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奇趣帝王:一辈子处于女人之下的皇帝

SENCHANG5355 收藏 46 40108
导读:历史上的奇趣帝王:一辈子处于女人之下的皇帝


唐中宗李显是唐高宗李治的第七个儿子,也是武则天的第三个儿子,中宗李显的身世、经历之奇特,在唐朝诸帝中无出其右,在中华所有封建帝王中也属罕见。李显一生两次被立为储君,两次被废又两次登基,为君之路波折起伏,李显一家父亲是皇帝,弟弟是皇帝,儿子是皇帝,侄儿是皇帝,更要命的是母亲也是皇帝,简直可组成一支皇帝梦之队去打蓝球,但在这支超级显赫的队伍中,李显却是个最差第六人,他不仅在政治上无所作为,在家庭生活上也是窝窝囊囊,糟糕透顶。男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是何人,当然是老妈、老婆和女儿,但李显一生中的这三个重要女人却把他害惨了,都视其如玩物,都曾起了干掉他的心思,李显一辈子都身处三个女人的淫威之下受尽迫害,却无处藏身也无处申冤,你是皇上啊,只有别人向你感冤,怎么自个也申起冤来。


首先是来自老妈的迫害。李显的老妈就是大名鼎鼎的女皇武则天,则天大帝的皇位正是从儿子手上抢来的。公元683年十二月,高宗在洛阳死去,遗诏中命令太子柩前即位,这位太子便是李显,李显个性是遗传自老爸的胆小懦弱,本来轮不到他当太子,但不幸的是他的两位同母哥哥李弘和李贤,相继被立为太子又先后被老妈干掉,这位子只好传到他了,鉴于之前已有三位太子被废(还有一位异母哥哥李忠),天生胆小的李显在当太子期间是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唯老妈是从,总算干满期限,熬到老爸归天,自已登基。


即位后的李显与当太子时判若两人,翻身农奴成主人了嘛,他一反常态,开始严肃起来,


有一天,中宗准备提拔自己的丈人韦玄贞当待中,也就是宰相之一。诏书发出去后,另一个宰相裴炎却坚决不同意,固执地对中宗说韦玄贞没有经过考核和公示,所以暂时不能晋升。中宗一听就火了,严肃地对裴炎说道:“我让他当宰相怎么了,我一高兴还要把江山让给他!” 裴炎显然并未被这康慨大义的言语给吓倒,他清楚地知道谁才是说了算的人,一转身就把中宗的话原封不动传给了武则天。武则天一听也火了,这孩子算白生了,娶了媳妇忘了老娘,要把皇位让给外人,她立刻以天后的名义召众大臣召集到乾元殿,并下令羽林将军程务挺等带兵入宫。高宗归天时曾有遗诏中明确指出:“军国大事有不决者,兼取天后处分。”这其实是说,凡是军国大事,设官任职,出征和戎等都要听的武则天意见,李显忘了,大臣们可没敢忘,于是大伙齐集乾元殿,武则天当众宣布了废黜中宗的命令。李显被这阵势吓傻了,再也严肃不起来,他万分委屈地问老妈:"我犯了什么罪?"武则天怒斥道:"你想把天下交给韦玄贞,这难道是小罪吗?"于是李显被贬为庐陵王,送往房州监视居住,此时李显当皇帝尚不满两个月,大臣都还没认全,说废就给废了。


老婆开始出场了。李显被废黜发配到房州刚刚5天,又被转到了均州,来年三月,他又被迁回到了房州,然后就开始熬年头,一直在房州苦苦地熬了近15个年头。在这些年中,朝廷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被废后,由弟弟李旦继位为君,不久,李旦上表逊位,母后武则天走出幕后,登上了皇帝宝座,成为一代女皇,在这期间,李唐宗室子弟被杀戮者不可胜数。李显闻听后心惊胆颤,这才直正认识到老妈实力超强。接着,扬州徐敬业以及宗室琅玡王冲、越王贞等人也相继起兵。他们都打出了反对武则天、匡复中宗的旗号。李显得知后,非但没燃起复位的希望之光,反而吓得四肢冰凉,他担心心狠手辣的老妈会借此杀掉他,事实上老妈也确实正有此意,只是这些判乱迅速被扑灭,李显才得以拾了一条命。多年来李显一直惶惶不可终日,寝食难安,噩梦连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但终究是没死成,原因是有个坚强的老婆支持他,李显的老婆韦氏因为李显蒙难,皇后也当不成了,跟着李显落难房州,但韦氏是个有着钢铁般意志的女人,这点倒是与婆婆蛮象的。每当李显因为看不到前途而长嘘短叹时,韦氏就及时站出来大声斥责李显没有出息,训斥完了,又温言相劝,给他分析道路是曲折的,而前途是光明的道理。在韦氏的不断打气鼓励下,李显熬过了一个又一个年头,在对老婆的感激之余,李显心里明白,他又给自已找了个老妈。公元698年的一天,李显接到了武则天的诏书,诏书宣称庐陵王有病,需来神都(洛阳,武周都城)治疗,着其即刻启程,这诏书把李显吓得不轻,以为老妈终于要动手了,这个念头使得他立刻就得了软骨病,瘫软在地呈烂泥状,关键时刻又是韦氏站出来,扶起烂泥领旨谢恩,并立即起程。到了洛阳方才知晓,原来不是杀头,而是又要立他当太子,这个情况让李显恍然如在梦中,世事难料啊,这十五年来的经历似乎是在下飞行棋,由太子而皇上进一步,再由皇上贬为庐陵王退两步,如今又立为太子又进了一步。情况是这样的,武周帝国在立储问题上刚刚发生了一场宫廷争斗,李显被从新立储正是这场争斗的结果。


武则天从来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她亲手杀了两个儿子,软禁了两个儿子,相对于皇位而言,母子亲情不值一题,相对于李氏皇族而言,她更愿意武家人继承她的皇位。武则天打算从侄子们当中选一个当太子(实际上应该叫皇太侄子),其中武承嗣和武三思是呼声最高的人选。这两位也表现出了当储君的强烈愿望,搞了一些联名上书,万人签名之类的把戏,但大臣们的心里却是向着李氏家族的,他们在替意识里始终把自已当作是李氏王朝的人,武则天以高宗老婆的身份晋位为皇帝是可以接受的,但要他们效忠于武承嗣或武三思却是万万不能,李显虽懦弱无能,必竟是李氏一脉,于是重臣们极力反对由武承嗣或武三思当太子而力挺李显重新出山。这场的激烈太子PK赛使武则天陷入了焦急和茅盾之中,在这关键时刻,有一人挺身而出,寥寥数语说服武则天,导致李显最终上位,这人便是宰相狄仁杰。


狄仁杰道:选侄子当太子当然可以,但这世上还没听说做姑妈能得享太庙的,倘若陛下选侄子继位,陛下千秋后恐难进宗庙受祭祀,但如果让儿子即位,即使他们对陛下再有怨恨,也不会把她这个母亲怎么样的,而母亲得享太庙是天经地义的事。这番话显然说中了武则天的要害,以她当时的认知程度,对享受死后的荣耀是十分看重的,于是下定决心召回李显,重新立为太子。到了公元705年正月,武则天病重,而这时在身边常陪侍她的是男宠张易之、张宗昌兄弟俩,一切政令均由面首兄弟负责传递,就是宰相们和太子李显也很难见到武则天。宰相们害怕武则天一旦病逝面首兄弟借机作乱,于是,宰相张柬之联合其他大臣以及羽林军将领,领兵五百前去请太子李显即位。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刻,李显恢复了他的烂泥本色,他先是拒绝了大臣们的好意,表示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此事还得从长计议,后来在大家以死相逼之下只得免强同意,却又四肢瘫软,连马都骑不上去,张柬之等人心里直呼所选非人,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否则就被要万箭穿心,只得命令士兵强行将烂泥抱到了马鞍上,向皇宫进发。


这场政变因为谋划得当,拥李派大臣取得了全胜,张氏面首被杀,然后,张柬之、崔玄暐进宫对武则天说张易之兄弟要谋反,已经被诛杀,请求她让位给李显。重病中的武则天只好同意了,直到此时,李显才战战兢兢地在武则天面前出现,他趴跪在老妈跟前,极力辩白自已是被迫来的,既然来了就不得不进来拜见圣上,主要是叙叙君臣、母子之情,只字不提让位一事,在老妈面前,李显永远处于绝对弱势,无论武则天是否处于重病之中。难而武则天已经明白禅位一事大局已定,无可更改,也许在女皇的内心深处也是这么想的。一天后,李显复位称帝,武则天让出了皇宫,自己搬到皇城西南的上阳宫养病,李显则给母亲上了尊号"则天大圣皇帝",不久,武则天病逝,她与高宗合葬一处,以一个妻子的身份。

超级老妈终于离去,李显压力骤失,信心立刻暴棚,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之前不就是因为任用丈人而倒台的吗,现在我就要用集体任命干部来加倍过瘾,他先把弟弟相王加为安国相王,拜太尉、同中书门下三品;又给妹妹太平公主加了镇国太平公主的称号,以表彰二人的拥立之功。张柬之、崔玄暐等人也加官晋爵,封赏有加。就在李显发狠过皇帝瘾时,又一个女巨人的阴影已消然逼近,这个女巨人便是韦皇后。在十余年的落难生活中,婆婆武则天说一不二的气势,至高无上的权势以及神圣威严的气度都让韦皇后这个儿媳妇羡慕不已,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原本就权欲极强的她也梦想着有一天也像婆婆那样做个高高在上,呼风唤雨的女皇帝,如今这个梦想已接近实现,重登大宝的李显还不如他的父亲高宗,而自己显然与婆婆不相上下,要想成为第二个女皇完全有可能,当然还不可操之过急,要先做一番布置,于是在韦皇后的安排下,韦氏家族的人进入了中央的政府机构,堂兄韦温当上礼部尚书,其他的人也有的做了将军。自家人安排妥当后,韦后又作了一个惊人决定,她打算给李显找顶绿帽子,要知道哪怕是武则天也只是在高宗去世多年之后才使用面首,看来韦后是想在这项指标上率先超过婆婆,韦后要找的绿帽不是别人,正是储君候选人之一的武三思,武则天的亲侄子,这种情况造成了一些困惑,武三思是李显的表兄弟,却成了韦后的情人,这种亲上加亲的关系显然会造成一些伦理上的混乱,然而当事人却似乎并不在意。


武三思是武则天之兄武元庆之子,在武则天当政时期成为女皇心腹,先后担任夏官尚书、春官尚书,并封为梁王,食邑千户,此人虽小有文才(全唐诗中录有其诗作),但性情狡诈,性格残忍,权欲极重,武则天时期即以专权跋扈闻名,李显复位后,武三思却能低首奉迎,对李显大表忠心,初登皇位的李显见先前跋扈异常的表兄此时如此温顺听话,大为高兴,竟引为知己,视为心腹,因此,武则天病逝后,武三思反而权势更大,被李显封为司空,进开府仪同三司。但武三思志不在此,作为曾经的皇位继承候选人,他打心眼里瞧不起李显,但此时朝野上下人心思唐,武三思只得暂时按下野心,积蓄力量,以图日后。就在此时,韦后却找上门来,两方各怀野心,各取所需,很快就组成了一对政治情人。作为皇帝的表兄、知己,皇后的情人,武三思时常进宫“探望”李显与韦后,三人围座谈心,其乐融融。李显不在宫中时,武三思照样入宫“探望”韦后,两人围被交心,其情切切。倘若武三思三天不进宫,李显(注意不是韦后)便坐立不安,就要与韦后一道微服私访,去到武三思的住处家访,三人的关系是如此的密切,以至于韦氏与武三思调笑戏谑,对饮亲狎,李显亦视以为常,甚或在武三思、韦后互讲“荤段子”调情时陪着傻笑。为了进一步巩固自己的地位,在韦后的安排下,武三思次子武崇训娶了李显之女安乐公主,三思、李显成了亲家,情人韦后成了武三思的亲家母(瞧这关系乱的)。从此以后,亲家武三思出入后宫更是家常便饭,一次,武三思进宫与韦后玩纸牌赌博游戏,赌桌就设在李显的龙床上,两人都上了龙床,一边摸牌,一边摸手,笑声连连,欢语阵阵,我们的李显皇上此时也没闲着,正兴致勃勃地坐在一旁小凳上给两人记牌分,加减乘除,好不忙碌。


凭借着亲家三人组的特殊关系,武三思肆无忌惮地扶植党羽,安插亲信,不臣之心日显,朝中有反对他的大臣如宰相张柬之等,皆为武三思陷害而死,一时之间,武三思把握朝政,气焰熏天。但武三思能够如此得势专权,除了有亲家母加情人照顾之外,还有一个女人给予了他莫大的帮助,这个女人就是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当看这个名字便能令人浮想连翩,而她确实是位非凡的女子。上官婉儿是太宗、高宗时代的重臣上官仪的孙女,高宗时,上官仪因忤逆武则天而被杀,当时尚在襁褓之中的上官婉儿随母亲一道作为犯官家属没入后宫带罪执役,上官仪以文采闻名天下,上官婉儿继承了祖父的天分,而身处困境的状况非但没有埋没天分,反而使得上官婉儿在逆境中迅速成长,她跟随着宫中女官读书识字,未及十四岁便能下笔千言,文采斐然,更难得的是她的相貌和她的文采一样出众。武则天很快便得知了小才女的存在,不顾其犯官家属身份将她调到身边担任机要秘书,性格艰忍的上官婉儿心里十清楚,想要恢复家族的荣耀与辉煌,就得趁早收起复仇之心,死心塌地追随武则天。她从最初从事一些文书佐理工作起,后逐渐参予撰拟诏书,参决奏章,慢慢地百官奏牍都由她先行过目,并加拟签,武则天只要在上面批一个字就颁行天下,上官婉儿成了领袖最信任的身边人,成为除武则天以外最具权柄的女人,这时她还只是个19岁的小姑娘。上官婉儿从少女时代起便长伴武则天周围,与李显、李旦等皇子自小相识,皇子们没有理由忽视这位聪慧而又美丽的女子的存在,他们都对上官婉儿起了爱慕之心,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李显。然而历经身世巨变又经武则天亲手调教的上官婉儿早就不把爱情放在第一位,相较于男人本身而言,她更看重于男人的权势,她周旋于诸皇子之间,长袖善舞,谁也无法得到她的全部。在跟随女皇二十余年后,上官婉儿被指定负责修订周史,武三思此时则成了她的同事,在朝夕相处之中,武三思强悍熟男的外形与如日中天的权势吸引住了上官婉儿,两人迅速陷入“办公室爱情”之中,武则天也有意成全,将上官婉儿许配给了武三思。但武三思最终未能争得太子之位,老相识李显“王者归来”,并最终登基,上官婉儿迅速认清了形势,她要求武三思切不可灰心也不可妄动,而是要亲近李显,保住权力,积蓄实力,待羽翼丰满之时,天下自然归之。武三思一一照办,顺带还亲近了亲家母,上官婉儿却并不为意,反而与韦后打成一片,亲如姐妹。


李显始终对上官婉儿未能忘怀,但总是不能如意,当皇子时,他争不过兄弟,第一次当皇上时,他也想学父亲高宗,找个由头把自已心爱的女人弄进后宫,但龙椅尚未做热就被老妈赶下台,自身尚难保,第二次当皇上倒是自由了,但人家已是武三思的老婆,自个与三思既是亲家又是兄弟,怎能给他戴绿帽子,李显满怀惆怅,只好给上官婉儿封官以求自慰,李显封上官婉儿为昭容,又令婉儿专掌起草诏令,使得其重掌大权。上官婉儿对韦后想当女皇的心思洞若观火,她便想利用韦后的野心使自已获得更大的权力,两个权欲女人的联合使得大唐的妇女解放运动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武则天时代,以女主君临天下,着实让天下女子扬眉吐气,则天大帝又多重用女官,谢瑶环、上官婉儿等皆是其中的佼佼者,大唐女权运动初兴,到了李显时期,天下被女人统制的惯性尚未消失,李显为君又黯弱无能,以李显亲姐姐太平公主为首的公主系和以韦后为首的后宫系都想当女皇,上官婉儿表面与太平公主和韦后关系都不错,但实际上却想鱼翁得利,最终由武三思夺得天下,自己再通过控制武三思来掌控天下。为此,她不断向韦后进言提高手下心腹女官的社会和政治地位,声称这些姐妹将成为未来成为女皇的得力干将。上官婉儿还不断请求提高公主们的地位,这既笼络住了诸公主的心又分散了太平公主的权力,上官婉儿让李显女儿安乐公主坚信她也是能够继承皇位的,尽管李显还有两位皇子,但他们并非韦后所生,这将给韦后所生的安乐公主成为皇太女提供了极大的可能,这些言论点燃了安乐公主的野心。在上官婉儿和韦后的极力推动下,在皇上李显的大力支持下,各类公主们异常活跃,活动能力和权势都大大增强,相反皇子们却无声无息,她们打着李显的旗号,纷纷卖官鬻爵,竟相建造豪华宅第,并广纳男宠淫乱。李显深陷在自己老婆、姐姐、女儿、老相识等各色权欲女人的包围之中无法自拨,他完全放弃了抵抗,任由她们胡来,皇权已转化为女权。李显对大权旁落可无动于衷,有一人却坐不住了,这人便是太子李重俊。


李重俊是李显的第三子,公元706年被立为太子,立储虽早,却注定是个悲剧人物,虽有太子之名,而无太子之实,他的悲剧性体现在以下几点,其一,他的男性身份,李显一家是一个女权极度膨胀的家庭,祖母武则天是五千年不世出的强势女皇,姑妈太平公主是有史以来最有权势的公主,对皇位觊觎已久,母后韦氏想学婆婆当女皇不是一天两天了,同父异母妹妹安乐公主是有史以来最有权欲的公主,早存有当皇太女挤掉他这个皇太子的野心。第一家庭这种阴阳失调的状况让李重俊无法得到太子应有的权力,而父亲李显早期为祖母所制,如今被姑妈、母后架空,无力支持太子,他为此极其郁闷,却毫无办法。其二,他非韦后亲生,韦后看他不顺眼,想废掉他,安乐公主从没当他是哥哥,反视之为绊脚石,就连武三思父子也仗着韦后与安乐公主欺侮戏弄他。其三,他的性格缺陷,李重俊性格刚强,但性情急燥,容易意气用事,无法戒急用忍,受了几回气之后就控制不住了,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打算奋起反抗了。促使李重俊起事的导火索是:附马爷武崇训劝安乐公主请求李显废掉李重俊,而立安乐公主为皇太女,而上官婉儿则利用职务之便及时地将这种心怀叵测的意见列入朝议之中,并串连武三思的亲信党羽成功地在朝堂制造出吁请废黜太子的舆论,李重俊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打击,怒火使他失去理理智,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将武氏、韦氏、安乐公主等排挤、欺侮、陷害过他的人通通杀掉。李重俊曾担任左卫大将军、杨州大都督等武职,虽未打过战,却是带过兵,有一批忠于他的军队将领,于是,在公元707年7月的一天夜里,李太子便率左羽林大将军李多诈,右羽林军将军李思冲、李承况、独孤讳之,沙吒忠义等,“矫诏”集合了左右羽林军三百余人,李重俊先领兵杀向武三思府邸,武三思、武崇训父子正在府中饮酒作乐,羽林军杀入府中,两人卒不及防,倾刻间便被砍为数段。武三思父子毙命后,杀红眼的李重俊还不过瘾,命令士兵向皇宫进发,想学太宗再来一次玄武门之变,只可惜命运不济,他的对手是上官婉儿。

此时,李显、韦后、安乐公主正与上官婉儿一道在宫中玩游戏,闻报太子领兵杀来,三人皆吓得魂飞魄散,只有上官婉儿镇定如常,她指挥若定,先让待从领着李显和妻女们登上了玄武门以避兵锋,又请李显调派右羽林军大将军刘景仁速调两千羽林兵士屯于太极殿前,闭门自守,当叛军来到宣武门下,李显便依照婉儿的指令登上城楼向叛军喊话,李显喊道:你们都是忠于我的人,如今为什么要叛乱,如果你们能够及时改正错误,斩杀掉领头的人,将有享不尽的富贵。乱军见皇帝亲自现身,太子“矫诏”之事穿帮,加上李显登楼一呼极具诱惑力,立即倒戈,斩李多诈、李承况、独孤讳之、沙吒忠义于玄武门前,李重俊率部属百余人出肃章门向终南山方向逃奔,见兵变平息,李显来了精神,马上派人追杀儿子,同时厚葬武三思父子。不久,李重俊被部下杀死,并把首级献于朝廷,李显用儿子的头祭了武三思、武崇训的灵柩。经此一役,武氏算是被消灭了。但韦后与上官婉儿这两个女人的势力更大了,安乐公主此时也不安分起来,想利用储君暂缺的时机,实现她的皇太女之愿。


安乐公主是李显的第七个女儿,小叫名李裹儿,是李显与韦氏赴房州时韦氏在途中分娩的,因当时情况窘迫,李显匆忙中撕下所穿襟袍的一部分做襁褓裹其身,遂有此名。李裹儿是李显与韦后在患难状况中抚养长大的,三人感情特别深,李显与韦氏对李裹儿十分宠爱,自幼听其所欲,无不允许,所以安乐公主从小就养成了骄横任性的脾气。待李显重回东宫后,李裹儿己十多岁了,长得是姿性聪慧,容貌美艳,武则天看见李裹儿,也格外欣赏她的秀外慧中,遂封为安乐公主,此时,李显、韦后、安乐公主是吉祥的一家。


但李显登基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母后韦氏权欲高炽,幕后操纵李显,并有最终当女皇的念头,姑妈太平公主权势极大,呼风唤雨,原本就骄横任性的安乐公主看在眼里,顿起效仿之心,加上上官婉儿、武崇训的串唆,安乐公主愈发觉得这皇位她也有份。一次,安乐公主缠着李显半开玩笑地要李显封其为皇太女,李显抚着公主的脖子笑着说:等你母后做了女皇帝,再立你为皇太女也不迟。这虽是玩笑话,安乐公主听起来却象是打了强心剂,当储君的愿望更为强烈。太子事变中,安乐公主的老公武崇训被杀,但她却毫不伤心,因为她早就与武崇训的堂弟武延秀有了私情,武崇训之死正好给两人创造了由地下情人转正为公开夫妻的机会,从此武延秀公然出入公主府,与安乐公主夫妇一般同起同卧,李显见到女儿很快就从“丧夫之痛”中恢复过来,也乐见其成,干脆就把武延秀配给了安乐公主。但对于女儿要求立为皇太女一事,李显却始终未有明确答复,也许他觉得此事太过惊世骇俗,安乐公主可不答应了,她天天跑到李显那胡搅蛮缠,李显不胜其烦,只得让她参与中枢决策,分享皇权,同时,在生活腐化上对她更加加纵容。


安乐公主在李显默许下,插手朝政,势倾朝野。她把国家官爵按品级明码标价,公开兜售,不管是屠夫酒肆之徒,还是为他人当奴婢的人,只要纳钱够数,便可由公主授官,一时所授官职竟有五六千人。安乐公主还常常自写诏书,拿进宫去,一手掩住诏书上的文字,一手却捉住了李显的手在诏书上署名,一千年后的大清康熙朝初期,权臣鳌拜也常常捉住小皇帝的手强签诏令,就是跟安乐公主学的,但李显与康熙不同,他是自愿的,竟然也不看到底写些什么,就签名了事,当是宰相以下的官员多出其门。常有一些有案底的劣徒,因走了安乐公主的门路,忽然诏书下来拜了高官,不但吏部衙门不知,李显也莫名其妙。安乐公主在生活享受上的腐化堕落更是登峰造极,公开以骄奢淫逸为荣,艰苦奋斗为耻,她大兴土木,广建宅第,并进行豪华装修,不仅在建筑规模上完全模仿皇宫,甚至精巧程度上超过了皇宫。长安有一个昆明池,是西汉武帝时开凿的,安乐公主嫁出宫后心中常记念昆明池畔的风景,便仗着李显宠爱,请求把昆明池赏给她,李显可怜怜吧吧地说:这万万不可,昆明池自从前代以来,从不曾赏人,你爹不能违背祖宗成例。况且池中鱼每年可卖得十万贯,后宫中花粉之资,全依靠它了。今若将这池赏给你,会使妃嫔们失去颜色。李显不肯给,安乐公主也自有办法,她强夺民田,开凿了一个大池,取名为定昆池,池边草木风景,全照昆明池一样,沿池造着许多亭台,并拆迁移民了许多渔户、猎户住在那里,公主自己也常常打扮成渔婆猎户的样子在池畔大开化妆舞会。尽管有了新欢武延秀,安乐公主仍然觉的需要补充男人,便引诱绑架了一批俊美少年充作面首,日日狂欢,夜夜笙歌,好不快活。安乐公主还与生母韦后,“好姐妹”上官婉儿交流淫乐经验,交换男宠使用,诺大后宫竟成了三人的淫乱俱乐部。安乐公主的干政揽权、恣意妄为已经使得另一个女人感到了威胁,这个女人就是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是武则天的小女儿,李显的小妹妹,杀起儿子来不眨眼的武则天却对这个女儿从小就十分喜爱,因为女皇认为太平公主从长相到性格都与自己十分相象,在她身上可以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而太平公主也同样带有这个家族女性成员的显性基因,“多权略,喜参政”。成人后的太平公主与武则天除了母女身份之后,还兼任着秘书与智囊的职责,参与到有关天下安危的国家大政中来,后来太平公主还无微不至地为母亲物色男宠,自己试用满意后再呈献母亲。至此,太平公主与武则天的关系早已超越了母女、君臣的界限,进入了亲密朋友的范畴,但在公元705年的李显复位事变中,为获取更大权力的太平公主却与另一个哥哥相王李旦联合参与了迎立李显复位的政变行动,并最终因拥立有功而获得了极大的权势。在太平公主看来,这不过是她登上皇位的第一步,因为李姓皇族的男性成员皆不堪用,无法对她成为新一代女皇造成太大的威胁,但问题是她忽略了其他女人。由韦后、太平公主以及上官婉儿三个女人领军组合成新的强势权力集团,已有与太平公主分庭抗礼的味道。面对气焰嚣张的韦后、安乐母女,深韵权术的太平公主并未主动出击,针锋相对,而是与她们虚以委蛇,一方面以议政公主的身份牵制、滞缓她们势力的发展,另一方面暗中联合相王李旦以及李旦之子侄儿李隆基,培植力量,以待时机。


此时的皇上李显已完全超脱于家里女人的明争暗斗之外,他终日清闲,因为国家政务老婆、女儿、姐姐已经帮他处理完了,个人生活则由于老婆、女儿都有数不尽的面首要打理,没空搭理他。一些忠于李唐的大臣见到李显自甘堕落,个个心急如焚,有个许州参军叫燕钦融的向李显上书道:皇后淫乱,干预国政,安乐公主武延秀等,朋比为奸,谋危社稷,应亟加严惩,以防不测。李显见书后急召燕钦融诘问:你一个外人怎能这样离间我们夫妻、父女的感情,是何居心?燕钦融以头叩地高声应答,将韦后母女种种恶行秽事一一阐述,神色毫不屈服,李显听后默然不语。燕钦融退出朝门后,立即被韦后的手下宗楚客派人逮捕,把他用锁链拿回,掷于殿庭石上,折断颈项,立即毙命。李显得知燕钦融遇害后,大为动怒,查清此事为宗楚客所为后,不禁恨恨地对左右说:“你等只知有宗楚客,不知有朕么?”宗楚客听说后十分恐惧,怕皇上会杀了自己,立即入宫告诉韦后说皇上态度已变,韦后早已摸透了李显的脾气,起先并不在意,但陆续不断有人报告李显怒气难消,韦后开始有些担心了,而安乐公主则希望韦后临朝后自己能做皇太女,就不断地劝说韦后要当机立断,母女一合计,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毒死李显,说干就干,于是韦后亲自下厨制饼,把毒药放入馅中,待饼已蒸熟,听说中宗在神龙殿查阅奏章,便令宫女携饼去给李显。实际上李显只是一时气恼,并不想真把韦后如何, 见到老婆送夜宵来,十分高兴,伸手取了便吃,一连吃了八九枚,还满口称赞饼味甚佳,不料过了片刻,腹中大痛,倒在榻上乱滚。内侍急报韦后,韦后徐徐漫步入殿,假意惊问:老公你怎么了?,安乐公主也赶到殿中,摇着李显大放悲声,李显已说不出话来,用手指口,身子不能动弹,又延挨了数刻,两眼一翻,龙驭上宾了。


李显在痛苦中结束了他那窝囊壮阔的一生,他虽是史上罕见的两次登基的帝王,但在各方面都是个失败者,在主要事业上,第一次当皇上当得毫无意义,第二次当得毫无主见。在家庭生活上,老妈管制了他二十几年,老婆给他批发了无数绿帽子,乖女儿联合老婆喂他吃毒饼。李显这一辈子一直处于各类女人的控制之下,他主政期间,牝鸡司晨,后、妃、公主等强势女人干政的程度达到顶峰,甚至超过武则天时期,这些女人不仅主外,在后宫也能说了算,有看不顺眼的就算是皇族成员也要置于死地,连李显本人最终也栽在她们手里。为何这些皇家女人能够强势到这般地步?李显窝囊懦弱固然是重要原因,但更主要的是家风传统使然。李唐皇室虽自称源自老子一脉,郡望陇西,但史家多不认同,认为其先世不过是普通庶族,最多只算是中产阶层,在礼法门风方面并没有真正的豪门大族那样讲究,封建礼教也得经过世代浸淫积累才能深入其门,李家显然在这方面底蕴不足,李氏家族至西魏时才算真正显贵起来,但此时李氏家族多与掌权的鲜卑贵族通婚,母系一支引入“胡人”血统,高祖、太宗均有非汉族后妃,虽说这些女人都已彻底汉化,但想要达到传统汉族士大夫家族的礼法认知程度却是还有距离。在婚恋问题上,李唐皇室就受胡夷之风影响,显得过于自由乃至放纵,在唐代的宫廷中,后妃、宫女都不回避外臣,甚至可以亲近接交,不拘礼节,这在其他朝代是不可想象的,正是因为李唐家族“家风不古”,当时的士大夫阶级大多不愿意与皇家公主结亲。李渊、李世民一代雄主,马上君王,男性荷尔蒙分泌旺盛,家里女人争宠还来不及,自然不敢造次有非分之想,但龙生九子,个个不同,李家也出现了李治这样的“阴性”龙子,接下来的李显、李旦更是一蟹不如一蟹,至使武氏、韦氏、安乐、太平、上官,各类名女人轮番上阵,操纵架空男儿皇帝,政由已出,或干脆直接当女皇,成为历朝历代中的一个异象。

李显龙驭上宾后,韦后成了太后,为掩人耳目,韦太后与上官婉儿将李显最小的儿子,只有十六岁的小儿子李重茂暂时送上皇位。韦太后临朝摄政,掌握大权,准备以后取而代之,宗楚客与武延秀共劝韦氏要尽快除去相王李旦和太平公主,以绝后患,但太平公主等人早有准备,李旦第三子李隆基抢先一步动手,带领羽林军万骑夜入玄武门,尽杀韦姓一党,韦后、安乐公主和上官婉儿都在此次政变中死于非命。这时只剩一个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新君李重茂,这可难不倒太平公主,据史载,太平公主在政变后的第二日,上殿一把将李重茂从龙座上提拉下来,当场宣布废黜,由此看来太平公主确非等闲女流之辈,光这臂力就够吓人的。”相王李旦接替老哥李显继位为帝,史称睿宗,并立李隆基为太子,这实际上也是李旦“二进宫”当皇上了,按照惯性,照例由太平公主掌控了实权,李旦眼看着又要成为第二个李显,但历史不仅仅依靠惯性来演变,它也有戏剧性,青年李隆基绝非前太子李重俊之流可比,他雄才大略,懂得相机行事,在隐忍三年后,李隆基再次发力,一举粉碎太平公主的所有势力,太平公主自尽而亡,李显时代的最后一个强势女人也退出了历史舞台,此后终唐一代,虽仍不时发生某公主淫乱的事件,但再也没有哪个皇室女性揽权干政,觊觎皇位。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