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原创]谁阉割了我们的民族

渔阳大夫 收藏 480 10009
导读:[北府原创]谁阉割了我们的民族

——渔阳大夫


在中国版图上有一条很不起眼的河流,叫做汉水。他却是一条可以和长江黄河媲美的河流,因为他养育了一位英雄,从而使他的名字成了这个国家的名字——汉朝,也使这个国家的人用上了他的名字——汉族。


这就是汉族的起源,显然,汉族起源时不是一个完全靠血缘维系的民族,而是一个多血缘民族的复合体。但这是一个非常尚武的民族,具有高度的民族自信心。


汉族的主体,历经夏商周三代,于春秋战国时代逐渐成型,秦汉的真正统一,也基本宣告汉族作为民族的初步形成。那个时期,汉族是非常尚武的,古代儒家提出的“君子六艺”,是礼、乐、射、御、书、数,就包括了射箭和驾驶战车的武艺,可见整个社会的尚武之风是极其浓厚的。汉代士人(读书人)的标准装束都是腰佩长剑的,在宴席之上舞剑助兴更是常事。


从考古发现看,不论是春秋战国时期的曾候乙墓,秦朝的始皇兵马俑,还是汉朝的中山靖王墓,都出土了大量兵器铠甲,而且这些武器做工精良,非常适合实战。足见那时即使是皇帝贵族,也是不乏尚武之风的。


秦及以前,古代中国几乎没有受到过周围游牧民族太大的威胁。不论是赵国还是秦国、燕国,靠自己一个诸侯国的力量就可以抵御,而且几乎实在各国争雄的同时。在周边各个异族共同进犯的危机时期,晋文公举起“ 尊王攘夷”的大旗,“九合诸侯”,九次联合反击,各种野蛮部族全数被驱逐出中原地区。可见,即使不是中央集权的时期,我们的战斗力也是非常厉害的,这无疑得益于当时社会的尚武精神和高度的民族自信!


秦军是战国七雄里尚武精神最强的,从兵马俑出土的文物看,秦军的甲胄很完备了,也有头盔出土,但是,将士带头盔的却很少,这也从侧面反映了这些虎狼之师不要命尚武精神。秦军最早实现了武器装备的标准化生产,其武器的锋利程度和抗腐蚀程度甚至高于后代。


秦的统一使中国的武力达到了一个高峰时期,短短十五年里,秦北击匈奴,南征百越,战无不胜。大将蒙恬率三十万铁骑与匈奴骑兵硬碰硬——尔等不是倚仗骑兵剽悍么,偏教尔等尝尝帝国铁骑的滋味儿!一仗打下来,匈奴两胡尸横草原,远遁大漠戈壁的深处,数十年不敢露头。


汉朝经历了初期的修生养息,很快回复了强大的国力。在充分准备之后,一场大规模长距离的大反击拉开帷幕。卫青、霍去病的大军穿越高山草原,深入沙漠戈壁,与匈奴展开了决战。“匈奴未灭,何以家为?”骠骑大将军霍去病的壮士情怀就是当时这种尚武精神的代表,千古之下,依然令人血脉贲张。


历经十余年大战,汉军北出到燕然山、狼居胥山( 今乌兰巴托)、贝加尔湖(汉人叫做北海,苏武牧羊守节的地方),西边进击到葱岭、塔里木河、阿拉木图一带。至此,匈奴之患终于基本从中国历史上消失。


汉的统一和强盛,加上军事的巨大胜利,使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心达到了高峰:“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样的豪言壮语,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在这种自信心和尚武精神的武装下,即使到了战乱纷纷的三国时期,曹操北征乌桓、诸葛亮平定西南、孙权开发岭南也都取得了胜利。


历经两晋南北朝的分裂和“五胡乱华”的动乱,依然没有挡住历史的惯性发展。由于尚武之风未灭和强烈的自信,最终实现了隋唐的大一统。唐朝贞观至开元时期,对突厥,高丽的不断胜利,使民族自信心达到了顶峰。太宗被称为“天可汗”,正式这种极度自信的写照。


在李白的诗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语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杀人红尘里”等等,可见,在那时,即使是李白这样的文人,也是颇为尚武的。很多名士都以习剑术为荣,参军立功是很多人向往的,也是普通百姓进入上层社会少有的途径之一。


俗话说,物极必反。隋唐光辉的顶峰,也就是下滑的开始。科举制度最早蚕食了人民对尚武精神的崇拜。读书提到了比尚武还高的地位——“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加上唐朝早期长时间中原无战事,使中国的尚武精神急速下滑,到了安史之乱的时候,颇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安史之乱是唐朝由盛转衰的转折点,也是中华民族自信心由顶峰开始下滑的起点。那一次,汉族人第一次看到了自己军事上的无能,而且实在经济极度强盛时期。这种打击是严重的,自此以后,汉族再也没有取得过对周边民族大规模战争的全胜。


宋朝的建立,非但没有扭转这种颓势,反而加速了尚武精神和民族自信的下滑。为了维护自己偷来的政权,宋朝统治者借鉴了汉唐尚武导致诸侯、藩镇的坐大,中央政权的架空倒台的教训,矫枉过正的实行了重文轻武,将兵分离的政策。空有强大的经济,军事实力极度低下,对周边民族长期被动挨打,一次次打击了本已处于下滑期的民族自信心。


在思想上,宋朝推行程朱理学,完善科举制度,进一步削弱了民间的尚武之风。但是,毕竟几千年的习俗不会一朝一夕消亡,我们在宋朝还是可以找到许多血性勇武的汉子,取得过多次战役规模的胜利。


元朝的征服,对汉族的尚武精神和民族自信,可以说是一个灾难性打击。汉族第一次被异族完整统治八十余年,第一次沦为下等人,第一次被完全剥夺了尚武的习俗。元朝为了防备汉族造反,严禁汉人私藏武器,甚至连菜刀也要多家合用一把,而且要用铁索固定,不能随便拿用。


八十年完全可以改变一个习俗,从此汉族的习武之风日衰,一直到今天,都没能恢复。


明朝最终没有取得对蒙元的彻底胜利,蒙古人是全师撤退到草原的。明朝基本继承了宋朝的文人至上和程朱理学治国的方针,军事上虽有进步,但积重难返,成效不大。到了明末,军队对火器、城堡的过分依赖,反映了汉族以基本不再具有尚武精神。入侵的倭寇,几千人就可以长驱直入,纵横数省,因为汉族已经沦为了一个懦弱的民族。


还没等到火器发展到可以和游牧民族的铁骑对抗的时代,明朝就因为天灾人祸灭亡了。为了长期统治中原,满清实行了比元朝更为残酷的制度。剃发易服夺走了汉族人最后的尊严和自信;残暴的屠杀,折断了汉人最后的脊梁;文字狱和严禁汉人习武带兵器,使汉人完全沦为奴才。


出乎意料的是,清朝对满人的优待,反而阉割了自己。入关时如狼似虎的八旗兵,几十年就完全沦为纨绔子弟。乾隆虽极力挽回,终究回天乏术。此后的清政府所有战事,无不以汉人的绿营为主力。


看过电影《火烧圆明园》,其中有一幕印象很深,八旗骑兵对八国联军反复冲击,最后全军覆没,只剩下一个旗手,不屈的挥舞千疮百孔的军旗,一炮打来,轰然倒地。如果这是真实的,可以算是封建时代我们民族最后的一点血性吧!


熟悉历史的朋友,细心点儿可以发现一个微秒的问题:清朝晚期以前,历代统一的政权,如汉、唐,甚至自认正统的政权,如晋、宋,都自称为朝。如汉朝、唐朝,大明朝,大清朝。“朝”是统治天下的意思,是高于“国”的,诸侯、附属才称国。所以我们以前从来没有国旗,国歌——天下都是我的,跟谁对等区别表明身份?


苏武,班超等人出使,拿的是节钺,表明的是中央政权的特使,而不是一国对一国的使者。可以说,我们从来没有给过周边民族国家平等的地位。这也是我们民族自信自傲的一种表现。


可是,到了清晚期,我们自己悄悄把“大清朝”改成了“大清国”了。自此之后,外国人,洋人在中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尊贵地位,中国人从上到下畏洋人如虎,中华民族的自信心跌落到了低谷。至此,我们民族完全被阉割!


随着伟人一声浓重湖南口音的“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我们结束了千年的自信心下滑。抗美援朝的胜利,结束了我们对洋人的恐惧。虽然这种提升时间很短,很脆弱,虽然我们现在崇洋媚外的思想还很严重,但毕竟我们能够以一个平等民族的自信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了!


纵观世界历史,每个民族的兴起,无不靠的是尚武精神和高度的民族自信。在面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今天,如何珍惜我们来之不易的民族自信,培养我们久已失去的尚武精神,值得我们这一辈人,认真的思考。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8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