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看看反面资料好么

也看看反面资料好么

百团大战真相:八路军的战斗内幕

百团大战共分四个阶段,即两个八路军主动进攻阶段和日军的两次反击阶段。从1940年8月20日至9月10日为第一阶段,八路军破坏日军交通,重点破击正太路。从9月1日到9月18日的日军第一次反击(第二期晋中作战)为第二阶段。从9月22日至10月上旬为第三阶段,主要任务是扩大八路军第一阶段战果,重点转向破击铁路两侧、日军深入到抗日根据地的公路、铁路据点。第四阶段从10月6日至第二年12月4日,日军的第二次反击,包括察南边界反击作战,第二期晋中作战和晋察冀边区肃正作战。 


我党关于百团大战的资料称谓汗牛充栋。大致可分为三类: 


1) 至今也不公开的八路军内部报告 


2) 解放前百团大战发生时对外公开发表的八路军战报(下称“战报”) 


3) 解放后编写出版的各种有关史料(下称“我党史料”)。 


除至今也不公开内部报告内容真实外,后两者充满了不实的夸大之词。在主张事实求实的今天,有必要剔除虚假的不实内容,还百团大战的历史本来面目。 




1. 双方兵力以及作战时间 


我党史料称:百团大战第一阶段进攻地区“驻有3个师团的全部、2个师团的各2个团、5个独立混成旅全部、4个独立混成旅的各2个营、1个骑兵旅的2个营,共20余万人,另有飞机150架和伪军约15万人。” 




这个数字严重失实。日军整个华北方面军也只有25万人。难道绝大部分都部署在八路进攻地区?实际上八路军进攻的只是石太路,同蒲路北部,同蒲路南部介休、霍县附近,东潞路和京汉路的部分地段,以石太路为重点。在这些地区和交通线上日军只部署了三个师团(41,36,110师团)和5个独立混成旅团(16,9,4,3,8独立混成旅团)的部分兵力。日军平均1个中队要防守568平方公里的地区。在这些部队中41和36师团的主力都用来对付“晋南以卫立煌指挥的中央军”,在被袭地区只有交通线附近的少量警备部队。110师团投入该战斗的则只有“步兵约四个中队”。作为进攻重点的石太路200多公里交通线上只有第8、第9和第4三个残缺不全的独立混成旅团部分兵力(总兵力仅3600余人),分散在正太路上的几十个据点中。只占日本华北方面军的1.44%。 




八路军整个参战兵力,计晋察冀军区39个团、第129师(含决死队第1、第3纵队等)46个团、第120师(含决死第2、第4纵队等)20个团,总人数从早期版本的“共115个团40万人”现在的版本 


已经缩水了一半:“共105个团20余万人”。这个数字也有明显的夸大,以攻击的重点日军损失最惨重的石太路为例,我党史料已经从早期版本的“聂荣臻部队15个团,刘邓部队15个团,正太线共30个团”缩水了1/3:“直接参加正太铁路破击作战总兵力约20个团。”而根据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西安办公厅代主任熊斌呈蒋委员长报告派员视察「百团大战」实际情形,于1940年十一月三十日电称﹕“中共此次在正太沿线所用兵力共十一团,朱、彭报为三十余团。”根据日军战史:“袭击石太线沿线的敌军为129师约6000人以及晋察冀边区第二、十九团以及抗日军政大学学生队等。”日军军事形势图上对八路兵力的标示一共10300人左右,和国民政府的数字非常接近。 




关于战斗时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西安办公厅代主任熊斌的电报指出:“有(二十五)日即将大部撤往平山、孟县五台一带,只留少数兵力在铁路沿线,续行袭扰,朱、彭所报正太战争迄九月灰日始告结束,不符事实。”从以下的战例可以看出八路军主力撤退的时间正是25-26日,甚至更早,和电报所说相符。

2.“攻克”娘子关 


双方兵力: 


驻守关上的是日军独立混成第四旅团所属的一个警备中队200多人,中队长池田龟市中尉。进攻的八路兵力我党说法自相矛盾,史料说是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右纵队第5团1个团。战报则说是郭天民部陈林两个团。附近还有杨团。日军则估计八路军兵力为娘子关以北500人,以西1000人,东北方向为抗日大学学生队1000人,一共2500人。 




战斗经过: 


我党史料称:“20日夜。。。经过三小时反复冲杀,日军的堡垒最终被全部攻破。激战到拂晓,全歼了娘子关警备队,池田也当场被击毙。黎明时分,胜利的旗帜插上了被日军盘据三年之久的娘子关。这是正太线最早攻克的重要战略据点。21日,日军得知八路军攻下娘子关,大为震惊,急忙抽调大批增援部队直扑娘子关,企图歼灭我攻占娘子关部队。聂荣臻早有所料,指示部队破坏敌堡垒后,主动撤离娘子关。当日军赶到时,已不见八路军的踪影,只好对着化为焦土废墟的娘子关发呆。” 




八路战报则称: 


“二十日晚,我郭××部陈林两团进袭娘子关,连克附近碉堡数座,继续将娘子关大部房屋及周围要隘占领,并毁火车二列,破路四十余里,娘子关西磨河滩及附近之敌亦被我击溃,歼敌共三百余,残敌退守娘子关东南堡垒与房屋内。磨河滩及娘子关全部房屋及周围要地完全被我所占领。” 




又报:“被我击退至娘子关及东南地区之残敌,又经我郭××部陈林两团强攻,至二十一日午止,将该敌全部肃清,计毙敌四百余人,生俘日兵十名,缴获步枪百余枝,山炮二门,轻重机枪十三挺,掷弹筒十余个,无线电一架,弹药军用品很多。惟该敌见势危急,将武器破坏,埋藏甚多,我正搜挖中。娘子关已完全被我占领。” 




大家不难发现我党解放前后的资料明显不一致。一个说只经过三小时激战,21日黎明就全歼了娘子关日军,打死鬼子队长池田,毙敌四百余人。一个则说21日中午全部肃清日军,歼灭日军共700多人。实际上两种说法都在说谎,八路军不但没有全部歼灭日军,打死鬼子队长池田,占领娘子关,而且在绝对优势兵力下被娘子关日军在日军援军到达前击败(日军援军27日才到达)。 




8月20日夜日军娘子关守备队接到情报后主动出击,在坡底村和东塔崖分别击退了来袭击的八路军。返回后的子夜时分,八路军向娘子关发起攻击,恰好一列车路过的日军退伍返国士兵800人到达娘子关车站,这些日兵由炮兵、辎重兵和卫生兵等非战斗人员组成,而且赤手空拳。但是八路判断错误,以为日军援军到达,竟然吓得停止攻击,撒腿就跑。日军趁机反击,八路逐渐向坡底村方向退却。21日3时八路200人企图渡河再次进攻。被日军击退。 




21日及以后八路根本没有“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主动撤离娘子关”。而是在白天增加兵力占领了河北村北面、坡底村东北面,城西村北面的一带阵地,一齐射击,对娘子关形成包围。日军则退守兵营附近地区。 




22日晨八路军用迫击炮向日军轰击并向日军送交劝降书。被队长池田拒绝。22日夜日军警备队在碰巧来到娘子关的酒井装甲列车队和150名少量武器武装的退伍兵的支援下渡过桃河,奇袭在磨河滩集结的八路500人。八路看到装甲列车顿时惊慌起来,结果遭到毁灭性打击。 




23日八路军600-700人进占娘子关以东的地都村附近。24日娘子关日军展开攻击将萎泽关北面和地都村以北的八路击退。25日娘子关日军在地都村北附近与从井径西进的日军取得联系。八路军的包围圈被彻底打破。26日日军警备队向西方出击把包围各据点的八路击退。27日日军增援部队一个大队才到达娘子关。日军开始掩护铁路电线修复工作。 




战果: 


八路军伤亡不详。但根据战报仅娘子关附近战斗的杨部就“受重伤,团长于臣城,参谋长熊籓渡两员,及以下伤亡官兵三百二十余名”。但晋察冀军区抢先发出全歼日军,完全占领娘子关的电报,捞取了最早攻克正太线重要战略据点的荣誉,获得了精神胜利。 




日军伤亡不多。某方所谓娘子关日军被全部歼灭共700多人,实在太夸张,远远超过了娘子关日军的实际战斗兵力总数(200多守备队加150退伍兵不过300多人).

3.破毁井陉煤矿 


井陉煤矿与开滦、中兴煤矿并列为日占华北三大煤矿。全矿日产煤达到6000吨,年产200余万吨。侵略者将这里的煤源源不断地运往龙烟铁矿、鞍山炼铁厂和石家庄炼油厂。 




八路战报称:“我×部攻占贼装镇、东王(均在井陉南),守敌百余亦被我消灭,完全占领井陉煤矿(即东王至新驰),解放工人三百余,所有矿井机器,全被打塌,缴获正清查中。计被我彻底炸毁机器如下:大髀车二个,水滤大发动机三盘,水齿足十盘,炼钢炉十五个,炼铁炉十个,风车五座,烟筒二个,锅头九个,烟导九个,锅炉气表十个,大发电机一个,大机器十八部,所有电气表设置全部炸毁。八月二十一日,我杨团连克乏驴岭、北峪、地都等据点,守敌共五百余,被我完全消灭。” 




我党史料称:“井陉煤矿已被我占领。歼敌百余。矿井机器全部炸毁。冀中军区第16团攻克了地都、北峪据点,给敌以重大杀伤,歼灭守敌200余。” 




我党的资料自相矛盾。被俘日本工程师对损失的估计则从战报的“共约三千万元左右”涨价到了我党史料的“造成损失1亿日元”,修复时间则从“装置时间需至少六月”涨价到了“这个矿一年都不能修复开工。”而北峪、地都的歼敌人数从战报的“五百余”缩水到了史料的“200余”。 




首先应当指出的使实际上井陉煤矿共有三个矿区,新矿、老矿和阳井。八路攻入的只是其中一个矿区新矿,其余两个矿区都没能攻克。主攻该矿的是晋察冀军区最得力的两大主力团之一的红军团,即赫赫有名的老三团。1营攻打新矿,3营攻打老矿,2营攻打贾庄炮楼。根据日军战史,八路攻打煤矿的有2000人,其中1000人围攻新矿。防守该矿的日军只有独立混成第八旅三十五大队二中队及200多名伪矿警驻守。,而且该警备中队抽调了一半兵力去深县,实际兵力只有百余人。其中新矿因为驻有伪矿警,只有一个14人的日军分队把守,阳井是一个小队,老矿则是中队部所在地。 




我党史料称攻打新矿时,“战士用篮球胆裹着的双手,举起铡刀砍断电网”恐怕并不符合事实,因为战斗开始前,矿区工人已经切断了矿区电网电源并充当向导。里应外合使八路军胜利攻占新矿。根据八路军老战士杨仲山老人抗战经历的回忆,“因敌人火力薄弱,道路平坦,战斗进行的非常迅速”,攻占新矿并不象我党史料描绘的那样激烈。攻打旧矿时,守敌凭借坚固的堡垒和强大的火力进行反扑。八路内部报告称:由于“联系不佳”“指挥员缺乏坚定的攻占信心”3营的后梯队未能及时跟上,为避免伤亡过大,杨成武命令3营退出碉堡,据守住缺口与敌对峙。21日夜,杨成武命令2团3营与3团3营合攻老矿,日军凭借堡垒工事顽强抵抗,老矿始终未能攻下。其实不仅老矿,只有1个小队日军把守的阳井也没能攻下。 




综上所述井陉煤矿全部日军也只有百余,所谓歼敌百余完全不可能。实际上日军伤亡极小,根据杨仲山老人的回忆,八路军甚至连新矿的14名日军也没能全部歼灭。除了一座碉堡内的几名日本兵被打死外,大部分新矿日军向西败退到火车站继续顽抗。八路的真正战果是歼灭和俘虏了煤矿的200名中国矿警的大部分。三矿中后两矿破坏不大。新矿损失很大,至少半年不能出煤。但新矿的设备破坏并不彻底,没有被全部炸毁,而只是被纵火焚烧,日本专家认为起重机和选煤机等各种机器被修复后仍可使用。 




至于攻克地都、北峪据点也纯属虚构。北峪据点只有日军步兵一个小队,但八路连一个哨所也没能攻下来,只破坏了附近的铁路桥。却发出“守敌共五百余,被我完全消灭”的战报。 




我党史料又称:“破击行动一直持续到24日,矿区里很多东西没搬完,有的同志舍不得撤出来,想把东西都搬走。 。。。。。部队才恋恋不舍地撤了出来。”与实际情况完全不符。进攻阳井的八路在21日晨就停止了战斗。攻占新矿的八路最迟在22日中午前就“恋恋不舍地撤了出来”。因为日军第八独立混成旅团旅团长亲自率领10个步兵中队的增援部队22日中午前到达井陉,接管了各矿区,扫荡新矿以北的八路军。(待续)3.激战阳泉 




阳泉之战是我党宣传战化败为胜的又一杰作。在我党史料中一般被称作“狮脑山之战”。并称八路的战斗目的只是为了“占领阳泉西南的狮垴山,牵制阳泉之敌,掩护并保障正太路大破袭的顺利进行。”并称八路阻击成功,“整整坚持了六昼夜,有力地保障了左翼部队的行动,大煞了“赫赫皇军”的威风”(早期版本史料为“九昼夜”)。实际上狮脑山之战只是阳泉之战的一部分。阳泉阳泉是日军第4独立混成旅团部和15大队队部所在地。八路军129师投入主要打击力量进行阳泉之战的战斗目的是攻克阳泉,歼灭日军第4独立混成旅团部。绝非什么牵制阳泉,保障左翼队。做这样的裁剪和篡改完全是为了塑造八路军英勇善战的政治需要。 




八路军129师的主385旅769团、14团、386旅772团组成中央纵队,除部分兵力牵制平定之敌(日军一个中队)外,主力由陈赓和陈锡联指挥,向阳泉发起进攻。而根据日军战史,直接进攻阳泉的八路军在2000人以上。而日军只有680人,而且绝大部分都是非战斗人员,其中炮兵400人,辎重兵100人,大队部50人,旅团部30人,工兵等100人。伪军为40-50人。 




八路军两个连在20日24点以前就潜入了市区。然后主力先从市区东北,即而从市区以南发起猛攻。然而以优势兵力激战一夜也没能取胜。这时日军第二批徒手的退伍回国部队400人在下半夜到达阳泉(第一批已到达娘子关车站)。说来可笑,和围攻娘子关的八路一样,指挥围攻阳泉的八路指挥官也产生错误判断,以为日军援军到达,为保存实力下令停止攻势,退守狮垴山等外围阵地。阳泉日军第二天进行了局部反扑被挫败。25日,日军独立第12和第14大队各一个中队到达阳泉,25日晚八路军主力在坚守五天后,被迫撤离狮垴山。实际战斗五天,而非“激战九昼夜”。 




我党对日军兵力进行了相当程度的夸大。比如战报称:“由阳泉向狮垴山进犯之敌军及武装日侨千四百余人,经我陈旅迎头痛击后,敌受创极重”。史料称:“日军倾其所有力量,动用了1500人,从21日起向狮垴山发起了猖狂进攻”。实际上阳泉四面皆敌,日军不可能倾其所有力量向一个地点发动攻击。更何况日本侨民只有500人,加上日伪军约600人,一共才1300人。更何况日本侨民有一半以上是老弱妇孺,根本不能参加战斗。 




我党对日军伤亡也进行了相当程度的夸大。战报称:“二十一日晨我陈旅郑团进攻阳泉附近之敌,与敌四百余遭遇,激战二小时,将敌击溃,敌死伤过半,缴获轻机枪六挺,步枪六十余枝,敌遗尸六十余具。”“尤以二十四日晨为最激烈,。。。。。。,敌死伤惨重,尸横遍野,我缴获步机枪三十余枝。”史料则称:“8月21日晨不大一会儿功夫,就毙伤日军近百人,其中死40余人。”“22日晨,阳泉的日军卷土重来,。。。。。。日军在阵地前丢下了52具血水模糊的尸体。日军炮兵中队长中岛也命丧黄泉”然而根据日军战史,整个第4独立混成旅团在8月也只战死60人。 




在阳泉之战中八路军伤亡惨重。仅根据公开战报就有:“21日晨,。。。。。。是役我该团政治主任灵亚杰身先士卒,英勇负伤,并伤亡以下官兵百三十余人。”“24日,。。。。。。我亦伤亡百余人。”“二十五日,敌机二十三架向我陈××旅狮垴山之西南阵地轰炸,我死伤军民二百余。” 


阳泉日军600多人在26日攻占狮垴山后,向西追击,29日在坡头、桑掌、测石附近突破385旅769团阻击,使八路军伤亡200余人,385旅旅长陈锡联、政委谢富治、参谋长曾绍山先后负伤。

.寿阳、平定、盂县的战斗 


寿阳是日军独立14步兵大队队部。八路军386旅郭郑两团攻击平定,未得手。同时,该旅16团主力围攻寿阳。根据日军战史,围攻寿阳的八路约1200人,其中700人从西南,500人从东南进攻。 




八路战报称:“寿阳敌三百余及伪军百余被我围攻多日,该敌二十二日午企图向西突围,被我陈旅谢团击溃,毙敌百余,伤三十余,俘日军二十一名,俘敌中尉小队长山农三一员,俘伪军百一十余,缴获步枪六十余枝,轻机枪二挺,无线电二架,电话机三架,军用品和药品、文件甚多。二十三日晚,我围击寿阳之陈旅陈团,在我枪炮火力掩护下,猛烈强攻,激战整夜,轰坏敌城墙数处。我一部曾乘城墙爆破时冲入街内,并完全占领寿阳车站,激战至晨,因敌顽强抵抗,四散毒气,并飞机七架向我狂炸,我安全撤出战斗。” 




然而上述战报又是不实之词。实际上20日夜日军原田大队长接到各地警报后,由于兵力捉襟见肘,只派出一个由传令兵和其他人员组成的混成小队带步兵炮一门增援孟县。此时寿阳非常空虚,只剩下包括自己在内的一个小队的兵力,再加5名日本宪兵率领的伪警察。根本没有“三百余”日军,更谈不上战死“百余”。然而八路猛攻一天一夜也没能攻破县城。日军这么少的兵力依托工事守城待援则可,脱离工事突围根本不可能。由于八路的攻击21日入夜即告停止。所谓23日夜的攻击也属虚构。同时遭到八路围攻的还有盂县和周围据点。同样激战一天没有成功。 




21日凌晨,日第1军司令部即接到“石太线到处正受八路军袭击”的报告。到中午,司令官篠塚义男中将才召集幕僚会议研究战局。由于军直属部队一时无战斗兵员可调,篠塚决定将司令部包括军部卫兵在内的40人编组为一个混成小队,驰援寿阳、阳泉。24日,该混成小队徒步突破八路16团阵地进入寿阳。八路只好“安全撤出战斗。”25-26日寿阳日军居然以一个半小队和一门步兵炮的劣势兵力在空军协助下向张净镇、马所开始反攻。 




八路战报又称:“二十日晚,我陈旅之孙团攻击芦家庄(寿阳西南),连克碉堡四座,守敌七十余退守碉房,复被我围歼,消灭殆尽,我完全占领芦家庄,缴获步枪五十三枝,轻机枪两挺,生俘敌兵三名。”该报告也是虚构。芦家庄在寿阳西南,是日军独立14步兵大队的一个中队队部所在地,八路的攻击被日军警备队击退。并没有能攻占芦家庄. 


根据时任八路军129师左翼纵队指挥的陈希汉回忆,芦家庄日军四十多人“最后窜入学校一间独立的课堂中固守”然而八路直到8月31日也没有把芦家庄攻下来。这一天增援芦家庄之敌二百余人攻破八路军16团的高坪阵地,八路军左翼纵队被迫败退。

5.其他战斗 


以上八路军对石太路上日军重要据点的进攻,虽然日军守备兵力很少,也没有得到及时增援,八路往往以五到十倍的优势兵力进攻,但都以八路失败告终。八路军真正攻占的石太路沿线日军据点只有上湖、马所、无名桥梁、辛兴镇、坡头、测石、落摩寺、东赵等约20个小据点。然而这些据点大多只是数名或一个分队(注:日军比小队更小的编制,日军经常把一个小队分割成几个分队使用)日本兵把守的微型据点。某方的资料不仅夸大了被攻占的据点的数目,把一些根本没能攻克的日军据点也冒称被胜利攻克。而且夸大了确实攻克的日军据点的兵力和被歼灭的人数。 




比如八路战报称:“二十四日晚,扼守乱沟、岩会碉堡(均阳泉东)之敌,被我聂军区郭××部韩团完全攻克,计缴获步枪六十余枝,掷弹筒五个,机枪三挺,迫击炮三门”实际上乱沟、岩会只有数名日本兵把守,那里绝不可能有六十余枝步枪的。 




又如八路战报称:“二十八日,刘师陈旅郑团一部与困守寿阳东南落摩寺据点敌百余,历四小时之激战,终将据点完全占领,守敌全部消灭,计俘日军二名”又在吹牛。实际上落摩寺据点的日军只有一个小队。 




还应当指出即使这些小据点被攻占,日军守军也并不一定没消灭。日军往往主动放弃据点或激战后突围逃走。根据时任八路军129师左翼纵队指挥的周希汉回忆,马所残敌成功逃往寿阳,和尚足日军只剩下四名也逃走了。 




日军负责石太路沿线主要地段守卫的独立混成第四旅团到8月底只战死60名。伪军和华北铁路的员工倒伤亡失踪不少。日军负责石太路东段守卫的包括井陉煤矿的独立混成第八旅团如前所述伤亡极其轻微。伤亡最大的是井陉煤矿的伪矿警。 




石太路的铁路遭到八路军和爱国民众极大破坏。枕木铁轨被运走或烧毁,桥梁被炸断,通信网和火车站设施被严重破坏。然而八路战报吹嘘:“破坏铁路九四八里。(以正太路被我毁灭为最利害,直到现在已三月有余,仍未修复)”绝非事实。日方称“累计被破坏之线路距离四十六公里.”,八路的宣传夸大了10.6倍,而且石太路9月20日就抢修完毕,此次战斗只截断正太全线交通者31天。 




其他地区的战斗还有: 


1. 同蒲路北部 


八路军120师对百团大战袭击了同蒲路北部和以西地区的忻静公路、汾离公路等。但被日军警备队击退。日军称:只有“若干小据点被孤立遭到全歼的损失。”在注释中进一步说明日独立步兵39大队负责的“静乐地区的一部分被共军攻占”。这个小据点似乎指的是康家会。然而康家会按照某方史料也只有日军一个小队守卫而已。同时一些地区的铁路遭到较严重破坏。但破坏程度不如石太路,9月8日同蒲路就重新全线通车,只中断运输19天。日军通过同蒲路加班加点运输,弥补石太路暂时中断的不足。 




同蒲路北部日军的反应比石太路守军快的多。8月22日八路发动进攻的第二天日军独立混成第九旅团就迅速出动以主力对八路进行反击,扫荡了太原和忻县以西地区。独立混成第三旅团扫荡了原平以西的八路军。8月29日分别返回驻地。 




无论从战斗规模、实际战果、铁路破坏和持续时间上看同蒲路北部的战斗都比远不上石太路。 




2.同蒲路南部,东潞路,京汉路 


八路军还在8月20日和21日两天袭击了同蒲路南部,东潞路,京汉路部分地区,都被日军警备队击退。这些战斗规模更小,对交通破坏轻微。只是为了牵制敌人发动的扰乱性行动,增加宣传战的声势而已。京汉路只有“一些地区遭到破坏,运行尚无障碍”。8月25日起开始重新运行。日军自8月23日开始扫荡了袭击京汉路的八路军。 




某方史料关于百团大战的战斗可谓五花八门,种类繁多。但是百团大战第一阶段的战斗除了上面提到的外,“朱彭所报多非事实“。更值得指出的是某方史料对八路军在这些方面的战斗在参战兵力、战斗规模、实际战果上进行了更加离谱的虚构和夸张。比如石德路。该路连接石门和德州,长200多里,战略位置非常重要。把八路的冀南根据地一分为二。八路战报上关于石德路真是喜讯不断,其中一份就称:“石德路晋县至辛集、束鹿至智邱、四芝兰至罗咽、大安至赵县等段,共破坏百余里。并于一日袭大安,毙敌二 十余。”某方史料更称“冀南地区方面,在陈再道同志指挥下,冀南的铁路、公路均被破坏得支离破碎。特别是石德路,由三万民众参加,连路基都被拆除。”然而这个“连路基都被拆除”的石德路却在百团大战期间的11月15日大事铺张,举行开车典礼。该路同年六月中旬动工,只用了五个月竟得迅速完成,可见未受丝毫障碍,某方的战绩又是在胡吹。国民政府曾经为此事去电质问:1940年十二月八日,军委会参谋总长何应钦与副总长白崇禧复朱德等代电称﹕「一面兄等………正渲染百团大战之时,一面敌人横断河北之德石(德州至石家庄)铁路,自本年六月中旬动工,未受丝毫障碍,竟得迅速完成者,亦于十一月十五日大事铺张,举行开车典礼!」某方无言以对。



小说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