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07/


作者:<轰炸日本>


简介: 楔子

一个亚裔中年男子躺在旅馆房间里的床上,双手象爪子似的举向胸口似乎要抓自己的眼睛。由于神经紧张,他的躯体力劳动僵硬,满头大汗,汗水已浸透手臂下面的衬衣。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原来他是在做恶梦。

这个男子现在已不常做这种恶梦了,恶梦象是痊愈的疟疾,渐渐消失。摆脱恶梦的是他自己,而不是霍尔或者兰利市的那些精神病医生。他鄙视这些人。他自己摆脱了恶梦,可是,恶梦重现时节,力量依旧强烈,难以忘怀的记忆和良心重新向他袭来。这一些都是科索沃战争遗留下来的。甚至当他在恶梦中冷汗淋漓倍受折磨时,他的头脑也清醒地映现出战争的形象和后果-----战争的创伤历历在目。

在梦中他成了一个南斯拉夫人,南共或者农民,都一样----火缓慢而可怕地把他烧死,前来搜索的F--16掷下的凝固汽油弹的烈焰渐渐地把他吞没。当他被烈火熏烤烧焦,化为灰烬时,喷气飞机已迅速离去,尖叫之声淹没在火焰的呼啸声中。

其它的往事和形象也在火焰中忽隐忽现,飞舞跳跃。甚至当他的皮肉已被烈火烤得萎缩变形时,他似乎仍能记起他在驾驶一架老式的歼--8,一见到美国空军的的F--16飞机,就惊呆得不敢动弹。接着他又想起在曼谷吸毒,就是这种麻醉品使他遇到敌人束手待毙,然后就是精神崩溃,躺在退伍军人医院住院治疗的岁月---周围全是流血呼号的病人,他几乎要发疯了。他要沉入深渊,那里听不到他人的呼号,也听不到他自己的尖声喊叫。接着就是医院治疗,传统的疗法使他喉头有作呕的感觉。后来就是学习驾驶中国飞机,学习用汉语思绪,还要学做中国人。他还想到刘峙,那是个带有东北口音精心辅导他的汉语的叛逃者。他必须说得十分流利才能不露破绽。。。。。

他又接受驾驶美国仿制的歼--10的训练,仔细研究王忠禹提供的情况。王忠禹几年前带着一大批情报逃往美国。。。。然后又记起在一架模拟机里度过的好些日子,驾驶一架他从未见过的飞猛 痛苦地生活在恶梦中。

机,驾驶一架还未研制出来的飞机。

凝固汽油弹,火焰熊熊,曼谷。。。。。

他闻到了他自己身体被烧焦的味道,清楚地看到从熔化的脂肪中冒出的带蓝色的火焰。。。。王猛在恶梦中倍受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