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旧梦如欢:那一季的青春张扬

中华枭雄 收藏 10 116
导读:[转]旧梦如欢:那一季的青春张扬

第一节

公元1999年——历史书上描写重大事件都是这么开头的——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我18岁,长大了。


一路上磕磕绊绊,竟也被我进了大学。还是扩招好啊!


为这事,老爸在梦里笑醒过好几次,还说我是做梦踩到了狗屎。



这不是诬蔑吗?梦是我做的,我踩到狗屎他怎么会知道,我又没告诉他。


我认真的指出他证据不足,他敲着我的头说:“你是我儿子,我怎么会不知道?”看着老爸的脸,我油然而生敬畏之心。


老爸说要送我去报到,我骄傲地拒绝了。好儿郎混身是胆,区区两千里路那在话下。


原本我指望老爸给我买一张飞机票,过过坐飞机的瘾,谁知道他递给我一张火车票。


算盘落空了,让我好生郁闷。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


我一个人坐着火车从昆明来到西安。


为报复老爸不给我买飞机票的事,我赌气不坐学校的校车,打了张的来到学校。


车上的表显示出的价钱是19.5元,我爽快的抽出两张10元的钞票,丢给司机,说“不用找了,剩下的是小费。”然后很潇洒的转过身向学校的大门走去。


我对自己这一连串的动作满意极了,哇,原来大方可以给人带来快感。难怪那些暴发户们要比着烧钞票了。


踏进学校的大门,我的心情开始激动起来。我决定,为这一历史性的时刻,进行祷告,就在校门口的中央。


祷告什么呢?莎士比亚说过:“这是个问题。”


A、科科得第一,年年奖学金:你以为你是谁啊?那有年年踩到狗屎的。


B、路上捡金砖,天上掉钞票:这是在学校,抢银行啊,你?


C、阅尽万千花,美女任我泡:老大,现实一点吧,这是理工类院校。


决策是痛苦的。正当我为这决策而痛苦的时候,门卫粗暴的把我从门中央推了出去。


用得着那么大劲吗?我可是读书人啊。要不是我下盘功夫还算扎实,早被他推到在地。


一辆车从我身边开过去,是奥迪,后车窗被摇了下来,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头坐在里面闭目养神,后来听人说是校长——校长就可以这样子吗?


祷告的气氛被破坏了,我只好悻悻地走进学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