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村3000多人啊,就被鬼子用机枪打死了

sadness00 收藏 4 1413

莫德胜 潘国良


1932年农历八月十五日晚,当时我才8岁,被外面的一片喊杀声惊醒,往窗外望去,在明亮的月光下,先后有三队义勇军路过我们平顶山村,一队手拿大刀,另一队扛着长矛,第三队扛着步枪。不一会儿,西北方向枪声大作,义勇军袭击了东岗煤矿事务所,捣毁了采煤设施,烧了日军仓库和日货店铺,打死5名日军,天亮前撤走。 

农历八月十六日上午10时左右,日军抚顺守备队包围了平顶山村。我从私塾跑回家,姥爷、姥姥、母亲和3岁的妹妹都在家。全家神色不安,母亲看我害怕的样子便安慰我:“不怕,你爸爸下夜班一会儿就回来。”过不一会儿,爸爸从矿里回来了,讲了日军包围村子只准进不准出的情况。这时邻居刘爷爷气喘吁吁地跑到我家说:“不好了,日本兵在北街挨家搜查,在一家搜出一个旧扎枪头子就说这家通匪,并向外撵人。”姥爷气愤地说:“我们是老百姓,看能把我们怎样!”话音刚落,3个日本兵破门而入,年龄较大的会说汉语,他命令道:“统统到山下集合,皇军训话的。”父亲说:“这是我们的家,我们哪也不去。”日本兵便用枪把子打,用脚踢,“快快的走,不走死啦死啦的!”父亲招架不住便拉起我,全家一起去“集合”地。在街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走得慢,被日军打得鼻口流血倒在地上。全村3000多人被驱赶到平顶山下草地上。此地西边是平顶山,北边是牛奶房子用电网拦着,东、南两边可出入,但被日军把守。在东边断崖下用苫布蒙着6个带腿的东西,不知何物,人们议论纷纷。一个日本军官站在高处对人群哇啦几句,通过翻译才明白,说红胡子要抢你们,杀你们,皇军保卫你们。这时他把战刀向高一举,东边断崖上便响起信号弹,日本兵像疯狗一样撤下苫布,6挺机枪一齐向人群中扫射过来,顷刻间无辜百姓成片成片地倒在血泊里。父亲怕子弹打着我,摁着我的头,母亲紧紧搂住妹妹,姥爷愤怒地喊着:“我们有什么罪?你们这样杀我们!”父亲也怒不可遏地喊着:“中国人不怕死,有人给我们报仇!”很多矿工喊着:“不能等死,往外冲啊!”哭声、骂声、惨叫声和枪声连成一片,此时村中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房子全被烧着了!惨极了!父亲怕我吓着,用草帽遮住我的眼睛,子弹像雨点般向我们扫过来,父亲把我压在他的身底下,所以我未中弹。日本兵疯狂扫射后,只能听见小孩哇哇的哭声,灭绝人性的日本兵用刺刀把不懂事的孩子全部刺死,还用刺刀挑起来取乐。不久,一点声息都没有了,又过了一会儿,我从草帽檐儿下偷看,只见日本兵一排从南向北,另一排自北向南,用刺刀一个一个地刺着已倒在血泊中的人,一个穿马靴的日本兵快刺到我了,我怕极了,我双目紧闭装死。他一脚踢在我的胯骨上,把我踢翻,接着就是一刺刀扎在我的肩上,钻心的疼,可我咬紧牙不作声。日本兵用刺刀逐个刺过后,杀人的场地一遍沉寂。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听见有人喊:“日本兵走了,没死的快跑哇!”我怕日军耍花招没敢动。又过了一会儿,又有人喊,我才爬起来,父亲睁着双眼,眼球一动不动地瞅着我,我连推带喊,咬父亲的手指,他仍一动不动,细看父亲脖子上正往外冒血泡。我又去喊姥爷、姥姥、母亲,他们都一点反应也没有,倒在血泊中的母亲,紧紧搂着死去的妹妹。我心想,完了!我再也见不到亲人了。欲哭无泪,我恨透了日本鬼子。我连滚带爬逃出了平顶山。 

日军用极其残忍的手段血洗抚顺平顶山村,杀我亲人、焚我家园,这桩惨绝人寰的暴行,我永世不忘。我要告诉所有的中国人,特别是青年人,一个国家贫弱就要受欺,落后就要挨打,我们一定要紧紧团结在党中央周围,强我中华,壮我国威,不让历史悲剧重演! 




小说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