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看完了《1911》的《杀张》

很有些感慨啊。秦兄也写过“杀张”一节,角度、笔墨很是不同。不惟此点,很多地方的粗细掌握,都可在慎加卙酌啊。我想多数书友来这里,都是看革命,看大时代的。不是不能写觥筹交错、名流往还,只是革命嘛,我以为还是隔三差五来点儿血雨腥风才有味道。


小说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