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各阶层划分

会飞的巨人 收藏 17 1278
导读:中国社会各阶层划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各劳动阶级的劳动是劳动,不等于说各剥削阶级的劳动就不是劳动。在职业经理人不是很普遍的时代,地主、企业主本身往往参与生产过程的经营管理,甚至直接参与一线生产。在当时生产力水平低下的条件下,其参与程度也从完全参与到完全不参与都是大量存在的。他们对企业、集体贡献的生产要素分劳动和生产资料两部分,所以他们的收入中有一部分是劳动收入,剩余的才是他们提供生产资料的回报。如何界定,承认他们的劳动所得,同如何界定提供生产要素所应得的回报一样是非常重要的。


关于“如何界定提供生产要素所应得的回报”,我觉得目前应采取“劳资兼顾、向资倾斜”的原则,建议,在适当时候明确立法规定劳动者以劳动、企业主、地主以生产资料这些不同生产要素参股的各项权利。做为私营企业的员工,在劳资关系确立时起就应获得一份不可转让、出售的股权,在分红时获得相应红利,在解除劳资关系时由双方(或劳资双方代表)协议由资方将该股权置换为现金、实物或有价证劵赋予劳方。至于各方红利计算,我的意见是这样:



企业当年纳税后净资产增值为I;

企业在职工薪资福利上的支出为P;

上年企业净资产与企业主当年追加资本为S;

技术含量权重为W;

员工总红利为A;

企业主总红利为B,那么有


(A+P)/B = I/(S*W),

(A-P)+B=I.


上式是我设计的,我力图反映劳资双方都为企业的发展贡献力量的事实,如有不当之处还请各位批评。上式基本精神就是“按生产要素分配”,而最关键的参数是“技术含量权重”,简称“技术权重”。关于“按生产要素分配”,这是一种被马克思严厉批判的观点,马克思把劳动所创造的价值分为“活劳动”和“死劳动”,他在(《资本论》第二卷,第二篇,第十二章《劳动期间》)中写到:


“如果象现代庸俗经济学所主张的物品或死劳动也创造价值并且此价值应归资本家所有,那么工人在第1个工作日所完成的局部工作所物化的死劳动将参与第2个工作日的价值创造,并且作为第2个工作日的活劳动的对立面,为资本家谋取利益。以此类推,工人在前99个工作日所完成的局部工作所物化的死劳动将参与最后第100个工作日的价值创造,并且作为第100个工作日的活劳动的对立面,为资本家谋取利益。而且由于在99个工作日中物化的死劳动要远远多于在1个工作日中物化的死劳动,于是工人在最后一个工作日的所得就应当远远小于其在第一个工作日的所得,除非最后一个工作日创造的价值远远大于第一个工作日创造的价值。这在正常的生产过程中是不可能的。在正常的生产过程中,资本家决不会同意用极低的价格卖掉前99个工作日的生产成果,也就是说,不会承认最后一个工作日创造了大部分的价值,虽然白痴会以为让他吃饱肚子的是最后一口饭,但资本家作为一个整体并不是白痴。同时,工人的工资在这样的两个工作日中并没有什么差别。可见,资本家还是感觉到了死劳动的价值只是在堆积和转移,而不会创造新的价值。只是出于维护他自身的阶级利益,不会对这一点予以公开的承认,反而要求其在经济学方面的代理人——现代庸俗经济学家们构造一套颠倒黑白的说辞。”


下面我斗胆来当一下马克思所称的“现代庸俗经济学家们”的辨护人。


诚然从马克思的角度来看他的看法很有道理,但是他的这个反证只证明了当时条件下,“死劳动”无法象“活劳动”一样创造价值,但没有证明“死劳动”“不创造价值”这一点。也就是:设备本身不创造价值,设备通过“活劳动”以损耗的形式把“死劳动”转移到产品中,从而使其价值得到实现。这里,马克思把计算机这样的设备当成纸张一样的耗材处理了。是否可以这样呢?我们知道:有一类产品是不会随着使用频率增加成正比地提高报废速度的,更不会随着损耗一般性地转移价值。没有考虑到这个不能怪马克思,这就是他没见识过的信息产品。IT技术的技术寿命远比其可操纵使用的寿命为短。我有一台486,到现在我还随时可以让它转起来,完成各种办公事宜,可我不会这么做,这就是明证。


还以计算机为例,在一个办公室里,有一个文秘小姑娘,她用笔工作一天创造的价值为100元,如果企业为她配备了机械式中文打字机(有没有不知道这大家伙的?),按马克思的理论,这家伙的每日损耗是:总价值/工作寿命,不知道这东西的价格,大概十万元吧,寿命按一万工作日算好了,文字处理速度约为手写的110%(机器价格实际上是根据这个定的)。那么该文秘自此每日的产值就为110元了,有10元是从机器损耗中转移的,同样工作强度下,她本人的净产值仍为100元。如果增加一名文秘两班倒,不过是提高了机器的使用频率和损耗速度,加速“死劳动”向产品中的转移,以上一系列推论没有任何问题。


时光进入信息时代,该文秘也多年的姑娘熬成了大妈,她可是终于在退休前用上了486和长城针式打印机。硬件总是有损耗的,而且加速工作就加速损耗,但不要忘了,主机、打印机机体损耗速度远小于它们的技术淘汰速度。这套东西无论你怎么用,一天十分钟也罢,一天二十四小时也罢,一般都会在三年内在仍可正常使用的状态下退役。所以它的损耗速率是个常数。全套下来算1万吧,每日损耗仍旧是10元。大妈人老心不老,还能一天完成一百元的工作量,因此日产品总价值为110元。是这样么?非也!不要忘了当初为什么要换486的,速度!使用计算机,文字录入速度可是原先用舒氏(其实一点儿也不“舒适”!:)机械汉字打字机的4~5倍!按马克思的理论,大妈创造的价值按平均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来估算。如果她有幸成为首批类似装备的用户,那么她当时的产值即为至少440元!这其中有10元的损耗,按老马他老人家说的:从设备中转移过来的,还有100元肯定是大妈创造的价值。


问题是:多出来的330元怎么分?这是不是价值?当然是,老马说,只有活的劳动才创造价值,有道理!但是,站在对立面——资本立场的人也有理由理直气状地说:“这是用资本换回的科技的力量!没有高科技你想一天多创造330元的价值?门儿也没有!”确实如此,社会化大生产,离了人和资本二者中任何一个,可能进行下去吗?既然两者有很有道理,又都很arbitrary,我的意见就是:能不能调和一下,按“劳”分配?这个“劳”不是“劳动”的“劳”,而是“功劳”的“劳”,对于多出的330元,资本的力量体现在提高了3倍的速度,即330元,效益比为33,人的效益比算2吧,那么技术权重为16.5。


即,技术权重等于投入一定资本在技术、设备上,去除损耗后产品价值的增加除以在人力上投入相同资本所获产值的这样一个倍数。


这330元中属于劳动者的收益为330*(1/17.5),约为18.86元。而其他311.14元是资本收益。如此,马克思们要着急了:“怎么人的收益这么低?”其实很正常,高科技投资就是产品有高附加值的特点,因而资本收益高。为此,发达国家的一些大型企业不惜以巨资投入研发以保持其技术领先,原因就在于此。此外,还有两点制约企业技术权重的上冲:


一、这是新设备投入初期的情况,信息社会中技术扩散迅速,一项有益技术出现,其他企业会立即行动采纳它,这样生产同类产品平均社会劳动时间下降,好象计算机汉字打印的普及就用了不到半年时间。而且其下降速度也极快,可能是按指数率下降的。最终会使得投入相同设备的技术权重下降为零。所以技术权重应该是积分平均的结果,是远低于最初值的。


二、任何企业不可能总在技术项目上投资,如工作条件建立,日常损耗的补充,应该承认:生产型企业主要是在非技术型项目上投资的,所以马克思的理论在他的年代基本上说得过去。现在欧美国家起越来越倾向于在本国设HQ,在中国设生产线,这可不是给我们送温暖来了。有老外说:“中国人喜欢什么都造,美国人喜欢什么都买”,我们应该想想,他们买东西的钱哪儿来的?实际上,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那个干了一百天活的工人的位置!


投入资本的技术权重为多少,原则上应该由该企业的独立的工会代表同企业主平等协商。国家在其中应扮演指导和仲裁角色,为企业划定技术权重的上下限。当社会需要资本积累时,就调高它们,需要多销费时,就将它们调低。最后,在非技术时代,对于资本是否在生产中发挥的作用也可以这样理解:人数、技术相当的企业、资本更雄厚的更有竞争力,资本没有主观意志,但人的意志可以通过资本的运用来体现,资本不会能动地进行生产活动,可它依所有者意志通过对生产活动的调节为生产创造出价值的加速作出贡献。也就是说,在非技术时代中,企业资本的运用也应享有类似的“资本权重”,方能合理地反映资本存在“规模效应”这一事实。


综合来看,企业的技术与资金做为生产要素的一部分应该获得在社会劳动成果分配中的承认,也就是说,一个人虽然难以从事多份工作,可是体现他的意志的资本可以通过参与各种生产活动为他间接创造价值,这是社会化大生产得以延续的主要原因。


P. S.: 给老马挑毛病,真不是人干的活。下辈子也不揽这差事了!:(


小说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