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国际政治理论

秦时竹 收藏 38 275
导读:我的国际政治理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看了大多数读者的发言,感觉他们的国际政治理论还停留在摩根索时代的古典现实主义,从人性恶的心里态势到安全问题是国际政治的主要主题,从权力界定利益到主权国家是唯一的国际关系行为体,无一不是经典六条的内容……

    我早先也比较欣赏这个经典现实主义,但慢慢深入学习,发现存在诸多的不如意之处。首先人性恶的基础出发点就无法证明,国家是理性行为体的也超越了我们的经验判断(不同意者可以参阅《国际政治中的知觉与错误知觉》杰维斯著)。很多读者走的更远,几乎达到了进攻性现实主义的登峰造极地步,这就是我难以苟同的。(参见米尔斯海默的《大国政治的悲剧》)

    后来我转向成为了华尔兹的结构现实主义(《国际政治理论》)的信奉者,希望从体系、结构的角度来研究国际政治的发展逻辑,来研究新依赖条件下的权力分配结构,但是,无政府体系的逻辑我还是坚持了。

    后来,我又阅读了新自由主义的经典(基欧汉的《霸权之后》及他与约瑟夫奈合著的《权力与相互依赖》)对这两位提出的复合式相互依赖颇有感触,对于国际关系的制度性安排深感服膺,整个沉浸在新现实主义与新自由主义的第三次大论战中,为我所津津乐道的是相对收益和绝对收益的各自偏好。 直到新-新复合结构主台,国际政治的主流话语已经建构起来,我认为,这代表了国际政治目前的最高学术成就。

    后来在导师的影响下(他是明尼苏达大学的博士,建构学派发源与此),我接触了建构主义,第一次动摇了我对国际政治无政府状态前提性假设的信任,似乎感觉到整个国际关系,其实是一个自我实现的致命逻辑,在施动者与体系的相互建构中,国际关系的迷雾为我们所未能看清。虽然约瑟夫奈本人提出了硬实力、软实力,但在新-新结构中,无论是新现实主义还是新自由主义,其实都只是考虑了物质性因素的影响,在他们眼中,理念或者观念是解释变量中的最后一个,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理念才勉为其难的用上一次。而真正发扬了软实力,倒是在温特的观念与体系相互建构中可见一斑……

    我的国际政治理论学习,大体就是这样,处于新-新结构和建构主义之中,虽然摇摆,但绝不是模糊。

    很多读者批评我不懂国际政治,看了我的这番说明,应该明白我的理论所系。如果你还是这么认为,我倒要反问你,到底是谁不懂国际政治??……


小说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