女人依旧站在那里,嘴角一动一动的像是在祈祷。


    装甲车和迫击炮都已经就位了,沈自强还是下不了决心,他已经不来回走了,只是紧握的拳头似乎要把话筒捏碎一样眼睛死死盯着别墅的大门。下达的攻击时间一再延后,这时无线电话又响了,一声声仿佛在催促什么和天上的雷声呼应着,沈自强无可奈何的慢慢拿起电话,这时雨终于下了起来,他就那样站在雨中任凭雨水顺着头发流进衣服里,最后“是”他仅仅最后说了这一个字就挂断了电话。


    沈自强的手沉重的抬起,他的心在痛,泪水和着雨水从他脸庞流下,“命令 开始.”,还未等他说出攻击二字,别墅里先后传来了两声枪声,接着是陈东撕心裂肺的嘶吼“老排长,不要啊!  老排长”,久久回荡在别墅四周军人们的上空,回荡在他们曾经战斗过的土地上,叩击着人们的心扉。没有人注意到,随着这声嘶吼那个女人手中的巧克力也滑落在了泥水中。










硝烟散尽第一百三十三章(大结局)


    “王宏你立刻去摸一下德田株式会社的底,查查他们为什么阻止我们收购。”

    “是” 一个干练的中年人答应一声后,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小单你通知各部门主管明天下午2点开会重新讨论关于这次收购的风险评估报告,让他们准备好资料”

    拿起电话接通了财务部,“老赵,现在我们的缺口是多少”“嗯,你多想想办法,务必在后天上午确保资金到位,有问题吗?”“好,敢跟我们抢,就毙了他个舅舅的”

    ......

    ......

    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后,感到一点口渴,喝了一口水,拿着杯子走到落地窗前,透过玻璃窗,看到楼下汽车像甲壳虫一样川流不息,蚂蚁一样的人们忙忙碌碌的来回走着,极目远眺忽然发现远处的维多利亚湾里一只引导船正引导一艘大船入港,竟然是航空母舰,美国的航空母舰,他的眉毛跳了一下,似乎触发了他的某些记忆使他渐渐陷入了沉思。



    “兄弟们,我对不起你们了,原谅我不能追随你们而去,我不是孬种,严师傅说的对,死我也要死在战场上,我不能让你们白白牺牲,死对我来说可能是一种解脱,但我不能逃避,我要活着,我要让我们的兄弟不再出现周小米那样的结局,不再让我的悲剧重演,你们看我又上战场了,咱们二排都是好样的,让那些狗日的侵略者看看我们的厉害 我不会放弃的,尽管我不能拿枪,可在这没有硝烟的经济反击战中,我一样冲到了最前面,我们二排没有孬种。”



    这时,香港公园里两个老人正在散步,看上去古稀之年却是红光满面步履矫健。“嘿,我说老严,你当年究竟和那小子说了什么把他唤醒的,我还以为他就是不变傻也得自杀呢,现在如果老团长在天有灵也能欣慰啊。”

    另一个老人神秘的一笑。“其实没什么,老团长早就料到可能有那一天,这都是老团长的安排,你没发现那小子变了吗?”

    “是啊,这5年如果不是一直在他身边,我都不敢相信,为什么我就变不了那样呢,你说说,唉。也许这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

    另一个老人,“我也是没想到他把军事理论那一套用在商业上,还真像那么回事。我现在也是无话可说,这都是天意,天意啊,不过虽然这小子现在说说笑笑,我看过去的事他还是忘不掉,另外当年的事有很多现在我们还瞒着他,你说他会不会怪我们啊”

    “唉,死很容易,活下去更需要勇气啊,当年的事换了谁也忘不掉吧,说起来咱们老哥俩在那个丁宝国的家里藏了一天一夜,眼看着他毙了那个龟儿子,我们劝他那小子竟把我们当成越南兵,要不是你救我我也活不到现在了”

    另一个老人,“呵呵,那我还欠你一次呢,多亏了那小子的几个兄弟,那个叫陈东的也是一块好料,可惜不如那小子有天赋。”

    “听说整个过程都是那个什么陈司令安排的,当初那小子一心想死,要不是他当时万念俱灰,还真制不住他,唉,都过去了。不说了,该回去了,今天答应我的乖孙子教他长拳的。”

    另一个老人,“什么你的乖孙子,不害臊吗,那是我的宝贝孙子”

    “说好一三五我教的吗?你可不能赖皮啊。交情归交情,你不要以为我好欺负”

    ......

    ......



    “砰 砰”敲门声

    猛然从回忆中惊醒,回到桌前放下杯子,说到“进来”。

    “总经理,这个月的款都汇出了,这是名单,请您过目。没什么事我出去了”秘书小单把一份名单放在桌上后走了出去。

    目光落到桌上的名单上,第一个就是“周小米妻子--王月娥”,目光往下看去杨雪龙,金玄和......一共139名。

    “呤 呤 呤”电话铃声

    拿起电话未等说话就听见话筒那边传来了稚气的童音,“爸爸,我想你了。丁爷爷说话都不算数,说好教我武术的,我一直等啊等啊还不回来。”一丝笑意爬到了嘴边,“子弹乖,丁爷爷一定有事耽误了,爸爸也想你,明天爸爸妈妈带你去海洋世界玩好不好?”“好啊,好啊,我要去。爸爸以后不要叫我小名了,小朋友都说不好听”“呵呵 好,子弹,妈妈在吗,让妈妈听电话”

    “析生,中午回来吗?”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看来会不去了,收购遇到点麻烦,明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们带子弹出去玩玩你看怎么样”“都5年了真快啊,我也会给你个惊喜,去那里你定吧,中午记得吃饭主意身体啊”“我会的,不多说了,晚上我准时回家”“好,再见”“再见”


    撂下电话,这时外面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负责这次收购的李晓峰没有敲门直接来到老陈面前“德田株式会社刚刚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开始与我们竞争收购,他们已经行动了”

    老陈只是淡淡的说到“看来是要打一场硬仗了”。


=================================

老陈5年间凭两位师傅的关系,于萍的30万,一定的机遇和苦难,在机会最多的年代取得成就也非不可能,所谓“浴火重生”,老陈杀的人并非本意,且不算多,只要重新振作起来,机会比一般人要多的多。



小说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78/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