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十三节读后

夺回失去的青春 收藏 7 4
导读:第六章十三节读后

     今天下午比较有空,特准备了一些板砖献给漠大,:)

      十三节是我一直以来比较期待的一节,我的阅读直觉告诉我,这将是整个第六章,也是几个主人公的一个坎,然而,阅读后的感觉只有四个字——比较失望。

      几个主要角色都是独自一人,而且面临的是体能的极限,这个时候,是作者发挥心理描写的最佳时刻,丰满人物性格的黄金段落,但可惜的是,漠大轻易地放过了,至少没有充分地展开。

      其实没有必要非在一节里限定多少字数,就当是准备出版前的创作。小说创作很讲究节奏的变化,十三节本来是一个变奏的时机,我个人建议作如下人物和环境描写的丰富:

      

一、关于鸿飞。鸿飞显然是一个创造型思维的军人,这类军人往往比较叛逆,随性,但思路是跳跃性的,非常的敏捷,那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在体能面临极限的时候,他的心理活动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状态?用什么样的手法表现比较好?我个人倾向于意识流的手法。但文中,漠大仅仅只有两段短短的文字来表现鸿飞当时的情形:

“来自外界的干扰让山路变得更加崎岖,方向更容易迷失。鸿飞这一夜摔了十几次跤,双手、双肘、膝盖被磕的血肉模糊。但他己经累得全身麻木,根本感觉不出疼痛,还是机械的向前走。

鸿飞本想离开B 点后找个地方睡上一觉,但呼嚎的山风逼着他放弃了睡觉的想法。夜间是动物们的觅食时间,鸿飞担心它们饥不择食把他给觅了去。连续十几个小时不眠不休的行军,身体己经疲劳到了极点。路况不好的地段,鸿飞尚能强打精神,路况稍微见好他走着走着就睡着了,要不是散乱的石头不时把他绊倒,有几次他差点走到山涧里去。每一次惊出一身冷汗后,他都要使劲儿的打自己耳光,命令自己不准睡着。但走不出多远他照样睡得打鼾,而且还能梦见自己守着一大桌丰盛的晚餐胡吃海塞。瞌睡给鸿飞添了不尽的麻烦,这一夜他连续走错了三次路,本应在拂晓前到达C点,他在清晨六点阳光普照的时候才赶到。”


在那样寒冷阴森加疲劳的情形下,这样的写法,是否太显苍白了?我试着理了下前后的句子,修改如下:


      满耳充盈的山风呼啸,并没能让鸿飞时刻保持着清醒,他实在在太累了,累得仿佛全身的神经都已经麻木。原本崎岖的山路在迷糊的眼中不停地晃动,周围的群山怪石,仿佛变成了一只只作势欲扑的猛兽。把持行进的方向,几乎成了一种奢望。时不时出现的拦路石头和藤蔓,更是让鸿飞不停地摔跤,一次次地摔倒,又一次次挣扎着爬起来,双手、双肘、甚至膝盖都被磕得血肉模糊。不!我不能躺下,躺下就睡着了,我绝不能输给那些死老B!鸿飞浆糊一样的脑海里,只有这个念头拼命地支持着自己向前的脚步。

     鸿飞不是没考虑过睡上一小会儿,但他转念一想,在这样的荒郊野外,难保夜间出来觅食物的家伙不会把自己当成了一顿美味!他只有硬扛着,一步步地往前拖着两条腿。路况不好的路段,鸿飞尚能强打着精神,路况稍好,走着走着就睡着了,有几次,要不是被石头绊倒,鸿飞差点就走进了山涧!终于,两条腿出卖了主人,在一条并不崎岖的山路上,鸿飞两腿一绊,扑在地上睡了过去……

我死了么?不,应该还没死……那怎么看不见星星……死马,东东,你们在哪儿?是不是已经到了?真他妈不讲义气,把兄弟扔下了……张班长,你咋准备了这么一大桌东西?什么?你说我通过了,真的么!?哇噻!烤鸭,班长你真是我最好的哥们!……喂喂喂,死马,竟敢抢我的鸭腿,你你你,你给我吐出来!鸿飞一激动,猛地一捶地上,刚好磕一尖角上,痛得一龇牙,不过人也醒了。喘了口气,鸿飞撑起身子摇摇头,继续拖着步子开始这似乎永远看不到目的地的行程。

这一夜,鸿飞不仅走得磕磕绊绊,还连续迷路了三次,原本打算在拂晓前到达C点,可他赶到时,已经是阳光普照,显然,计划落空了。


二、司马的性子很直,书中的写法没什么问题,我就略过了。再来谈谈武登屹这个小兵哥。感觉漠大对这个人物的把握略有偏差。无论如何,在部队待过了两年,而且已经是班长的一个军人,表现得还不如一些十六七岁的社会青年,感觉略有些夸张了,不太符合逻辑。可能漠大你以前的一个战友曾给你留下过很深的印象,以至于在创作中情不自禁地予以艺术的夸张,但还是需要一个度的把握,估计有同样感觉的兄弟不只我一个,如果可能,加些心理独白,可能效果更好,小弟我就不再“献宝”了:)


三、陈志军的那个梦很值得深入挖掘,理由同鸿飞那一段,是表现一个人潜意识的好机会,可漠大为了走情节,轻易放过了:


  “  黎明,第一缕阳光爬过山脊的时候,荒草甩掉露珠漫漫的挺直腰杆,不知从那里藏着的小鸟不时轻脆的鸣叫几声,大山醒了。 

阳光照在陈志军的脸上,他头上的伤口己经不在流血,一只小鸟落在他身边的岩石上用尖嘴梳理着羽毛,不时抬头叫上几声。陈志军在梦里回到了童年,他又一次爬上村边的白杨树去掏鸟窝,护雏的小鸟不停尖叫着飞来飞去狠狠的啄他的脸,他拼命拍打着一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 


     我试着写一段:

     就在鸿飞挣扎着走向C点的时候,曾经领先的陈志军,还昏睡在那块岩石边上,不过头上的流血,渐渐地止住了。渐渐地,东方的天边露出了鱼肚白,晨风轻抚着大自然的一切,周围的荒草,点着头甩去黎明前的凝露,纷纷挺直了腰杆。一只小鸟不知躲在附近的哪个角落,开始唱响每天例行的晨曲,沉睡了一夜的大山,醒了。

     当一个绯红的小球突然跳出东方的群山时,一片金色的阳光迅疾地爬过了陡峭的山脊,照在了陈志军的眼皮上。陈志军的眼皮跳了跳,渐渐的苏醒了。

我这是在哪儿……已经死了么?应该还没,感觉还有气儿……呀,这里的这棵树怎么这么象我家门前的那棵,难道,我死了,灵魂回家了?爸,妈,不孝儿回来看你们了……怎么又在树上了,啊,好多的鸟蛋,正好给妈补补身子……

一只小鸟落在陈志军的头上用尖嘴梳理着羽毛,不时抬头叫上几声。这时的陈志军正好梦到护巢的鸟拼命地啄他的脸,猛地一挣,醒了。那只小鸟吃了一下,扑棱棱飞上了树梢。


     小弟文笔实在难上台面,漠大大人大量:)

     写这篇东西的目的,是想和漠大乃至铁血的写手们探讨一下细节描写,尤其是特定情节下的细节描写,对于一部成熟作品而言,实在是非常的重要。缓急有度,会让一部作品的可读性有一个不小的提升,当然,这也需要各位老大花更多的时间去构思,但我认为,这是值得的,即使更新的速度受到影响,因为这可以减轻作品后期的修改工作量,毕竟,有些感觉,过去后就难以找回了。


      顺便再提一下一些读着不是很舒服的地方:

      “所有的兵都是在饥饿、孤寂、焦急、恐慌、疲劳等等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折磨中渡过的”这句话粗看没什么问题,但用情绪来修饰折磨不妥,缺少对象,其实只要加几个字就可以了:

         》所有的兵都是在饥饿、孤寂、焦急、恐慌、疲劳等等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的负面情绪的折磨中渡过的。

       “呼啸的山风像是噬人野兽的狂嗥”这句话只要把主谓宾提出来就可以发现问题所在,调换一下位置即可,建议:

        》山风呼啸得像是噬人野兽的狂嗥

       “鸿飞看看有不少迷彩的身影己经走到了他的前面去。立刻有了一种压迫感,他觉得陈志军这是在和他较劲,就像马拉松运动员参加比赛一样,始终跟在领跑的运动员身后保持体力,冲刺的时候再一鼓作气超过领跑。”这段文字句读比较混乱,主语缺乏,而且后一句长了些,读起来比较累,建议:

       》鸿飞看了看四野,发现有不少迷彩的身影己经走到他的前面去了。鸿飞立刻有了一种压迫感,尤其是背后的那一个,给他的感觉更甚。他觉得,陈志军这就是在和他较劲,就像马拉松运动员参加比赛一样,优秀选手往往始终跟在领跑的运动员身后保持体力,冲刺的时候再一鼓作气超过领跑。 

      

        其实前面章节也有不少类似的问题,漠大,给你一个小小的建议,能否写完后大声地朗读几遍,往往能发现一些不太通顺的地方,其实花不了多少时间的说:) 


        先写到这儿吧,下次有空再慢慢抡板砖。

 


小说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