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海军环球航行

duck820 收藏 28 60
导读:清末海军环球航行

公元1911年,由爱新觉罗·努尔哈赤从马背上奠基,延续近300年的大清王朝,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正是在这一年,中国海军在蓝色的星球上却留下了一道历史的航迹。 

4月21日。上海。黄浦江杨树浦码头锚地。一艘排水量4300吨的现代巡洋舰拔碇启航了。油漆一新的舰艏右侧舷壁上,两个铜铸的汉字舰名:海圻。 


海圻舰是甲午海战后大清国购买的两艘大型巡洋舰之一,被誉为中国海军第一舰。此次出航,它将执行一项史无前例的重大外交使命:出使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参加乔治五世国王的加冕庆典,并出访美国、古巴。 


历时400多天,途经8国14港,总航程30850海里。这是前伸自1866年中国海军诞生,后续至2000年走出20世纪的最后一道门槛,中国军事外交史和海军远航史上绝无仅有的一笔。 


细雨霏霏,海雾蒙蒙;汽笛长鸣,轮机飞旋。海圻舰官兵奏响了一支雄浑的蓝色交响曲。然而他们不曾想到,这是一部变调的曲子:一半是《安魂曲》,一半是《欢乐颂》。 


13个月后,当他们返回母港时,舰桅上的黄色青龙旗,早已改换了红黄蓝白黑五色旗。大清帝国覆灭了,中华民国诞生了。 


“海圻”号巡洋舰出访缘由 


一部中国近代史,就是一部中华民族的海洋屈辱史。禁海封疆,闭关锁国的腐朽落后意识与政策,使碧波荡漾的中国海沦落为一个任人蹂躏的妓女,英国的、美国的、法国的、德国的、俄国的、意大利的、日本的军舰在这里横行恣肆。 


落后就要挨打。这是累遭割地赔款,门户洞开、海权无存后,中华民族从帝国主义坚船利炮的轰响中得出的痛苦结论。 


衰败陨落的天朝帝国升起了蓝色的梦想。然而这襁褓之中的大国海军梦,却遭到西方列强竞相剿杀的厄运。1884年,中法马尾海战,福建海军11艘舰艇半小时内被敌人消灭殆尽;1894年,中日甲午海战,刚刚成军6年的北洋海军全军覆没。 


甲午战败后,清朝统治者急欲整饬海防,重建海军,于1895年起,向英、德等国订购大小军舰43艘。海圻号巡洋舰即为此中吨位最大、装备最好的战舰。 


海圻号巡洋舰当时亦称“穹甲快船”,由英国阿姆斯特朗船厂(ArmstrongShipbuildingCo)建造,总造价计328242英镑,排水量4300吨,舰长132.3米,舰宽14.3米,吃水深度6.1米,最大航速24海里/小时,马力1.7万匹。舰上装备有各种口径的舰炮34门,鱼雷发射架7座。 


海圻舰1896年5月开工,1898年下水,1899年从英国航行回国。同期从英国购买回国的海天号巡洋舰,与海圻舰可称为姐妹舰。另外从德国订购的3艘2000吨级的轻型巡洋舰,则分别被命名为“海容”、“海筹”和“海琛”号。 


海圻的“圻”字在今人眼里,颇为生僻,经查阅《康熙字典》和《辞海》,“圻”系多音字,一音qí,一音yín。其意一为“界”、“岸”,二通“畿”,“畿”释文作“圻”,三谓京城四周方千里之地,四与“垠”通,含有“边际”之意。综上可见,海圻舰之命名,既象征我国管辖海域广袤无边之意,又蕴含此舰航海巡洋护卫海防无所不往之威。与其姐妹舰海天号巡洋舰命名浑然一体。 


海圻号巡洋舰出访,主要是为了庆贺英王乔治五世加冕。据大清宣统政纪实录所载,清廷于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12月,曾下谕内阁总理衙门:“明年五月为英君加冕之期,着派贝子衔镇国将军载振充头等专使大臣,前往致贺,以重邦交。”宣统三年三月初,海军大臣载洵奏:“英皇加冕,大阅兵舰,拟派巡洋舰队统领程璧光率领海圻巡洋舰前往,以将敬意而敦睦谊。”朝廷准奏。 


英王乔治五世加冕庆典为1911年6月22日。清朝政府除派专使前往祝贺外,还派舰艇参加舰队海上校阅仪式。其规格之高,兴办之隆,在清朝260多年的外交史上,是绝无仅有的特例。 


以海圻舰为旗舰的清海军巡洋舰队统领程璧光,领受率舰出国的命令后,当即督舰从浙江象山港启航赴沪,紧急进行出航准备。 


程璧光,广东人,马尾船政学堂驾驶班第五期毕业。1909年(宣统元年),任巡洋舰队统领。1917年任中华民国军政府海军总长,1918年2月26日,在广州遇刺身亡,被北洋政府赠授海军上将衔。 


海圻舰管带汤廷光,广东人,黄埔水师学堂第一届驾驶班毕业。1921年,孙中山就任非常大总统,擢汤为海军部长。 


海圻舰管带以下,配有帮带,总大副,驾驶大副,枪炮大副,粮饷大副,鱼雷大副、二副、三副,中医官、西医官,正、副电官,总管轮、大管轮、二管轮计24人。除此,因程璧光驻舰办公,增设参谋、副官、英文秘书3人。另有16名来自烟台海军学校、马尾海军学校的见习生,由临时超编的一名大副和一名教练官统管。总计全舰官兵共450人左右。出国期间,全舰官、生、兵均按月领取比国内多一倍的双薪,军服仿英国海军样式订做。考虑到海校学员月薪只有14~18两(每两折合银元1.4元),另为每名学员增发夏季便服一套,以备其登岸应酬游览之需。 


回娘家:从上海到朴次茅斯 


1911年4月21日。下午2时30分,海圻舰从上海杨树浦锚地拔碇启航,开始了近代中国海军首次环球航行的蓝色征程。 


海圻舰出长江口进入东海,穿过台湾海峡,直下南中国海驶出国门,穿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通过亚丁湾进入红海,穿过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通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大西洋。 


在这连跨三大洋的逾万海里漫漫长航中,海圻舰先后顺访新加坡、科伦坡、亚丁、塞得港和直布罗陀五大海港,作一至三天短暂停靠补给。进入大西洋后,海圻舰沿大洋东岸北上,进入英吉利海峡,首先驶入普利茅斯港。在此,海圻舰停泊两周,至6月20日,终于驶抵朴次茅斯军港,系泊于港外斯匹赫德锚地,静候多国海军编队海上大校阅。 


从上海到朴次茅斯,航程10470海里,历时近两个月。由于沿途所经港口全为英属,所有进出港手续、系留泊位、补购物品以及官兵登岸洽谈公务与游览,概由英国海军预先安排妥当,所以尽管一路进出港口频繁,涉外事务复杂,倒也轻松顺畅。 


海圻舰驶离国门前夕,舰队统领程璧光便置天朝律令于不顾,一声令下,剪掉了所有军官和海校实习学员拖在脑袋后面的那根长长的辫子。 


“既然服饰仿从英制,留着一条发辫反倒显着不中不西不伦不类了。”程统领解释说。此举在全舰引起强烈反响,许多年轻的水兵也吵吵嚷嚷要与官生享有同等权利,恳请程统领下令准允他们剪辫子。 


一日,海圻舰从新加坡港启碇,驶向科伦坡。途中,程统领命舰值更官集合全舰水兵于后甲板,正式发表了关于剪除水兵辫子的训令。程统领训谕道:“我国人留发始于明代,但无辫;自清朝发展为辫,已有200余年之历史矣。然长发污衣藏垢,既不卫生,又有碍动作,尤以误害海军军人为甚,故实无保留之价值。为此,本统领下令,自即日起,凡本舰之兵士,一律仿照官生,应予剪短发至颈际为度,以符合世界潮流。”程统领话毕,获得聆训兵士的一致拥护。不过一个时辰,400多名水兵后脑勺上那条长辫便一剪而光。 


程统领的开明思想赢得全舰官兵的好感,他不受越规之誉的虚怀更令部属们肃然起敬。海圻舰航行途中,每抵一港,中英海军都依照国际礼仪,升旗鸣放礼炮。 


在亚丁港,中英军舰先是互敬礼炮21响,旋即英舰又向程统领致放礼炮15响。按礼仪,海圻舰应立即如数鸣炮答礼。但这时程统领却谕令炮手:中止鸣炮。全舰官兵吓出一身冷汗:常言道,外交无小事,这可不是耍横的时候啊! 


英国海军官兵也被这有来无回的炮声震懵了:中国海军难道连起码的海军礼仪都还没有学懂?不一会儿,英国海军联络官便驱近海圻舰探问缘由。程统领令翻译官传话:“叫英国人看清楚我舰桅杆上的将军旗是什么衔级再行礼,不要乱放炮!”英国人这才恍然大悟:海圻舰挂的是少将旗,而英方行的是中将礼———多放了两炮。英国海军立即发出国际灯光信号,向程统领道歉,并重新按少将格鸣放礼炮13响。程璧光这才准允回敬礼炮13响。此事不仅没有酿成外交风波,过后英国海军官兵还纷纷称赞中国海军的程将军有“君子之风”。 


一俟抵达普利茅斯,各种外交礼仪活动便应接不暇。清政府派驻英国大使刘玉麟立即从伦敦驱车前往普利茅斯,迎接慰劳来自祖国的特殊外交使者。普利茅斯市市长为欢迎海圻舰访英,特别举行盛大游园会,海圻舰自程璧光统领、汤廷光管带以下军官及见习生30多人参加。一时节,普利茅斯市士绅名流咸集,出席者超过500人。 


自然,也有令人不太愉快的故事。一日,海圻舰派员上岸采购活猪若干头,放置驳船内,另雇一拖船拖往舰旁,拟宰杀供官兵食之。不知是这些英国猪从没见过大海,还是不愿为中国人口中之食,运输途中趁浪涌缆断之机,竟全部从驳船中倾逸而出,飘浮水面。舰上官兵见状,哪甘心这等即将到口的洋猪落海而逃,迅即卸下舢舨数条,全力围捕。此情此景,早被乘船游弋海上的英报记者尽情抢拍摄入镜底。两日后,当地报纸便登出海圻舰官兵乘舢舨捕捞猪仔的大幅新闻照片。其附文说明道:“从前,英人多称华人头顶后蓄有猪尾,一称辫子,现见海圻官兵头上猪尾尽去,但仍喜食猪肉,似与猪仔结有不解之缘。” 


“好个英国鬼子,老子不远万里来庆贺你的国王老儿加冕典礼,你却借题发挥,侮辱老子的国格人格!”海圻舰官兵阅罢,对此等不友好行径气愤之极,纷纷请允派员上岸与英国官方和报馆交涉,要求对方公开登报赔礼道歉,挽回不良影响。但驻英使馆官员却解释说:“英人言论自由,明载宪法。此一报道虽语涉讽刺,但事存不假,似不能据此认定即系恶意侮我之举。再者,我舰初到彼邦,未便因此小题大做,招致涉外事件。”于是,官兵们只好吞下这口窝囊气。 


英王加冕:海上大校阅 


海圻舰锚泊的斯匹赫德水域,位于朴次茅斯港外南面2.2海里处。每当英国重大庆典,即以此处作为皇家海军舰队集结校阅之地。 


1910年英王爱德华七世逝世,其次子乔治五世继承王位,定于1911年6月22日举行加冕庆典,并于24日举行隆重的海上多国舰队校阅仪式。 


6月21日,海圻舰与各国前来参加受阅庆典的军舰以及英国皇家海军的舰队,已按预定计划,全部在斯匹赫德水域集结完毕。是日,各国率舰将军及舰长均接到英方请柬,获邀出席英王加冕典礼。程璧光统领、汤廷光管带及随员同车前往伦敦。应邀出席典礼的中国要员还有清朝政府特派专使载振,驻英大使刘玉麟等。 


22日,程璧光一行可谓大开眼界啦!这一天,虽然天公不作美,在受封加冕的英王乔治五世的日记里被记载为“阵雨,阴暗,天空散布云层”,且“凉风刺骨”,但整个伦敦城仍张灯结彩,成了欢乐的海洋。上午10时30分,英王乔治五世和玛丽王后同乘由8匹乳酪色高头大马牵引的四轮大彩车,离开白金汉宫,前往位于坎特伯雷教区的西敏寺接受加冕。国王身着深红色国定礼服,彩车四周派有20名仪仗兵护车,彩车近旁还有8名年轻英俊的侍卫官护驾,紧随彩车的是皇室高级人员的车队,担任殿后的则是威风凛凛的20名宫庭卫士。不过半小时的路程,沿途所经街市派出5万部队担任警卫,数十万群众一起涌上街头,夹道欢呼,争睹新王与王后之风采。 


两日后,6月24日,乔治五世国王偕王后便在斯匹赫德水域校阅多国舰艇编队。据英方宣称,此次校阅参与国之多,舰艇之众,军容之盛,为英国历史之最。是日上午11时许,乔治五世国王与玛丽王后在海军第一大臣的陪同下,与各国所遣专使及本国阁员并皇家贵族,乘着大型豪华游艇3艘,自朴次茅斯港徐徐驶出。中国专使载振和程璧光统领应邀乘英王所在的第一艘校阅艇观看海上校阅。 


当3艘校阅艇驶出朴次茅斯港口时,英国皇家海军旗舰首先施放礼炮一响,接着,所有参阅舰艇按规定时间间隔,同时鸣炮21响。霎时,隆隆炮声响彻碧海,滚滚硝烟弥漫蓝天。 


英王乘坐校阅艇一一校阅军舰,每到一舰,该舰乐队高奏英国国歌和本国国歌,官兵肃立致敬。一俟奏乐完毕,官兵们一齐挥动军帽,三呼“Hurrah!”(万岁!)乔治五世国王与玛丽王后神情怡然,频频挥手含笑答礼。 


隆重壮观的海上校阅式进行了1小时20分钟。回港途中,乔治五世国王及王后接见了率舰赴英参加舰队校阅的中国海军统领程璧光,并向其颁赠“加冕银牌”。 


为增进英国皇家海军与各国海军的交流,英方为所有参阅外舰指定了对应的陪访舰。担任海圻舰陪访舰的是英国皇家海军大西洋舰队旗舰威尔士亲王号大型战列舰。舰队司令官杰利科中将驻舰指挥。数年后一战爆发,杰利科升任舰队总司令,大败德国舰队,成为英国功勋卓著的海军名将。威尔士亲王号旗舰与海圻舰相邻而泊。当日晚,杰利科中将便在威尔士亲王号旗舰上,设宴招待程璧光统领、汤廷光管带及官生以上人员。25日,程璧光也在海圻舰设宴答谢杰利科中将及威尔士亲王号旗舰舰长等。 


6月22日,即英王加冕典礼之日,英国皇家海军为庆祝这一重要历史时刻,也为了加深各国海军的友谊与交流,在朴次茅斯港举办了一次多国海军田径运动会。中国水兵在国内哪里组织过什么田径运动会,但事关中国人的面子问题,只好挑选数十名体格健壮者组织参赛队伍,由督导随舰出访海校见习生的编外大副任领队,走进了赛场。虽为即兴娱乐之举,但也堪称一项“国际赛事”,因此引得朴次茅斯市数万民众前来观战。 


在200米跨栏比赛中,海圻舰信号兵孟广吉在连跨两栏后,被木栏绊倒,“仆地裂肤,流血满胫,仍奋勇到达终点,获得在场观者掌声如潮”。为此,在颁奖仪式上,中国队获得了大会主席的表扬。20年后,那位大副出任黄埔海校校长,十分注重开展体育活动以提高学员的身体素质。 


横跨大西洋:宣慰美洲侨胞 


1911年6月26日,完成赴英庆贺英王加冕大典外交使命的海圻舰,自朴次茅斯港外锚地启航,回到普利茅斯港补充煤水食物。两周后,再次沿英吉利海峡东行,穿过多佛尔海峡进入北海,驶抵纽卡斯尔港。纽卡斯尔市为英格兰东北部沿海工业重镇,著名的阿姆斯特朗船厂就坐落在该港。至此,海圻舰这艘远“嫁”中国的巡洋舰算是真正回到了娘家。在此,海圻舰停泊将近一个月,进坞更换了舰内全部电线。维修工程完成后,海圻舰启航向美利坚合众国东海岸进发。 


这是中国军舰首次横跨大西洋。8月10日左右,经过两个星期的连续航行,海圻舰越过4000海里的浩浩大洋,抵达纽约。 


为欢迎中国军舰到访,美国海军部派出万吨级巡洋舰北达科塔号作为陪访舰,与海圻并舷而泊,并指定一名中校军官为联络官驻舰协调。抵美次日,美国国务卿、海军部长便分别会见了程璧光统领和汤廷光管带等人。第三天,两位军政要员又联合举行盛大招待酒会,款待海圻舰官兵。第四天,程璧光、汤廷光等应邀前往波士顿,晋见了正在避暑别墅休假的塔夫脱总统。 


在波士顿访问时,程璧光一行还应邀观看了在美国轰动一时、连演300场不衰的著名话剧《红寡妇》。坐在贵宾包厢里,程璧光在英文翻译的讲解下,看得有滋有味。新任统领副官灵机一动,试探美方联络官:“演出结束后,不知能否安排统领到后台参观?”程统领未置可否,显然是动了心思。美方联络官心领神会,立即耳语侍者办理。及至剧终,程璧光刚刚起身,剧院经理便笑容可掬地站在包厢门口,恭请统领大人一行驾临后台指教。 


程统领以“恭敬不如从命”之态,欣然随经理来到后台。此时,全体演职员以饰演红寡妇的女主角打头,男女分列鼓掌欢迎中国海军将军。程璧光见状大悦,即席致词,对演职员的精彩表演给予高度赞扬,语谓“此剧乃吾人此次出国访问以来所见演艺之最出色最精湛者”,再次赢得满场喝采。剧院经理兴奋地鼓动道:“Girls,getacquaintancewiththeAdmiral!(小姐们,来熟悉一下这位海军将军吧!)”还没有等程璧光明白是什么意思,数十名浓妆艳抹、酥胸高矗的美女蜂涌而上,瞄准目标一番狂吻。顿时,身为舰队司令的程统领成了大花脸,两颊密密麻麻啄满了美女们留下的口红印痕。恪守“男女授受不亲”信条的程大人,这回算是开足了“洋荤”。 


中国军舰首次出访美国本土,在全美上下引起了强烈反响。已故美国总统格兰特之子、驻纽约区陆军最高司令官小格兰特将军热情接见了程璧光统领一行,并派夫人陪同海圻舰官兵拜谒了格兰特总统墓,参观了格兰特纪念馆。美国海军纽约造船厂厂长罗伊泽将军也热情邀请程统领前往该厂参观访问。为能邀请程统领到访,美国铁路公司总干事甚至以邀观尼亚加拉大瀑布为诱,于返程途中将客人拉到伯利恒钢厂参观。 


海圻舰在美国纽约访问的一个星期,是在热烈欢快的友好气氛中度过的。中国驻美大使张萨棠为使海圻舰访美达到预期效果,在上层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在美华侨华人商会团体更是全力以赴,各种联欢会、招待会一个接着一个,让海圻舰官兵大有宾至如归之感。 


当然,华侨华人反应最强烈的行程当数海圻舰抵达古巴。海圻舰受命赴英庆贺英王加冕之际,适值墨西哥发生反华排华暴乱,清政府驻墨使馆代办沈艾孙急电国内派舰护侨。清政府于是令海圻舰于英国外交使命结束后,顺访美国、古巴、墨西哥,以宣慰侨胞。 


8月中旬,海圻舰由纽约启航,沿美国东海岸南下,穿过佛罗里达海峡,驶抵古巴首都哈瓦那。古巴华侨总商会闻讯,组织数百人到港口迎接。旋即侨领联名柬请舰上见习生以上官兵,至中华总商会参加隆重的欢迎宴会,为远道而来的祖国亲人接风洗尘。据亲历者日记记载:“一时宾主咸集,如逢老友,如归故乡,无不开怀畅饮,谈笑风生,极人生之乐事。”更令官兵们感动的是,每当离舰登岸,一遇侨胞,无论男女老少,都竞相请至家中,盛情招待。临别,还赠送各种纪念品。如遇同乡同宗官兵,更是一请再请,情真意切,令人难忘。 


海圻舰抵古巴第三天,古巴总统接见了程璧光统领和汤廷光管带。谈及华侨,总统表示:“古巴军民决不会歧视华侨,因为古巴对西班牙战争期间,华侨曾与古巴军民共同战斗,为古巴的独立解放作出了重大贡献。这一历史事实,将为古巴人民所永志不忘。”但据侨领反映,1847年首批华侨抵达古巴时,其境遇十分悲苦,形同猪狗。现在虽有改善,但仍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视。许多侨领与普通侨民一致认为,海圻舰的到访,为改善旅古侨民的处境产生积极而重大的影响。 


海圻舰在古巴停泊10天后,原拟继续西行800多海里,访问墨西哥。但因墨西哥政府已就排华事件与清政府驻美、古、西特命全权大使张萨棠签订了协议,正式向中国政府赔礼道歉,偿付受害侨民生命财产损失,又正值墨与邻国发生战事,因此,经请示国内,中止前往。 


至此,海圻舰经过近120天的航程,完成了所有外交使命,就要返航回国了。然而一场改朝换代的空前大革命在中华大地爆发,阻滞了海圻舰官兵的归国梦。 


海外易帜响应革命 


海圻舰返航回国,本应选择从哈瓦那经加勒比海过巴拿马运河,沿美国西海岸直接横跨太平洋回到上海,完成一次中国海军远航史上开创先河的环球航行壮举。不仅如此,而且这条航路只有9510海里,比按原航线回国整整缩短三分之一的航程。但海圻舰还是选择了后者。究其原因,前者航途除了在夏威夷能实施补给外,再无第二个补给点;而后者则有英国海军管辖的近10个港口,随时可以实施补给。这对于以燃煤为原料且无冷藏设备的海圻号巡洋舰而言,是至关重要的。尽管如此,就其航行里程和所达海域而言,我们还是可以称其为一次环球大航行。 


1911年9月初,海圻舰离开哈瓦那,顺访位于大西洋中的英属百慕大群岛首府哈密尔顿。3日后,解缆续航,返抵英格兰西北岸的巴罗因弗内斯港。 


时值9月下旬,国内以推翻清朝统治为目标的旧民主主义革命已风起云涌,燎原全国。消息传来,群情激昂。 


海圻舰三副黄仲煊,1908年烟台海校第二届驾驶班毕业生,福建闽县人,中华民国首任海军部长兼海军总司令黄钟瑛的胞侄。早在烟台海校学习期间,他就秘密参加了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同盟会。此刻,同盟会在国内发动辛亥革命,黄仲煊立即在舰上展开地下活动,争取海圻舰在海外易帜,扩大国际影响。他首先秘密串联三官厅同僚、巡查、总头、总炮手、见习生等20多人,然后分头到兵舱和二官厅展开发动和组织工作,获得广大官兵的积极响应。就在此时,又传来武昌起义胜利的喜讯。黄仲煊立即率骨干分子公开请求程璧光统领、汤廷光管带登舰一呼,出面领导全舰官兵参加革命大业。 


经过与驻英大使刘玉麟一番紧急磋商,程璧光、汤廷光同意领导全舰官兵加入革命阵营。程璧光为此专门集合全舰官兵甲板训话。他开门见山地说:“各位近日所议,我已皆知。你们任何人如欲回国参加革命工作,请站到右舷,不赞成的站到左舷。待我唱出‘一二三’末一字时,即请各位按自己的意愿,决定行动。”言毕,程璧光略为停顿了一下,接着高声唱出“一……二……三”。霎时,但见站在甲板左舷的官兵全部移至右舷,而站在右舷的官兵则无一人走过左舷,就连访美时纽约海军造船厂厂长罗伊泽将军赠送给程统领的那只白色波斯猫也不例外。一时间全舰鼓声雷动,官兵们欢呼雀跃。 


1912年1月1日,是为中华民国元年元旦。海圻舰在巴罗港举行了隆重的易帜仪式。全舰官兵军容严整,列队后甲板;由40名水兵组成的仪仗队持枪站在最前列;雄壮的军乐声中,随着程璧光一声“换旗”令下,管带汤廷光将一面新制的红黄蓝白黑五色旗双手捧给值更官,值更官在两名持枪护旗兵的护卫下,驱步舰尾旗竿下,首先降下黄色青龙旗,然后升起红黄蓝白黑五色旗。 


海圻舰滞留英格兰,一呆就是半年,直到1912年3月末,才终于踏上了归国的航程。海圻舰由巴罗港南下,穿过爱尔兰海峡和圣乔治海峡,在位于威尔士西端的卡迪夫港补足煤水食粮,沿出国航线直布罗陀—塞得—亚丁—科伦坡—新加坡原路返回,于5月末驶抵上海杨树浦码头。 


海圻舰回来了,回到了政局动荡的中华民国;海圻舰官兵回来了,回到了风雨飘摇的穷困故乡。当然,也有没回来的。他们是3名因病亡故的水兵。根据国际海军惯例,他们已就地海葬于蓝色的大洋。 




小说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2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