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黑白鸽子

我养过许多宠物,最难忘的就是一对鸽子,它们让我懂了爱.十几年前,我从乡下辗转到县城上学,寄居在外婆家,初来乍到,没有伙伴一起玩,我很孤独.外婆就叫我养养小动物,老家有个亲戚是养鸽大户,于是托人从他家捎一对鸽子来.托的人是个好心人,他没有从一个窝里抓一对鸽子,而是从所有的鸽子中选了两个个头最大的.喂了它们几天,我发现了问题,两只鸽子都是公的,它们老是打架,看来是他好心办错了事,再后来两个鸽子都飞跑了,投向别的母鸽子的怀抱,我精心装扮的鸽子笼又空了.


于是再托他,这下他老老实实的带了一对小鸽子来,我有伴了.鸽子很小,刚刚能吃食,我最大的快乐就是喂它们.最小鸽子来说,谷物是很好的食物,可我考虑谷子可能伤到他们嫩嫩的咽喉,就喂绿豆好了,等它们长大点再喂花生米,我了解这都是很营养的东西,一手掰开它们的嘴,一手把绿豆或花生米塞进去.这对可爱的小鸽子也体会到小主人的一片心了,它们会在吃饱后,悠闲地喝着水,嘴里发出咕咕的声音.


再过些日子,它们可以自己吃了,撒上一把米我就蹲在旁边,看它们吃着,原来一个动物吃东西的过程也可以爱给别人欢乐,绿豆是不多的,只有适当的时候奖励它们.外婆家还养了几只小鸡,一次我撒了米喂鸽子,小鸡也来凑热闹,一只小鸽子马上不断的拍动翅膀,嘴里咕咕叫着,这是发怒

了.几只鸡个头要比鸽子大很多,可它们却乖乖的退到了一边,小鸽子还在警戒着,等另一只鸽子吃饱了,它才象个凯旋的英雄般,得意地品尝起食物.


这时我才注意到两只鸽子的不同,参加战斗的鸽子毛色发黑,应该是个小公鸽,另一只是白色的,是小母鸽吧!时间长了,毛色又有了变化,原来的杂色没了,变成一只纯黑,一只纯白,就以小黑和小白称呼它们好了.我看过大多数鸽子都是灰色的,为什么我的鸽子,颜色为什么截然不同呢?


有一天,我发现它们蹲在屋顶上,不时跳一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它们长大了,开始向往天空了.小黑先飞了,它越向天空,不是很高,又慢慢滑下来,落到我旁边,小白也模仿起来.一次又一次,它们越飞越高,终于在黄昏时,它们能飞到高高的天上了,我扬着头只看见两个个很小的影子,一点黑,一点白.


别人家的一大群鸽子飞过来,它们也许很惊奇,这里怎么多了两个同伴?我的小鸽子慢慢飞着,加入鸽群,它们绕着这里一圈圈地飞,夕阳照在它们身上,很美!我的鸽子已经飞的很熟练了,它们不时变换着姿势,不时落到屋顶上,看看我,再接着飞翔,飞翔是它们的天性,天空才是它们的家!

天黑了,小黑小白落下来,它们并没有和鸽群一起飞走,我松了一口气,很高兴,就奖励它们一把绿豆,它们啄着绿豆,绿豆很滑,有的会从它们嘴边溜走.我把手搭在他们背上,热乎乎的,这就是夕阳和天空的温度?它们的羽毛很软,很轻.它们会飞了,今天就是它们的成年纪念日.


记得小时候看过一篇童话叫《白羽飞衣》 ,说一个公主被坏人关起来,一队白色的鸟儿飞来,拔下羽毛给公主做成一件衣服,公主穿上白羽飞衣飞出牢笼,去找她的王子去了.飞翔也是人们的梦想吧!飞起来,在天上,就可以摆脱一切束缚.我梦想着,有一天,我也被困在牢笼里,我的鸽子也会飞来,带着我一起飞走.



这一对小家伙带给我许多欢乐。我们的拿手节目是捉迷藏,它们在院子里溜达,我先去逗一下,迅速跑回自己的小屋,脱下鞋子,钻进被窝。就看它们象一对警察一样跟进来,这里瞧瞧那里看看,我把被子撑开一个小缝,看看它们。通常是小白聪明一些,它直接跳上床,往小缝里钻,我就掀开被子,拿绿豆奖励它们。节目上演多了,它们也懂了,一进门干脆直接往床上蹦,我的小屋很小,没有别的地方可藏,我们就一遍遍这样做游戏。玩归玩,孩子还是要做作业的,我不想它们离开我的视线,就把它们请到我的桌子上,它们在桌子上跑来跑去,我做我的作业。小家伙不老实,有时喜欢往我的书上本子上跳,如果脚上有点水,书本上就会留下淡淡的爪印子。有时它们还跳上我肩膀,一边一个,小黑不行,站一下就急着跑开,去一边玩了。小白很老实,它能站上半天,时不时在我耳朵上亲几下,再把尖尖的嘴埋到我头发里,它实在站累了还会改变姿势蹲着,要排泄时,它会挪到一边尽量把东西排到地上,偶尔在我身上留下痕迹我也不生气,洗洗就干净了。


天气好时,我还带它们去郊游,走几步就是大片的田野。我在前面走,它们一蹦一跳的跟在后面,不过走不了多远,它们就停下不愿走了,也许前面对它们来说太陌生,前面有小狗,有老牛慢慢地走,还有调皮的孩子,它们还是愿意在小院里玩耍,在天空飞翔,那才是它们的天地。它们跟几步,一展翅飞了回去,我只能一个人去郊游。有时我也想着带它们去上课,它们也跟着飞一段,等到了马路上,看见汽车穿梭,人来人往,它们又不感前行了。我一直梦想着我在上课,它们忽然就停在教室的窗口.....


这个梦永远都不会实现,小黑失踪了!我四处找也没找到,也许是投到别的鸽群了吧?但我不愿相信,我的小白小黑都是有灵性的,它们不会离开我的。小白很少飞了,也许飞翔会让它想到小黑。我们也很少做游戏了,院子里冷清了。我痛苦的发现,我的小白常常不回家了,观察了才知道,它爱到邻居家串门,邻居家有几个小孩,更欢乐些吧!它常身上带着伤回来,这让我很气愤,我曾把小白关在纸箱里关了一天,然后喂它一大把绿豆,看它静静地吃。它身上的羽毛还是那样轻柔,那白羽上还有夕阳和天空的温度吗?


更让我痛苦的是,小白绝食了,连绿豆它也看都不看,持续几天。我记得很清楚,是96年的春天,那天阳光很好,我搬把椅子在小院里看书,小白蹲在低低的屋檐上看我,忽然小白飞下来,落在我身边,倒下去。小白死了!我能做的只是带它到郊外,挖个小小的坟,把它埋了。几天后,我看到了小黑,它躺在一个肮脏的小巷里,身上有个枪的伤口,很大!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